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廂情愿的外交謀略──評李寒秋的《運籌帷幄謀及子孫》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陳奎德 于 September 29, 2002 00:54:30:

陳奎德:一廂情愿的外交謀略──評李寒秋的《運籌帷幄謀及子孫》(1)
  
  
  由于蘇東解体后中國外交地位的复雜變化,由于中國實施市場經濟導致經濟
增長所引發的國際地位之變化,由于九十年代一系列与中國有關的國際事件的發
生,在中國政界与學界、新聞界,出現了一股探討中國外交戰略的小風潮。最近
筆者讀到几篇論文,就是這种時髦的体現。其中,在世紀中國網站上發表的李寒
秋先生對中國當局外交戰略的策論大作《運籌帷幄 謀及子孫 --關于中國全球外
交戰略的一些思考》就是其典型。李先生洋洋四萬言,以追求中國的國家利益最
大化為標榜,殫精竭慮,替北京政權的外交戰略出謀划策,其志可贊可佩。對如
此嘔心瀝血的作品,如果采取不予理睬,任其自生自滅的態度是不負責任的,同
時也是對他人勞動成果的不尊重。   
  李文很長,筆者在這篇短文中,衹想預先概括地提出几點質疑,容將來有暇
再仔細商榷并深入討論。   
  李先生之所以怀著強烈的國家主義激情精心制作此長文,無疑,不像一般的
盲目樂觀者,他是看到了北京實質上嚴峻的外交形勢的。他的基本思路,大体得
自基辛格博士的那一套外交平衡戰略,特別欣賞德國鐵血首相俾斯麥的外交技巧。
這一套手法与觀念承繼自十九世紀歐洲各國的外交折沖樽俎實踐,當時,各國政
治家縱橫捭闔,尤以奧地利的梅特捏以及德國的俾斯麥運用得精熟剔透,技高一
籌。平心而論,倘若中國是一個正常國家,他的締造聯盟体系以推行均勢外交的
策論還是有所見的,對擴展中國的國家利益有一定參考价值。   
  簡略概括李文的觀點,他希圖論証的,主要集中于:中國必須以美國作為主
要的長期的戰略敵手。為因應這一局面,中國需要締造聯盟体系,构築"中、法、
俄","中、俄、日","中、俄、印"三個外交大三角來抗拒并制衡美國,抵消中國
在"中、俄、美"大三角中的不利地位。他并強調指出,應當把中俄聯盟看作是中
國外交的基礎与底線。   
  李先生思路的基本特點,第一,是完全脫离內政來談外交,視社會制度、意
識形態的差异對外交的影響為零。第二,就外交結盟的可能性而言,其主觀想象
占据了支配性的地位,因而顯示了太多的一廂情愿,其單向思維的特點相當濃厚
。第三,他宣稱自己是在設計中國的長期外交戰略,而蔑視近期的具体的外交應
對。而他所設計的外交戰略藍圖,還不僅僅是概括模糊的大框架, 而是相當具体
,有時甚至可稱細致,這就喪失了必要的彈性,涉及到應變能力及其基本可行性
的問題。   
  文章表明,作者的基本假設是:國際政治遵循的是純粹的叢林原則,即是說
,外交并無是非,衹有胜負。而外交的胜或負与立國原則、与意識形態、与內政
無關。此外,与目前當局看法略有不同的是,李寒秋認為,應當精确地設計中國
長期的外交戰略,反對目前這种短時段的因應國際風云的變幻的外交應對。  
 
  李文的基本問題在于哲學家怀特海所謂的"具体性誤置"的錯誤,用中國話來
說,即是不知今夕何年。前面曾指出他的基本思路是從十九世紀俾斯麥、梅特涅
的外交實踐獲得的啟發。但十九世紀是几個大体上"同質"的歐洲國家之間的外交
競爭,而20与21世紀的國際大格局与19世紀歐洲民族國家競爭格局是根本不同的
。因為20 世紀出現了兩類与19世紀歐洲常態民族國家根本不同的兩類新型國家-
---法西斯國家和共產國家,這就從根本上改變了國際政治的游戲規則、競爭內涵
和勢力版圖。雖然因為法西斯戰敗以及共產主義在歐洲失敗,國際競爭的格局有
了重要改變,但仍然与19世紀同質的民族國家間的競爭不同,特別是在亞洲,冷
戰的殘局仍然是怵目惊心的存在。因而基本的國家定位、意識形態、以及內政与
外交之間仍有极其重要的關系。不了解這點,使用十九世紀玩弄均勢外交技巧的
思路,就不可能解釋蘇聯、東歐大帝國何以在一夜之間崩潰。如果苦思冥想美國
和西方各國用了何种高明精細的外交謀略,使得武裝到牙齒的蘇聯大帝國逐日衰
落一朝崩潰的?而將注意力聚焦于蘇聯与東歐的外交家又何以如此笨拙,何以不
懂得締造聯盟体系實施均勢操作的极端重要性,恐怕將百思不得其解。實際上,
就技巧謀略而言,蘇東的外交家非常干練,他們很稱職。但是,這無濟于事。無
論外交技巧如何巧妙,也無法改變共產制度及其价值体系失敗的大趨勢。制度性
的失敗不是外交謀略所能挽救的。   
  中國目前所處國際困境的根本原因,是李文所說是外交策略運用不當,還是
另有所在?在根本上,出在中國的國家定位上。倘若中共仍不肯放棄自己作為共
產國家的招牌及其政治統治方式,拒絕民主改革,甚至變本加厲對內加緊鎮壓异
己分子和...,對外特別是對台耀武揚威,成為國際社會中的一個触目的不協調的
「异數」和「刺頭」。則不僅無法消除外交困境,甚至其困境將愈演愈烈。  
 
  陳奎德:三角同盟──幻想還是現實?──評李寒秋的《運籌帷幄 謀及子孫
》(2)   
  
  
  
  
  李寒秋的策論雖然有前面談及照搬19世紀外交策略的問題,但比較起另外一
些文章,應當說,還算是有某种歷史感和功利感的,其論點仍值得認真對待。這
里想談談他所設計的所謂"中法俄"三角同盟的問題。至于其他人那些鼓吹中國通
過違反WTO 的規則等小聰明小動作來謀求"國家利益"的策論,就不再有商討的必
要了。   
  論及雄心勃勃要建立的几個三角同盟,特別是"中法俄"三角的外交策略,李
文毫不掩飾地說:"中國的最高戰略是要把法國推到反美的最前線去"。這話怎么
聽來好像是驕傲的法國佬本性已改,如今已經變得謙虛馴良,甚至都成了法國傻
蛋,被聰明的中國政客牽著鼻子走,為其火中取栗,而不會感到自己的智力受到
侮辱了?   
  事實上,李文所提到的策略,北京多年來一直是這么做的。但是,效果如何
呢?在一般的情勢下,法國确實是在与北京敷衍,以換取外交上一些暫時的好處
。但是,一旦面臨重要關口:如天安門事件、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北約東擴
、….法國人可是毫不含糊,立馬站在了美國一邊。俄國也一樣,普京在与北京甜
言蜜語一番調情后,以9.11為契机,全面倒向西方,使北京又遭到一次外交上的
羞辱,有一种被這位精明的前克格勃官員玩了一票的感覺。現在,普京又再次彈
奏起"俄中關系优先于俄美關系"的小夜曲了。作為傳統的歐洲外交舞場出身的俄
國法國的老油條外交官,与北京玩的這种"一打一拉,若即若离"的小步舞,是在
少年時代就跳得收放自如的玩意,但李先生居然把這种小夜曲聽成了婚禮進行曲
,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也許衹有用單相思大幅降低智商才勉強可以解釋。   

  如果人們對李先生這种單相思還半信半疑,那么看看下一段論述就會毫無疑
問了:"在中國、法國和俄國單獨或者共同的默許下,共同支持日本到北太平洋範
圍內去恢复日本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除中俄兩國領土以外的全部殖民地或者勢
力範圍,甚至同意日本占領夏威夷群島,讓日本与美國直接發生地緣政治上的沖
突,這不是不可能的,而且這种局面對于中國來說是求之不得的。"   
  當然北京政權是"求之不得",但對日美兩國可就是"避之唯恐不及"了!北京
何德何能,能勸說日本自蹈火坑?--- 當然必須給予重賞。于是作者天馬行空,
充分發揮其想象力,給世界重划地圖,給日、俄以大大的犒賞,特別給日本以過
去的"除中俄兩國領土以外的全部殖民地或者勢力範圍"的重賞,于是,就可以讓
美日重新幵打,北京坐收漁利了!?看來,"中國的世紀"果真要降臨了?   

  不過且慢,還有功課沒有做完呢,那就是:"世界勢力範圍的划分"。李先生
毫不隱諱:"中國作為一個大國,需要一個勢力範圍。東南亞各國是最自然和最合
理的選擇。"于是,泰國、越南、老撾、柬埔寨……再次向北京俯首稱臣,古時候
那种"萬國來朝,爭相上貢"的壯麗景觀又可重現于21 世紀了。如此皇恩浩蕩,天
下歸順,何其美哉!   
  對于如此丰富的想象力,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如果有人說這個世界太大,什么"鳥"都有,我倒想指出一樁例外,就是在外
交界很難發現"笨鳥"。外交這玩意,毋庸置疑,99% 是以國家實力做后盾的,有
几分力量, 在談判周旋中就能說几分話,若衹有兩分力量,而要說四分大話,即
超越自己的實力,想用玩外交小聰明的方式輕松地獲取額外的國家利益,把別國
都當做傻瓜,則絕對是大禍之源。這种自說自話,通常會自取其辱。以天下第一
聰明人自詡,低估對方的智力,其結果,常常落得雞飛蛋打,全盤皆輸,這是國
際政治上的大忌。   
  中國目前究竟有多大實力使李先生們能如此豪言壯語,飛揚跋扈呢?它真的
是無爭議的世界第二號強權嗎?它的綜合實力----政治、經濟、軍事等硬力量以
及文化、价值体系、生活方式等軟力量的總和----真的就足以使它有資格對法國
、日本、俄國頤指气使、指手畫腳了嗎?其實,中南海內的謀國者們大体上是知
道自己的斤兩的。他們太懂得了:在根本利益上,從現實考量,在關鍵時刻,各
西方大國也好,亞太國家的利益也好,都會把与美國的關系置于与中共的關系之
上。這就使北京的三角結盟的外交努力衹具有表面的效果,不具有實質的意義,
在關鍵時刻經不起考驗,會頃刻瓦解。就連一向慣于奉承北京的极精明的政治家
李光耀最近也改變口風,認為有必要讓美國涉足亞洲,以便「平衡」日益強大的
中國,并且聰明地閉上了其一貫鼓吹"亞洲价值"的鳥嘴。你預先僵硬地把美國視
為頭號對手,難道不覺得對中國人的福祉是太危險的賭注了嗎?   
  李寒秋先生們,在對中國外交作宏偉的沙盤推演時,不妨多聽取一下你的同
姓前輩,在政治沙場上久經歷練的李資政的經驗之談,恐怕會增進一點現實感。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