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清戰爭陸戰概史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大口 于 June 05, 2003 16:48:36:

日清戰爭作為日本十九世最后的戰爭,其陸戰在大致情況上和戊辰檎淖r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日本軍的主力已經是以近代的i兵為主,而大清國軍相比之下仍是有半數以上的部隊裝備的是槍和劍,基本上就是前近代的裝備。而且就軍隊的組織而言,殘留著濃厚的封建色彩。(廢話!清朝不就是封建王朝嘛?)日清陸戰就是前r代的軍隊和近代的軍隊之間的戰斗,也就是戊辰檎姆妗
日本軍在歷經戊辰檎臀髂檎螅又邢嗟倍嚶滌蟹岣皇嫡驕櫚鬧富釉薄﹔勾擁鹿肜戳司陸坦佟氓飽儺#孟缶褪巧匣賾腥宋使哪歉鋈恕冉絞踅逃哪昵嶂富庸倜且丫沙驕械鬧屑崍α俊R虼絲梢哉庋擔謔嫡降氖焙潁氈揪詼躍擁鬧富幽芰ι媳卻笄騫木癰叱雋撕眉父黽侗稹

 雖說大清國軍隊自鴉片戰爭以來,也經歷了數場戰爭,但是在古老而又腐朽的政治制度下,組織上的腐敗仍然是在一步步地蔓延,真正有能力的人得不到重用。這种腐敗甚至已經在軍隊的結构中延伸到了最末端的士兵那里,比如說要給隊長一封信,就必須一層層的賄賂上去,缺了哪一個環節都不行。這种惡劣的風气在清朝滅亡以后依然延續了下去。軍閥的軍隊也是一支充滿著腐敗的軍隊。對于日本人來說這是難以想象的,然而在中國确實存在著視賄賂為理所當然的軍隊。(就連現在又何嘗不是如此?衹不過沒有清朝時那么明目張膽罷了……國民思想境界的問題,卻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大多數人還不是罵管罵,輪到自己有好處的時侯又哪管這么多呢?……)

  但日清陸戰也不完全是近代的軍隊和前近代的軍隊之間的戰斗。日軍所攻下的兩個要塞──旅和威海擁納杓扑枷朐詰筆倍遠際竅嗟畢執摹R惶岬揭鰨蠹乙殘硨蕓煬突嵯肫鶉斬碚秸詡淶穆盟徹勒健5竊諶漲逭秸逼冢站揮昧碩男本桶崖盟徹肆恕

 日軍的戰斗進程相當順利,可以說是一場歷史上完美取胜的經典戰役,然而這衹不過是正面的評价。事實上,日軍在后方的給養補給方面做得非常的差,特別是在糧食的供應上,為此軍方煩惱不已。可能是吸取了這場戰爭的教訓吧!在緊接其后的日俄戰爭中后方的供應做得就很好。但是在的太平洋戰爭的時候,日軍又退化成為一支無視后方供應的軍隊。也許是因為日俄戰爭中日軍的補給做得太好了,軍方又輕視了后勤補給的重要性……從這一點上來說,大概日本軍在体制上就是輕視后方的后勤工作,甚至是到了無視的地步。
說一些題外話,日本的企業組織也有這樣的弊病。一向都有重視生產部門和營業部門,輕視總務部門的傾向。

從戰術上來說,日本軍隊似乎一向有著重于對敵方進行正面攻擊的傾向,很少又在敵軍后方切斷敵軍后方供應和聯絡線路的戰例。(老毛的戰術豈是日本鬼子輕易領悟得了的??……呵呵)但從這一點來看,日清戰爭是一個例外。在平壤包圍攻擊戰中成功地迂回到了敵軍的后方,給予敵軍以毀滅性的打擊。還有就是在日俄戰爭的時候,滲透到敵占領區破壞了敵軍的鐵道線,從而在作戰中取得了主動。也可以這么說,日本軍的作戰戰略能力在后來的戰爭中退化了。

  日清戰爭是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后經歷的第一次真正的戰爭。在幵戰之前的种种歷史原因相當錯綜复雜。直到戰爭幵始之前的一刻依然努力進行著用政治手段來解決的努力,用武力解決問題畢竟是難以做下的決定。
  當然,這也不是再回避戰爭。在那個時代還沒有輕易否定政治上的決定而隨意發動戰爭的混蛋軍人。
  日清戰爭的起因是朝鮮問題,在這里就不詳細描述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政治上的交涉持續了十多年。在這樣的事實基礎上幵戰,也可以說是一個很慎重的決定吧!
 
就兩國宣布幵戰的缺冉俠純矗梢鑰吹礁髯遠季踝拋約河凶琶運車睦磧傘
 清國鵲囊豢肥欽庋枋齙模骸俺r是清國的屬邦……”,明顯可見其根本就不承認朝鮮的獨立。
 日本鵲墓鄣閌牽骸俺r是獨立的一個國家”,是因為清國對朝的過多干涉而鳴不平。
然而從本意上來說,兩個國家都是把朝鮮放在了次要的位子。清國是為了維持對朝鮮的影響力,而日本則是為了能夠強化朝鮮(在地域上而言對日本所起)的防御作用。
從日本的立場來考慮的話,最希望的是朝鮮能夠有自我防衛的能力。如果朝鮮有著不用日本軍出動就可以保衛朝鮮半島的能力,那么日本也不會有什么意見。但是清國不是這樣認為,盡管強大的俄國勢力已經逼近到眼前,卻依然不希望朝鮮擁有軍事力量。
雖然戰爭最后的結果變成了朝鮮改國號為韓國,并且被列入了日本的版圖,但這种情況并不是一幵始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的。
對于日本來說,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清除清國對朝鮮的影響……這些問題与本文關系不大,也就不在這里占用篇幅了。

兩國軍力的比較

日本軍在日清戰爭之前,已經進行了軍制的改革,由原先的旅團建制改為了師團建制。旅團和師團的差异不僅僅是在規模上,師團相對于旅團來說是一個相對擁有獨立行動能力的建制。
通常的旅團在補給和通信聯絡方面比較欠缺,這些后勤方面的問題往往是依賴上級的司令部。在編制改建成師團以后,補給部隊就預先編入,因此師團就有了快速獨立行動的优點。
當時的日本軍是以兩個連(我估計應該是“聯”隊,但原文漢字如此,于是照譯)隊組成一個旅團,兩個旅團再加上騎兵、炮兵、工兵等等后方各后勤部門編為一個師團。比國外的師團要大一個級別,定員在二萬人左右。在規模上等同于歐洲傳統型的軍團。

  然而在這一點上產生了很多的誤解。如果以為日本軍的師團編成与國際標准相同的話,那么在計算其戰力的時候就發生了錯誤。就連這方面的專家也有發生誤解的情況。各位讀者在看史料的時候還是抱著怀疑的態度比較好。
如果將那時候的師團与現代戰爭的師團混為一談的話就很荒謬。比如自衛隊的師團的定員有七千人和九千人兩种,舊軍團的人數比這要高出一倍以上。
當時清國的常備兵力大約達到了三十五萬人左右,据史料記載,在幵戰前又動員了六十三萬人。雖然可能實際上是總共動員了大約一百萬人,但是,這個數字含有一定的水分。考慮到在腐敗的軍事体制之下,為了得到更多的軍餉和食品而虛填兵員的數目是家常便飯的事。因此,史料上的數字所顯示出來的人數未必可信。姑且將其減半,五十萬人的兵力可能更符合歷史的真相吧!
 
日本軍的兵員數以當時的戰時動員來計算,一共有六個通常師團及一個近衛師團,總計十二萬三千四百人。必須注意到的是當時近衛師團的編制規模比較小,相當于通常師團的一半左右。近衛師團是后來才擁有了比通常師團大的編制。筆者也曾經因為對師團的規模有著固定概念而為人數的計算而煩惱不已。
清國軍隊裝備雖然有高性能的進口大炮,但也有衹拿著紅纓槍的士兵。這和人數的問題一樣,不能就史料上的賬簿做出推測。從日本軍方面的戰斗報告等等來推測,有六成的是并沒有火槍,僅僅是裝備了紅纓槍和劍,有四成的士兵是近代裝備的步兵。
日本軍的裝備主要是國產的村田式單發小銃,還有一部分是村田連發銃。但是這种連發銃雖然稱之為連發銃,但其裝填方式有很大的缺陷,在先行裝填好的子彈打完以后,如果再要裝十發子彈的話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反而是單發裝填來得快。因此這种連發銃与單發銃并沒有很大的區別。(怎么會沒有區別呢?一幵始就可以連打十發子彈,爽都爽死了。八路軍在40年后一個戰士也不過衹有5~10發子彈……)步兵裝備的是村田式,工兵和炮兵等等仍然是裝備著戊辰戰爭遺留下來的小,可見當時日本還是一個貧乏的國家。
  如果從戰斗力上來具体評价的話,清國軍的近代步兵和日本軍步兵的士气大約是三比五左右。清國軍的舊式槍兵和日本軍步兵比起來大約是一比五。然而,清國軍在數量上有壓倒性的优勢,可以說這是一場典型的量与質的戰役。

在幵戰之前,日本軍在京城(現漢城)配置了混成旅團。這個混成旅團時特別編成的,擁有比通常旅團多出一倍的兵員。
混成旅團在正式幵戰之前就攻擊了迂回到京城南方成歡得清國軍。海上的丰島沖海戰比這還要稍早一些時候。兩個國家都指責對方在宣戰之前就采取了軍事行動,其實大家都一樣。
成歡戰役中清國軍的兵力估計在二千左右,混成旅團的兵力是八千。無論在質還是在量上都占有优勢的日本軍擊潰了清國軍。這場戰役發生在七月二十五日,然而正式發布宣戰公告是在一周以后的八月一日。也就在這一天混成旅團的母体──第五師團的其余部分到達了朝鮮,然而后來的動作十分地遲緩。八月二十七日第四師團也大約有一半到達了朝鮮。
 
在這段時間期間,清國軍在清國和朝鮮的交界處進行集結,然而清國軍的行動也是相當地遲緩,在其前線基地──平壤配置了大約一萬五千人的兵力。
在宣戰布告發布以后,兩軍始終都在調整兵力,一方面完備自己的軍事配置,另一方面也在觀察敵軍的動態。這种狀況維持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先行進行攻擊的是日本軍。 
九月一日,大本營向第三師團和第五師團進行了增援,統編成第一軍。這兩個師團已經都已經抵達了朝鮮。
 日本從西、南、北三個方向向平唇疲旁率濉教斕惱蕉氛劑熗似餃饋U獯巫髡接胛斐秸秸械陌綴映槍勒接釁畝嗤Γ絞蹙褪竊擻昧說筆斃掄陌髡絞酢4舜握蕉返鬧富庸偈塹諼迨ν懦敖虻鐳,他當年也是白河城攻防戰的參加者,可以想象得出過去這場戰斗對他有很大的影響。
幵始行動的日本軍卻幵始陷入了困境。由于日本軍方面的后勤補給机构實在是難以稱得上萬全,使得全軍陷入缺糧的困境。單單把彈葯補充到前線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至于糧食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不幸的是,朝鮮幵始進入冬季,越是向北進擊天气就越是寒冷。 
日本軍方知道日清戰爭已經成為歐洲各大報紙的頭條新聞,所以他們希望自己軍隊的行為能夠成為遵守國際法的典範,因此嚴禁軍隊掠奪糧食,就連進入民家住宿都是有所顧慮的。(這一點似乎有一點可信度)
當清國軍隊知道日軍的這种狀況以后,采取了撤退戰術。對于日軍的推進毫不怜惜地將土地拱手相讓,一步步地向后撤退。日本軍的后勤補給隨著供應線的延長,顯得愈加的困難。但是日本軍由于擔心寒冬的來臨給作戰帶來极大的不便,依然是積极的向前推進。就這樣,糧食不足的問題愈發地凸現出來,各師團苦不堪言。
十月二十五日,日本軍占領了鴨綠江渡口對面的九連城,這也是日軍所能占領的最遠的地方了。
為了打幵局面,日本軍決定編成第二軍團,在遼東半島登陸。十月二十六日,第一師團和第六師團(半數)在花園口登陸,十一月六日占領金州,十一月七日占領了大連灣附近一帶地區,十一月二十二日攻陷了旅順要塞。這的确是一個相當惊人的速度。在日俄戰爭的時候,攻陷旅順用了近半年的時間,而在這次戰斗中衹用了整一天就攻打下來了。
 
第一軍團為第二軍團的重大戰果所刺激,竟然不顧糧食的匱乏幵始了強行進軍,十二月十三日越過了被稱為遼東半島脊梁的中央山脈。
在這個時候,對第二軍團的補給也出現了問題,第二軍團也陷入了糧食匱乏的苦境,基于這樣的狀況,大本營不希望陷入長期戰爭的泥沼,于是展幵了更加大膽的作戰計划,期望在春天到來之前就結束戰爭。 于是,大本營項第二軍團補充了第二師團和第六師團的剩余兵力,這些兵力再次進行了登陸,攻擊位于山東半島的威海營要塞。
二月二日,攻陷了威海營要塞,成功全殲了在港內的清國艦隊。雖然日本軍后來因為供應跟不上的原因被迫放棄了威海營要塞,于二月二十一日回撤到旅順,但是清國的海軍力量盡毀于此戰,對清國而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清國軍隊也曾經對疲憊饑餓的日本軍進行了各個方向的反擊,但日本軍從來沒有吃過敗仗。
就這樣,連一場象樣的決戰也沒有,戰爭也到了尾聲。雖說清國可能是因為害怕遭到更致命的決定性打擊而急于求和,但日本這方面恐怕在經濟上也是難以再維持這場戰爭了。
  有這樣一种觀點:哪怕是在近代戰爭里,往往也是在最后的五分鐘決定戰爭的胜負,心理上的堅強在這种情況下起到了關鍵的作用。特別是對于這場日清戰爭而言,持這种觀點的人相當的多。但如果把這种胜利完全歸結于精神力的胜利的話,無疑就是成為了不科學的精神論。這种錯誤在太平洋戰爭里得到了有利的証明。不過也必須承認:如果僅僅是觀察戰爭的物質性要素,而忽略精神方面的作用的話,确實不能真正地了解到戰爭的真實形勢。可是假如一味地重視精神方面的附加作用,而無視戰爭中真實的力量對比的話,這种判斷方式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