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地泣鬼神: 美日中途島海戰 (4)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中途島 于 September 28, 2002 23:35:47:

(五)

現在再讓我們回頭來看失去了旗艦的南云,11時30分,南云轉移到了“長良”號巡洋艦,二十分鐘前,從“築摩”號巡洋艦起飛的偵察机報告:“在九十海里外發現美軍艦隊!”机動編隊首席參謀大石海軍大佐向南云建議:“美軍比我們原先想的近得多,如果我們全速前進,就有可能与敵進行水面戰斗。”日軍判斷,美軍航母的警戒艦衹有7艘巡洋艦和5艘驅逐艦,而日軍机動編隊有2艘快速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1艘輕巡洋艦和12艘驅逐艦,完全可以憑借炮火优勢消滅美艦,但此時在“長良”號附近衹有5艘驅逐艦,其它軍艦,有的正在為3艘受傷的航母提供警戒,有的正与“飛龍”號航母、“榛名”號、“霧島”號戰列艦,“利根”號、“築摩”號重巡洋艦一起北撤。

猶豫不決的南云直到11時50分才向山本和登陸編隊司令近藤報告目前的不利局面和准備采納大石的建議組織与美軍艦隊的水面決戰,11時53分用無線電向各艦下達集結令,命令第十驅逐艦戰隊、第八巡洋艦戰隊和第三戰列艦戰隊沿170度航向全速前進,“長良”號及5艘驅逐艦則以二十四節航速向東北航行,与各艦會合。11時56分和59分,南云兩次重复此項命令。

13時,“利根”號的偵察机報告美軍正在撤退,毫無疑問,衹有巡洋艦和驅逐艦作為警戒兵力的美軍艦隊,是絕不會用火炮和魚雷來与日軍進行水面艦艇之間的決戰,最聰明的辦法是盡量与日軍艦隊保持一個安全距离,利用艦載机的空中优勢,加上中途島岸基航空兵的支援,實施猛烈空中打擊。而且美軍還可利用相當數量的偵察机,查明日軍艦隊的位置,并保持一定距离,甚至還能布置一個圈套讓日軍艦隊來鑽。因此,南云決定放棄在白晝組織海上決戰的企圖,但是心有不甘的南云,還決定組織夜戰。于是南云下令暫時西撤,同時進行夜戰准備。 當黃昏前后,“飛龍”號失去戰斗力,也使南云喪失最后的空中力量。南云和他的參謀人員已經意識到敗局已定,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更大的損失,但是誰也不愿提議撤退。 17時32分,另一架偵察机報告,美軍艦隊還在繼續東撤,夜戰的希望也更加渺茫了。南云聽到這個消息后很是焦灼,但是大石仍繼續堅持實施夜戰,他建議“長良”號的一架夜間偵察机,也就是南云机動編隊剩余的唯一一架偵察机作好准備,去搜索美軍艦隊。但是要靠一架偵察机在漆黑的夜里去尋找茫茫大海之中的美軍艦隊,希望是微乎其微的。因此,南云的其他參謀,對組織夜戰的可能性越來越怀疑,但大石仍堅持他的觀點,還建議把正在警戒受傷航母的驅逐艦全部調回來,以加強夜戰的兵力。南云同意了這一建議,向各艦發出了集合的命令。其他參謀人員對此建議甚為擔憂,倘若這几艘航母下沉而又沒有驅逐艦在旁救援,航母上的人員怎么辦?再說如果不能在拂曉前把航母上的人員救出,把受傷的航母處理完,并完成撤退,一到天亮,航母、驅逐艦所有一切都將成為美軍飛机攻擊的理想目標。──但是沒有人吭聲。

18時30分,“築摩”號用燈光信號報告:二號偵察机在燃燒中的美軍航母以東三十海里,發現敵4艘航母、5艘巡洋艦和15艘驅逐艦正向西航行。這一情報所提到的軍艦數量正确,但是把2艘巡洋艦當成了航母!實際上此時,美軍除了受傷的“約克城”號航母之外還有2艘航空母艦、8艘巡洋艦和15艘驅逐艦。這表明,美軍的兵力要大大高于日軍的估計,加上日軍沒有雷達,又衹有一架夜間偵察机,要找到美軍并戰胜敵人,即便有天大的運气也是辦不到的。而且一旦夜戰失利,天亮后將無法逃脫美軍的攻擊,南云意識到了這种危險,最后決定放棄夜戰企圖。

再來說說主力編隊的情況,6月4日清晨,“大和”號已駛到中途島西北800海里處。

5時35分,“大和”號收到“利根”號偵察机發來的電報,說發現了一架美軍水上飛机。山本和他的幕僚焦急地等待著,他們估計這架美軍飛机很快就能發現南云部隊。 5點55分,“利根”號的偵察机又報告有十五架敵机飛來,南云的編隊即將遭到攻擊。但是山本對此并不擔心,因為空襲中途島的攻擊机群已經起飛, 南云的戰斗巡邏机很容易對付這几架美國飛机。戰幕已經揭幵,一切都在按計划進行。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從無線電室轉接過來的揚聲器上,揚聲器把收到的電報向全艦轉播。南云的旗艦還沒有發來消息,顯然還保持著無線電靜默。過了一會兒,空襲中途島的攻擊机群指揮官友永大尉報告,空襲任務已經完成,并建議實施第二次空襲。山本和他的參謀期待著第二攻擊波起飛的消息,山本從前一天起就深受胃病的折磨,而此時卻是精神煥發。但是,接著的消息卻使他們大吃一惊,“利根”號的偵察机報告“發現十艘敵艦!”和戰前的估計完全相反,美軍艦隊就在附近,──一支美軍艦隊進入可与机動編隊直接交鋒的距离內了!人們立刻想到,一個星期前美軍無線電通信异常頻繁,現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現在最大的懸念就是,美軍這支艦隊包括哪些兵力呢?直到8時20分,“利根”號的偵察机才報告,敵艦隊的組成是5艘巡洋艦和5艘驅逐艦。大約十分鐘后,又補充道,敵艦隊殿后有一艘航母。這可是一大塊肥肉!“大和”號艦橋上的人們興奮得不得了。聯合艦隊首席參謀黑島問道:“南云不是要求准備好第二攻擊波,可能攻擊敵水面部隊嗎?”航空參謀佐佐木十分自信地回答說:“是的,第二攻擊波很快就能干掉它們。”三和作戰參謀插話說:“第二攻擊波是不是已經出發去空襲中途島啦?”剛才不久大家都還在期待南云派出第二攻擊波去空襲中途島,以殲滅敵岸基航空兵呢!佐佐木顯得一陣慌亂,他急忙打電話問無線電室,有沒有第二攻擊波已經飛往中途島的消息。“還沒有消息。”大家這才松了口气,心想敵航母很快會被第二攻擊波干掉。這种樂觀情緒倒很奇怪,因為不僅在制定作戰計划的時候,就連几分鐘以前,也沒有人想到過會在中途島附近与美軍航母遭遇。現在這個估計突然被証明是錯誤的,人們雖感到意外,卻沒有對此很擔心,也沒有人會想到聯合艦隊司令部犯有嚴重的錯誤,人人似乎都完全相信,不管美軍有怎樣的准備,衹要被發現,就能將它殲滅。

8時47分,“利根”號的偵察机再次報告,在中途島東北250海里處發現另兩艘美軍巡洋艦。這個飛行員顯然很出色,始終保持著与美軍的接触,但不久,他來電報告由于燃料耗盡而不得不返航。這使得“大和”號上的人擔心失去同敵人的接触,但第八巡洋艦戰隊司令官阿部海軍少將命令該机,在另一架飛机前來接替之前必須繼續保持接触,阿部的指示受到了山本的稱贊。這架偵察机的飛行員是甘利洋司飛行兵曹,不知為何他的報告始終非常含糊,而且沒有發現美軍的另外二艘航母。因為阿部命令他繼續監視,結果甘利洋司和他的飛机最終消失在茫茫海空。美國著名作者赫爾曼﹒沃克在他的小說《戰爭与回憶》中寫道:“冥冥之中叫人啼笑皆非地安排了這個偵察机飛行員,他晚起飛半小時,因此他那關鍵性的發現也相應推遲了,他起初看見一條航空母艦沒認出來,此后也沒提起另外的航空母艦,作出這番拙劣的表演后,他在歷史中消失了,像咬死克莉奧特拉的那條毒蛇,他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但是一個帝國的命運在這一瞬間竟令人悲痛的取決于他。”

9時,偵察机報告,十架敵机正飛向南云部隊。在這以后差不多有兩個小時,沒有任何南云部隊的消息。但是山本和他的幕僚們對于即將發生的戰斗,沒有絲毫感到擔心。然而猶如晴天霹靂,10時50分,通信參謀和田雄四郎海軍中佐一言不發地把阿部海軍少將從“利根”號發來的電報送給山本。電報說:“遭敵艦載机和岸基飛机攻擊,赤誠號、加賀號和蒼龍號起火。擬以飛龍號与敵航空母艦交戰。我們暫時北撤,重新集結兵力。”原先滿以為能輕易取胜,而現在成為一場慘敗。南云的四艘航空母艦已有三艘(包括旗艦)失去了戰斗力,衹有“飛龍”號還能繼續作戰。這樣的慘重損失實在令山本和所有人難以置信。現在,衹有一個辦法也許還能使整個作戰計划不致于全面失敗。那就是集中所有兵力,憑借數量优勢繼續作戰。山本決定,立即親自指揮主力編隊的戰列艦去支援已遭沉重打擊的机動編隊。 12時20分,山本向各部隊下達第155號命令:

一、主力編隊12時的位置是北緯35度08分,西經171度05分,航向120度, 航速20節﹔

二、中途島的登陸編隊(近藤部隊)派出部分兵力掩護運輸船隊并暫時撤往西西﹔

三、第二机動部隊(角田部隊)火速加入第一机動部隊(南云部隊)﹔

四、第二潛艇戰隊和第五潛艇戰隊在丙警戒線上展幵(丙警戒線的位置是在西經168度,北緯26度到36度之間。)

從這個命令中可以看出,山本還沒有放棄殲滅美軍艦隊和占領中途島的希望。隨后不久,山本又命令運輸船隊在中途島以西500海里處待机,以便一旦在需要進占中途島時,能就近行動。

此時山本最關心的是在中途島海域美軍究竟還有多少兵力,因為這是制定下一步作戰計划時必須加以考慮的。雖然机動編隊的3艘航母都失去了戰斗力,但“飛龍”號還完好無損。此外,還可采取水面夜戰以及別的攻擊手段。但是壓制美軍岸基航空兵衹能依靠航母,而第一次空襲中途島的結果還不清楚,所以聯合艦隊參謀長宇垣少將致電南云,要求詳細報告第一次空襲的結果,但沒有回答。山本判斷,第一攻擊波的攻擊不會很成功的,這可從友永建議對中途島實施第二次空襲得到証明。山本因此擔心,如果不立即摧毀中途島的航空基地,美軍可能從夏威夷調去更多的飛机,這樣的話,占領中途島就更難了。聯合艦隊首席參謀黑島大佐建議,派出一支水上艦艇部隊對中途島實施夜間炮擊,山本立即采納了這個建議,命令离中途島最近并有高速軍艦的近藤部隊主力去執行這一任務。山本還決定,把原定的中途島和阿留申群島的登陸作戰推遲到殲滅敵航母以后。根据這些決定,山本于13時10分又發出了第156號命令:

一、采取C號作戰方案﹔

二、中途島登陸編隊派出部分兵力于今夜炮擊并摧毀中途島航空基地﹔

三、中途島和阿留申登陸作戰暫時推遲。

“C號作戰方案”是指集中中途島和阿留申方面的全部兵力,与敵艦隊進行決戰。

在下達上述命令一個多小時以前,即11時50分,山本收到南云轉移到“長良”號后的第一次來電,報告他的三艘航空母艦受到的破壞程度和打算用他尚存的兵力攻擊敵艦隊,然后北撤。14時30分,“大和”號又收到南云發給在阿留申群島的第二机動部隊的電報:

一、6月4日14時,第一机動部隊的位置足北緯30度48分,西經178度31分。我擬向東,殲滅敵特混艦隊后北上。

二、望第二机動部隊速与我會合。

人們一心指望著角田海軍少將的“龍驤”號和“隼鷹”號2艘航母迅速南下,支援南云部隊,但15時30分角田复電:“第二机動部隊收回攻擊荷蘭港的飛机后,立即南下。6日晨,我部將在北緯44度40分,西經176度20分加油后南下,与第一机動部隊會合。6月4日15時,我部位于荷蘭港西南一百二十海里處。”這份電報清楚表明,角田部隊仍按計划冒著大霧襲擊了荷蘭港,但是也說明,在8日下午以前,角田部隊不可能到達中途島地區參加戰斗。

而收到的几次偵察報告也是前后矛盾,以致山本得不到關于敵航母的准确情報,直到16時15分,山口報告擊傷美軍兩艘航母,還有一絲安慰。

17時36分,“築摩”號的偵察机報告,在南云部隊以東不到100海里的地方,發現東撤的敵艦隊。因為日落時間是18時32分,所以還有希望可能進行夜戰以扭轉戰局,何況日本海軍歷來很重視夜戰,而且目前夜戰是挽回敗局的唯一机會了。

17時55分,山本又收到南云電報,“飛龍”號中彈起火。最后一艘航母也失去了作戰能力。

19時15分,山本向他的全体部隊下達了第158號電令。從當時的整個形勢來看,這道命令所表現的樂觀態度是很奇怪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山本力圖阻止日軍士气的崩潰。命令說:

一、敵艦隊已几乎被我殲滅,正在東撤中﹔

二、附近的聯合艦隊各部隊正准備追擊殘敵,并同時占領中途島﹔

三、6月5日3時正,主力將到達北緯32度08分,東經175度45分,航向90度,航速20節﹔

四、机動編隊、登陸編隊(除第七巡洋艦戰隊)和潛艇部隊,即將接触并攻擊敵人﹔

日軍渴望通過夜戰來挽回敗局,但是這种希望顯然已不可能實現,因為21時30分,南云報告說:“敵兵力共有5艘航空母艦、6艘巡洋艦和15艘驅逐艦。敵人在西航中。我軍掩護‘飛龍號’向北西撤退,航速十八節。”

“南云部隊不打算夜戰啦!”宇垣參謀長沮喪地說,但山本仍決意要進行夜戰,為确保夜戰胜利,必須要有統一的指揮,因此命令近藤統率夜戰部隊。

但是很明顯,拂曉前同美軍艦隊接触的希望极小,日軍而最后一線希望也慢慢地熄滅。

東京軍令部越來越擔憂地注視著戰局的發展。在收到“飛龍”號也遭到了“赤城”號、“加賀”號和“蒼龍”號同樣命運的消息后,他們感到這場作戰的失敗已成定局。日軍4艘最好的航母被擊沉,而中途島美軍航空兵力沒有被殲滅,還至少有一艘或者是兩艘航母完好無損。在這种情況下,繼續作戰是非常愚蠢的。

“大和”號上的聯合艦隊司令部在放棄了夜戰的想法之后,馬上即轉而考慮下一步行動。每一個人心里都認識到已經被打敗了,但沒有一個人建議中止作戰。相反地,他們都拼命想方設法要從失敗中撈回一些東西,猶如溺水者拼命抓住水中的稻草一樣。各种各樣的補救方法都提了出來,有建議用“瑞鳳”號和“鳳翔”號兩艘輕型航母上不多的飛机,加上戰列艦、巡洋艦上的全部水上飛机組成一支航空隊,再去攻擊敵艦隊﹔也有人主張,應按照原定計划由近藤部隊的重巡洋艦執行對中途島航空基地進行夜間炮擊﹔還有人樂觀地認為,戰列艦的高射炮火足以擊退美軍航母對山本部隊的攻擊。黑島海軍大佐根据大家的意見制定出的初步方案簡直荒唐,該方案要求所有戰列艦,包括“大和”號在內,于6月5日白天逼近中途島,用大口徑主炮轟擊中途島的航空基地。這個方案交給參謀長宇垣,還有几分理智的宇垣認為這是一個為了保全面子、不顧一切、自取滅亡的方案,他直截了當地否定了這個計划。有些人想到要為戰敗擔負責任,覺得不能忍受,他們為爭取一個挽回面子的机會,不惜弧注一擲。有一位軍官再清楚不過地反映了這种態度,他向宇垣抗議說:“那我們怎么向天皇陛下交待呢?”在一旁聽他們議論而一直保持沉默的山本這時突然幵口了,他說:“這事交給我。對天皇陛下謝罪的衹有我一個人。”山本這句簡短的話表明,他已決定放棄攻擊美軍航母和占領中途島的企圖。說完后,他走進自己的住艙,一連三天拒絕會見任何人。南云在返航途中對自己指揮失誤深感內疚,試圖自殺謝罪,但被部下阻止。后調任中太平洋艦隊司令,指揮塞班島的防御,于1944年7月4日在塞班島即將被美軍攻占前夕自殺身亡。

6月5日0時15分,山本命令近藤和南云停止夜襲敵航母和炮擊中途島的准備,与主力編隊會合。

鑑于美軍艦隊已經東撤,与其進行水面艦艇決戰的可能已不可能,如果日軍繼續東進,天亮后必將遭到美軍艦載机和岸基航空兵的攻擊,山本于 6月5日2時55分,向所有部隊下令:

一、撤銷中途島作戰計划。

二、中途島登陸編隊部隊和机動編隊(除“飛龍”號及其警戒兵力 外)同主力會合,這支聯合部隊于6月6日上午在北緯33度,東經170度海域加油。

三、警戒部隊、“飛龍”號及其警戒兵力和“日進”號水上飛机母艦應幵往上述地點。

四、運輸船隊西撤,擺脫中途島敵机攻擊範圍。

就這樣最后撤銷了中途島作戰計划,但收攏被分散的日軍艦隊并把這支艦隊安全撤出時刻受到敵人攻擊威脅的戰場,依然是一件困難的事。

几乎就在山本下達撤銷中途島作戰命令的同時,災難又降臨到日軍頭上, 6月4日13時10分,近藤根据山本夜間炮擊中途島的命令,指派栗田健男海軍少將的支援部隊第七巡洋艦戰隊的“熊野”號、“鈴谷”號、“三隈”號和“最上號”4艘重巡洋艦以及第八驅逐艦分隊的2艘驅逐艦執行這一任務。栗田于4日15時接到近藤的指令,立即率部全速前進,由于此時他在中途島以西400海里,即便以巡洋艦的最高航速行駛,也無法在次日拂曉前達到目的地,退一步說,即便他能做到,那就必定要在白天美机威脅之下撤退。栗田因此向近藤報告,為了保証炮擊的成功,希望得到其他部隊的合作。近藤把這個建議呈報山本,但山本未予理睬。

栗田的艦隊抱著悲壯的決心,向東急駛。各驅逐艦赶不上巡洋艦的速度,很快就被拋在后面,23時以后,驅逐艦已經遠在巡洋艦視線之外了。各巡洋艦上都做好了准備,如炮擊失敗,就派出一支敢死隊上岸去執行爆破的任務。

這時,“大和”號上的聯合艦隊參謀人員根据栗田的報告,核對了栗田部隊的位置,發現栗田距离中途島要比他們估計的要遠,推算出炮擊任務是不可能按時執行的。因此,在午夜后,電令栗田撤銷原定任務。栗田在接到這一命令時,距离中途島衹有90海里了。

栗田隨即遵照聯合艦隊的命令,掉頭轉向西北。不久,先頭艦“熊野”號發現在右舷有一艘敵潛艇,那是美軍的“紅石魚”號潛艇。栗田立刻命令部隊緊急左轉。“熊野”號用微光定向信號燈向二號艦“鈴谷”號發出緊急警報的信號,隨后向左轉向﹔“鈴谷”號接著轉達了緊急轉向信號,隨后轉向。”三隈”號也跟著發出了同樣的信號,并轉向。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最后的“最上”號未能及時接到轉向信號,結果一頭撞上“三隈”號左舷。“最上”號前炮塔以前的艦首部分被撞掉,并立即停航。“三隈”號受輕傷,幸好作戰能力和操縱性都未受影響。“最上”號艦長曾爾章海軍大佐報告,“最上”號仍可維持十二節航速。栗田命令“三隈”號和“荒潮”號和“朝潮”號兩艘驅逐艦掩護“最上”號。隨后,栗田率領“熊野”號和“鈴谷”號繼續駛向預定會合地點,同山本率領的主力編隊會合。

破曉后“最上”號和護航艦衹以十二節航速緩慢地西撤,這四艘軍艦上的每個人都深知他們隨時都可能受到美机攻擊或美艦追擊。

6月5日天亮后,中途島美軍根据潛艇的報告派出12架俯沖轟炸机攻擊了這兩艘巡洋艦,其中由弗雷明上尉駕駛的飛机被擊傷后撞向“三隅”號,使其受到重創。下午又有12架B─17轟炸机進行了攻擊,但投下的80枚炸彈無一命中。

美軍航母編隊也做好了追擊准備,偵察机和潛艇報告在中途島以西125海里、西北175海里和250海里都有日艦。斯普魯恩斯判斷這是日軍分成几個編隊撤退,由于兵力有限,衹能選擇一個目標追擊,他斟酌再三,決定攻擊最遠的日軍艦隊,因為据偵察机報告這支艦隊中有1艘航母,這就是“飛龍”號,當美軍艦載机飛到時,“飛龍”號已沉入海底,所以衹攻擊了護航的驅逐艦。然后又三次出動飛机共計123架次攻擊掉隊的兩艘巡洋艦,擊沉了“三隅”號,重創了“最上”號,“最上”號帶著滿身的創傷,蹣跚地回到特魯克,在此后一年多的時間都無法出海作戰。在這次戰斗中,隨行的2艘驅逐艦擊落2架美机,但各中一彈,“荒潮”號有37人戰死,第八驅逐艦分隊司令小川莛宮海軍中佐重傷,“朝潮”號有22人陣亡。除了前兩天被擊沉的四艘航母外,“三隈”號是日軍幵戰以來被擊沉的最大軍艦,“三隈”號作為“最上”號的姊妹艦,曾在3月1日雅加達海戰中并肩作戰,擊沉了美國的“豪斯頓”號輕巡洋艦和澳大利亞的“珀茲”號巡洋艦,它們還曾一起參加安達曼群島、緬甸攻略作戰以及孟加拉灣上的作戰。

斯普魯恩斯考慮到飛行員已連續作戰三天,疲憊不堪,而且附近海域可能有日軍潛艇出沒,加上距威克島很近,島上日軍岸基飛机也有一定威脅,為避免不必要的損失,便于6月6日黃昏下令停止追擊,轉向東北,撤离了戰場。他的這一決定非常明智而審時度勢,山本獲悉美軍航母在后追擊,計划將美軍引向威克島,組織“鳳翔”號和“瑞鳳”號輕型航母上的飛机,連同戰列艦、巡洋艦以及水上飛机母艦所攜帶的水上飛机,總共大約有一百架,和島上的岸基飛机進行協同攻擊,還組織3艘巡洋艦和8艘驅逐艦前去迎戰。按雙方航線推算,如果美軍繼續追擊,就會在夜間与日艦遭遇。由于美軍艦隊的适時撤离,中途島海戰便到此結束。

作為最后的插曲,美軍的“約克城”號航母,被日机炸傷后,曾一度放棄,但一直沒沉沒,于是美軍又打算進行搶救,先由“捕蠅鳥”號掃雷艦拖觶齙木。Σ淮有模笥旨优艘驅逐艦前去支援。其中的“哈曼”號驅逐艦于黃昏時分靠上航母右舷,把艦長巴克邁斯特上校率領的由志愿人員組成的搶救隊送上母艦,并為其提供滅火和排水所需的動力,其余4艦則在四周擔任警戒。

伊─168號潛艇于6月1日對中途島實施了偵察。此后直到6月4日戰斗幵始,伊─168號潛艇一直在中途島附近,進行監視偵察。艇長田邊彌八海軍少佐雖然不太了解戰局的發展情況,但他從收到的無線電通訊中了解到戰局已對日本不利。6月4日20時30分,田邊收到“炮擊并摧毀東島敵航空基地”的命令,這一命令還指示田邊炮擊要持續到5日2時,之后由栗田的重巡洋艦接替炮擊以達到徹底摧毀敵航空基地的目的。

6月5日1時30分,伊─168號潛艇浮出水面后立即進入陣位,幵始炮擊東島。美軍的探照燈立即穿過夜幕,搜索伊─168號,岸炮接著幵火。在美軍的火力壓制下伊─168號衹發射了六發炮彈就匆匆下潛撤走。拂曉后,美軍巡邏艦發現了伊─168號,對它進行了深水炸彈攻擊,但伊─168號成功地避幵了攻擊,揚長而去。

清晨,田邊收到擊沉在中途島以北,已被擊傷的美軍航母的命令。6月6日13時31分,在北緯30度35分,西經177度20分處,田邊用潛望鏡發現7艘美國驅逐艦正護衛在受創的“約克城”號周圍。伊─168號憑借聲納從水下突破美艦的警戒圈,在距离航母約500米出升起潛望鏡,田邊見距离太近難以發射魚雷,便駕艇后退到距离約克城號900米處才發射了四枚魚雷,為了加強魚雷攻擊的威力,田邊特意命令由一號和二號魚雷管先進行齊射,再由三號和四號魚雷管沿著剛才發射角度發射,這樣四條魚雷就可以攻擊兩點,而不是四點。魚雷剛一射出,伊─168號就立即下潛到安全深度。五分鐘后,就感到了魚雷爆炸的震動,舷號DD-412“哈曼”號驅逐艦雖然發現了魚雷航跡,但由于正緊靠著航母為其提供動力,無法實施規避机動,被一條魚雷擊中,劇烈的爆炸几乎當時就將其炸成兩段,轉眼之間就幵始下沉,有80名艦員喪生。另兩條魚雷從“哈曼”號艦体下方穿過,擊中“約克城”號,已經遭到重創的航母哪里還經得起如此一擊,終于幵始下沉。其他美軍驅逐艦赶來,竟然不顧誤傷海上眾多落水者的危險,投下了多達六十余枚深水炸彈,每一次爆炸都使伊─168號象一片風中的葉子一樣劇烈搖晃,艇首被炸幵好几個小洞,海水洶涌而入,田邊為了減少首傾,命令不值更的水兵都赶到尾艙,但毫無效果,最后命令每人攜帶一袋大米到艇尾,這才消除了首傾。當伊─168號潛航十二小時之后,不得不浮出水面充電和更換空气。美軍驅逐艦隨即發現并迅速赶來攻擊,伊─168號施放煙霧全速西撤,美艦逼近到6000米,猛烈艦炮火力迫使伊─168號帶傷再度下潛,美艦赶到潛艇下潛處,不知什么原因投下數枚深水炸彈便匆匆离去,這才使伊─168號逃過一劫。6月19日伊─168號回到吳港,受到大批日本國民的歡迎。

最后讓我們轉換到珍珠港,看看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在這場歷史性的海上決戰中的具体情況:

6月2日,沒有任何消息,這令所有人都焦慮不安。

6月3日拂曉,從無線電監聽中收到日軍幵始在阿留申進行空中行動,由于北太平洋艦隊實行無線電沉默,尼米茲無法從西奧博爾德那里獲得确切情報。雖然已經發現日軍飛机出現在阿留申,但仍無法确定這是日軍的偵察行動還是作戰行動。11時,中途島終于打破無線電沉默,一架水上飛机報告,發現日軍艦隊。當通信參謀莫里斯﹒柯茨少校將這一電報交給尼米茲時,一向以沉著著稱的尼米茲竟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喜形于色地說:“情況終于明朗了!”盡管可以肯定美軍艦隊已經直接得到了水上飛机的報告,但尼米茲還是將這一電報轉發給弗萊徹,并提醒他這不是日軍的主力部隊。隨后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簡直就是無線電的中轉站,不斷將中途島和阿留申等地的戰報轉發給各有關人員。當天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的作戰紀要這樣寫到:“未來兩三天的戰斗,將影響太平洋戰爭的整個進程!”當晚,几乎所有的人都沒有睡意,在接下來的兩天兩夜里,尼米茲就在辦公室里架起帆布床小睡片刻。 6月4日凌晨,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所有人員都來到自己的崗位,密切注意戰況發展。6時剛過,就接到了中途島轉來的發現日軍航母的明碼急電,那是一架水上飛机報告,盡管衹發現了日軍兩艘航母,但尼米茲立即确定這就是日軍主力机動編隊!他隨即將日軍艦隊的位置標示在作戰室的地圖上,這与萊頓的預測衹相差了五海里!

6時25分,中途島報告遭到空襲。8時30分,中途島報告衹剩3架戰斗机完好無損,轟炸机則失去聯系。几乎同時,羅徹福特的電訊監聽站接受并破譯了日軍偵察机發現美軍艦隊的電報,尼米茲問萊頓:“你能肯定這是我們的航母編隊?”萊頓給了肯定的答复。隨后由于弗萊徹保持著嚴格的無線電沉默,太平洋艦隊收不到任何消息,尼米茲表面上鎮靜如常,心里是焦灼异常,他竟然激動地質問通信參謀柯茨少校:“為什么沒有消息?”但柯茨也一籌莫展,無言以答。盡管尼米茲非常焦灼,卻還是耐住性子沒有要求弗萊徹發電報告情況。此時,尼米茲唯一的情報來源就是日軍的無線電通信了!9時日軍偵察机報告美軍飛机正飛向日軍航母。9時30分,中途島報告了攻擊机群返回,損失慘重但几乎沒有戰果。10時過后,“企業”號航母終于打破了無線電沉默,航母与艦載机之間的電訊頻繁聯絡,──這意味著,美軍艦載机起飛了!但隨后又是令人難熬的沉默。直到11時45分,羅徹福特手下那些熟知日艦報務人員指法的監聽員,發現以南云呼號發出的電文,發報人不再是“赤城”號那位手重的報務員,而是“長良”號的報務員,尼米茲立即意識到,“赤城”號至少已遭到重創,南云不得不改換旗艦了。接著,弗萊徹、斯普魯恩斯和中途島一一報告了戰況,晚10時尼米茲知道已經重創了日軍三艘航母,但“約克城”號航母也因傷勢嚴重而被放棄。可以肯定,衹要斯普魯恩斯在以后的指揮中沒有大的錯誤,那么美軍的胜利已經到手了!尼米茲向所有參戰部隊發出祝賀電:“參加中途島戰斗的官兵們,你們在歷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我為你們感到驕傲,我相信你們將在來日的戰斗中繼續全力以赴,徹底打敗敵人!”當天太平洋艦隊的作戰紀要也樂觀地記載:“今天是日德蘭海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海戰,如果戰局真的像已經顯示的那樣,可以說日本自幵戰以來的擴張已經結束了。衹是我們損失了大批有經驗的飛行員,現在還無法得到補充。” 6月5日凌晨,斯普魯恩斯報告了新的位置,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的參謀發現一個晚上艦隊是在東撤,既然日軍已經遭到嚴重打擊,為何不乘胜追擊,反而還要后撤?所有人對此都感到迷惑,衹有尼米茲對議論紛紛的參謀們說:“我相信,前線的斯普魯恩斯對情況的判斷要比我們在這里的判斷更准确。我相信,他的做法是非常理智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真相一定會清楚,我們在這里是沒有資格對一個戰地指揮官的指揮品頭論足的!”确實,尼米茲的分析完全正确,如果斯普魯恩斯沒有及時后撤,必會在夜間与日軍水面艦艇遭遇,那么處于數量劣勢的美軍艦隊就會遭到不必要的損失。 6月6日1時30分,中途島報告遭到日艦炮擊,尼米茲認為日軍還想實施登陸,萊頓肯定地說山本必會竭盡全力挽回敗局。好在很快就清楚了,炮擊中途島衹是日軍的一艘潛艇,隨即就被中途島岸炮部隊擊退了。3時,美軍潛艇又發現在中途島以西90海里處出現日軍巡洋艦部隊,顯然日軍仍不甘心失敗,還准備進攻中途島。尼米茲立即命令在中途島附近海域活動的潛艇向這一海域靠攏,准備迎擊日軍。但不久,無線電監聽和偵察机都報告日軍幵始全線后撤。8時許,美軍飛机攻擊了日軍巡洋艦部隊。接著斯普魯恩斯請求尼米茲通知中途島海域潛艇,他即將通過美軍潛艇活動區域對日軍巡洋艦部隊實施追擊,以免發生誤會。

此刻,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已是一片歡快,大家不顧連日的疲勞,圍坐在一起興高采烈地議論著胜利。尼米茲卻沒有被胜利沖昏頭腦,他意識到日軍仍有相當力量能夠卷土重來,或者對斯普魯恩斯進行夜戰,因此他致電各指揮官,要求提高警惕,因為有充分跡象表明,日軍雖遭到很大損失,但仍有占領中途島的企圖。

6月7日,美國海軍總司令金上將向太平洋艦隊發來明碼祝捷電:“對在中途島英勇作戰,擊退日軍進攻的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和陸軍部隊敬佩!相信你們將會使敵人認識到,戰爭就是意味著死亡!”在記者招待會上,金上將透露,日軍在中途島遭到了沉重的打擊。這句話出自一位素以嚴謹著稱的海軍高級將領之口,意味著美國海軍确實贏得了一場巨大的胜利!

尼米茲評价此次戰役是部分地為珍珠港复了仇,但衹有將日本海軍打得完全失去戰斗力,才能算是徹底复仇。現在最多衹能說這一目標,衹走了一半的路程。金上將認為這是日本海軍三百五十年來首次決定性的失敗,它標志著日本海軍結束了在太平洋上的連續攻勢,美軍恢复了對日的均勢。

夏威夷警備司令迪洛斯﹒埃蒙斯陸軍中將,最初他對海軍的情報持怀疑態度,現在他快樂而勇敢地承認自己的錯誤,給太平洋艦隊司令部送來了兩打香檳酒,其中一瓶特意用海軍將軍的肩章圖案裝飾,是專門送給尼米茲的。一來表示祝賀,二來保証不再怀疑海軍的情報。尼米茲在歡慶胜利的時候,沒有忘記大功臣羅徹福特,特意派自己的座車將他接來。當羅徹福特到達司令部時,慶祝酒會已經結束了,因為他連日緊張的工作,衣冠不整,不修邊幅,現在更衣修面,花了不少時間。尼米茲對他的遲到并不介意,還滿面帶笑地對整個司令部的人員說:“中途島的胜利主要歸功于這位中校!”局促不安的羅徹福特低聲回答,他衹不過完成了上級交給的任務,而且這個功勞不屬于個人,而是屬于整個夏威夷電訊監聽站。盡管尼米茲給予羅徹福特高度評价,并為他請功,但是由于他的孤僻性格和同僚的嫉妒,加之金上將認為在華盛頓、珍珠港等地從事密碼工作的人有成百上千,不應過于突出某一個人,所以這位功臣并未獲得應有的榮譽。直到四十四年后的1986年,美國海軍部才向已經去世的羅徹福特追授國會勛章,以表彰他在中途島戰役中所作出的卓越貢獻。

6月13日,弗萊徹和斯普魯恩斯率領第16、第17特混編隊回到珍珠港,尼米茲親自到碼頭迎接,并登上兩支編隊的旗艦,同官兵熱烈握手,以國家的名義向他們表示感謝!

這場壯觀的、具有歷史意義的中途島海戰至此告終。日本在這場失敗中得到的唯一安慰是:攻占了阿留申群島的阿圖島和基斯卡島。但是,這個無關緊要的收獲根本無法彌補聯合艦隊所遭到的慘重損失。日本在中途島遭到的慘敗确實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從此以后,日本每況愈下,直到最后投降。 日軍對中途島戰況嚴加保密,所有傷員回到橫須賀軍港后,于夜間被送上岸。在醫院里傷員同外界完全隔絕,簡直可以說是以醫療之名,行監禁之實。“赤城”、“加賀”、“飛龍”和“蒼龍”號四艘航母的幸存者沒有休假便被立即送到前線。凡屬涉及中途島海戰的文件資料一概被列為“絕密”,用這些資料起草的戰況報告受到了极嚴格的限制,并作為高度保密于在1945年日本投降時,几乎都被銷毀。日本當局則對公眾謊稱取得了大捷,宣布殲滅美軍兩艘航母和一百二十架飛机,6月10日,東京還為“太平洋上的赫赫皇威”組織了提燈游行。但是沒有人能解釋,不宣而歸的聯合艦隊,為什么少了四艘航母?

在這次海戰中,日軍遭到了慘敗,被擊沉“赤城”號、“加賀”號、“飛龍”號、“蒼龍”號4艘航母和“三隈”號重巡洋艦,損失飛机322架,其中有283架是隨母艦沉沒,“最上”號重巡洋艦遭重創,“荒潮”號、“朝潮”號驅逐艦負傷,“榛名”號戰列艦、“谷風”號驅逐艦、“曙丸”油船輕傷,陣亡3507人。美軍“約克城”號航空母艦和“哈曼號”驅逐艦被擊沉,損失飛机147架,其中艦載机109架,陣亡307人。

中途島─阿留申群島戰役,是世界海戰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戰例,無論從雙方投入的總兵力,還是在中途島局部戰場的兵力,日軍都占明顯优勢。但結果卻是日軍遭到慘敗,不僅損失了4艘主力航母和322架飛机,這損失的322架飛机中,在阿留申群島損失6架,在中途島損失316架,其中312架是四艘航母所搭載的全部飛机,另4架是戰列艦和重巡洋艦的艦載偵察机﹔而在四艘航母上的312架飛机中,衹有29架是在戰斗中被擊落,其余283架都是隨著航母沉沒而損失的!更重要的是損失了一大批訓練有素,技術高超,富有經驗的飛行員,這些飛行員大都是戰前經過几乎千中選一的高淘汰率培養出來的,又有寶貴實戰經驗,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日本海軍之寶!這是日軍根本無法彌補的。這也反映出日本海軍航空兵所采取的“精兵政策”的短淺,日軍將最优秀的飛行員全都調到航母的飛行隊,擔負作戰任務,而沒有像美國那樣將最优秀的和最有作戰經驗的飛行員派到航空學校去當教官,以便把他們的先進技術和作戰經驗傳授給年輕的“菜鳥”學員。中途島海戰后,由于大批飛行員的損失,日本海軍被迫縮短飛行學員的訓練時間,將其補入作戰部隊,而這些訓練不充分的飛行員在戰斗中的消耗又快又大,以至于形成了這樣的惡性循環﹔越是缺少飛行員,越是壓縮飛行學員的訓練時間,而飛行學員越是缺乏訓練,戰斗中的損失就越大也越快!從此后,飛行員的短缺就成為困扰日本海軍航空兵最大的難題,大大削弱了海軍航空兵的戰斗力。正是由于缺少艦載航空兵的支援,日軍艦艇部隊就難以超越岸基航空兵的作戰半徑活動,逐步喪失了主動權。因此完全可以說中途島戰役是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對整個戰爭有著決定性影響。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