台灣中低空防空網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TForce 于 July 06, 2000 22:39:30:

如果台海發生戰爭,大陸最大的优勢是“主動”所以,大陸可以決定發動攻擊的時
間及地點,而台灣卻必須分散兵力去涵蓋可能的時間及空間。

假設,大陸在台海飛彈試射危机期間,利用演習名義,集結一千架戰机至東南机場
。第一波攻擊就出動500架,乍看之下并不比台灣空軍的戰机數多多少。然而,由于台
灣空軍衹處在警戒戰備時期,約每小時在北部及南部各起飛兩架空巡机,地面則衹有24
一36架待命机。也就是說,理論上台灣其實衹有28-40架戰机可以攻擊大陸的第一波机
群,數量上明顯居於劣勢。如果大陸攻擊前的保密工作作得更好,台灣的戰備狀況還會
更低,能反擊的架數更少。

從納粹德國的“紅胡子作戰“、日本的珍珠港作戰到以色列的六日戰爭,都說明了
先制攻擊地面戰机對空軍的破壤力。存「台灣長程防空網﹞一文,說明了全時備戰的長
程防空飛彈對先制攻擊的抵抗效果,然而長程防空系統最大的問題是:數量太少,如果
敵人取得匿蹤武器摧毀長白雷達,或是以特种部隊偷襲等非傳統戰法使長白雷達失效,
則相距甚遠的其他固定天弓陣地也無法彌補這個缺口。

故世界各國都有一群价格低廉、數量眾多,但射程及火力卻沒長程系統那麼強的中
短程防空系統。在完整的防空網中,它們可以增強局部的防空火力,彌補長程防空網的
漏洞。在防空網受損時,它們可以挑起重任,防御關鍵地點,遲滯敵空軍的攻勢,以掩
護防空網的恢复工作。

沙場老將一鷹式

鷹式飛彈的發展可以迫溯自古老的50年代,和現代防空系統比起來﹔設計顯得相當
老舊,最明顯的是,其系統組件多而累贅,搜索及追蹤系統就包含了三輛不同的雷達車
:負責中高空的脈沖搜索雷達、負責低空的連續波搜索雷達、備用的測距雷達,還不包
括額外的照明雷達,而愛國者飛彈衹要一具MPQ-53就全部搞定。故一個標准的飛彈群就
至少需要11輛車來拖走所有的射控單位外加六輛飛彈車,在部署上相當不便。

然而,落伍的設計影響最大的還是電子科技。鷹式飛彈在導引時除了接收目標反射
波的半主動雷達尋標器之外,還會接收直接來自照明雷達的訊號。直接訊號常遭誤認為
是類似現代空飛彈的資料鍵,然而其實是早期制造不出小而穩的振蕩器,故尋標器衹好
接收照明雷達波作為量測頻率的標准信號。然而,照明雷達波經過層層發射及接收,混
合了很多雜訊,使尋標器的精确度大為下降。而雷達本身性能也不甚緊致,連不同的脈
沖回复率都要交由不同的雷達分別操作:C波段脈沖搜索雷達衹操作低脈沖回复率,因
而受到盲速限制,必須以交錯脈波回复率修正,連續波搜索雷達衹操作高脈沖回复率,
必須用頻率調變來測距。

但鷹式飛彈仍是西方國家第一种能有效對付低空攻擊机的中程防空飛彈,使敵軍必
須有反輻射飛彈之類高科技武器先行攻擊才能有效反制。故美國軍方仍不斷用現代電子
科技加以改良。首先是以數位微電子技術取代類比式系統,例如在脈沖搜索雷達上加裝
數位移動目標指示器、加裝數位傳輸鍵。其次是加裝光學追蹤系統在照明雷達上,不但
在日間可以提供操作員敵友識別之用,而且在敵軍以電子干扰時,可以用不受干扰的光
學系統保持目標追蹤,指揮照明雷達維持照明,增加了電子反反制的性能。

第三代鷹式飛彈用一种獨創的技術來解決多目標接戰問題。不像相位陣列雷達用快
速移動的窄波束作分時多工的接戰,鷹式飛彈的照明雷達直接發射廣角扇型波束,涵蓋
低高度大範圍空域,可一次發射三枚飛彈,分別自行導向目標。對付低空入侵机群時,
可以一次就擊落敵机編組,以免敵机企圖用先驅机當吸引火力的飛靶,掩護其他戰机突
穿防御。台灣本島由于山脈阻隔,使大多數地區都衹需面對由海上來的攻擊,使防御角
度縮小,有利于這种照明方式。因此,一個擁有兩具照明雷達的飛彈連可以同時攻擊六
個目標,如果再加上地形优勢,延展雷達視線的話,足可有兩三次的攔截机會,故如果
敵机群企圖以數量优勢硬沖的話,理想情況下可攻擊12-18架。故大陸第三代戰机假若
要藉低空戰術突穿鷹式飛彈陣地,勢必要付出重大傷亡的代价。

其次,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的實驗發現在先進雷達的指引下,鷹式飛彈是有能力
擊落彈道飛彈的。不過由于射高大低,故其攔截目標衹限於射程100公里級的短程彈道
飛彈,而這麼短程的飛彈是射不到台灣本島的,對台灣的反彈道能力沒有幫助。然而,
這顯示鷹式飛彈是有能力對付高超音速目標,故大陸第四代戰机攜帶反輻射飛彈入侵時
,鷹式飛彈應該也是有能力將反輻射飛彈及攜載机同時擊落。

鷹式飛彈由于射程高達20一40公里,故大陸若以Su-27攜載Kh-29或導引炸彈之類中
短程空對地導引武器攻擊的話,并無法逃避防空飛彈的攻擊。加上前面提到的有限多目
標攻擊能力,故在長程防空火力不及的地帶,可用鷹式飛彈抵擋強度較低的攻擊。

其次,「台灣長程防空網﹞一文中提過,長白雷達在側方及後方衹能依賴地形或掩
体提供被動防御,而且當飛彈射完時,正前方也暴露在敵火中,故在附近重复部署鷹式
飛彈,可以協助抵擋企圖攻擊的敵長程戰机,或是在天弓系統失效時提供掩護。而且,
未來的愛國者飛彈射控雷達也可以指揮鷹式飛彈,增加MPQ-53雷達所能掌握的火力。

鷹式飛彈最大的优點就是以成熟的系統不斷改良,故降低了取得的价格,增加了部
署數量。台灣共計有12個飛彈營,足可防衛較不重要的軍事目標,或是伴隨長程地對空
飛彈部署之用。

另一個优點就是其擁有陸上机動能力,可以變換陣地以躲避敵机轟炸。美國空軍在
波士尼亞內戰就發現,机動式的SA-6盡管相當老舊,但藉由机動部署,小心隱蔽,并不
容易由野鼬机群或戰術偵察机找到:而仍可以伺机對攻擊机群放冷箭。其次,以光電系
統協助導引,使電子干扰机也不能有效掩護。而鷹式飛彈的電戰能力及火力更甚SA-6,
故其能在第一波攻擊後,机動疏散以保存戰力,或集結以補強防空漏洞。大陸在可見的
未來最強的防空壓制能力是攜帶Kh-31反輻射飛彈的第四代戰机。然而,鷹式飛彈雖有
能力擊落超音速目標,但前提仍是要有能及早標定目標的雷達,最稱職的仍是相位陣列
雷達。故美國陸軍以MPQ-64輕型相位陣列雷達搭配下一世紀的鷹式防空系統。由于重量
輕,故其偵測距离并不遠,但考慮到鷹式飛彈的机動特性,常常會由不預期的地形地物
遮住視界,則過份的偵測距离并不重要。而中科院研制的精兵雷達也是類似的系統,若
是能加以整合,則可大幅提高未來高強度戰場中的戰力。

而鷹式飛彈畢竟是老舊的系統,如果能以單脈沖尋標器的天劍二型飛彈加以替換,
則有任何非匿蹤目標的完整獵殺能力,包括超音速導彈在內,雖然天劍二型的重量甚至
比麻雀導彈還輕,但是因為在慣性制導階段,可依預設的經濟彈道爬升再俯沖,故其射
程應可達到重量相近的飛彈的兩倍,而与鷹式飛彈相當。若与相位陣列雷達配合,則不
啻是小一號的天弓飛彈系統,在視線距离低於30公里陸地地形,可控制半徑30公里內的
空域。

机場防衛一天兵

美國海軍發展了長程戰机及長程防空飛彈,可有效在百公里外阻絕蘇聯長程反艦飛
彈。但卻沒有人能保証長程防空系統完全沒有漏洞,讓少數漏網之魚鑽進來,一舉摧毀
航空母艦,故海軍又汲汲於發展射程雖短,但有擊毀反艦飛彈能力的机炮近迫系統。

台灣的長程防空系統及空軍机場一樣是大陸空軍第一波攻擊就會不計代价擊毀的目
標。彈道飛彈由于精确度低,必須要發射過量的飛彈:才能對跑道造成足夠的破。然而
,空射光電導引武器的精确度卻足以命中机堡、厂庫等關鍵性點目標,而巡弋飛彈的精
确度也足以在跑道上撒出破壞彈械、地雷癱瘓机場的運作,或從長白雷達的前方以水平
角度攻擊天線等。跑道遭炸可以修复,即使是不甚精實的阿拉伯空軍都能在九小時內修
复跑道,以色列人更能在三四小時內恢复机場運作),但雷達、戰机遭精确導引武器命
中就不是可以輕易補充的。如果大陸以龐大的數量集中攻擊,或以其他電戰、特戰手段
掩護,使中長程防空飛彈不能全部擊落來襲飛彈,則少數漏網之魚就可能命中關鍵點目
標,癱瘓防空網。故長白雷達及空軍主要机場都需要近迫防空系統,在最後關頭抵御敵
机与敵彈。

瑞士的天兵防空系統是台灣空軍的近迫防御主力,其特色是高性能的指管車廂,包
含了搜索雷達,以X波段垂直扇形波束作360度水平掃瞄,偵測距离雖衹有20公里,但考
慮到天兵雷達并沒有笨重复雜的舉升裝置,故在地形复雜的陸戰環境很難有超過20公里
的視線平面讓雷達發揮。而藉由現代脈沖都卜勒技術使天兵雷達可以克服視線平面內的
复雜地形雜訊,完全掌握20公里內的目標動態。而且雷達波長短,使偵測精确度高,將
目標交接給追蹤雷達所需的時間縮短,使系統可在4.5秒內發動攻擊。搜索雷達更可以
同時掃瞄追蹤20個目標,或三批不同的机群,以克制飽和攻擊。

追蹤雷達波是頻率更高達Ka波段的毫米波,故波束极窄,不易遭敵机電子干扰或由
地形雜訊經由旁波瓣干扰,并可以為火炮提供精确的射控。而光電追蹤系統則更不受電
子干扰影響,也不易受地形雜訊影響,而能在雷達失效時維持目標追蹤,增加對极低空
目標的追蹤机率。更進一步能識別攻擊目標,解除百年來進場降落飛行員的最大恐懼:
遭到自己的防空火炮擊落。

由上可知,天兵系統以一輛車廂就攜帶完整的搜索、追蹤、識別能力,可以在大型
防空網受損後仍繼續獨立操作。然而和美俄防空火炮比起來,仍不夠完整,因為美俄連
火炮都裝在同一輛車上,可以隨時机動、隨時射擊。而天兵系統的火炮、飛彈卻要另外
拖運,使整体机動性仍不是很高。

然而火炮和雷達分离也有优點,那就是火炮重量及數目都不受到必須塞入同一台車
的限制。因此,天兵系統最多可以指揮三門35公厘防炮射擊。由于射控系統价格遠高於
火炮系統,故如此一來,天兵系統可以相同的价格,得到更強的火力。另一方面,也使
天兵系統可以彈性搭配不同的火力,甚至同時指揮兩門火炮及一座麻雀飛彈發射架。

贖罪日戰爭中,以色列的优勢空軍遭防空火炮及短程飛彈打得抬不起頭來,一直到
波灣戰爭,短程火力仍能無畏於聯軍強大空优繼續威脅聯軍戰机。故美國陸軍的防空武
力一直集中在刺針飛彈、20公厘火神炮、懈樹飛彈等短程火力上。但光電導引武器的發
展使戰机不再依賴低空的俯沖投彈,而能在數千公尺以上高空仍能精确投彈,使短程防
空炮火再怎麼強也衹能打轟炸机丟下來的導引炸彈。故,在10一20公里外擊落中高空戰
机的能力亦相當重要。

台灣的麻雀飛彈是F型,由于運用數位微電子技術,使導引組件縮小,增大推進火
箭而增加了射程。但是其尋標器仍是老式的角錐掃瞄,對付小型低空目標的能力不足,
而且反應時間長達八秒,也不利于應付高速目標,也就是說,可能無法擊落先進的貼地
巡弋飛彈。天兵系統的麻雀飛彈發射架整合了一具雙天線連續波照明雷達(一面照射、
一面接收,和鷹式飛彈相同,但現代雷達已改用一面天線來完成),照明距离可達40公
里,使飛彈及基本射控組件可一起机動并獨力射控,降低了系統复雜性,也降低了追蹤
雷達的負荷。 35公厘快炮也有類似的特性,可以獨力用光學瞄准具射擊。由於天兵系
統是最後一道防線,故戰至最後一槍一彈的生存性相當重要。

綜合而論,長射程的麻雀飛彈可以擊落中高度淺俯沖的Kh-59中程空對地飛彈、或
是發射KAB系列導引炸彈、Kh一25短程空對地飛彈的母机﹔而射程短,但反應快速的快
炮可以擊落Kh一65貼地巡弋飛彈、各式導引炸彈及飛彈,但對反輻射飛彈之類的超音速
的小型飛彈仍然相當勉強。

中科院的MPQ-78系統和天兵系統設計類似,但是運用更先進的電子技術提高了系統
精确度。明顯的進步是其介面增加為四具飛彈發射架及兩門火炮。但平心而論,天兵系
統的性能已經達到雷達系統的臨界點,進一步的內部電子改良除了降低价格、提高精确
度外難有提升,故MPQ-78系統除了証明中科院的實力外,沒有多大的市場。現代類似系
統的改良之一是運用相位陣列雷達,使搜索雷達及追蹤雷達整合為一,并提高多目標快
速接戰能力。二是運用舉升机构,使雷達偵測平面突破地形的限制。筆者以為,這才是
中科院該努力的方向。

35公匣快炮不能有效對付超音速飛彈的原因是近發彈頭設計老舊,近發引信偵測、
引爆,等碎片飛近目標時,超音速飛彈早已從身旁通過。近年來中口徑火炮制造商的解
決方法是取消近發引信,改用可程式化定時引信。和二次大戰年代的定時引信不同,新
的引信可在离幵炮口的瞬間才由感應線圈設定時間,故雷達可依目標的最終運動設定最
佳引爆時間,使彈頭在目標前方适當位置炸幵。炸幵的碎片依慣性繼續前進,形成散彈
式的殺傷面,彌補了目標非預期的運動及彈頭的誤差。尤其在對付沖向自己的目標時,
無論目標速度多快,都會自行撞入彈幕。以奧立岡公司的ANEAD彈頭為例,便保証可以
在1.500公尺外擊落每秒700公尺的高速反輻射飛彈。長白雷達及MPQ-53,甚至天兵雷
達本身尤其需要這种等級的防空火力以确保系統自身的生存性。

但快炮對付超音速飛彈衹有一次射擊机會,顯然不能應付多目標接戰。最佳解決之
道還是將攔截距离拉遠到十公里以外,以爭取多次攻擊机會,也就是用防空飛彈。北約
艦隊在80年代將點防御飛彈提升為RlM一7M型,利用逆單脈沖尋標器,使防空飛彈能獵
殺小型超音速目標。不過,M型的面射型是配合垂直發射系統,沒有以往箱型發射的型
式。故台灣最好的選擇還是改用同為單脈沖尋標器的天劍二型,統一中程防空飛彈与机
場防空飛彈的彈种。

最後的一槍一彈

前面所提過的防空武器最大的共同點就是都用雷達進行射控。所以射程遠、威力大
,還能保持24小時全天候接戰,确保大陸軍机沒有机會越雷池一步。相較之下,短程防
空火力衹是「PART TlME」的角色:天气不好,不打﹔視線不好,不打﹔速度太快,不
打,似乎完全不能依賴,但短程防空火力最大的优點是:打飛机很難,飛机要打它更難
。美國空軍就算是到了21世紀,仍無法提出任何一种有效的科技壓制短程防空火力,唯
一的解決方法(或是「逃避方法」)是叫無人作戰飛机去承受炮火,甚至連消极的警戒
科技都才起步,使無人作戰飛机最重要的反制手段居然衹能祈禱用高G小轉彎閃躲﹔和
70年代戰机沒什麼差別。

所以,即便大陸科技再怎麼突飛猛進,成功反制台灣中長程防空網,還是沒有希望
能摧毀短程防空火力。故短程防空火力是台灣防空網的「最後一槍一彈」,能迫使大陸
軍机采用精确度低的中高空投彈,或是使用數量有限的昂貴導引彈械,進而保護台灣地
面部隊前進,進行灘頭阻絕作戰。

台灣的野戰防空系統一直是依循美國陸軍的路子,依賴紅外線導引飛彈及小口徑火
炮。這兩种系統最大的优點就是都是使用被動的光電導引,不泄出電磁能量惊動敵机電
戰系統,使敵机難以偵測發射位置,甚至常常在遭擊中了才知道受到攻擊。故一向依賴
空軍提供防空傘的美國陸軍,也裝備大量的這類「便宜又大碗」的武器。

懈樹飛彈由空軍的響尾蛇飛彈改良而來,可看出美國陸軍真是不肯多花一毛銀子在
防空上。其DAWlB紅外線尋標器在中波段操作,使其能偵測不易由机身遮蔽的發動机熱
气,而不受衹能瞄准發動机「熱段﹞金屬的限制,提供全向位偵測能力。但台灣取得的
外銷型不具備紅外線反反制能力,使飛彈會由信號更強的熱焰彈吸引。海軍曾在演習中
以懈樹飛彈「成功﹞射中以照明彈做的靶標,似乎也証明了紅外線反反制能力的「失敗

懈樹飛彈車是美國陸軍唯一的履帶推進防空車,故也是裝甲先鋒的唯一防空武器。
故近來美國陸軍一方面覺得衹拿來防空有點浪費,另一方面也是質疑紅外線飛彈對躲在
樹叢中直升机的偵測机率。故實驗將雷射導引的地獄火飛彈整合進來。由於台灣已有地
獄火飛彈配合直升机服役,故可以考慮同樣的改良以增進反登陸火力。

然而紅外線尋標器重量輕,体積小,又是獨立導引,省卻外在复雜射控系統,故可
以作得更輕更小,而不必大費周章用裝甲車來裝。80年代美國陸軍想到用悍馬車裝刺針
飛彈就可以有相近的防空火力,但卻便宜很多的方法。對不适合大裝甲部隊移動、道路
密集的台灣地形而言,履帶推進的懈樹飛彈車無疑更顯得浪費。刺針飛彈使用現代數位
科技,使尋標器靈敏度更高,紅外線反反制能力更好(在阿富汗內戰中有丰富實戰經歷
),但飛彈重量卻衹有叢樹飛彈的1/8。故,即便悍馬車載重較小,复仇者系統仍維持8
枚待射彈,為叢樹系統的兩倍。

被動導引方式最大的缺點就是不知道目標的距离,故實戰中不能命中目標的大多數
原因都是射手在目標未進入射程時就貿然發射,使飛彈燃料用盡而墜落。而复仇者的射
控系統比懈樹系統多塞了一具雷射測距儀,故刺針飛彈的射程雖略短於懈樹飛彈,但射
手卻能在發射前得知目標距离,确定目標是否進入射程,故長程接戰距离反而比懈樹系
統好。

复仇者系統有一項特色,雖不是什麼高科技,但卻大受歡迎:加裝一挺重机槍。由
于現代机動戰進展快速,敵我常在預期以外地區接戰,故戰史中常有防空單位被迫進行
地面戰斗的例子(例如大名鼎鼎的德國88公厘炮),而防空飛彈除了ADAB外多半衹能在
地面戰斗中等死,故复仇者系統的机槍使其有最起碼的自衛火力。而且其射控系統色能
提供精确的机槍輔助瞄准,使其在飛彈用盡時也能持續以机槍攻擊敵机。然而這兩种系
統的最大缺點是射控及導引都依賴易受云霧干扰的紅外線器材,故無法在海洋气候常見
的云霧中使用。然而,以大陸現役及發展中攻擊机來看,最先進的系統也衹有發展中的
「藍天」一樣是紅外線射控系統。而其Zhuk雷達的合成孔徑雷達雖有相當的全天候解析
度,但卻沒有可射控的空對地武器,更別提龐大的三代戰机群仍依賴目視投彈。故在天
气惡劣時,相信也沒有什麼戰机有精确轟炸能力來攻擊台灣地面部隊。

但机場防護的看法又不同,机場在一般戰机雷達上就能提供明顯的影像瞄准,而跑
道、棚厂之類大型目標讓現代攻擊机用雷達俯沖投擲自由落体炸彈就有相當的命中率。
故台灣空軍選擇的中科院捷羚系統擁有小型雷達可以提供全天候的搜索及測距。和前蘇
聯的SA-9飛彈系統類似。

但捷羚系統所搭配的天劍一型飛彈卻仍是紅外線導引,所以敵机若利用惡劣气候突
擊,就算雷達追蹤到敵机,飛彈還是找不到目標。故歐洲野戰低空防空系統多半使用指
揮導引方式,在气候良好時,可以用光電追蹤移來指揮飛彈,避免惊動敵机﹔气候不好
時,用雷達指揮導引,似乎才是擁有完整戰力的設計。

另一种方法是RAM使用的,合并反輻射尋標器,使飛彈可以導向攻擊机的地貌雷達
,或是巡弋飛彈的雷達高度計,以維持全天候接戰,但同時又保持系統仍是完全被動的

在波灣戰爭中,唯一能威脅F117的防空武器便是防空炮。即便缺乏導引,但累積足
夠數量的防空炮(巴格達總共有1267門防空炮),在敵机航線前方連續發射大量廉价炮
彈,构成「可以行走其上」的密集彈著面,還是可以嚴重威脅通過的敵机。T82雙連裝
机炮是台灣積极建立的防炮火力。威力比以往的50机槍大,射速比40高炮快。聯勤也企
圖提高射控精确性,不過考量到雷達或光電系統的高昂价格,用在射程這麼短的武器上
實在很浪費。故聯勤自南非引進了簡單的頭盔瞄准器技術,使射手可以迅速,但較不精
确地引導机炮指向,以火網包圍敵机,在市場上算是相當有創意的設計。

輕型火炮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數量多,机動性高,讓敵机炸都炸不完,所以价格必須
相當便宜,以方便大量購置。設計上不需什麼高科技,簡單、可靠、易維修才是最重要
的。不過如果能用一具光電指揮儀指揮數門机炮集中射擊,的确能在有限成本下提供大
量高精确火力,并降低系統全毀的机率。

單人或雙人攜行式刺針防空飛彈雖然設計更簡單,但精确度尤遠胜於机炮。和車裝
系統比起來,由于缺乏光電射控系統,完全依賴射手肉眼搜索,故很難早期發現低空高
速敵机,以進行迎頭攻擊。但是机動性更高,甚至可以配合步兵進行山地作戰(阿富汗
內戰型態)故在局勢嚴重不利,陸軍向山區轉進時仍維持作用,或運進道路交通斷絕地
區支援堅守作戰。

為了提醒机炮或紅外線飛彈射手敵机來襲方向,陸軍有10套LAADS雷達可以提供野
戰防空的早期預警。這是因為雷達運用都卜勒處理可以輕松偵得地形雜訊遮蔽的迎面高
速戰机,但射手卻常常等到戰机飛過頭頂,才能由發動机噪音得知敵机臨空,使防空火
力多半衹能打敵机屁股,不但敵机早已投彈,而且飛彈也沒有足夠的相對速度能夠咬上
敵机。但打敵机的僚机是另一回事,如果僚机笨笨地依循長机的路線前進,則多半發現
,就算拿突擊步槍的步兵也早在等著他。故輕型防空火力對第二架以後的戰机有极高的
殺傷率。例如美國越戰幸存的飛行員常常吹噓任務多麼危險,僚机陣亡,而自己仍然幸
存。其實,叫他們去飛僚机位置的話,能活著吹噓的就不是他了。故美國現在就算用巡
弋飛彈攻擊也必須讓飛彈從同一時間,但不同角度攻擊目標,才能真正「飽和攻擊」穿
透防空火網的漏洞。所以對同一目標攻擊的架數就有了限制,也就是「空域有限論」的
論點。若是企圖用机海戰術,莽撞硬闖,則多餘的戰机衹是制造烈士与對手更多的戰俘
而已。大陸如果依溫柏格小說所言,以大批第三代戰机來襲,以中低空編隊攻擊,“多
到遮蔽了台北的天空”,則可能衹有領頭的大隊長可以有效攻擊。

消极防空

除了硬碰硬的打法之外,還有一些特別的技巧也有助于防空的維護。從北約演習到
波灣戰爭,北約都大量練習及運用電子干扰來達到破壞敵人空軍的效果。除了一般熟知
的攻方可以干扰守方的雷達之外,守方也可以干扰敵机的通訊。尤其是大陸若企圖用大
批三代戰机進行編隊飛行,則一定需要很多的飛行員間的通訊以掌握隊形,若是守方成
功用噪訊干扰,則編隊就難以維持。北約的C130電子干扰机甚至不是用噪訊干扰,而是
記錄敵軍的通話,再反覆播送,使飛行員聽到熟悉的聲音誤以為是自己人的命今而做出
錯誤的動作。台灣的C130HE同樣可載龐大的電子儀器,故應也有相當的能力。

美軍發現, EA-6B的干扰功率足可以干扰GPS,故攻擊机群投擲下一代GPS導引武器
時, EA-6B必須暫時關机。美軍的軍碼GN頻帶比民碼寬一倍(事實上是兩個頻帶,一個
軍碼專用,一個民碼頻帶),并加入額外編碼,但仍不能完全克服電子干扰。則大陸飛
彈,甚至戰机若用GN導引,對電子干扰的脆弱性可想而知。由于俄國GLONASS沒有軍民
碼之分,所以抗干扰性衹有更差。

同樣地,如果能干扰敵机地貌雷達,則敵机也無法作雷達投彈。如果能干扰雷達高
度計,或地貌追隨雷達,也可迫使低空穿透戰机或巡弋飛彈爬高,增加中長程飛彈的命
中率。

由于大陸光電導引武器仍依賴可見光波段的電視導引,故二次大戰的防空煙霧并沒
有失去其遮蔽效果。如果能用防空气球防衛戰略要地周圍,并以气球在中高空施放煙霧
,甚至施放鋁箔絲也能干扰地貌雷達的瞄准与投彈,而高強度气球系留索則阻擋低空飛
行的敵机或飛彈。空軍戰机是机動性最高的武器,但机場卻是最大最脆弱的面目標。如
果跑道遭破壤,則空有數十架兩馬赫戰机卻沒有一點戰力。故台灣主要机場的滑行道多
可以充作緊急起飛跑道。全島高速公路戰備跑道及各型机場共有十餘處,以減低跑道受
損的沖擊。

事實上,跑道長度多半有兩三公里﹔而緊急攔截机的載重輕,推重比大,可迅速加
速升空,用的跑道長不到600公尺。故彈道飛彈必須炸得很「均勻」,才能完全阻止戰
机升空。例如福島戰爭中,英國火神轟炸机在福克蘭机場投了21枚1000磅炸彈,僅有的
一枚命中彈在跑道中央炸了一個洞,使C130運輸机仍能起降,甚至碉堡式攻擊机也能起
飛攻擊英國登陸部隊。此外,跑道寬度多半可允許數架戰机并排,衹在中間炸一個洞自
然也沒什麼意義。

瑞典戰机的鴨式前翼就是希望提高戰机低速運動性能,使戰机可以用較低的空速起
降,縮短起降距离,以減低跑道破壤的影響。對于戰略縱深更短,易受攻擊的台灣而言
,戰机短場起降性能無疑地更為重要。

由于跑道是可以修的,所以用几十枚价值數百萬美元的彈道飛彈造成的破壤可能用
几車水泥就打發了。所以對跑道的攻擊花費大多的投資并不符合消耗戰的原則,最好還
是要有效擊毀高价值的戰机。但在贖罪日戰爭後,已經沒有國家敢把飛机露天放置了,
台灣的西部軍用机場都有約一公尺厚的混凝土机堡,可抵御炸彈碎片或震波的破壤。而
彈道飛彈若配備重量較重的次彈頭,以動能或化學能穿甲彈當然可以加以穿透,可是彈
道飛彈容量有限,次彈頭愈大,攜載數就少,則精确度不足的彈道導彈就難以攻擊分散
配置的机堡。所以衹有巡航導彈、光電制導的導彈才能以較少的數量、較低的价格卻能
有效攻擊机場。

最安全的地方。還是佳山基地,由於利用花岡石山壁保護,就算是美軍也難以擊穿
。事實上,在後冷戰時期的今天,美軍唯一仍積极發展的核彈:就是B-61穿透核彈,原
因就是第三世界國家紛紛把重要武器或設施藏到地底或山腹,使傳統精确導引彈頭也不
能穿透,故以核爆威力配合動能加以摧毀。故台灣空軍的「戰略持久﹞手段便是在一幵
戰就將軍机移往東部基地,便可以确保不受大陸空軍或飛彈的攻擊,而保存戰力。但佳
山基地的缺點是:跑道仍然暴露,而可能受到破壞。若敵机來襲前先進行炮道破壤攻擊
,仍使全山的戰机動彈不得,不能起飛決戰。故以伊拉克作法為例:以人工工事制造數
公尺厚的超級机堡,足可以抵擋核彈近爆。波灣戰爭中盡管空优全失,但594個超級机
堡也衹有375個遭擊毀。因為机堡實在太硬,必須用BLU-109 2000磅穿甲彈才炸得穿。
但能投擲的戰机有限,价格又貴(一枚比通用型MK84彈頭貴三成,約八萬五千美元」)
強大如美國空軍也炸不完。故台灣也企圖要將西部机場的机堡強化,以抵御攻擊,雖然
「雙波浪鋼板」案把聯勤弄得滿城風云,怛空軍仍堅持繼續机堡工程,可看出台灣對空
軍戰力保存的重視。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