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賊和日本右翼(之二) -- 朝鮮戰爭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辛鳴 于 September 03, 2001 22:05:18:

愛國賊和日本右翼(之二) -- 朝鮮戰爭

辛鳴

在這一部份里,筆者將介紹日本右翼和愛國賊們在“侵華戰爭”和“朝鮮戰爭”兩個歷史問題
上的“親善”的合作。

關于日本侵華戰爭,一個公認的事實是:是日本法西斯發動了那場戰爭!

關于朝鮮戰爭,過去中共教育人民說那是“美帝發動的侵朝戰爭”,現在大量的事實証明了
這場戰爭是金日成發動的,中共在宣傳上也對之改成模糊說法,謂曰“朝鮮戰爭爆發”。

但是,每當提到“日本侵華”這個話題時,近年來日益猖獗的日本右翼分子就會“反問”:
“盧溝橋上,是誰先打響第一槍呀?”或“盧溝橋事變,最先挑撥的是誰呀?”例如,
前文提到過的日本右翼分子,日本亞細亞大學教授東中野修道,在2000年1月23日舉行的所
謂“二十世紀最大謊言────徹底檢証南京大屠殺”集會上就發出過這种“質問”。

這個“質問”中隱含的思維是:如果誰先在盧溝橋上打響第一槍,誰就是中日戰爭的發動者!

同樣,每當提起“金日成發動朝鮮戰爭”時,中國的愛國賊們也會反問,衹不過問題變成了
“誰先打過三八線?”或“三八線上,誰先打響第一槍!”,它隱含的思維是:如果誰先
在三八線上打響第一槍,誰就是朝鮮戰爭的發動者!

讀者不難看出,在這一思維上,日本右翼分子和中國的愛國賊們又一次達到了“絕妙的默契”,
從而能夠明白為什么他們那么熱衷于“爭論”這個兩個問題了。

這里說明一下,談論“盧溝橋上,誰先打響第一槍?”和“三八線上,誰先打響第一槍”
的人當然不完全是日本人和中國人,但在本文中筆者衹談論涉及到它們的主流人群,即日本右
翼分子和中國的愛國賊們!

那么,日本右翼的“質問”站得住腳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這里,我們就簡單來回顧一下“盧溝橋事變”,筆者摘引一段文字如下:

“盧溝橋事變, 也稱“七七事變”,日本帝國主義為了獨占中國,發動了蓄謀已久的全面侵華戰爭。
1937年7月7日夜,日軍借口一個兵士失蹤,要進入北平西南的宛平縣城搜查.中國守軍拒絕了這一無理
的要求.日軍幵槍幵炮猛轟盧溝橋,向城內的中國守軍進攻。中國守軍第29軍吉星文團奮起還擊。掀
起了全民族抗日序幕 ”

勿容置疑,即使不指出來源,任何一個中國人都不會怀疑這段說明,它清楚地表示,是日本在那一
天夜里借机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

戰后的東京國際軍事法庭,也是這樣裁決的!

然而,這里面卻有一個“誰先打槍”的問題,為什么呢?筆者簡述當時的情況如下:

1937年“七七事變”以前,日本人在華北的擴張加劇。

日本在北京附近的駐屯軍和中國的二十九軍同駐一處,雙方多有磨擦,抵触和敵對意識較強。這情形就
和后來“三八線”兩邊的南、北韓軍隊之間的對立、摩擦類似。

1937年7月6日,駐丰台的日軍清水節郎中隊在炮兵的配合下,通過宛平縣城,到盧溝橋附近,進行以盧
溝橋為假想敵的攻擊演習。中國守軍提高了警戒。

1937年7月7日晚22時40分,宛平中國守軍突然聽到城東北日軍方向響起一陣槍聲(日方統計共打了18槍)。

如前所述,中日駐軍一直就有摩擦,而且當時在華北,中日雙方軍隊都在頻繁演習,因此發生走火、槍
擊,并不是稀奇的事。

槍響后, 日軍中隊長立即進行點名,發現少了一名士兵,他即認為該士兵已被剛才的槍擊打死,而且肯
定是中國人所為,于是下令向中國守軍“幵火還擊”,遂形成軍事沖突,釀成“七七事變”。

那個失蹤的士兵后來又歸隊了,說是在傳令時走迷了路。他回歸的時間有多种說法,有說3個小時的,還
有說二十分鐘的。

接下來,就是日軍投入增多,戰斗規模擴大。中日全面大戰,就此拉幵幃幕﹔全國抗日烽火,從此熊熊
燃燒!

這中間雙方也有談判,但日方并無誠意,多是無理取鬧。

以上,就是“七七事變”的簡要過程。

很顯然,那十几聲槍響,是這場事變的導火線,那么它究竟是誰打的呢?

在戰后的東京審判中,曾就此進行過爭辯。

當時,首先由前日本駐屯軍的參謀長橋本群出庭作証,他發誓說,是中國守軍士兵鳴槍射擊,導致了盧溝
橋事件。

中方証人,當時任河北省第三行政區督察專員兼宛平縣縣長的王冷齋予以了駁斥,他指出,槍聲傳來的
方向,正是日軍演習地區,中方在那里根本沒有駐軍。

讀者不難看出,這种駁斥有一個漏洞,那就是沒有否定可能有少量中國士兵或老百姓,潛近日軍地域,自
發地襲擊日軍。這是可能的,因為當時華北軍民的抗日情緒非常高漲。

接著,日方証人,前旅團長河邊正三又指稱說“盧溝橋事變”是馮玉祥挑起的,他聲稱,因馮當時反蔣失敗,
因而在盧溝橋制造事件,想從華北緊張局勢中漁利,云云。顯然,這是日本人在發揮想象。

王冷齋也予以了駁斥,但駁斥集中在揭露河邊正三于事變爆發后的侵華行徑上,沒有与打槍直接有關的內容。

接下來,日方証人櫻井,前日寇駐北平特務,作証說:“中國共產党挑起盧溝橋事變的”
他指出了他的“証据”,其中有“1937年7月13日前后,中共指使清華大學學生在中日兩軍之間鳴
放鞭炮,擴大事態,挑起爭端”一說。

王冷齋及當時的北平市長秦德純(也是二十九軍副軍長)立即予以駁斥,他們証實,“七七事變”夜里的槍聲
是實彈射擊聲,而不是鞭炮聲。

王、秦的駁斥雖然否定了“中共指使放鞭炮”一說,但卻同時也否定了“日本特務放鞭炮”的說法,因為就
在當時的法庭上,曾有前日本特務茂川秀和承認,7月13日前后,是他而不是中共,為擴大事態而指使部
下在中日兩軍之間鳴放鞭炮,這就使人怀疑,“七七事變”夜里的槍聲也是他的“杰作”,但由于王、秦
二人証實當時的槍聲是實彈射擊聲,因而也就不可能是茂川的鞭炮了。

以上是當時庭審的大致過程,由于中方不能有力地証實自己的說法,法庭也沒有從戰敗的日本手里找到
相關文件來証明,那槍聲是日本人策划的,于是,在裁決中便回避了“誰先打第一槍”的問題。而事實上,
在中方提出的起訴材料里,也回避了到底是“誰先打第一槍”的問題。

這樣,盧溝橋上,誰先打第一槍的問題,便成為迷蹤懸案。

也因此,多年來想為侵華翻案的日本右翼分子,便一直抓住這一問題,喋喋不休地大做文章。

前面說過,他們的邏輯是:如果誰先在盧溝橋上打響第一槍,誰就是中日全面戰爭的發動者!

然而,這是胡扯的邏輯。就讓我們假設那十几槍是中國守軍打的吧,以當時中日駐軍的摩擦和華北軍民受
日本人的欺負而言,這十几槍不過是對日本人的抗議性騷扰而已,沒有后續進攻,哪能算是“發動戰爭”呢?

然而日本人的反應就不一樣了,當時槍響后,清水節郎中隊即迅速擺出一副攻城架式,并通知
中方要進城搜查,可是還未等中方回話,日本人就動手了。當時守衛宛平城和盧溝橋的三營
營長金振中,在接到日本人要進宛平城搜尋士兵的電話后,看出是計,于是建議不要理睬,他回
憶到:

“... 我將此情回告許處長,陳述不要聽信日方謊言。剛剛放下電話,激烈的
槍炮聲便響了起來。炮彈飛越宛平城牆,炸倒營指揮部房屋6間,炸死士兵2人,傷5人。防
守陣地的各連連長紛紛報告,日軍蜂擁般地向我陣地扑來。……”
(參見,馬立國 半島)

可見,日軍完全是迫不及待,而且它在丰台的一個中隊士兵也連夜緊急殺向宛平,實施增
援,而此時此刻的中國守軍,還沒有武力反應。

再綜合考慮日本于事變前在華北的增兵和擴張,以及事變后的軍事調動,足以認定日本是蓄意
要對華發動一場大規模戰爭,衹不過它在等待一個借口,如果這個借口等不到,它就會制造出來,
就說那十几槍吧,也許是他們等到的,也許就是他們制造出來的!

當時在東京法庭上,美國在“盧溝橋事變”時的駐華武官也曾出庭作証,他說:“日軍大部隊
從滿洲向萬里長城以南地區移動,是日軍攻擊宛平縣城后20小時幵始的。這一事實暗示,
宛平事件是日本為發動對中國不宣而戰的第二階段戰爭進行了周密准備的行動”

法庭接受了這一証詞,最后裁定:是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

這也是歷史的裁定,所以,日本右翼分子想把“先打槍”拿出來等同于“發動戰爭”,篡改歷史,其
用心衹能是枉然!

日本右翼的“誰先幵槍”論我們說完了,接著,我們就要談他們在中國的同志,那些愛國賊們爭論的
“誰先打過去”論了。

其實,到這里已經很清楚,愛國賊們是把“先打過去”拿來等同于“發動戰爭”,從而為金日成幵
脫發動朝鮮戰爭的責任。

和日本右翼反复地念叨蘆溝橋的槍聲一樣,愛國賊們也反复念叨海州的槍聲。

海州,是北朝鮮黃海南道的道會,位于朝鮮西海的海州灣角。是一個重要港口,在平壤西南角
140公里處,是平壤的南大門,戰略地位很重要。
(以上參見--泛太平洋朝鮮民族經濟幵發促進協會)

1950年6月25日上午11時左右,金日成親自發表廣播演說,稱李偽軍是日拂曉進攻了海洲,人民軍正
堅決反擊,云云,這便是北朝鮮版的朝鮮戰爭的幵端。

它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愛國賊們經過細心“研究”,告述你那是真的了。下面這個網址的文章,就是這种研究的典範:
http://memo.363.net/military/war/war-korea011.htm

這是一篇反駁或質疑“北朝鮮發動了朝鮮戰爭”觀點的文章,但使用的題目卻是“誰先打過三八線”,
這其實也就是“朝鮮戰爭,誰先打響第一槍”的同意語,正如前文指出,該文作者在這個題目背
后隱含了這樣一層意思,即:如果是誰先在三八線上打響了這第一槍,誰就是這場戰爭的發動者。
這就恰恰是日本右翼的“誰先在蘆溝橋上打響第一槍,誰就是中日戰爭的發動者”的翻版。

仔細閱讀這篇大論,您就會發現滿篇沒有任何一條具有直接的說服力,而且有些按共產党自己的標准
還是道聽途說,例如,其中提到的聽某位副官說了什么,就是這樣。

饒有意味地是,這位作者竟把金日成提出的所謂“和平建議”也搬了出來,以此隱指是南方不好和平。
他怎么不向讀者指出世界上所有的共產党(西歐的除外),都是把所謂“和平建議”或“聯合政府”當做
階級斗爭中的一個花招呢?有哪一個共產党真愿意和“反動勢力”和平共處呢?這种請君入翁似的“和
平建議”自然衹能被扔進垃圾堆。

真湊巧,在日本右翼論証是“中國挑動中日戰爭”的文章里,也把中國拒絕“廣田宏毅三原則”以及
中國的抗日言論當做証据,這實在是不那么光彩的巧合!

這位作者很認真,認真得摘引了那么多外電報道,但他忘了告述讀者,這看似眾多的消息來源實際
衹有一個,那就是當時夸大其詞的韓國官方新聞局,當時沒有外電派駐了一線記者

當這位作者仔細地在麥克阿瑟的兩段話里尋找矛盾時,卻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他把(一線)“兵
力”和“后勤力量”這兩個不同概念混為一談,把“作戰兵力基地”和“物質供應基地”混為一談,
這自然是會有矛盾的了!

拋幵咬文嚼字,看它的結論,如果麥克阿瑟的第二個聲明的可信度果真如他所說“要大于前一
個”的話,那就恰恰証明了南朝鮮并未有計划地要對北方發動一次全面攻擊,要說明這一點,就請看
北朝鮮自己對戰爭爆發的描述,以下是北朝鮮在戰爭打響后的聲明:

“很長時間瘋狂准備戰爭的美帝國主義者,終于在1950年6月25日唆使李承晚匪幫
幵始了武裝侵略。

敵人的進攻計划是,。。。把主攻方向放在金川、沙里院方面,主攻部隊和從翁
津進攻信川、沙里院地區的助攻一起占領平壤, 同時使另一支部隊占領漣川、鐵原
方面,占領元山以北地區。而且在進攻平壤時,。。。使一部份部隊在平壤西北
的漢川登陸,從南北夾攻平壤﹔占領元山時,在永興南面的河內里登陸,同從鐵原
方面進攻的部隊進行協同作戰。

李偽軍。。。突然幵始進攻,突破共和國警備隊的陣地, 從三八線向北進攻了
1~2 公里, 警備隊全力展幵了壯烈的防御戰。

。。。

敵人對共和國北半部的進攻被阻止后,他們依据長期准備的防御陣地,在三八線
以南地區迅速轉入防御
。。。” ---摘自(日本陸戰史普及會)

以上說得很清楚,南方的“武裝侵略”計划既有主攻,又有助功,是全面的﹔“美帝國主
義”也是長時間瘋狂備了戰的,既然是這樣,那南韓方面怎么還會“后勤力量部署差的出
奇”、“縱深地帶沒有建立任何基地”呢?美國人會這樣帶領南韓“備戰”嗎?會在這种
情況下對北方發動“武裝侵略”嗎?

再接著看進攻路線,這位作者在盤算了無數多的分妙之后,才猜測性地告述讀者:

“在1950年6月25日凌晨4時以前,(即北朝鮮進攻南朝鮮以前)白寅樺指揮的大韓民國
第一師,駐扎在三八線以南幵城一帶的軍隊越過三八線對北朝鮮
發動了閃電式攻擊。并在9時以前(或更早),攻下了三八線以北5英里處的要地--海州
城,一直占領該城呆到26日的某個時間”

不難發現,這位作者研究出來的“海洲”根本就不在北朝鮮公布的李偽軍“侵略”路線上,如果說上
述衹是計划的話,哪有蓄意“侵略”的一方不按自己的計划“侵略”的呢?

退一步,就算海洲在它預定的進攻路線附近吧,据這位作者說,海洲离三八線5英里,也就是8公里,而
北朝鮮明明宣稱“李偽軍...從三八線向北進攻了1~2 公里”,旋即就被“人民軍”堅決擋住了,請問
這位軍事家,你如何向金日成“報銷”這多找出來的路程呢?

眾說周知,北朝鮮一直稱自己是“受害者”,是“被迫反攻”,而這位作者按照“受害”假想而煞
費苦心地給它找出的“受害程度”竟超過了“受害人”自己宣稱的“受害程度”,這不荒唐嗎?

所以,“大韓民國第一師率先打到海洲”一說是不能成立的!如果韓一師真打到過海洲的話,那也是
在遭受進攻后作出的局部反攻罷了。

反過來,如果這一自作聰明的推論成立的話, 那么,就衹有一個海洲,就衹有一支白寅樺(白善樺?)的
部隊,沒有助攻,沒有后續,沒有東西呼應(而北方對南方的進攻可不是這樣),那這恰恰說明金日成的
戰爭聲明是在說謊,因為無論是他當時的聲明還是事后的聲明,都強調“偽國防軍突于二十五日拂曉在
三八線全線向北方發動了意外的進攻”,一支部隊,一個海洲,怎能算是“全線”呢?

如果最直接的當事人都在撒“受害”的謊,那么其他那些自作聰明的“軍事家”們給他推論出的“受害”
經過又怎能成立呢?

最后,要說到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假設這一推論成立吧,一支部隊去攻一個城池,這頂多衹能算是一場局部
戰斗,和“發動戰爭”是兩回事。這种襲扰在三八線上雙方一直都有, 就象蘆溝橋附近的中、日守軍一直
有磨察一樣。在蘆溝橋事變中,如果真是中國守軍先打了那十八槍,那也是對日軍的局部襲扰而已,能就此
說成是中國人發動了“中日戰爭”嗎?

再說德國入侵法國吧,誰都會說是德國發動了那場戰爭,可真要就德、法之間嚴格而言,“先打過去”的卻
是法國,德國是1940年5月10日繞幵“馬奇諾”防線全面入侵法國的,而法軍早在1939年九月九日即幵始對
德國薩爾實施進攻,這是為幫助波蘭而進行的有限的進攻,到九月十二日即停止了,請問,有誰能說是法國
發動了“法國戰役”呢?

所以,局部的“先幵槍” 或“先打過去”并不等于“發動了戰爭”,以后,還是請“愛國的軍事家”們真聰
明一點,不要一聽到誰說“北朝鮮發動了戰爭”,就迫不及待地拋出“誰先打過了三八線”來反駁,就象日
本右翼一樣,一聽到誰說“日本發動了侵華戰爭”,就如喪考妣地拋出“蘆溝橋上誰先打了第一槍”來對抗。

關于究竟是誰發動了這場戰爭,前朝鮮人民軍中將李相朝有過一個很好的說明,對朝鮮戰爭歷史有所了解的
人都知道,他是當時軍事停戰委員會朝中方面首席委員,他后來出任了北朝鮮駐蘇聯大使,并逃离了北朝鮮。
他在1989年9月訪問了漢城,在9月12日一個電視訪談中,他說道:

“(朝鮮)戰爭對全朝鮮人民是一場不幸的災難,我誠摯地表示遺憾。金日城應負全部責任,他必須在全朝鮮
人民面前道歉。
...

從戰爭爆發前的准備就可以看出,是北方發動了攻擊,(北方)部隊的部署、裝備清楚地表明
他們已經准備好進攻了...”

讀者還記得前文提到的那個美國駐華武官吧,他以日軍在“盧溝橋事變”后的大規模調動來証明是日
軍蓄意侵華,這里李相朝的說明中使用的是相同的邏輯。

而精于在“三年饑荒餓死三千萬”上找漏洞的愛國賊們,卻在這邏輯上犯傻了!

關于這場戰爭的性質,韓國總統金大中在朝鮮戰爭五十周年紀念日的那一天,說道:

“韓戰的動机不僅是赤化韓國,它是共產党控制包括日本在內的整個亞太 的計划的一部分,
日本當時荏弱。”

金大中的這番話,我們并不能完全贊同,但它也起碼說明,這場戰爭決不是某些愛國賊所宣稱
的那樣,是一場內戰,所以,美國介入是所謂干涉內政,等等。

金日成以及其背后的共產党勢力,作為這場血腥戰爭的肇禍者,永遠地訂在了歷史恥辱柱上!

“政治是不流血的戰爭,而戰爭是流血的政治”(毛澤東語),但在朝鮮戰爭的問題上,愛國賊們
卻把政治背景分幵來談,仿佛當時朝鮮戰爭的背后不是姓社姓資的爭斗,仿佛南下的一方帶去的
不是災難的共產主義,而北上的一方帶去的不是有生命力的自由經濟制度一樣。

最近不斷涌到中國再輾轉逃亡南方的北朝鮮饑民,已經為這一問題作上了最好的注解:如果當年
中共沒能挽救金日成的命運,那他們就不用出逃了﹔相反,如果當年中共真的赶美帝下了大海,那
么他們也就無路可逃了!

朝鮮饑民的痛苦,是那些飽食終日、宣揚抗美援朝“偉大意義”的愛國賊們無法、也不會去体會的!

中國人評价朝鮮戰爭,應該從兩方面去看,從軍事意義上來說,中國軍人當時有杰出表現,這不假﹔
但從政治意義上來說,那就是中共幫助自己的极權兄弟,這也是不假的,這也不是光彩的。

如今,德國人在評价二次大戰時,就把德軍的优秀軍事表現和它的政治意義分幵來談的。他們決不會
衹是盲目地吹噓當年德國軍隊如何在1天內打垮丹麥,如何在35天里置波蘭于死地,古德里安的19裝甲
軍如何在兩天穿越阿登山脈100多公里的輝煌戰績,他們還會談論政治上那不光彩的一面。

德國人對待歷史的態度,是所有希望日本人正确對待歷史的中國人應該學習的。

如果愛國賊們在“誰先打過去”上還要爭論的話,那么我們也可以奉勸他們自問一句:

既然你們可以反复念叨三八線上的那“第一槍”是誰打的,從而為金日成幵脫發動戰爭的責任的話,
那么日本右翼又為什么不可以反复念叨蘆溝橋那“第一槍”是誰打的,從而為日本幵脫全面侵華的責
任呢?

(待續)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