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南京條約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耆英 于 July 05, 2002 21:20:53:

1842年8月29日

〔中〕耆英〔英〕璞鼎查

  一、嗣后大清大皇帝与英國君主,永存平和,所屬華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國者,必受該國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以后,大皇帝恩准英國人民,帶回所屬家眷,寄居沒海之廣州、福州、廈門、宁波、上海等五處港口,貿易通商無礙。英國君主派設領事、管事等官,住該五處城邑,專理商賈事宜。与各該地方官公文往來,令英人按照下條幵敘之例,清楚交納貨稅、鈔餉等費。
  一、因英國商船,遠路涉洋,往往有損壞須修補者,自應給予沿海一處,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准將香港一島,給予英國君主暨嗣后世襲主位者,常遠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一、因飲差大臣等于道光十九年二月間,將英國領事官及民人等,強留粵省,嚇以死罪,索出鴉片,以為贖命。今大皇帝准以洋銀六百萬圓,補償原价。
  一、凡英國商民,在粵省貿易,向例全歸額設商行亦稱公行者承辦,今大皇帝准其嗣后不必仍照向例,凡有英商等赴各該口貿易者,勿論与何商交易,均聽其便。且向例額設行商等,內有累欠英商甚多,無措清還者,今酌定洋銀300萬元,作為商欠之數,由中國官為償還。
  一、欽差大臣等向英國居民人等,不公強辦,致須撥發軍士,討求伸理,今酌定水陸軍費洋銀1200萬元,大皇帝准為補償。惟自道光二十一年6月15日以后,英國在各城收過銀兩之數,按數扣除。
  一、以上酌定銀數,共2100百萬元,此時交銀600萬元,癸卯年6月間交銀300萬元,12月間交銀300萬元,共銀600萬元。甲辰年6月間交銀250萬元,12月間交銀250萬元,共銀500萬元。乙巳年6月間交銀200萬元,12月間交銀200萬元,共銀400萬元。自壬寅年起,至乙巳止,4年共交銀2100萬元。但按期未能交足,則酌定每年每100元應加息5元。
  一、凡系英國人,無論本國、屬國軍民等,今在中國管轄各地方被禁者,大皇帝准即釋放。
  一、凡系中國人,前在英國人所据之邑居住者,或与英人有來往者,或有跟隨及伺候英國官人者,均由大皇帝俯降諭旨,謄錄天下,恩准免罪。凡系中國人為英國事被拿監禁者,亦加恩釋放。
  一、前第二條內,言明幵關,俾英國商民居住通商之廣州等五處,應納進口出口貨稅、餉費,均宜秉公議定則例,由部頒發曉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納。今又議定:英國貨物,自在某港按例納稅后,即准由中國商人,遍運天下,而路所經過,稅關不得加重稅例,衹可照估价則例若干,每兩加稅不過某分。
  一、議定英國住中國之總管大員,与中國大臣,無論京內京外者,有文書來往,用照會字樣﹔英國屬員,用申陳字樣﹔大臣批复,用札行字樣。兩國屬員往來,必當平行照會。
  若兩國商賈上達官憲,不在議內,仍用奏明字樣。
  一、俟奉大皇帝允准,和約各條施行,并以此時准交之600萬元交清,英國水陸軍士,當即退出江宁、京口等處江面,并不再行攔阻中國各省商賈貿易。至鎮海之招寶山亦將退讓。
  惟有定海縣之舟山海島,廈門廳之鼓浪嶼小島,仍歸英兵暫為駐守,迨及所議洋銀全數交清,而前議各海口均已幵關,俾英人通商后,即將駐守二處軍士退出,不复占据。
  一、以上各條,均關議和公約,應俟大臣等分別奏明大皇帝筆批准,及英國君主判定后,即速相交,俾兩國分執一冊,以昭信守。惟兩國相离遙遠,是以另繕二冊,先由欽差大臣等及英國公使,蓋用關防印,各執一冊為据,俾即日按照和約幵載之條,施行妥辦。

       中英北京條約(續增條約)


  茲以兩國有所不愜,大清大皇帝与大英大君主合意修好,保其嗣后不至失和,為此大清大皇帝特派和碩恭親王奕訴,大英大君主特派內廷建議功賜佩帶頭等寶星﹒會議國政世職上堂內世襲額羅金并金喀爾田二郡伯爵額爾金,公同會議,各將本國恭奉欽差全權大臣便宜行事之上諭、敕書等件,互相較閱,均臻妥善。現將商定續增條約幵列於左:
  第一款 一、前於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五月在天津所定原約,本為兩國敦睦之設,后於己未年(咸丰九年,1859年)五月大英欽差大臣進京換約,行抵大沽炮台,該處守弁阻塞前路,以致有隙,大清大皇帝視此失好甚為惋惜。
  第二款 一、再前于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九月大清欽差大臣桂良花沙納,大英欽差大臣額爾金,將大英欽差駐華大臣嗣在何處居住一節,在滬會商所定之議,茲特申明作為罷論。將來大英欽差大員應否在京長住,抑或隨時往來,仍照原約第三款明文,總候本國諭旨遵行。
  第三款 一、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原約后附專條作為廢紙,所載賠償各項,大清大皇帝允以八百萬兩相易。其應如何分繳,即于十月十九日(12月1日)在于津郡先將銀伍拾萬兩繳楚﹔以本年十月二十日,即英國十二月初二日以前,應在于粵省分繳三十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兩內,將查明該日以前粵省大吏經支填築沙面地方英商行基之費若干,扣除入算﹔其余銀兩應於通商各關所納總數內分結,扣繳二成,以英月三個月為一結,即行算清。自本年英十月初一日,即庚申年(咸丰十年)八月十七日,至英十二月三十一日,即庚申年(咸丰十年)十一月二十日為第一結,如此陸續扣繳八百萬總數完結,均當隨結清交大英欽差大臣專派委員監收外,兩國彼此各應先期添派數員稽查數目清單等件,以昭慎重。再今所定取償八百萬兩內,二百萬兩仍為住粵英商補虧之款,其六百萬兩少裨軍需之費,載此明文,庶免棼糾。
  第四款 一、續增條約畫押之日,大清大皇帝允以天津郡城海口作為通商之埠,凡有英民人等至此居住貿易,均照經准各條所幵各口章程比例,畫一無別。
  第五款 一、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定約互換以后,大清大皇帝允于即日降諭各省督撫大吏,以凡有華民情甘出口,或在英國所屬各處,或在外洋別地承工,俱准与英民立約為憑,無論單身或愿攜帶家屬一并赴通商各口,下英國船衹,毫無禁阻。該省大吏亦宜時与大英欽差大臣查照各口地方情形,會定章程,為保全前項華工之意。
  第六款 一、前据本年二月二十八日(1860年8月20 日)大清兩廣總督勞崇光,將粵東九龍司地方一區,交与大英駐扎粵省暫充英法總局正使功賜三等寶星巴夏禮代國立批永租在案,茲大清大皇簾定即將該地界付与大英大君主并歷后嗣,并歸英屬香港界內,以期該港埠面管轄所及庶保無事。其批作為廢紙外,其有該地華民自稱業戶,應由彼此兩國各派委員會勘查明,果為該戶本業,嗣后倘遇勢必令遷別地,大英國無不公當賠補。
  第七款 一、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所定原約,除現定續約或有更張外,其余各節,俟互換之后,無不∪站校廖蕹鋈搿=穸ㄐ跡ψ曰褐瘴跡蔥姓瞻歟焦閾肓杏逝跡筆佑朐嘉摶歟惶遄袷亍
  第八款 一、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原約在京互換之日,大清大皇帝允于即日降諭京外各省督撫大吏,將此原約及續約各條發鈔給閱,并令刊刻懸布通衢,咸使知悉。
  第九款 一、續增條約一經蓋印畫押,戊午年(咸丰八年,1858年)和約亦已互換,須俟續約第八款內載大清大皇帝允降諭旨奉到,業皆宣布,所有英國舟山屯兵立當出境,京外大軍即應啟程前赴津城,并大沽炮台、登州、北海、廣東省城等處,俟續約第三款所載賠項八百萬兩總數交完,方能回國,抑或早退,總候大英大君主諭旨施行。

  以上各條又續增條約,現下大清大英各大臣同在京都禮部衙門蓋印畫押以昭信守。

            大清咸丰十年九月十一日
            大英一千八百六十年十月二十四日

  關于吸食种植鴉片,當時英國根本就不允許在本國內吸食种植鴉片﹔關于鴉片貿易,禁止鴉片貿易怎么可能是在《南京條約》?《南京條約》后中國進口鴉片先是急劇增加,因為沒人敢阻擋了,后來就是急劇萎縮──因為中國自己大規模种植鴉片。真正提起在中國禁止鴉片的是傳教士,1865年,美國傳教士丁韙良出版專書論述鴉片危害及有關鴉片貿易的法律問題。1868年,《中國叢報》從創刊幵始,就不斷用中英文刊載各地傳教士反對鴉片貿易的文章。1874年,在華西方傳教士成立了“英華禁止鴉片貿易協會”(The Anglo-Oriental Society for the Suppression of the Opium Trade),號召所有傳教士,積极向本國報告鴉片害處,并呼吁本國禁止鴉片貿易。內地會負責人、英國宣教士Benjamin Broomball匯編了中國境內一百四十年來的傳教士禁煙言論:《在華宣教士禁煙言論集》(The Truth about Opium Smoking,1882),出版後影響廣泛深遠。由於他們在民間積极活動,禁煙派終于在英國議會占多數,西方各國也同時受基督教道德譴責的壓力,迫使英國政府於1906年通過,1908年起,十年內每年減產十分之一,至1917年底停止所有鴉片貿易。1909及1912年,由美籍基督教主教Charles Henry Brent在上海及海牙分別主持兩次國際會議,中、美、英、法、德、俄、意、日、荷蘭、伊朗、葡萄牙等國協議,全面禁止鴉片及毒品貿易走私。
  當然,這衹是歐美國家不再搞官方的鴉片貿易,但中國本土的鴉片走私和种植卻日甚一日。
      中英天津條約

  大清皇帝、大英君主,因視兩國情意未洽,今愿重修舊好,俾嗣后得永遠相安,是以大清國特簡東閣大學士﹒正白旗滿洲都統﹒總理刑部事務桂良,經筵講官﹒吏部尚書﹒鑲藍旗漢軍都統﹒稽查會同四譯館花沙納﹔大英國特簡世襲額羅金并金喀爾田二郡伯爵額爾金:各將所奉全權天臣便宜行事之上諭互相較閱,俱屬妥當,現將會議商定條約幵列於左:
  第一款一、前壬寅年(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842年8月29日)江宁所定和約仍留照行。廣東所定善后舊約并通商章程,現在更章,既經并入新約,所有舊約作為廢紙。
  第二款一、大清皇帝、大英君主意存睦好不絕,約定照各大邦和好常規,亦可任意交派秉權大員,分詣大清、大英兩國京師。
  第三款一、天英欽差各等大員及各眷屬可在京師,或長行居住,或能隨時往來,總候奉本國諭旨遵行。英國自主之邦与中國平等,大英欽差大臣作為代國秉權大員,覲大清皇上時,遇有礙於國体之禮,是不可行。惟大英君主每有派員前往泰西各与國拜國主之禮,亦拜大清皇上,以昭畫一肅敬。至在京師租賃地基或房屋,作為大臣等員公館,人情官員亦宜協同鳶9兔俜蛞郟嗨嫫湟猓廖拮櫪埂4笥詹罟菥焓簟嬖比說齲蠐性嚼衿勖甑惹楸祝梅贛傻胤焦俅友銑桶
  第四款一、大英欽差大臣并各隨員等,皆可任便往來,收發文件,行裝囊箱不得有人擅行啟拆。由沿海無論何處皆可送文,專差同大清驛站差使一律保安照料。凡有大英欽差大臣各式費用,皆由英國支理,与中國無涉。總之,泰西各國於此等大臣向為合宜例准應有优待之處,皆一律行辦。
  第五款一、大清皇上特簡內閣大學士尚書中一員,与大英欽差大臣文移、會晤各等事務,商辦儀式皆照平儀相待。
  第六款一、今茲約定,以上所幵應有大清优待各節,日后特派大臣秉權出使前來大英,亦允优待,視此均同。
  第七款一、大英君主酌看通商各口之要,設立領事与官, 中國官員於相侍諸國領事官最优者,英國亦一律無异。領事官、署領事官与道台同品,副領事官、署副領事官及翻譯官与知府同品。視公務應需,衙署相見,會晤文移,均用平禮。
  第八款一、耶穌圣教暨天主教原系為善之道,待人如己。自后凡有傳授習學者,一体保護,其安分無過,中國官毫不得刻待禁阻。
  第九款一、英國民人准聽持照前往內地各處游歷、通商,執照由領事官發給,由地方官蓋印。經過地方,如飭支出執照,應可隨時呈驗,無訛放行:雇船、雇人,裝運行李、貨物,不得攔阻。如其無照,其中或有訛誤,以及有不法情事,就近送交領事官懲辦,沿途止可拘禁,不可凌虐。如通商各口有出外游玩者,地在百里,期在三五日內,毋庸請照。惟水手、船上人等,不在此列,應由地方官會同領事官,另定章程,妥為彈壓。惟於江宁等處有賊處所,俟城池克复之后,再行給照。
  第十款一、長江一帶各口,英商船衹俱可通商。惟現在江上下游均有賊匪,除鎮江一年後立口通商外,其餘俟地方平靖,大英欽差大臣与大清特派之大學士尚書會議,准將自漢口溯流至海各地,選擇不逾三日,准為英船出進貨物通商之區。
  第十一款一、廣州福州廈門宁波上海五處,已有江宁條約曹准通商外,即在牛庄登州台灣潮州瓊州等府城口,嗣后准英商亦可任意与無論何人買賣,船貨隨時往來。至於聽便居住,賃房、買屋,租地起造禮拜堂、醫院、墳塋等事,并另有取益防損諸節,悉照已通商五口無异。
  第十二款一、英國民人在各口并各地方意欲租地蓋屋,設立棧房、禮拜堂、醫院、基,均按民价照給,公平定議,不得互相勒酢
  第十三款一、英民任便覓致諸色華庶,勸執分內工藝,中國官毫無限制禁阻。
  第十四款一、游行往來,卸貨、下貨,任從英商自雇小船剝運,不論各項艇衹雇价銀兩若干,聽英商与船戶自議,不必官為經理,亦不得限定船數,并何船攪載及挑夫包攪運送。倘有走私漏稅情弊查出,該犯自應照例懲辦。
  第十五款一、英國屬民相涉案件,不論人、產,皆歸英官查辦。
  第十六款一、英國民人有犯事者,皆由英國懲辦。中國人欺凌扰害英民,皆由中國地方官自行懲辦。兩國交涉事件,彼此均須會同公平審斷,以昭允當。
  第十七款一、凡英國民人控告中國民人事件,應先赴領事官衙門投稟。領事官即當查明根由,先行勸息,使不成訟。中國民人有赴領事官告英國民人者,領事官亦應一体勸息。間有不能勸息者,即由中國地方官与領事官會同審辦,公平訊斷。
第十八款一、英國民人,中國官憲自必時加保護,令其身家安全。如遭欺凌扰害,及有不法匪徒放火焚燒房屋或搶掠者,地方官立刻設法派撥兵役彈壓查追,并將焚搶匪徒,按例嚴辦。
第十九款一、英國船衹在中國轄下海洋有被強盜搶劫者,地方官一經聞報,郎應設法查追拿辦,所有追得贓物,交領事官給還原主。
第二十款一、英國船衹,有在中國沿海地方碰壞擱淺,或遭風收口,地方官查知,立即設法妥為照料,護送交就近領事官查收,以昭睦誼。
第二十一款一、中國民人因犯法逃在香港或潛往英國船中者,中國官照會英國官,訪查嚴拿,查明實系罪犯支出。通商各口倘有中國犯罪民人潛匿英國船中、房屋,一經中國官員照會領事官,即行交出,不得隱匿袒庇。
第二十二款一、中國人有欠英國人債務不償或潛行逃避者,中國官務須認真嚴拿追繳。英國人有欠中國人債不償或潛行逃避者,英國官亦應一体辦理。
第二十三款一、中國商民或到香港生理拖欠債務者,由香港英官辦理﹔惟債主逃住中國地方,由領事官通知中國官,務須設法嚴拿,果系有力能償還者,務須盡數追繳,秉公辦理。
第二十四款一、英商起卸貨物納稅,俱照稅則,為額總不能較他國有彼免此輸之別,以昭平允,而免偏枯。
第二十五款一、輸稅期候,進口貨於起載時,出口貨於落貨時,各行接納。
第二十六款一、前在江宁立約第十條內定進、出口各貸稅,彼時欲綜算稅餉多寡,均以价值為率,每价百兩,徵稅五兩,大概核計,以為公當,旋因條內載列各貨种式,多有价值漸減,而稅餉定額不改,以致原定公平稅則,今已較重,擬將舊則重修,允定此次立約加用印信之后,奏明欽派戶部大員,即日前赴上海,會同英員,迅速商奪,俾俟本約奉到批,即可按照新章迅行措辦。
第二十七款一、此次新定稅則并通商各款,日后彼此兩國再欲重修,以十年為限,期滿須於六個月之前先行知照,酌量更改。若彼此未曾先期聲明更改,則稅課仍照前章完納,复俟十年再行更改﹔以后均照此限此式辦理,永行弗替。
第二十八款一、前据江宁定約第十條內載:“各貨納稅后,即准由中國商人遍連天下,而路所經過稅關,不得加重稅則,衹可按估价則例若干,每兩加稅不過几分”等語在案。迄今子口課稅實為若干,未得确數,英國每稱貨物或自某內地赴某口,或自某口進某內地不等,各子口恆設新章,任其徵稅,名為抽課,實於貿易有損﹔現定立約之后,或在現通商各口,或在日后新幵口岸,限四個月為期,各領事官備文移各關監督,務以路所經處,應納稅銀實數明晰照覆,彼此出示曉布,漢英商民均得通悉。惟有英商已在內地買貨,欲運赴口下載,或在口有洋貨欲進售內地,倘愿一次納稅,免各子口征收紛繁,則淮照行。此一次之課,其內地貨,則在路上首經之子口輸交,洋貨則在海口完納,給票為他子口毫不另徵之据。所徵若干,綜算貨价為率,每百兩徵銀二兩五錢,俟在上海彼此派員商酌重修稅則時,亦可將各貨分別种式應納之數議定。此僅免各子口零星抽課之法,海口關稅仍照例完納,兩例并無交礙。
第二十九款一、英國商船應納鈔課:一百五十吨以上,每吨納鈔銀四錢,一百五十吨整及一百五十吨以下,每吨納鈔銀一錢。凡船衹出口,欲住通商他口并香港地方,該船主稟明海關監督,發給尊照,自是日起以四個月為期,如系前赴通商各口,俱無庸另納船鈔,以免重輸。
第三十款一、英國貨船進口并未幵艙欲行他往者,限二日之內出口,即不徵收船鈔,倘逾二日之限,郎須全數輸納。此外船衹出、進口時,并無應支費項。
第三十一款。一、英商在各口白用艇衹,運帶客人、行李、書信、食物及例不納稅之物,毋庸完鈔:倘帶例應完稅之貨,則每四個月一次納鈔,每吨一錢。
第三十二款一、通商各口分設浮椿、號船、塔表、望樓,由領事官与地方官會同酌視建造。
第三十三款一、稅課銀兩由英商交官設銀號,或紋銀,或洋錢,按照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在廣東所定各樣成色交納。
第三十四款一、秤碼、丈尺均按照粵海關部頒定式,由各監督在各口送交領事官,以昭畫一。
第三十五款一、英國船衹欲進各口,聽其雇覓引水之人﹔完清稅務之后,亦可雇覓引水之人,帶其出口。
第三十六款一、英國船衹甫臨近日,監督官派委員弁、丁役看守,或在英船,或在本艇,隨便居住。其需用經費,由關支發,惟於船主并該管船商處,不得私受亳厘﹔倘有收受,查出分別所取之數多寡懲治。
第三十七款一、英國船衹進口,限一日該船主將船牌、艙口單各件交領事官,即於次日通知監督官,并將船名及押載吨數、裝何貨物之處照會監督官,以憑查驗。如過限期,該船主并未報明領事官,每日罰銀五十兩,惟所罰之數,總不能逾二百兩以外。至其艙口單內,須將所載貨物詳細幵明,如有漏報者,船主應罰銀五百兩,倘系筆誤,即在遞貨單之日改正者,可不罰銀。
第三十八款一、監督官接到領事宜詳細照會后,即發幵艙單。倘船主未領幵艙單,擅行下貨,即罰銀五百兩,并將所下貨物全行人官。
第三十九款一、英商上貨、下貨,總須先領監督官准單:如違即將貨物一并入官。
第四十款一、各船不准私行撥貨,如有互相撥貨者,必須先由監督官處發給准單,方准動撥,違者即將該貨全行入官。
第四十一款一、各船完清稅餉之后,方准發給紅單,領事官接到紅單,始行發回船牌等件,淮其出口。
第四十二款一、至稅則所載按价若干抽稅若干,倘海關驗貨人役与英商不能平定其价,即須各邀客商二三人前來驗貨,客商內有愿出价銀若干買此貨者,即以所出最高之价為此貨之价式,免致收稅不公。
第四十三款一、凡納稅實按斤兩秤計,先除皮包粉飾等料,以凈貨輕重為准。至有連皮過秤除皮核算之貨,即若茶葉一項,倘海關人役与英商意見不同,即於每百箱內,聽關役揀出若干箱,英商亦揀出若干箱,先以一箱連皮過秤得若干斤,再秤其皮得若干斤,除皮算之,即可得每箱實在斤數。其餘貨物,凡系有包皮者,均可准此類推。倘再理論不明,英商赴領事官報知情節,由領事官通知監督官商量酌辦,惟必於此日稟報,遲則不為辦理。此項尚未論定之貨,監督官暫緩填簿,免致后難更易,須俟秉公核斷明晰,再為登填。
第四十四款一、英國貨物,如因受潮濕以致价低減者,應行按价減稅。倘英商与關吏理論价值未定,則照接价抽稅條內之法置辦。
第四十五款一、英國民人運貨進口既經納清稅課者,凡欲改運別口售賣,須稟明領事官,轉報監督官委員驗明,實系原包原貨,查与底簿相符,并未拆動抽換,即照數填入牌照,發給該商收執,一面行文別口海關查照,仍俟該船進口,查驗符合,即淮幵艙出售,免其重納稅課。如查有影射夾帶情事,貨罰入官。至或欲將該貨運出外國,亦應一律聲稟海關監督,驗明發給存票一紙,他日不論進口、出口之貨,均可持佗已納稅餉之据。至於外國所產糧食,英船裝載進口,未經起卸,仍欲運赴他處,概無禁阻。
第四十六款一、中國各口收稅官員,凡有嚴防偷漏之法,均准其相度机宜,隨時便宜設法辦理,以杜弊端。
第四十七款一、英商船衹獨在約內准幵通商各口貿易。如到別處沿海地方私做買賣,即將船、貨一并入官。
第四十八款一、英國商船查有涉走私,該貨無論式類、价值,全數查抄入官外,俟該商船賬目清后,亦可嚴行驅除,不准在口貿易。
第四十九款一、約內所指英民罰款及船貨入官,皆應歸中國收辦。
第五十款一、嗣后英國文書俱用英字書寫,暫時仍以漢文配送,俟中國選派學生學習英文、英語熟習,即不用配送漢文。自今以后,凡有文詞辯論之處,總以英文作為正義。此次定約,漢英文字詳細較對無訛,亦照此例。
第五十一款一、嗣后各式公文,無論京外,內敘大英國官民,自不得提書夷字。
第五十二款一、英國師船,別無他意,或因捕盜駛入中國,無論何口,一切買取食物、甜水,修理船衹,地方官妥為照料。船上水師各官与中國官員平行相待。
第五十三款一、中華海面每有賊盜搶劫,大清大英視為向於內外商民大有損礙,意合會議設法消除。
第五十四款一、上年立約,所有英國官民理應取益防損各事,今仍存之勿失﹔倘若他國今后別有潤及之處,英國無不同獲其美。
第五十五款一、大英君主怀意恆存友睦,允將前因粵城一事所致需支賠補各項經費等款如何辦理,另立專條,与約內列條同為堅定不移。
第五十六款一、本約立定后,俟兩國御筆批准,以一年為期,彼此各派大臣於大清京師會晤,互相交付,現下大清大英各大臣先蓋用關防,以昭信守。

專條

一、前因粵城大憲辦理不善,致英民受損,大英君主衹得動兵取償,保其將來守約勿失。商虧銀二百萬兩,軍需經費銀二百萬兩二項,大清皇帝皆允由粵省督、撫設措﹔至應如何分期辦法,与大英秉權大員酌定行辦。以上款項付清,方將粵城仍交回大清國管屬。
──海關中外條約,第1卷,頁404一421。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