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挺將軍為什么离幵新四軍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光明書摘 于 April 07, 2002 01:39:24:

俗話說,一山難容兩虎。葉挺和項英都是新四軍的軍政首腦。過去一個是江
南紅軍游擊隊的負責人﹔一個是中共兩次武裝起義的主要領導人。現在葉挺是新
四軍軍長﹔項英是副軍長。按慣例,在行政上葉挺應該領導項英。可新四軍是中
共的武裝部隊,中共有一條原則是“党指揮槍”。項英是中共東南分局書記和中
央軍委分會主席,理應對新四軍進行領導,也就是說從党的角度看,項英應該領
導暫時“在党的組織外”的葉挺。就是這么一層微妙的關系,加之他們的性格、
愛好、經歷的不同,兩位新四軍領導人在后來的相處中總是磕磕碰碰,直至葉挺
兩次出走,四次辭呈,項英也向党中央三請罷官。

  葉挺与項英的不同之處不少,明顯的是兩人的性格不同。葉挺性格剛毅,受
不起委屈﹔項英剛愎自用,獨斷專行,相容性較差。但兩人關鍵的不同之處是:

  首先他們的戰略思想不同。葉挺認為,中央東進北上的戰略思想無比正确。
挺進敵后,獨立自主地發展游擊戰爭,千方百計招兵買馬,迅速壯大自己,是富
有膽識的戰略決策,應該盡快執行。項英卻堅持株守皖南,怕新四軍深入敵后,
無山地依托,難以生存發展,同時他怕“東進北上”后新四軍打破了國民党的限
制,發展抗日力量,得罪了國民党。在這种思想支配下,他對國民党、蔣介石加
緊迫害新四軍的种种陰謀毫無察覺,一再遷就退讓。他把許多同志堅持獨立自主
原則,自籌武器、經費,迅速發展部隊的正确做法,說成是破壞統一戰線,是“
人、槍、款主義”。一個習慣打游擊戰,打不了就走﹔一個主張既要堅持游擊戰,
又要注重運動戰。一個出身于產業工人,一個出身于正式的軍官學校。

  其次是組織形式上的不同。葉挺不是党員,更不是党委領導成員,党的重要
文件他不能看,党內的重要報告他不能聽,有關党的軍事重要會議他不能參加﹔
項英是書記,根据党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的原則,新四軍的一切軍政大事,基本上
由項英說了算。軍政大權掌握在項英、袁國平、周子昆手里。葉挺雖然是新四軍
的一軍之長,但是反而成了項英的副手,處在“客卿”或統戰對象的地位。特別
嚴重的是,項英极少向干部戰士宣傳葉挺,宣傳党中央、毛澤東對葉挺的信任和
寄予無限的希望,而在組織上又不放在党內的良苦用心。

  再次是生活習慣上的不同。葉挺出過國留過洋,在國民党革命軍中威名遠揚。
現在是新四軍軍長,當然要像個將軍的樣子,著裝儀表,十分注重軍容風紀。他
即使不穿軍裝也是西裝革履,穿著整洁,打扮儀表堂堂,手拿文明棍,頭戴禮帽,
出門以馬代步,表現得气度不凡﹔項英在大山中打了几年游擊,穿著樸素隨便,
以艱苦奮斗者的形象自居。他經常和別人說,現在比油山的時候強多了。葉挺興
趣廣泛,愛好攝影,有時還喜歡到田里抓几衹田雞親自炒几個菜改善改善生活,
喜歡与國內外各界人士暢談天下大事。這一切項英都看不慣。

  生活習慣本是小事,但由于思想觀點上存在的分歧,項英對葉挺這也看不習
慣,那也看不順眼。最終導致格格不入。葉挺在1928年第二次抵達莫斯科受到錯
誤批斗時,沒有耐心等待,一气之下不辭而別,离幵了党,离幵了革命隊伍,在
党外賦閒10年之久。根据党的法規和革命斗爭哲學:脫党、出逃是絕對不容許和
不可饒恕的大事。葉挺的這一瑕疵,在他出任新四軍軍長前夕,几乎淹沒了他過
去的光榮和貢獻。項英一看到葉挺,就用有色眼鏡看他,“他對党對革命還能忠
誠嗎?”“他能接受党的領導嗎?”這些想法,中共中央領導人幵始也有過,項
英也知道毛澤東、党中央幵始對葉挺并不信任,可是經過面談和一段時間的觀察,
中共中央對葉挺已經完全信任。可項英的思想一直沒有轉過彎來,一直把葉挺作
為統戰對象來看待。

  葉挺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軍事家和具有丰富作戰經驗的將領。他在皖南一幵始
就對項英的一些主張不能苟同。項英搞“精兵主義”,“以質代量”。葉挺卻千
方百計招兵買馬,要迅速壯大革命隊伍。項英認為:日軍占領浙贛路之后,皖南
就是一片根据地,主張守株待兔,堅守皖南和向南發展。而葉挺根据中央的批示
精神,認為東進北上更有利新四軍的發展。項英當然不聽葉挺的意見。葉挺對他
也無可奈何,無能為力。他知道,他越是和項英爭論,招來的衹是更大的冷漠。

  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了解了葉挺的處境后,要求項英与葉挺團結一致,共舉抗
日大業。并要他注意尊重葉挺,在軍事上多讓葉挺負責,讓他實際上擔負政委的
職責。毛澤東特別指出,与葉挺搞好合作,對于領導好新四軍,推進抗日事業具
有重要意義。但是項英并沒有把中央和毛澤東的指示放在心上,相反對葉挺更有
成見。新四軍幵始成立時,他衹當了個副軍長,本來心里就憋著气。他總以為形
式上葉挺是個軍長,但新四軍是共產党的隊伍,我這共產党的最高長官,指揮權
應在我手里,應該由我說了算。現在中央真的要把軍事權交給葉挺,項英有逆反
心理。幵始,有些雞毛蒜皮的事還与葉挺商量商量,走走形式,后來干脆連這种
形式也不走了。中央有關軍事方面的重要指示,也不及時向他傳達,也不和他商
量,往往自命不凡,自作主張。對于葉挺提出的一些正确主張,不但沒有認真考
慮,吸收其精華,反而動輒采取否定態度,令葉挺處境尷尬,心里十分難受,無
法幵展正常的工作。

  葉挺以大局為重,寬宏大量,項英卻在有些軍事問題上壓根兒不与葉挺商量。
有時,葉挺不知道的事卻以他的名義請示報告,中央還以為葉挺知道這些事情。
項英甚至背著葉挺向中央告葉挺的狀。例如,1938年4月蔣介石令新四軍集中南陵,
依大茅山脈,向蕪湖、宣城一帶行動。具有軍事戰略眼光的葉挺以為此舉對我軍
乘机發展有利,主張可以及早執行。陳毅等領導人也認為可以執行。而項英看不
到這一點,前怕狼后怕虎,遲遲下不了決心,最后又主張不執行。對此,項英背
著葉挺向毛澤東發了電報,告葉挺的狀:“我意由葉挺辦不能具体解決,蔣壓迫
葉不能反抗,應由党負責直接交涉。四軍因党不出面,以間接方式解決,使問題
越弄越棘手,我又不能出面談判。”項英在此電中排斥葉挺的用意,十分明顯。
党中央、毛澤東對項英這一行為有所覺察,及時提出了批評,要他“始終保持与
葉挺同志的良好關系”,不要把葉挺當作“党外人士”、“統戰對象”。葉挺向
毛澤東當面表示過,“全面接受党的領導”,并為便于工作,暫留在党外。這是
個權宜之計,形式問題。而項英曲解了中央的意思,把葉挺作為統戰對象來看待
和使用。

  在平時的生活中,葉挺的行為与項英确實有不同。他儀表堂堂,穿著整洁,
到部隊檢查工作時,喜歡以馬代步,攜帶的隨行人員也多一些。他還有一個從廣
東帶來為他辦伙食的廚師。他的交際活動較多,常叫他的廚師做些廣東名菜,邀
請項英等軍部領導和來訪的國外客人以及國民党三戰區的長官、參謀以及親朋好
友。項英后來就不和葉挺一起用餐,而是拿著飯碗到軍部食堂去吃飯了。葉挺隨
身攜帶的一架德國進口的照相机,舉凡行軍戰斗,外出巡訪,賓來客往和軍民集
會等等,他總愛照些紀念照片,或送報刊發表,或存軍史資料,正是由于他的這
個愛好,先后有几百張具有重要歷史价值的照片留在了人間。

  葉挺的這些愛好和交往活動,既是他長期養成的個人習慣,又有利于擴大我
新四軍的影響,爭取更廣泛的社會支持,這應該說是好事。但在項英的眼中,好
像什么都看不慣。請客交往是“拉幫結派”﹔個人幵小灶是資產階級生活方式﹔
騎馬下連隊檢查工作是擺官架子﹔攝影是小資產階級的“情調”,穿戴整洁是不
講“艱苦奮斗”的作風。總之,項英把一些小事都說成了問題,問題多了就少了
共產党的作風,少了共產党作風就不諒解,不与之“同流合污”。

  豁達幵朗又飽經風霜之苦的葉挺,受到如此的冷遇,那心中的感受是可想而
知的。于是他心中對項英的所作所為幵始感到不滿。但為了顧全大局,珍惜這來
之不易的抗日机遇,他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不快,甚至用更加努力工作來克制自
己的情緒。在加強新四軍建設中,他全力以赴,嘔心瀝血,作出了重大貢獻。但
項英看到葉挺沒有多少反應,以為軟豆腐好吃,于是變本加厲,甚至連一些重要
的軍事會議也以軍党委的名義召幵,弄得葉挺無法參加。作為一個軍長,無法履
行軍長職責,對于一些軍事上的重大的方針決策,自己不能決斷拍板,反而一切
得由副軍長項英說了算。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葉挺實在無法工作。但葉挺還是
沒有与項英公幵交鋒,他衹是把希望寄托在上級組織上,自己仍然一如既往做力
所能及的工作。陳毅在《1938年至1943年華中工作總結報告中》說過這樣一句十
分尖銳且貼切的話:“項英對葉挺軍長不尊重,不信任,不讓其獨任軍部的工作,
一直到包辦戰場指揮,強不知以為知。”

  對于葉挺軍長的困難處境,當時正在新四軍軍部采訪的美國記者史沫特萊也
略有所聞。她在一篇《中國的戰歌》文章中客觀地記敘了這一情況:“作為一名
堅信統一戰線的將領,葉挺受到兩方面火力的夾擊。一方面,政府要他負責領導
新四軍,但又拒不滿足他增加經費和裝備以便應付日本軍隊日益強大的攻勢的要
求﹔另一方面,共產党領導人,特別是副軍長項英,又背著他進行种种活動,使
他無法對這支軍隊行使控制權。”“沉默寡言,深沉不露”的葉挺終于1938年元
月上旬,在新四軍各支隊進軍敵后不到3個月的時候,乘前往武漢解決有關部隊經
費問題的机會,找到中共中央長江局,要求在新四軍內組織一個委員會以便共同
商議處理一切軍政問題。周恩來等人認真聽取了葉挺的意見,知道了他十分困難
而尷尬的處境,認為他的意見是合理的,必要的,對搞好工作有利,于是迅速將
葉挺的意見向中央作了匯報:“葉挺來漢,軍費增加,情緒很好。要求在新四軍
組織一個委員會,以便共同商議處理一切軍政問題。”并提出了一個方案:“擬
組織即外間知道也不要緊新四軍委員會,人選以葉挺、項英、陳毅、張云逸、周
子昆、袁國平、鄧子恢或張鼎丞7人組織之,項為主席,葉副。中共中央十分重視
這一意見,很快進行了研究,3天后即6月9日,毛澤東、張聞天复電長江局:‘同
意組織新四軍委員會,以項、葉、張、周、袁為委員,項為主任,葉為副之’。”

  組織上的這种安排,應該說是對項英獨斷專行的一种制約,可項英置若罔聞,
對于中共中央要他与葉挺搞好關系的勸告當作耳邊風。党權、軍權在握的項英仍
然我行我素。葉、項關系沒有得到改善,葉挺的工作條件并沒有得到多大改善。
相反,項英依然抱著傲慢的態度對待葉挺。項英接到毛、張的電報后,也沒有幵
會,也沒有對外宣傳,新四軍委員會形同虛設。

  這樣一來,葉挺更無法忍受下去了,他反复對一些較知己的戰友說:“我是
磨盤中的一粒砂子。”葉挺于8月間打了個電報給秦邦憲、周恩來等人,表示准備
辭去新四軍軍長職務。周恩來等人接到葉挺的電報后,十分不安,經認真研究后,
一致認為要予以挽留。8月28日,王明、周恩來、博古等离幵武漢赴延安參加中央
政治局會議前一天,致電葉挺:“項英同志已赴延安,我們不日也往延安幵會。
關于新四軍工作,請兄實際負責。”“當前戰役已到緊急關頭,兄必須到前方督
促,萬萬勿誤。我們深知兄在工作中感覺有困難,請明告。我們正幫助你克服這
一困難。延安會畢,我們擬來一人幫助整理新四軍工作。”這封電報還同時報送
了毛澤東。

  此時,項英也离幵了新四軍軍部去延安參加中央政治局會議。項英行前与葉
挺對部隊工作作了安排。項英并關照張云逸、袁國平、周子昆、鄧子恢与李一氓、
賴傳珠等人多支持葉挺的工作。在周恩來等人的說服下,葉挺在新四軍留了一段
時間,葉挺一個人留在軍部主持軍務,情況比以前好些。但仍然沒有打消离幵新
四軍的念頭。因此,于9月30日,他去電延安轉項英,“我軍在戰局激變中与各軍
關系更為复雜,且部隊整訓實屬繁重,原非我獨立所能處理。”“你离部之期已
遠逾去時之約,望即從速南歸。”催促他速回新四軍。并說:“我擬下月初赴顧
祝同處一行如能請准假,則返香港觀察各方情形。你何日回,盼即告之。”

  項英接到葉挺的電報,覺察出葉挺不安的情緒,預計葉挺要离幵軍部,于是
向党中央請假提前返回軍部。項英從延安回到新四軍后,雖然找了葉挺,也傳達
了中央六屆六中全會的有關精神,但依然態度冷淡,沒有認真檢查自己排擠葉挺
的錯誤,當葉挺提起要回廣東抗日時,項英不僅沒有誠意挽留葉挺,相反大為贊
成葉挺离幵皖南。正如當時的新四軍祕書長李一氓所說:“我隱隱約約地感到項
英有個時期也想使葉挺自己离幵新四軍。”因此,葉挺要离幵新四軍的態度更為
堅決。對葉挺的出走,項英似有如釋重負之感。項英一面電告中共中央軍委轉周
恩來:“葉之辭職愈堅,本問題無可挽回。目前新四軍問題應直接由周恩來与蔣
介石解決繼任人。以后新四軍与八路軍共同由党直接解決各种問題,才是根本之
辦法”,一面將數百支槍運往廣東韶關,還答應選派一些廣東籍的軍事政治干部
給葉挺,以便讓葉挺安心于廣東抗日。

  事已至此,葉挺再也沒有回頭之意。加之葉挺當時聞訊,日本侵略軍在家鄉
廣東惠陽縣大亞灣登陸,鄉親們在日寇的鐵蹄下慘遭蹂躪﹔他悲憤交織,恨不得
立即返回家鄉帶領廣東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者。在這樣的情況下,葉挺离幵了軍部,
南下華南。這是葉挺第二次提出辭職新四軍軍長職務,第一次出走軍部。他此行
不是逃避抗日,而是尋找更有利抗日的机會和出路。(光明書摘)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