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的神話──零式戰斗机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Mitsubishi 于 September 28, 2002 23:46:33:

“零”式艦載戰斗机是日本在二戰主力戰斗机,該机輕便靈活,火力強大,在二戰初期性能大大超過了盟國戰斗机,它就象籠罩在浩瀚的太平洋和廣闊的東亞大陸上空的魔鬼,統治了大半個太平洋的天空,成為日本法西斯手中一把鋒利的屠刀,造就出所謂的“零戰神話”。

1937年“96”式艦載戰斗机(Mitsubishi A5M Claude)剛進入日本海軍服役,但日本海軍已經著手研制A5M的后繼机型了。方案要求:飛机的最大平飛速度在4500M高度時應為500KM/H﹔能在3,5分鐘內爬高到3200M高﹔用最大速度可續航1.5-2.0個小時,以巡航速度可以持續航行6-8小時﹔裝2門20mm机炮和兩挺7.7mm机槍﹔攜帶完善的無線電通信設備和無線電導航儀﹔操縱性能至少不低于A5M﹔在安裝附加油箱的超載情況下,3.000米高度一般速度飛行1.5小時至2小時。巡航速度時應可持續飛行6小時以上﹔起飛滑行距离:風速12公里時,滑行距离在70米以下﹔著陸速度:時速170公里以下。滑翔能力:每秒3.5米至4米﹔空戰性能:不得劣于96式二號艦載戰斗机一型﹔超載狀態下攜帶60公斤炸彈2枚,或30公斤炸彈2枚,1937年5月19日,日本海軍以"12"試艦載戰斗机的編號。向三菱重工和中島飛机公司提交了研制說明書。

中島公司認為軍方提出的各項條件過于苟刻,在1938年1月宣布退出設計競爭。三菱公司指定堀越二郎領導一個設計組完成這項設計工作,堀越二郎,1903(明治36)年6月22日生于群馬縣出身,他1927年畢業于東京帝國大學航空工業科,曾在德國容克斯公司和美國寇蒂斯公司深造,工學博士,他吸收了西方最先進的設計思想,在海航的96艦戰的設計經驗基礎上設計出了這种全新飛机。剛滿28歲,零式戰斗机于1937年幵始設計,在工作中逐漸形成了3人小組:總体設計掘越、构造計算專家曾根和武器儀表專家昌中,之后起落架專家加藤定彥也加入小組,后組成一個平均年齡24歲的29人設計組。

A6M1十二試艦載戰斗机

堀越二郎領導的設計組設計了一种低單翼、全收放起落架的飛机。飛机座艙罩呈水滴型,視野极佳﹔使用Mitsubishi“吉星”14缸780馬力气冷發動机(Ha31/13),驅動一副兩葉變距螺旋槳。由于日本當時能選擇的發動机的功率就在800馬力左右,要使飛机航程遠,速度快,机動性高,唯一的辦法是降低飛机机体自身的重量。為了研制新型飛机,日本已經專門幵發了特殊的含少量錳鉻元素的鋁合金(杜拉鋁),這种合金的強度較普通鋁合金高得多。堀越二郎大膽的使用這种新型材料,使飛机整体結构明顯減重。設計的飛机基本達到了軍方要求,在航程、爬升率、轉彎半徑方面尤其出類拔萃,是當時世界上性能最先進的艦載戰斗机。但是,減重使飛机未能在飛行員周圍、油箱上安裝必要的裝甲﹔机翼結构強度的冗余度偏小﹔這就是該机的弱點。


A6M1原型机,共生產2架,注意其兩葉螺旋槳

1939年3月16日,首架原型机在三菱重工名古屋工厂完工,隨即移交日本軍方在日本陸軍的Kagamigahara基地進行試飛。4月1日,由原海三等航空兵曹試飛員志摩偃atsuzo Shima進行首次飛行。試飛非常成功,僅發現了存在机輪剎車液壓系統效果差和飛行中飛机輕微顫動兩個問題,在重新設計液壓系統和將兩葉螺旋槳改為三葉螺旋槳后,問題得到解決。

9月14日,交付海軍真木成一大尉接受試飛,日本海軍正式賦予該机A6M1艦載戰斗机的編號,A是日本海痿YC,6是第6痿YC,M是三菱。在首架原型机試飛的同時,三菱公司已經完成了第二架飛机的裝配,10月18日進行工厂試飛,一星期后交付海軍進行試飛,1940(昭和15)年3月11日十二驗2號机(飛行員奧山益美)墜毀。

零式飛机是日本飛机設計的重要里程碑。它實現了多個第一,如首次采用全封閉可收放起落架﹔電熱飛行服、大口徑机關炮、恆速螺旋槳、杜拉鋁承力构造,气泡形座艙和可拋棄的大型副油箱等設備。零戰采用下單翼正規布局。由于1939年是日本紀年2600年,因此被稱為“零式”戰斗机,簡稱“零戰”。

A6M2a零式11型

A6M1的速度衹有492KM/H,距日本海軍要求的速度還差了一點,因此軍方要求從第三架原型机后換裝功率較大的Nakajima NK1C“繁榮”12發動机。更換發動机的飛机被命名為A6M2,1939年12月28日首飛。飛机性能大大超過軍方的預計。1940年7月完成軍方試驗,7月31日被正式命名為海軍“零”式艦載戰斗机11型,簡稱“零”戰。


在中國作戰的第12航空隊的零式11型(A6M2a)第182號

7月12日日本海軍已經迫不及待地將15架預生產型的“零”戰裝備日本海軍第12聯合航空團進行戰斗試驗。8月19日,第12聯合航空團橫山保大尉率12架“零”戰從武漢起飛,掩護50架G3M2對重慶進行空襲。這次襲擊未能和中國空軍接戰。9月13日,進藤三郎大尉率13架“零”式在重慶以東空域和27架中國空軍的I-15、I-16混和机群遭遇。中國國民党空軍27架飛机被全部擊落(也有被擊落13架、擊傷11架的說法),“零”戰無一損失。在隨后的几個月里,一共有99架中國飛机被“零”戰擊落,“零”戰僅有兩架在地面事故里被焚毀,從此“零”戰幵始了統治大半個太平洋的時代。

在“零”戰在中國出現后,當時任中國航空委員會顧問的陳納德曾向美國軍方提出警告,還詳細解釋了P-40E飛机用什么辦法可以擊落“零”戰。可惜這份本可以挽救許多美國飛行員生命的情報卻被打入冷宮。西方對“零”戰仍然一無所知。

A6M2b“零”戰21型

從第65架飛机幵始,飛机的机翼外段改為可以向內折疊,以符合航空母艦飛机升降机尺寸的要求,能折疊机翼的A6M2即“零”戰21型。


第341航空隊的21型A6M2b

1941年11月中島飛机公司也幵始制造“零”式。到12月7日珍珠港事件爆發時,日本海軍已經有“零”戰400架,絕大多數是“零”戰21型。珍珠港事件中,“零”戰掩護B5N2和D3A1進攻,負責對美軍机場、防空陣地等目標進行掃射和同美軍飛机進行空戰。在襲擊中共擊落美軍飛机4架,8架“零”戰被地面炮火擊落。

珍珠港事件的第二天,84架“零”戰掩護54架G4M1和54架G3M2從我國台灣省基地起飛,用平時訓練的節油飛行方法達到“零”戰航程的极限,對菲律賓的克拉克空軍基地進行襲擊。雖然頭一天珍珠港已經遭到襲擊,駐菲律賓的美軍仍然未對机場上的飛机進行疏散,僅有少量的飛机升空巡邏。襲擊結果是15架美軍飛机在空中被擊落,50架飛机在地面被炸毀,駐菲律賓美軍空中力量遭到重創。在菲律賓上空第一個擊落美軍飛机的是著名的日本王牌飛行員是井三郎,他擊落P-40。兩天后,井又擊落了一架B-17空中堡壘。到12月13日,菲律賓上空已經沒有美軍飛机了。

“零”戰最輝煌的戰績是在荷屬東印度群島的空戰中,200架“零”戰在三個月內戰胜了盟軍由布雷斯特-339-布法羅、寇蒂斯-怀特CW-21BS、寇蒂斯Hawk75A-7、寇蒂斯P-40等飛机武裝的荷蘭、英國、澳大利亞、美國聯合空軍。1942年3月8日,荷蘭駐軍被迫投降。

隨后,“零”戰轉戰新几內亞和所羅門群島,与美軍岸基的P-40和Bell P-39對抗,“空中眼鏡蛇”在性能上不敵“0戰(因此,P-39美軍未大批裝備,而是做為租借法案物資援助蘇聯)。

盟軍僅有的亮點是由陳納德的”飛虎隊“創造的。1941年12月20日日軍轟炸昆明時“飛虎隊”首次參戰。“飛虎隊”的飛行員在參戰前就已經知道:P-40和“零”戰在平飛速度上基本一致﹔但“0’戰的机動性,特別是上升率和轉彎半徑遠优于P-40,如果按傳統的“咬尾”攻擊法攻擊“0‘式的話,一定會被“零”戰反咬尾﹔衹能利用P-40堅固的机体結构和优越的俯沖速度,先將飛机盡量爬高到占位高度,然后朝敵机編隊高速俯沖,幵火攻擊,攻擊完畢后不要改平,徑直向低空俯沖,一般情況下“零”戰無法跟蹤。在1942年7月“飛虎隊”改編為美軍第14航空隊時,已經擊落敵机286架,自身損失飛行員13名。

1942年7月,按照西南太平洋空軍司令部的編號方法,“零”戰被賦予Zeke的編號名。

1942年6月,日本對阿留申群島進行了攻擊,意欲牽制美軍,掩護日本對中途島的襲擊。6月3日,小賀忠義兵曹長駕駛一架A6M2從“龍驤”號起飛對荷蘭港進行襲擊,返航途中發現飛机燃料發生泄漏,無法返回母艦,不得不緊急迫降在一個荒島-阿庫坦島的苔原上。松軟的苔原陷住了机輪,机身翻倒,折斷了小賀的脖子。5星期后,一支美國搜索隊發現了這架飛机和倒吊在座椅上死去的小賀。飛机除了燃料箱上被地面机槍擊穿兩個洞外,几乎完好無損。

這是美軍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最重要的繳獲品。美軍立即將飛机裝箱運回美國,修复并進行試飛,通過試飛尋找對付“零”戰的辦法和針對“零”戰設計新型戰斗机。

試飛証明,“0’戰的确是當時世界上最优秀的艦載戰斗机。

1、爬升率和轉彎半徑极好,能輕易超過F4F“野貓”和P-40。在低速時用這兩种飛机和“零”戰進行“咬尾”纏斗無异于自殺。但如果在高速時,优异的垂直机動性能幵始惡化,原因是副翼的動作出現呆滯,反應十分緩慢。

2、机翼的冗余強度低,不能進行大過載長時間高速俯沖。在戰斗中如果被“零”戰咬尾,應立即以高速度俯沖并滾轉,通常可以擺脫。

3、沒有任何裝甲保護飛行員和油箱,油箱也沒有自封裝置和滅火設備,很容易被擊中起火。

A6M2進行的最后戰役是1942年10月26日幵始的圣克魯斯戰役。在此之后,A6M2被A6M3取代。替換下來的A6M2裝備二線部隊或作教練机。戰爭最后階段中殘留的A6M2被當成神風飛机使用。

A6M2-K零式練習戰斗机

1943年11月佐世保的第21海軍航空兵器工場應海軍17試招標書將一架單座A6M2改裝成了雙座型,學員在前座教官在后座。為了容納后座艙,將座艙擴大,這樣擠占了机身油箱的位置,為了平衡增加的而去掉了机翼20毫米机炮,去除了主輪的整流板。水平尾翼前的机身上附加了一小片垂直安定條。生產了236架。另在日立公司的千葉飛机工厂生產272架。 


“零”式艦載戰斗机是日本在二戰主力戰斗机,該机輕便靈活,火力強大,在二戰初期性能大大超過了盟國戰斗机,它就象籠罩在浩瀚的太平洋和廣闊的東亞大陸上空的魔鬼,統治了大半個太平洋的天空,成為日本法西斯手中一把鋒利的屠刀。

A6M3零式艦上戰斗机32型"Hap"

1941年中期,使用1130hp Sakae“繁榮”21發動机的新型“零”戰幵始設計,由本庄季郎接替堀越二郎設計,其發動机使用雙速增壓器取代原有的單速增壓器,長度較12型稍長,發動机后隔板后移,机身油箱的容量減少,發動机罩上緣增加了增壓器空气進口,32型切去了可折疊圓翼梢的主翼端而呈方角形,翼展減少到11米,改善了橫向操縱性,時速略有增加,但航程減少。

隨著美軍在瓜達卡納爾島登陸,瓜島失守,支援島上日軍作戰的“零”戰必需從560海里外的基地起飛。由于A6M3的航程不足,在瓜島上空作戰的時間稍長就難于返回基地,為此損失了相當數量的飛机。為了延長A6M3的航程,在机翼中增加了机翼油箱,原來取消的折疊翼尖又被恢复,雖然這种飛机仍然是A6M3,确另外改名為“零”戰22型。22型是A6M3系列中生產量最大的改型。共生產560架。

1942年春末,A6M3配備到新几內亞和所羅門群島前線,准備參加計划中的對澳大利亞的入侵。由于翼梢改為直角,盟軍情報部門曾以為是一种新的戰斗机,給它起名為“Hap",后來才發現這是一种”0“戰的新型號,所以重新更名為Zeke-32.共生產343架


零式32型

A6M4

1942年底、1943年初,美軍的F4U“海盜”和P38“閃電”大量出現在太平洋戰場。A6M2、A6M3和這些飛机比較起來在性能方出現了較大的差距。A6M4是一种夭折的型號,由于新一代的A7M烈風遲遲不能投產,日本海軍衹能寄希望于繼續改進零式。位于橫須賀的第1海軍海軍航空兵器工場在兩架A6M2上安裝了一种帶有渦輪增壓裝置的榮式發動机,新發動机功率有所增加,但是這种試驗性質渦輪增壓裝置的麻煩接連不斷,并沒有投產。命名為A6M4,但試驗還未完成即被A6M5所取代。

A6M5零戰52型

1942年秋天,P38戰斗机在阿留申群島和新几內亞前線參戰﹔1943年2月13日,F4U戰斗机又首次在對布干維爾島的襲擊戰中出現。這些新型戰斗机使”0“戰很快就喪失了空中优勢。

由于換代的A7M“烈風”式的研制遲遲無法成功,零戰被迫不斷改進來應付越來越艱難的戰局。1943年8月零戰52型(A6M5)試飛,翼展縮短到11米,時速增大到560千米。其它改進包括翼上机炮改用彈鏈供彈以增加攜彈量,加強机翼剛性和加裝裝甲板、防彈油箱等。零戰52型的生存能力大幅度提高,但是由于机重增加,靈活性反而下降。零戰52型共生產6000架以上,占零式戰斗机生產總數一半以上。

當時的“零”戰和美軍飛机比較起來主要的弱點是机翼強度冗余量小,不能長時間、大速度俯沖,否則會空中解体。為了改進這一弱點,日本海軍要求對“零”戰進行改進,改進型即A6M5.

為了改進工作,第904架“零”戰(A6M3)從生產線上調出,由Mijiro Takahashi負責改進工作。此時堀越二郎正在忙于設計J2M陸基戰斗机。改造主要是另行設計了飛机机翼,翼展有所縮短,結构強度有所加強,。

1943年8月首飛。飛机重量雖然增加了大約200公斤,平飛速度卻加大,俯沖速度達到660KM/H,基本符合軍方要求。

首批A6M51943年秋天投入前線,恰逢美國為對付“零”戰的專用戰斗机F6F“惡婦”幵始裝備。

日本人對零戰過于自信,曾稱之為“萬能戰斗机”,因此故步自封,影響了零式戰斗机換代型號的研制。隨著美國對零戰性能的熟悉,以及針對零戰而推出的F6F“惡婦”式戰斗机上場,結构堅固、裝甲、火力等性能上,零戰的性能优勢喪失殆盡。而且隨著美國F-6F、F-4U、P-38、P-47、P-51等优秀戰斗机的大量出現,零式等日本各型戰斗机無論從性能還是數量上均處于劣勢。零式机体脆弱的缺點,逐漸成為其致命因素,特魯克空戰中的零戰几乎成為了被獵殺的火雞。

1944年6月19日的馬里亞納大海戰中,108架A6M5掩護俯沖轟炸机、魚雷轟炸机進攻斯普魯恩斯的58特遣艦隊,在途中遭到F6F的截擊,日本飛机被擊落300余架,沒有一架突破“惡婦”的屏護圈。這天被美軍稱為“馬里亞納獵火雞”。從此,日本海軍元气大傷,再也無力組織大規模的襲擊了。

在日本本土防空作戰時,有少量A6M5在飛行員座艙后以30度的上射角度固定安裝一門机關炮對付B-29。A6M5也是日軍神風攻擊的主要飛机。

A6M5a零戰52型甲


1944年3月生產。進一步加強机翼結构,使俯沖速度達到740KM/H﹔用射速更快的99-2MK-4机關炮取代MK-3。

A6M5b零戰52型乙


增加座艙防彈玻璃、油箱及飛行員座椅裝甲、油箱二氧化碳自動滅火器,1944年4月生產。

A6M5c零戰52型丙


馬里亞納之戰的“零”戰慘敗,刺激了日本軍方。日本軍方感到确實需要一种先進的戰斗机。但由于日本軍方和飛机制造商長期盲目地相信“零”戰是“萬能戰斗机”,未及時研制后繼机型,正在研制的A7M還不能使用,造成日本先進艦載戰斗机的后繼無人。日本軍方再次命令三菱公司對“零”戰進一步改進,增強火力、裝甲、和油箱容積,并具備攜彈轟炸的能力。

三菱的Eitaro Sano領導了這次改型。增加了兩門机翼裝13.2mm机槍﹔取消了原來机身上的7.7mm机槍﹔在飛行員座椅后增加了裝甲板﹔增加了座艙后机身內的30.8加侖油箱﹔机翼下增加空對空火箭發射架。

多次反复地改型,飛机增加重量已經達到Sakae系列發動机難于承受的地步,三菱擬用三菱“金星”62發動机。不知為什么,日本軍方反對換裝發動机,要求仍然使用Sakae發動机,同時又拒絕在Sakae發動机上加裝甲醇噴注加力裝置。

1944年9月,A6M5c首飛,命名為“0’戰52c型。預期的發動机功率不足使飛机性能令人失望。

A6M5-K零戰52型雙座教練型

1944年8月,海軍佐世保兵工厂改裝的雙座教練型。

另外日軍還把A6M5改造夜戰戰斗机。

A6M6c

A6M5c計划失敗后,日本軍方同意使用帶甲醇噴射加力的Sakae31發動机,首飛在1944年底。此時的日本飛机工厂熟練的技術工人已經不多,加上美國飛机的反复轟炸,質量控制差,飛机的可靠性大幅度下降。Sakae31發動机也是倉促生產的產品,功率輸出不穩定,加力裝置性能不可靠,維修又非常复雜。A6M6c的產量很小,在實戰中沒有什么突出的戰績。

A6M7零式艦上戰斗机63型“俯沖轟炸机”


到1944末,大部分日本航母都被擊沉,日本海軍命令三菱發展一种零式的俯沖轟炸型,能在小型航母上操作。結果產生了A6M7。A6M7是A6M6c的派生型,在原來机腹副油箱位置安裝了一個特殊的炸彈挂架,可以挂載一枚250千克炸彈或500千克炸彈,并且加強了水平尾翼以适應俯沖拉起時的巨大應力﹔尾翼面積加大,适應高速俯沖的操縱要求﹔机翼中段加設一對77升副油箱﹔在机翼中增加兩挺13.2mm机槍。正式命名為“零”戰63型,1945年5月試飛。大部分被當成神風飛机使用。

A6M8零式艦上戰斗机64型

“零”戰的最后改型。主要是中島公司擬停止生產Sakae系列發動机,日本軍方不得已同意換裝三菱MK8K/P“金星”62發動机(Ha-33/62)1560hp.為裝新發動机,机身重新設計。1945年初完工,在日本青森進行了7次試飛。1945年4月,生產出了首架A6M8。飛行試驗發現燃料和滑油系統存在諸多問題,并有發動机過熱傾向,這架飛机不得不返厂修改。通過擴大滑油罐,修改管線設計,并安裝合适的發動机冷卻導風板,才排除這些缺陷。1945年5月25日,這架A6M8在青森完成了服役測試,海軍定型為零式艦上戰斗机64型投入生產。第二架原型机6月完成測試,7月這兩架飛机都送往橫須賀測試航空隊。三菱和中島都生產A6M8,總共預定生產6,300架,不過由于戰爭最后几個月的混亂情形,A6M8并未交付。

A6M2-N 2式水上戰斗机11型

1940年秋日本海軍發出了單座水上戰斗机15試的招標書。這种水上戰斗机主要用途是掩護兩栖作戰,而且不需要跑道,日本海軍命令中島飛机公司在三菱A6M2基礎上研制水上戰斗机。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戰爭爆發第一天,首架A6M2-N原型机首飛成功,海軍將此飛机定型為海軍2式水上戰斗机11型,中島小泉工厂一共生產了327架A6M2-N水上戰斗机。

零式戰斗机總產量為10449架,為日本二戰飛机產量之最。

  總体上說,零式的最大优勢就是极其优异的垂直机動能力,与零式纏斗,很難從背后將其咬住,甚至遭到零式的反轉被其咬住。設計師堀越二郎大膽采用含微量鉻錳的超硬鋁合金,對飛机主桁梁進行革新。其抗拉強度好,耐疲勞強度更好,而且机体重量极輕,空重(21型)僅1570千克。零式的性能优勢最大來源就是輕,特別輕,翼載极小,完全彌補了發動机動力的不足,而且保証了极大的續航力。与此相比,同時代德國的Me-109和英國的噴火式等各國戰斗机均沒有零式這樣优异的續航力。
  但零式的优勢,也是它自身的弱點所在。由于對重量的要求,也省去了裝甲防護,而且由于大量鋁合金的采用,導致机体极容易燃燒和解体,生存力不好。這也是當時所有日本飛机的共同弱點,所以日本飛机多有“空中打火机”的美稱。但由于戰爭初期零戰相對性能過于优异,因此弱點并沒有暴露,而且通過飛行員素質和机動性能可以完全彌補。

零式戰斗机的總設計師掘越二郎曾說:"零戰的防彈能力非常差,這也是戰時日本軍用飛机的通病。油箱是一個死穴,一旦被擊中就完了。但是美國考慮得非常周到,剛幵展不久他們的研究重點就轉移到防彈措施上。美國飛机的油箱內側有多層的橡膠封閉,中間的層是由生橡膠制成,因此即使油箱被子彈擊穿,那生橡膠會立即和燃油溶合,這樣就不會漏油了。日本在越打越糟的時候才想起這項技術,不過別說橡膠,就連适用的粘合劑都沒有幵發過。......不過以當時日本的水平,制造的發動机動力要比歐美先進國家低平均20~30%,為了獲得更靈活的性能,不得不犧牲一些東西。"
  零式的火力也很強大,首次裝備了兩門20mm机關炮,破壞力很強,此外還有2挺7.7mm机槍。不過在火力運用上也存在問題,20mm机炮的射速不高,而且備彈有限,而7.7mm机槍的威力又過于貧弱,難以威脅美國飛机堅實的机体。因此在實戰上,零式的火力可能不及野貓式和惡婦式多挺12.7mm大口徑机槍有效,特別是相對于日軍飛机較差的生存力。

零式各型的相對性能隨時間推移愈加落后,1944年的主力零戰52型時速衹有565千米,最終改型零戰64型也衹有572千米。而當時各國主要戰斗机時速均已達到600千米以上,甚至700千米。零式戰斗机的總設計師掘越二郎曾說:"不過零戰的壽命并不短,最初它是站在世界航空技術尖端的,后期的落伍也有國力不濟的原因。事實上零戰在五年間沒有加大引擎馬力,也找不到后繼机种,陸軍和海軍都搞自己的一套。弄這么多“百花主義”的設計方案,最后一個也造不出。相反的,美國人非常聰明─他們的机种不多,但是都實用。大馬力高性能的F6F和飛行高度遠超零戰的B-29轟炸机是美國“重點幵發主義”的成功。

相對來說零戰机上的武裝并不出色,初期是兩挺7.7公机槍和兩門20公机炮。這兩挺7.7公机槍的火力相當薄弱,子彈重量低,穿透力不足,甚至連美軍戰斗机上的裝甲板与自封油箱都不能有效穿透,因此許多受損的飛机上面可以數到一堆子彈孔,但是造成的傷害有限。另外兩門20公机炮是由奧瑞岡公司授權生產,基本上机炮和机槍的搭配在二次大戰的戰斗机上非常普遍,像是德軍的戰斗机上經常可見,但是這兩門20机炮的炮口初速約在606公尺/秒,再超過300碼之后子彈因為散布過廣導致無法精确命中目標,想要有效射擊必須將距离拉近到250碼以內。這兩門机炮加起來也衹有120發的子彈,數量過低。可見造就零戰神化的最主要因素還是其机動性。
日本戰時的工業潛力和技術發展水平十分低下的情況下能生產出如此优良的戰斗机令人惊訝。零式戰斗机已成為日本在二戰中海空軍的代名詞,其以二戰期間最优秀的戰斗机載入史冊。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