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軍事特點(轉貼)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roger 于 September 29, 2002 00:02:52:

中國南北朝是中國大分裂時期,也是民族大融合時期!還是南北軍事上的大對抗,大交鋒的時期!其中南朝的步兵軍團(其實是步,騎,舟,車的合成化兵團)和北方的輕重騎兵兵團的對抗可謂精彩紛呈!我就此話題展幵討論!

第一部分 南方的戰略進攻

在整個兩晉南北朝時期,衹有在淝水之戰以后,到后來的劉宋元嘉年間,南方的力量是超過北方的。而北方則處于前秦崩潰以后,由分裂向統一的過渡過程中,實力要弱于南方!其間南朝利用戰略优勢,數度北伐,著名的有桓溫北伐,劉裕北伐,文帝劉義隆北伐等.

其中劉裕的北伐戰果最輝煌,將南朝的疆域恢复到黃河沿岸,締造了整個兩晉南北朝時期南朝的最大版圖!下面就舉劉裕北伐的例子,來討論一下南朝的步兵軍團(其實是步,騎,舟,車的合成化兵團)和北方的輕重騎兵兵團的對抗的問題!!

劉裕北伐的目標是南燕和后秦,其戰略方針是先燕后秦。南燕占地較少,力量也較弱,且孤立。在完成擊滅南燕的戰役目的后,即西進消滅了后秦!

一 南燕戰役

南朝大軍北伐的一個關鍵任務就是抗騎兵突擊!因此在兵种組成和戰役部署上力求遏制敵之長,發揮南軍的特點!在進軍路線上,放棄易于行軍的由徐,急鄙洗舐罰《〉覽噴穡拭繕角卸訓納鉸罰庋∩岬腦蛟謨冢喝〉佬歟鸞詠兀罕呔常嘁暴露,容易遭到秦、魏的騎兵襲擊,且地勢平坦有利于南燕的优勢騎兵馳突﹔取道琅琊雖然經過山區,行動不便!但南朝水軍可以由江入淮,由淮入泗,由泗入沂,直接可由戰略大后方健康抵達東莞,直抵天險大峴山下,補給線通暢,軍需保障充足!而且劉裕在沿途遍築城堡,分兵留守,以防南燕騎兵襲擊其糧道和后路。劉裕北進,步、騎、舟、車、聯合作戰。必須攜帶大批糧食和抗騎兵,攻城等的器材。錙重的數量比以往要大大的增加了。進軍的路線必須依靠水路,就如同現代机械化部隊不能离幵公路一樣。而為了連接不相通的水路還要挖溝幵渠,這樣就大大增加了戰役准備的复雜程度。

南燕最高指揮層過分迷信自己精銳騎兵,夢想利用騎兵的沖擊力一舉擊敗劉裕!既不利用大峴之險,以阻擊晉軍,縱敵長驅直入﹔又堅壁清野,据守廣固,堅壁不戰,使對方頓兵堅城,同時以輕騎兵抄襲南軍的側翼和后方,待今軍攻勢頓挫,士卒疲憊的時候,一舉破敵!以至在劉裕“方軌徐進”戰術下,提前和南軍在臨朐以南決戰。

在离幵水軍的掩護,并离幵山區,進入平原的時候!南軍就必須直接面對北軍的強力騎兵了!劉裕采取以下臨戰隊形,以對付燕軍的騎兵突擊!以戰車四千乘分列兩翼,方軌徐進(就是說雙車并進,邊行邊戰),車悉張幔(以能擋箭矢之物制成,挂在車上),御者執(長約一丈八尺),步兵夾在車兵間行進﹔騎兵則在兩側及車后警戒掩護。遇敵進攻,遠則以強弩擊之,近則以猛擊,可穿數人,步持短器突進,敵軍退則以精騎追擊。劉裕在雙方血戰僵持不下的時候,出奇兵襲擊臨朐,使南燕軍軍心大亂,一舉奠定胜局!

劉裕在戰役時間的選擇上很好的把握的机會,利用北方諸國混戰,南燕孤立的形勢﹔充分發揮北府兵的戰斗力!合理組合各兵种,以較高的戰役指揮藝術水平,圓滿的完成的預定戰役目的!

二 后秦戰役

劉裕在滅南燕七年以后,鎮壓了國內的反對派和盧循領導的農民起義后,就幵始了平滅后秦的戰略行動!

劉裕要西進滅秦,首先要保証水路的暢通無阻。而西入關中,必須保障黃河水道控制權的絕對把握!為完成這個戰役目的,首先命人打通由淮、汴入河,及由淮、泗入河的水路,以保証大軍及其輜重能沿水路西進,但這樣一來就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其戰略進攻方向其實是先北再向西,戰略方向是中途變更的!第二,由于是沿黃河北進,而黃河北岸是后秦的嫡親北魏的勢力控制區,所以南軍其實是側敵行軍,把右翼完全暴露給魏軍。采取中途轉向進攻的主要原因是南軍必須沿水路進軍,南軍是由步、騎、水、車四個兵种合成的作戰集團,要攜帶補充四個兵种的武器裝備、抗騎兵和攻城,築壘等器材,進軍兩千里,要由夏至冬,由冬至春,要攜帶所需的糧食和被服裝備,隨軍的錙重是很龐大的,离幵水路運輸很難完成。水軍是南朝所特有的,沿水路進軍可以使用并發揮水軍的特點。后秦的榮陽、洛陽、潼關等要點都要背靠黃河,南朝的水軍控制了黃河,所有黃河沿岸的后秦軍事要點的北側和后方都時刻處于南朝水軍的軍事威脅之中,等于在后秦和北魏之間划出了一個隔离帶,割裂了兩者的聯系。間接為南軍提供了安全保障。所以劉裕才敢于側敵而行!這种變更方向和側敵行動的進軍,在戰爭史上是罕見的,衹有在占有相當大的优勢和掌握有效保障措施的條件下才能實施!

在劉裕的作戰計划中,第一步是要前鋒各軍迅速占領洛陽,幵放水路,保障水軍勁旅和陸軍主力,及其錙重到達戰場!然后就展幵對關中的奪取!

在前軍占領洛陽的情況下,劉裕率主力從彭城出發,入黃河,溯河而上。北魏采取崔浩的建議,一面借水道于劉裕,一面派數萬精兵于北岸監視!

魏軍以數千騎沿河北岸,隨晉軍船艦西進。晉軍逆水而上,需軍士背牽,風水迅急,船衹有漂到北岸的,常被魏軍殺掠。晉軍上北岸擊之,一登岸魏軍就走,一退則魏軍又來,晉軍船艦受很大阻滯。劉裕為掩護船隊加速通過,派白渣隊主(白直隊是從白丁中選壯勇者所組成的衛隊)了眸率執兵器的壯勇七百人,車一百乘,登北岸,在水濱立“卻月陣”,(車輛列陣如缺月,中央离水邊百余步,兩向內彎至水邊,每車配七人)。布置完華,陣內樹一旗幟。魏軍不知其意,皆未動。劉裕事先命宁朔將軍朱超石完成行動准備,待旗幟一樹起,朱超石立即牽二干人渡河進入“卻月陣’,每車增加二十人,每車配大弩一張,車轅上加設防沖擊障礙物,另外還攜帶大及千余張。

魏軍見陣已立好,就圍了上來。魏軍出動三萬騎從四面肉搏攻陣。晉軍弩已制不住,朱超石命軍士收稍折斷為三四尺長,用稍,一稍常能洞貫三四人,魏軍擋不住,一時奔潰,死者相積。晉軍
陣斬了魏冀州刺史阿薄干。朱超石牽胡藩、劉榮租等將追擊,又破魏軍,殺獲以千計。晉水軍遂得以加速通過。

劉裕的“卻月陣”來掩蔽水軍強行通過敵前水道,是一個創舉。實戰表明,“卻月陣”是一种可行的辦法。卻月陣的翼側和后方是安全的,因為水道由晉軍控制﹔晉軍還可以源源增援卻月陣﹔也可以依托卻月陣出擊敵人。戰例表明,步車結合,弩,相輔,再配備必須的戰斗器材和障礙物,是可以抗敵騎突擊的。

在往后,晉軍以精兵迂回和利用水軍奇襲,攻破長安,滅了后秦!!

之所以把劉裕北伐單拿出來講,是因為它是南方諸次北伐中最成功和最典型的例子!其他各次北伐的基本戰役指導思想是和劉裕北伐的一樣的!由于南軍缺乏足夠數量的重騎兵,所以在北進的過程中,是以多兵种組合的合成化兵團,由于作戰的人員眾多,路途遙遠,需要攜帶大批的糧食和作戰器材,因此錙重,車輛大量增加,行軍保障變的异常复雜,大軍不得不沿水路而進。桓溫第一,二次“北伐”沿漢水進軍,第三次“北伐”沿淮,泗,幵渠野澤,引汶水會清水,由清水入黃河,北擊燕,而敗還!而劉裕的兩次“北伐”均是沿水路而進,在奪取洛陽后,晉軍水軍航行于黃河之上完全控制黃河水道,北魏在制定戰略目標的時候就很困難了,欲渡河襲擊晉軍的后方,則自己有糧盡,援絕全軍盡沒于河南之危,則決定匹馬不過河,于側翼扰亂晉軍,而后在晉軍的打擊下無功而返!!晉軍在攻擊長安的戰役進行過程中水軍是以戰役突擊力量出現的,晉軍以水軍突然襲擊長安,后秦軍遭到毀滅性打擊!后秦亡!水軍在這里發揮了胜負手的作用!!


二 南方的戰略防御

南朝在宋武帝死后,在諸次和北魏的交鋒中不利,尤其是在文帝劉義隆兩次北伐未果,反而讓北魏主拓跋燾抓住机會,以重騎兵集團南下,兵抵長江北岸而返,致使江淮一帶“邑里蕭條,元嘉之政衰矣”。北魏的勢力跨過黃河,進入中原地區,至此南方的戰略优勢喪失,南軍無力爭奪中原,南朝轉入戰略防御階段!

北朝在從黃河北岸南下逐步進入中原地區以后,面對了一個新的問題,就是如何突破南朝的城堡防御体系。方法無非是兩個:1長期圍困!如魏宋東陽之戰,魏圍困其城達到三年之久,最后用很大的代价換來了胜利!2強攻。就是采用前仆后繼的戰法,積尸与城齊以后,用騎兵乘机沖入!這是北朝的主要做法,基本是強迫非本民族的士兵強攻!這兩种的效果都很差!北魏在奪取宋在河南的諸軍事重鎮時代价慘重!而越之南下,又有后路被斷之憂,左右為難,進展緩慢!針對這一點,北魏的著名漢臣崔浩建議“南人長于守城,昔符氏攻襄陽,經年不拔,命以大兵坐攻小城!若不時克,挫傷軍勢,敵得徐嚴而來,我急彼銳,此危道也。不如分兵略地,至淮河為限,列置守宰,收斂租谷,則洛陽、滑台、虎牢更在軍北,絕望南救,必順河東走,不則為囿中之物,何憂其不獲也?”既置前沿城堡不顧,插向敵方防御縱深,在敵軍縱深构成對外防御,將對外防御和對內進攻結合起來,以期奪取戰役胜利`。

公元450年的宋魏第二次大規模交鋒中,宋軍在西線与魏軍僵持在黃河南岸一線,魏軍先將主力收縮防御,秋高馬壯的時候,大舉南下,主力從中央突破,撕幵宋軍的防御部署,直插江淮,進而飲馬長江。由于宋軍在戰略指導上犯了嚴重錯誤,加之宋軍軍事領導階層對魏軍這种以往戰爭史上前所未有的大縱深穿插戰法不知所措,沿途各軍事要鎮的宋軍皆畏敵不出 ,致使魏軍基本達到戰役目。但這种戰法的缺點是糧運不濟,尤其是在南方采取堅壁清野的戰術下,難以持久。又因為南方的炎熱的夏天不适宜于北方騎兵,特別是重裝甲騎兵的活動,往往衹能在冬季進軍,而夏季北返,因而始終末能征服南方!!

這個時期的戰爭中南北雙方的爭奪重點是黃河南岸到淮河流域的地區!南軍主要利用堅固的堡壘抵御北魏騎兵的沖擊!野戰的情況下還是結車為陣對敵。如宋魏第二次交鋒中,劉祖康以八千軍抗擊數萬魏軍,激戰一日,殺敵萬余。由于軍多為步,車。無法擺脫巍軍,援軍無影,終全軍皆沒!可見宋軍在武帝以后野戰能力,尤其是敢于野戰的決心上已經大大下降了。拓跋燾南下擊潰的宋軍也就是兩萬多,宋軍主力其實未遭到毀滅性打擊 ,但諸軍畏于文帝的限令和北軍的鐵騎而不戰,使魏軍全身而退!宋時的駑的在軍隊中的應用是廣泛的,憑借宋軍的單兵弩及其大型的“萬鈞弩”,配合弓,矛﹔利用車兵的掩護是可以与魏軍的鐵騎較量的!但由于戰略指導思想上的失誤使宋軍最后兵敗!

宋以后,北朝的勢力逐漸由淮北伸向淮南,進而到達長江流域,最后以長江為界,与南朝對峙。

這個時期南北雙方主要是在江淮之間的地區展幵。南朝軍隊面對北軍的軍事优勢,利用江淮之間水網密集的特點,加之北軍大都不習水戰的弱點。屯兵積糧堅守城池,并利用江河泛濫以阻止北軍南下,長期堅持,以待來年春后,北軍不耐炎熱而自退,或趁河水大漲援軍突進,內外夾擊,一舉破敵。在這一時期中最典型的戰例就是梁魏之間的鐘离會戰,典型的用堅城固守和外圍增援內外夾擊的方針擊敗北軍。梁將昌義气之以數千之眾憑堅城鐘离對抗數十萬北魏大軍,魏軍圍鐘离四個月不下,兵鈍力竭。梁援軍韋睿,曹景宗部結車為陣,以強弩密射,數退魏軍,在鐘离外圍完成戰役部署。三月,淮水大漲,則韋睿派水軍乘小船襲擊魏軍。另以小船載干草,灌以油,趁風縱火,以焚魏軍浮橋。同時,派敢死之士拔柵砍橋。梁軍奮勇沖殺,魏軍大潰,爭先投水,溺死、斬殺、俘虜共計25余萬之數。此戰,梁軍步,騎,車,舟各兵种配合默契,适時反擊,取得的了大捷,遏制了北魏南下的進攻勢頭。

在魏齊戰爭中也有一次類似的戰例,就是淮漢之戰,此役魏軍迅速南下渡淮,前至鐘离,義陽兩個軍事要點前,但卻頓兵城下,南齊則就地作戰,于三月淮水上漲之際,适時增援,內外夾擊,大敗魏軍。

反之,北軍要想戰胜南軍的防御,就要圍城打援,尤其是要阻止南軍水軍的增援!在梁魏石之戰中,魏軍在不克石的情況下,其將崔延伯收集車輪,去除外圈,將車的幅條削尖,兩個接在一起,用竹條扎成竹索,把車輪串起來,共十余道,橫在水里面作為障礙,兩頭用物体控制,可以隨意收放,以防止燒斷,刀砍。既可阻止梁的增援水軍通過,又可切斷石守軍的退路。致使梁軍軍心大亂,魏軍則水陸并進一舉克城。

少數民族本是輕裝騎兵,采用机動戰術﹔但在塢堡林立的中原,与用傳統步兵方陣戰術的漢族軍隊遭遇作戰,加之已經出現馬蹬﹔因此兩种戰法幵始結合,出現了以密集方陣作戰為主的重裝騎兵,北軍的軍隊中也出現了大批步兵!!進而進入江淮地區后,由于不适合騎兵的地形,北軍的步兵更占据了重要地位!南北對抗的后期,就是北軍的步騎混合軍團對南軍的諸兵种混合兵團!不再是步与騎的簡單對抗了!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