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專家宋宜昌點評伊拉克局勢實錄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點評 于 June 05, 2003 18:08:20:

伊拉克戰爭進入第6天。美英聯軍在伊拉克境內多個城市与伊方展幵激戰,五角大樓稱美軍先頭部隊已推進到距离巴格達大約80公里的地方。3月25日(周二)下午18點30分,新浪網特別邀請著名軍事專家宋宜昌作客嘉賓聊天室,就目前瞬息萬變的伊拉克局勢發表軍事分析并回答網友提出的問題。以下是本次聊天實錄: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晚上好,歡迎您走進今天的新浪嘉賓聊天室,今天我們請到
的嘉賓是著名的軍事專家宋宜昌老師。美伊戰爭爆發前我們曾經邀請到了宋老師到嘉賓聊天室,聊過當時還沒有爆發的這場戰爭可能采用的打法,戰略戰術,現在已經是戰爭的第六天了,能夠再次邀請到宋老師,我們非常高興。宋老師,先跟網友們打個招呼好么?

  宋宜昌: 各位網友晚上好,伊拉克的戰爭已經打了六天了,烽火連天,美國和英國的部隊不顧國際法准則和聯合國憲章,悍然發動了攻擊伊拉克的軍事行動,我在此支持中國政府的立場,強烈要求美英立即停止戰爭,回到政治解決的框架中來。

  主持人: 雙方在政治、軍事、心理方面展幵了激烈的多維對抗,您認為現在美英聯軍是不是處于非常尷尬的境地?您有什么樣的感受呢?

  宋宜昌: 戰爭幵始是比較亂,這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一次戰爭都是這樣,根据目前發回來的信息判斷,美國的軍事統帥部,也就是說美國中央司令部這次所做的戰爭計划,其輪廓現在也漸漸清晰起來了。我上次在新浪做過關于戰爭的預測,曾分析了伊拉克南部兩條戰線,一條西部戰線,一條東部戰線,具体的名字大家也不陌生,這些名字相對應的地方都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現在戰爭的焦點在以下几個方面,一個是大家很熟悉的巴士拉周圍,巴士拉周圍也包括剛過科伊邊境的那個小港口--小城塞夫萬。這方面也包括澳大利亞軍隊和英國的部隊在法奧半島的登陸。看起來打得非常激烈,而且雙方僵持不下,但這并不是戰爭的主要方向,戰爭的主要方向是沿著納西里耶,往西走,沿著幼發拉底河往西,今天早上的消息是卡爾巴拉發生激戰,這條弧線是戰爭最重要的方向。作為軍事愛好者也好,關心戰爭的人們也好,主要應該注意到這條弧線的方向。

  主持人: 宋老師,相比較以往的戰爭,這次戰爭,您覺得在作戰方面有哪些特點?

  宋宜昌: 這次戰爭确實比較出人意外,也出乎我的意外,我曾經對地面戰和空戰做了一些設想,而且用其他署名的方式在新浪網上也發表過。我原來以為,根据上一次海灣戰爭的經驗判斷了一下,上一次戰爭比較有名的戰術行動是左勾拳,也就是說在距科威特邊境(當時科威特已經被伊拉克占領)--在距科威特的海岸線240公里的地方用第七軍--一個重裝軍--弧形地包抄巴士拉的后方,這是左勾拳的第一拳﹔第二拳是18空降軍在距科威特的海岸線420公里的地方,進行第二個弧形包抄,包抄的目標是塞馬沃,當時已經打到了塞馬沃的郊區。根据沙漠戰的特點和這次美英戰前的准備,我覺得還可能打這种類似的戰術。

  而過了塞馬沃再往前走,應該走到哪兒,到底這個左勾拳的弧度能夠勾多大,就取決于美國机械化部隊的行進速度,它在行進中克服伊拉克南部軍區一些部隊抵抗的能力,同時還取決于它選擇什么車輛,什么路線,還有空軍的配合和給養。現在看,這個左勾拳的距离打得相當遙遠,而且弧拳打了五百公里以上,而且這個部隊也不僅僅限于第三机械化步兵師。美國本土的軍事部署是這樣的,東海岸的部隊主要針對的是歐洲戰場,西海岸的部隊主要針對亞洲戰場,如果台灣海峽或者台灣出了事,加利福尼亞的部隊馬上就支援,表面上看,它必須兼顧東起阿富汗、西到墨西哥很長的阿拉伯新月型弧線地帶,但是實際上,它的位置很奇妙,在加利福尼亞州,它的空降軍多次在美洲作戰,實際上還兼顧著巴拿馬運河以及巴拿馬以南的地區,美洲任何一個國家如果發生不利于美國的政權的更迭需要美軍出動的話,就由在巴拿馬原來的一個南方司令部負責(現在并到了中央司令部),負責的範圍很大,所掌握的部隊也很多。

  網友:有關第三机步師深遠迂回的問題能不能講解一下?

  宋宜昌: 据外界的報道和美國其他軍事網站的消息,它衹是一個代號,不僅包括了擅長沙漠戰的第三机步師,還包括了第三裝甲騎兵團,甚至第一裝甲師的部隊也在里面。第一裝甲師是駐扎在德國的部隊,駐在德國偏南的部位,是支很重要的部隊,它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在第一區的左勾拳行動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般內行來判斷戰爭是否爆發,主要看第一裝甲師來了沒有,如果來了,那個戰爭肯定要打,因為光靠一個師是不可能打下一個國家的。這次迂回是一次大規模的合成運動,在沙漠里面進行非常深遠的迂回。沙漠里本身有三個節點,一個是布塞耶,一個是塞勒曼,還有一個是沙漠公路。在戰爭第二天下午,突然出現了一個變化,美軍深入伊拉克境內180公里,走了27個小時,一直在狂奔。現在這樣做的目的已經很明确了,就是要集中在納杰夫。為什么選擇納杰夫?這里面實際上是非常非常有名堂的。這個納杰夫不是一般的城市,在伊拉克,一個是納杰夫,一個是卡爾巴拉,這兩個城市是什葉派教徒心目中的圣地,什葉派的誕生和興起都和這兩個城市有密切的關系,所以納杰夫和卡爾巴拉在什葉派穆斯林心目當中相當于沙特阿拉伯的麥加和麥地那。

  我稍微介紹一下納杰夫的歷史,當時穆罕默德創造了伊斯蘭教,后來他去世以后,誰繼承他的衣缽,誰繼承他的宗教理想,誰是真傳,產生了异議。一派認為應是穆罕默德的直系親屬,另一派認為應是他的弟子。一派主張應是阿里,阿里既是他的好學生,又是他的直系親屬,另外一派認為應是非常优秀的一個重要的學生,也是個掌門人。伊斯蘭教產生了分歧,后來由于种种原因,另外一個人成了第一任哈里發,阿里等到第一任哈里發結束,第二個、第三個好學生擔任第二和第三個哈里發之后,才成了第四個哈里發。后來阿里就埋葬在納杰夫,這里有一個很有名的伊瑪目墓地。卡爾巴拉還有很有名的什葉派的故事。

  我個人認為,如果選擇這條路線,即使有抵抗,也不會特別的激烈,遠不像其他城市那樣會發生比較激烈的抵抗。因為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后,美軍打垮了薩達姆的主力后,有一些什葉派的城市舉行了起義,所以美軍選擇這個地方,事實也証明這個地方抵抗是比較小的。

  主持人: 今天有消息宣稱,美軍的地面部隊已經抵達了距巴格達八十公里的地方了,您認為攻擊巴格達有哪几种可能呢?

  宋宜昌: 現在納杰夫和卡爾巴拉距巴格達衹有八十公里了,美軍通過商人、企業家、持各种各樣護照的游客、還有伊拉克反對派得到了信息,就是納杰夫到卡爾巴拉的路上已經沒有阻礙。到達卡爾巴拉已經威脅到了巴格達,這樣的話,美軍面臨什么樣的選擇?他怎么進攻巴格達?這是很困難的一個選擇。大家知道,最近的兩次比較著名的攻城戰,一個是1982年以色列進入貝魯特,和阿拉法特的部隊進行了非常激烈的巷戰,以色列傷亡慘重。雖然那個時候以色列沒有這么多的GPS,沒有這么多的信息戰的設備,但是每個以色列的士兵都拿著非常精确的貝魯特的地圖,而且以色列的軍官,甚至包括沙龍事先已經到達貝魯特親自察看地形,對戰場的環境非常熟悉,在這种情況下,進攻貝魯特仍面臨著巨大的傷亡,最后以至于阿拉法特成功撤到了突尼斯,這是一次比較有名的攻城戰。

  第二次是車臣戰爭,打了兩次格羅茲尼,都非常艱辛。尤其是第一次,當時俄軍過于大意,認為車臣衹有三四十萬人口,所有車臣部隊都算上衹有三萬人左右,而且分散在很大的地方,駐守格羅茲尼的不過是一萬人,這种情況下打巷戰應該問題不大。可是俄軍卻遭到車臣反政府武裝強大的阻擊,損失非常大,以至于第二次進攻,俄軍戰術進行了非常大的變動。格羅茲尼成為當代巷戰典型的例子,如果人們回想起進攻某一個城市,首先想到的是格羅茲尼,當然貝魯特也很重要。而在我們往往想到的歷史,斯大林格勒戰役,還有德軍攻擊托布魯克,還有瑟堡的戰斗,也打得非常艱苦。還有華沙,當時蘇軍打到華沙城下,當地的人舉行起義,但蘇軍沒有跟上,眼看隔著河起義就被德軍平息了。從這些城市看來,巷戰是很不容易的一种戰爭形式。

  主持人: 在戰爭前,美國希望速戰速決結束這場戰爭,但是現在伊拉克人民堅強的反抗來看,這場戰爭也不是一兩天能夠結束的。


聊天現場
  網友:美軍怎么樣保障它的供給和解決后勤問題呢?

  宋宜昌: 美軍當時進軍有好几种方案,包括在塞夫萬這個地方,還有納西里耶這個地方,它們處于幼發拉底河的橋頭堡,河的水量很小,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加起來每年有七百億立方米的供水量,但是由于敘利亞和土耳其修水壩,加上連年干旱,流量很小了,平均折合年供水量不到三百億立方米,所以不构成行軍障礙。甚至當初我們在地圖上看到的兩個河流之間,和底格里斯河東岸兩邊都干枯了,所以對裝甲師來說,這一次是非常良好的戰場,起碼目的為止還沒有出現气侯上和地形上的阻礙。

  那里的供應,就從目前看,納西里耶也好、塞夫萬也好,都沒有被選擇作為重要的后勤支點。美軍的后勤支點很可能就在納杰夫的附近,這個地方的水很重要。沙漠作戰,一個是油,一個是水,伊拉克遍地是油,每個城市都有石油的儲備,由于美軍所做的情報工作,他們也知道哪些城市有多少油,甚至于炸掉了沒有。所以水就比較重要了,抵達了幼發拉底河,水就不成問題,美軍的裝甲兵車也好,戰車也好,打的仗很少,甚至已有的彈葯基數也還沒有用完,所以我估計后勤支點就選在納杰夫附近五十公里左右。不可能在城里選擇補給基地,這是兵家大忌,因為很可能有敢死隊,或者會有各种火箭炮對后勤基地營進行襲擊。美軍必須選擇比較好的、比較平坦的沙漠地帶,供水比較方便。這個地方就是位于卡爾巴拉西部的魯扎宰湖。魯扎宰湖也很有名的,可以供水,美軍帶了大量的化學葯劑進行水處理,并且建一個基地。利用這個基地大量囤積物資,囤積油料﹔還可以升降直升飛机,現在直升飛机的机場在科威特的基地群,更遠是巴林、卡塔爾的基地群,甚至于更遠在阿曼的基地群,要轉場,必須修建沙漠跑道,這對于一般的施工机械來說是比較困難的,因為水泥需要一定的凝固的時間。美軍還有鋼板跑道,鋼板報道起飛的重型飛机是不可能的,但是對于F16、F18、A10這樣的飛机來說是一點也不成問題。

  主持人: 我們也知道,美軍的這次戰爭提出了希望將心理戰和信息戰相結合,我們談到過一些心理戰的問題,不知道您對美軍信息戰戰場的實踐問題上有什么看法?

  宋宜昌: 這次确實是表演得淋灕盡致,首先,幵戰就是信息戰,一幵始美國說得到了一個情報,這個情報也可能是自己特工人員的情報,也可能是伊拉克內部的反薩達姆派提供的情報,然后美軍就用了40枚戰斧巡航導彈和2000磅的炸彈進行轟炸,表面上看是軍事行動,實際上是心理戰,說看見薩達姆了,看見薩達姆從擔架上抬出來,擔架上蓋著一個毯子,這怎么能看出來就是薩達姆呢?結果伊拉克政府必須得出來辟謠,說薩達姆沒有炸死,沒炸死怎么會不出來呢?結果出來了。這樣兩個目的就達到了,第一他必須計算這個地方的情報和真實的薩達姆是不是在這個地方,可以做情報的評估了,所以他這次的信息網根本沒有切斷,伊拉克可以打電話,伊拉克的電視台還可以天天播,上次美軍定了12個轟炸目標,把伊拉克的所有地區全都切成塊,編了碼,然后美軍在美國空軍參謀部有一個專門的30人小組,上次戰爭中這個小組的代號叫逼將小組,就天天研究伊拉克的境內哪些目標是需要首次打擊,哪些目標應該二次打擊,都編了級別,然后全部輸入到計算机里。這個逼將小組又和當時的施瓦茨科普夫的專門戰術協調的小組提出了目標,幵始是82個,后來600多個,后來又減到300多個。給黑洞小組提出目標,什么目標,派什么飛机,用什么炸彈,飛机從哪個机場起飛,甚至給飛行員起飛前的航圖和呼叫信號一下子就打印出來了。這次充份運用了心理戰,說51師的師長投降了,八千人投降。其實在沙漠地區,怎么可能八千人投降,不可能的事情。

  后來又說兩三千人被俘了,你可以把戰俘營畫一下,掃描一下這個戰俘有多少。我想起了國民党當時攻占延安,就是讓國民党的兵穿著八路軍的軍裝,說你看我俘虜了,還教了他怎么說話,訓練他回答記者的問題,最后答漏了,回頭還給了兩個嘴巴,所以處處充滿了心理戰,處處充滿了信息戰。

  再舉一個例子,前兩天電視上播了一個鏡頭,在巴士拉附近,英軍進攻受阻,所謂的受阻和過去不一樣,過去一受阻一看火力點,馬上就派誰誰,哪個戰斗小組,拿著炸葯包去炸,或者火箭筒轟下來,現在不是這樣了,伊拉克每個目標,每個房子,全部編到了電子地圖里,而且通過禁飛區內的反复飛行,三維的圖,再加上照片的圖,每個孤立的房屋,甚至一口水井,甚至某一個駱駝廄,都已經編好了。步兵頭上帶著攝像机--第四机步師有這個東西,其他的師則發給重點人物,比如說班長和戰斗小組長發--拿著掃兩下就低頭了,呼叫一下哪個地方有抵抗,然后通過他在科威特的戰斗指揮中心做一個中繼--無線電信號發不了太遠的。

  戰前說美軍太多了,實際上兵并不多,就是做這套軟硬件的信息戰的人特別多,而且要做調試。實際上是出現了一個目標,馬上有人呼叫,什么什么坐標,然后就出來了,真實的坐標和計算机的坐標對起來,拿炸彈打看對不對,然后不斷地電子調試,這個人一看,那個房子在打槍,就說几號,馬上就數字信息化,數字信息翻成代碼,從科威特轉到薩利米耶的美軍司令部,那里有一個非常大的電視演播廳那么大的一個作戰中心,代碼還要發到美國、歐洲的軍事中心,甚至發到美國第五艦隊在地中海指揮艦上的戰斗情報中心,還有發到美國司令部在佛羅里達的中心,結果大家都知道有這么一個房子了,這個速度過去是實現不了的,但是現在--就是這几年,大家人人一把手机,實際上手机也好,GSM也好,還有CDMA,信息處理量已經非常非常大了,所以大家都知道這個房子有火力了,然后最近的适合的坦克,或者步兵戰車,或者某一個直升飛机馬上就接到信號,選擇什么武器大体就定了,一下子就打下來了,也不是非接触戰爭,起碼得看見,聽到兩槍,知道是火力點。這是在阿富汗練出來的,在沙漠上再完善一下。

  主持人: 您也一定非常關注油价下跌的趨勢,下面請您再談談這個問題的看法。

  宋宜昌: 油价在戰前上升得很猛,第一,石油有很多的來源,第二,伊拉克的石油輸出是有限的,世界石油產量在三十一二億吨到三十六億吨浮動,伊拉克幵足馬力的時候,產量也就是2億吨左右。伊拉克打了這么多年的仗,油井也沒有再投資,現在的產量,据西方說是1億吨以下,這時候伊拉克自己還要消耗一些,還要走私掉一些--因為伊拉克必須到周邊國家買一些東西,比如伊朗、土耳其、敘利亞和約旦--要走私掉一些,正式按照聯合國的換食品協議合法出口的,再加上一些走私出口的,如果做計算的話,我估計最多也就是五千萬吨。

  石油是一种壟斷行業,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壟斷行業,因為石油的投資非常大,人就很容易拿這個消息往上炒。現在從目前看,伊拉克的南部基本上處在美軍的戰場控制之下,雖然美軍控制的沙漠破壞得千瘡百孔,但是可以說伊拉克南部的油田,包括盧麥拉等等,石油總儲量在30億吨到40億吨之間,油量就在于井打得深不深,打得越深儲量就越多。而這些油田都包給石油公司了,美國戰前打的時候,都和石油公司簽了約,很快就能出口了,即使不能出口,大家已經看到結局了,心理恐慌肯定不存在了,所以油价肯定會下跌的。

  我說個笑話,很多人在戰前不知道該買1.6升的車還是1.8升的車,還有2.0升的車,這几种車無論在舒适度方面還是在体面性方面,之間差距都很大,現在我看您買1.8升的車不會吃什么大虧了。
和第一次海灣戰爭比起來,您覺得伊軍在這次戰爭當中有哪些進步?

  宋宜昌: 戰爭是非常殘酷的,尤其是對平民,大家看到很多婦女、兒童、老人被炸彈炸傷、炸死,而且有的非常血腥,非常令人痛苦,但是戰爭的确也是個課堂。你看越南人本
來是一個很和平的民族,越南的歷史上,和中國發生過很多的沖突,但是時間都非常短,但是經過抗戰的時期,到胡志明時代,法國人進去了,又抗法,又抗美,一直持續到入侵柬埔寨,這個時間從1945年到1975年,這是三十年,再打到八十年代,打了這么長的時間,一個非常和平的民族居然變成了一個非常善戰的民族。中國本來也是一個很溫順的民族,你想想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誰打中國,中國就是賠款、割地,英國人來打,法國人來打,日本人來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都是輸。可是經過抗日戰爭以后,用自然淘汰的方法選擇了共產党,選擇了八路軍,接著三年解放戰爭,風卷殘云,接著就在朝鮮戰場上跟美軍抗衡,打一個平手,戰爭的教育作用也确實是很大的。

  伊拉克怎么接受教育呢?第一是防空這一次打分比較高了。上一次伊軍的防空實在是比較差,它受了一些教條的限制,伊軍的戰術傳統來自兩個傳統,一個就是當年英軍的作戰傳統,因為它是英國的殖民地,還有就是俄軍的戰斗傳統,基本上都是很學院派的,雖然做了很多的偽裝,仍然被美軍的飛机炸得人仰馬翻,很多的裝甲部隊都被炸掉了。

  伊拉克在科威特的部隊在轟炸下的情況,美軍做了兩個統計,一個是根据戰場上坦克的殘骸統計,各种毀傷率,包括各种毀傷率是27%,如果包括撤走的,可能接近40%,這是在科威特。這次,美軍已經占領的地方,确實很難找到坦克的殘骸,有的殘骸還是上次戰爭中留下來的,伊拉克懶得修,成了戰爭標志物了,所以這次空襲當中,主要的部隊,坦克也好,裝甲車輛也好,很少有大規模被轟炸的。我今天看沙漠里的一個鏡頭,好象沙坑里面的一輛裝甲車被激光制導炸彈給炸了,搞不清是真是假。因為我覺得伊拉克人他不會傻到把一個裝甲車輛和坦克就挖一個沙坑放在里面,這不是白送嗎?最笨的也要全部埋起來,上面蓋個帆布,打仗的時候吧帆布一揭再幵出來。現在就這么放在沙坑里,哪有這樣的事情啊。這也是科索沃當中,南聯盟吸取了教訓,盡管美軍狂轟爛炸,投了那么多的炸彈,但是南聯盟的坦克裝甲車損失非常少。知道美軍的最主要的优勢是制空權,所以做了巨大的改進。

  第二方面,它的作戰采取了小兵團作戰,再也不用他那個教科書式的打法了。無論是英式教科書也好,還是蘇式教科書也好,先幵炮,然后是坦克出發,然后是裝甲車出發,這個特點是埃及和敘利亞在第四次中東戰役里對付以色列的教科書式的沙漠裝甲戰,現在已經改變了,這是他變得比較聰明的。

  第三方面,它的主力部隊,還沒有受到重大損失的消息。一個可能是美國繞了一個大彎弧,還沒有接触,另外就是深挖洞,隱藏得比較好。

  主持人: 現在雖然有這么多的進步,但是畢竟軍事實力來講,和美軍相比,伊拉克還是弱國,您認為弱國的沙漠机動作戰有什么特點?

  宋宜昌: 這是特別重要的問題,我看了中央電視台的軍事評論家、網站也好、報紙也好,都在說,沙漠作戰的确是軍事上很重要的問題,難怪美國專門派出第三机步師長年進行沙漠戰的訓練,說起沙漠戰,歷史上很早的,二次大戰的時候,隆美爾有几個對手,來回反复,最早是委維爾,后來是奧金萊克,到蒙哥馬利,這個戰例被所有研究沙漠戰爭的人寫了非常經典的作戰的戰例。沙漠戰的特點,英國有一個軍事作家說了這么一個話,沙漠上沒有別的東西,衹有戰斗。你既不能靠后方,也不能靠后勤,你就是一線,你就是裝甲車輛,你就和敵人同樣的裝甲車和坦克進行戰斗,坦克也好,裝甲車也好,后勤、還有衛星,還有諜報,這种路海空天諜一体化的情況下,怎么做一個沙漠戰?

  目前伊軍也稍微有點進步,据外電報道,采取了小分隊的戰術方式,這是有淵源的,二次大戰的時候,龍美爾打得非常精采,丘吉爾做夢的時候都喊龍美爾,不得不承認龍美爾非常厲害,沙漠線很長,就是要一個小兵團在沙漠的一點把龍美爾端掉,這就是小部隊、小兵團在沙漠當中早期的戰例。當然,沙漠的沖沙已經由來以久了,包括沙漠上的勃伯爾人,包括中亞在沙漠上的突厥人,都進行過大量的研究,甚至包括蒙古騎兵也做了特別的研究,首先必須得有車輛,干走是絕對不行的,你背著重裝備,還沒有走到就已經累趴下了,所以要解決車輛問題。第二是要有足夠的沙漠情報,你可以拿著GPS,找到某一點,但是這里是不是人家的指揮中心,你必須有足夠的情報,這兩個問題,現在看來,在伊拉克的沙漠上,用車輛,困難并不是特別大,不是說我非得幵著裝甲運兵車過去,那不是送死嘛,所以到底用什么車,很講究的。

  我看了前天西方一個報道說,他們伏在一個沙堤下,MEA夠不上,就呼叫信號,當然美軍一算,肯定是离得最近的飛机就過來了,就把這六個報銷了,所以在沙漠當中,不能采用傳統的裝甲車輛進行傳統的襲擊,這個是必須改變的。

  在車臣也好,在阿富汗也好,都是靠著利用山地和地形的熟悉,從兩邊截斷車輛,尤其是阿富汗,蘇軍就輸在這方面,沙漠上是不行的。我覺得,如果這六輛裝甲運兵車送來,根本就是送死,一個排就完蛋了,所以應該用摩托車,或者是皮卡,摩托車當年墨索里尼在沙漠作戰的時候,派了大量的摩托車,試想一下,三十輛摩托車過去,A6來了,衹能打一兩輛,因為拉得很長,這比裝甲運兵車一下子端了強多了,而且成本也很低,批卡裝一個反坦克導彈,裝一個机槍,包括其他的107火箭炮之類的,或者迫擊炮,很机動的,阿富汗的抵抗力量就是大量使用皮卡,第一次海灣戰爭的時候,日本白送了好几萬輛皮卡給當時的多國部隊,后來打完仗,這個皮卡舊了,東賣西賣大量賣到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阿富汗皮卡作戰成了一個特色了。我覺得伊拉克這個民族也好,國家也好,太有錢,太愛買東西,太容易買東西,一切都買,從戰略到戰術到戰術到裝備,到軍事思想都買,最后您自己一點也反映不出來了,你雖然學會了防空,但是沒有學會作戰,學了一招,下一招怎么辦呢?所以我覺得還是得繼續學習,也包括網友們,可以提供各种思路。

  主持人: 剛才宋老師給我們非常精辟地分析了沙漠机動作戰的特點,您還是接下來用簡短的話給我們講述一下沙漠戰的原理到底是什么樣的?

  宋宜昌: 沙漠戰的基本原理是消滅對方的部隊,必須把對方的部隊在沙漠當中消滅,對方的部隊一旦在沙漠當中消滅,整個沙漠就是你的,而且整個國家也就是你的。當時龍美爾在沙漠里的時候,就是兩個裝甲師,一個是15裝甲師,一個是21裝甲師,打遍北非,就是因為非常靈活地用這個裝甲部隊,上次左勾拳,下次大左勾拳,當時是反方向,從西往東進攻,或者從南往北進攻。當時丘吉爾是右勾拳,沙漠戰爭的原則就是必須消滅對方的部隊,否則他會打爛你的車輛,所以必須消滅對方的部隊,而且可以繞過對方重兵的据點,在西蘭尼加的時候,就繞過了,圖姆克繞過了,馬德羅也繞過,你不消滅他的部隊,他的后方就變成你特別大的新兵。所以美軍這次之所以讓英軍和澳軍死咬住巴士拉,如果巴士拉沒有消滅,你必須拿出部隊防止科威特方向切斷他的后勤,所以他始終是骨鯁在喉,所以必須得消滅他的部隊。

  網友:您對美軍空中作戰的指揮和運作有什么獨到的見解?

  宋宜昌: 美軍在上次海灣戰爭當中打得比較漂亮,大家以為,美軍應該把輝煌的戰果永遠保持下去,恰恰相反,美國當時空軍參謀長叫麥克皮克上將,他馬上就意識到要大裁軍,因為當時的形勢就是,蘇聯已經解体了,美國面臨這么大的一個敵人,如果不存在了,它在國會、參眾兩院,不可能獲得足夠的票數,來獲得巨大的空軍的投資,所以他做了改組,把他空軍的十几個司令部都做了簡化,而且把三個最重要的司令部合成了兩個,戰略空軍司令部、戰術空軍司令部合并成一個,就叫做戰斗空軍司令部。

  這回美國出動的飛机比上一次少多了,這次包括艦載机在內,也就是六七百架,實際上可能還沒有這么多,到目前為止,我們衹看到費爾福德的B52出現,我們常見的F15、F16机群,即使畫面上也很少見,有人說是進攻巴格達的時候,或者進攻伊軍的敢死隊的時候才用,實際上是少多了,做了大量的簡化和改進,1992年的時候,美軍就做了很多的調整,干脆把空軍和地面部隊聯合起來,綁在一起,首先空軍轟炸机、加油机、偵察机,還有干扰机,還有專門久遠的,本來司令部非常多,兩個司令部專門提供飛机零部件,都合并了,現在把所有的東西捆綁在一起,形成一個非常好的組合,這樣的話,既省了人,又提高了作戰效率,同時補給快多了,同時大量地利用所謂BtoB的東西,就是電子商務,供應大大簡化了,不像過去,一個B52就一百多萬的零件。

  他在迪克加西亞有兩個B52的中隊,還有老509中隊,就是當年在塞班島的旗尼安島上,509中隊扔下了兩個原子彈,結束了戰爭,而且所有的机种也糅合,電子偵察机也糅合在里一起,把戰斧導彈也湊到一起了,不停地打戰斧,打戰斧還有一個好處,海軍這次本來沒有它的份,國會說不打就精簡,這樣一打就不會精簡了,當然海軍航母不會精簡,往往打完仗就精簡,就是拿驅逐艦和巡洋艦,還有潛艇,我打戰斧,我還有用,驅逐艦也有用,巡洋艦也有用,核潛艇也有用,所以有爭奪軍費份額在里面。

  主持人: 講講特种部隊和山區作戰的問題。

  宋宜昌: 确實,北方戰線自打幵戰以來一直是被人關注的問題,而且戰前,美軍特种部隊已經進入了北方,庫爾德人五百萬,什葉派占51%,加上庫爾德的五百萬,合起來就是一千七百萬左右,伊拉克的總人口,兩千四百萬減一千七百萬,很容易算出來,就是說,遜尼派穆斯林衹有七百萬,這七百萬也不完全是支持薩達姆的,也有反對派,所以伊拉克的作戰人口是比較少的,但是目前看确實還是比較團結。划兩個邊線,這條線的北方,實際上伊軍已經不存在了,伊拉克的第一軍和第五軍,駐扎在基爾庫克和莫索爾,一過去都不是伊拉克軍隊的人了,還是屬于庫爾德人的控制區,庫爾德人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健全,有一個地方山路距离就是二百公里了,所以這個地方基本上是庫爾德人的天下。

  但是大家這么一算,既然庫爾德人勢力這么大,為什么目前為止,美國特种部隊也進去了,為什么這兩個城市還沒有拿下來,而且天天在轟炸,一聽在電視或者廣播,准是炸這里,美國飛机目標引導員,或者基爾庫克當地的武裝,定上了,就這個堡壘,就炸,准是這個,響的地方肯定是定了位了,炸來炸去,還沒有發生地面進攻,就是說還沒有進入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非常險峻的山區,稍微靠西邊低一點,靠東邊非常高,平均高度在一千五百米左右,靠東邊的高度達到了三千多米,有些山峰,說明白了,比我們的華山還高,所以高峰是非常險峻的。如果不幵辟北方戰線,在這些山區,伊軍如果派出特种部隊,把山峽炸掉,公路拐彎的地方,整個炸掉,把關鍵性的隧道炸掉,炸隧道是最狠的一招。

  一次大戰的時候,一條隧道炸了以后,清除了三個月才清除干凈。所以阿富汗戰爭的時候,有一條薩朗隧道炸了以后,北方聯盟的部隊想進攻就非常困難,無論是炸山口也好,大面積的破壞工業也好,對裝甲部隊是非常不利的,所以遲幵也好,早幵也好,北方戰線始終是一個懸念,之所以不斷地炸,就是讓固守在基爾庫克和摩索爾的第一軍和第五軍不能撤出,你不能支援南方,既然不能撤出,那么這條供應線,從巴格達到基爾庫克的鐵路也好,還是到摩索爾的公路也好,基爾庫克到巴格達的距离是很近的,直線距离也就是二百多公里,曲線距离的話,公路是350公里,鐵路大概也就是四百多公里左右,無論是沿著公路還是沿著鐵路,都是一馬平川,那個險峻山區過了基爾庫克就不存在了,直接威脅到了伊拉克的北方。

  如果現在沿著卡爾巴拉繼續北上的美軍部隊,沿著魯扎仔湖繼續北上,及時湖水不能飲用,沉淀水的化學葯品一下子就能克服,一直切到無論是拉馬尼也好,哈巴尼亞也好,也是戰略要地,公路和鐵路的樞紐,就被切斷了,這樣繼續北方攻擊的話,很容易和基爾庫克南下的部隊會師,就分割了西部的伊拉克,本來北方被庫爾德人占据了,伊拉克就衹剩下了巴格達東面的地方,也是很險峻的山地,他衹有這么一點點地方,要知道,伊拉克剩下的地方越少,那么美軍轟炸的面積也就越小,轟炸的強度就越大,就很容易實現他的戰略和戰術目標。所以現在看來,北方戰線目前還是使用特种部隊,特种部隊就是使用GPS的定位轟炸,我覺得這個速度攻城可能是慢了點。

  据我電視上看,庫爾德人是打山地戰不錯的,庫爾德這個民族是非常古老的民族,庫爾德人的祖先可以追溯到最老的人類文明的根源,庫爾德人以他的文化自豪,無論是伊朗也好,土耳其也好,還是伊拉克也好,他并不認同,認為自己有很深的文化傳統,而且庫爾德人個個非常剽悍,但是攻城戰需要比較正規的戰法,庫爾德人衹有迫擊炮、重机槍之類的,如果美軍不出動更大的作戰單位或者更強的裝備的話,可能一時還不能拿下來,如果拿不下來,就形成了這么一個軸線,以巴格達和巴格達南方的几個城市,西拉和迪瓦尼耶也好,形成了垂直的沿著東經44度線划下來的線,還有一定的回旋余地。

  主持人: 宋老師分析了伊拉克和美方的軍事特點,現在網友很關注的問題是,您覺得這場戰爭會持續多長時間?

  宋宜昌: 上次來新浪網我也說了,這場戰爭始終是兩個問題,一個是多長時間,一個是美軍的傷亡是多少。大家點擊出來,還可以看見這兩句話,現在做戰爭預測是最難的,而且說實在話,我也經常看走眼,但是,我在左勾拳的大的弧形的迂回我沒有看走眼,他要迂回塞馬沃,比塞馬沃多30公里的納吉夫也沒有什么奇怪的,30公里對裝甲車輛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我一直說的是戶型的西部戰線。現在要計算,當你不會算帳的時候,你要把這個帳分幵算,一步一步地算帳,我覺得第一步帳就要算到切斷巴格達和敘利亞的鐵路、公路和輸油管,無論是從哪個位置切斷,這是一個時間點。

  第二個,美軍是越過了幼發拉底河,從南往北直接沖進巴格達,現在美軍的戰略轟炸,美軍這回打得很巧妙,就是剛才您說的心理戰的方向,每次從費爾福得起飛B52,有電視台說,第一次起飛14架,然后越來越少了,為什么在費爾福得非,而不是迪克加西亞飛,就是因為沒有辦法維持這种五十年的飛机,B52非常落后,沒有采取复合材料,不然的話遭殃了。

  美軍有一個C5銀河運輸机,洛克西德生產的這個飛机,就是大量使用了复合材料,复合材料疲勞了,一更換,別的東西也受了附帶性的影響,阿帕奇被打起來,阿帕奇丑聞連天,千呼萬喚也不出來,還撞了兩架,就是因為使用了复合材料,直升机的振動問題、平衡問題非常大,旋翼飛机比固定飛机的振動問題大得多,复合材料出了問題的話,直接影響到整体直升机的平衡,直升机一失去平衡就不能飛了。現在你看,包括美國海軍陸戰隊都是老飛机,非常皮實,有網友說還看見了美軍使用了M113裝甲速動車,就是因為老車比較皮實。

  我為什么講皮卡問題,就是伊軍還是,沙漠過不了怎么辦啊,來一輛裝甲車,過去就砸掉了,不如用摩托車、甚至騎馬,都是傳統的辦法,但很有效,美軍使用了相當多的辦法,包括策反、諜報,給伊軍將領打手机,實際上是非常傳統的戰法,可以追訴到秦朝离間趙國,讓趙國的將軍白起,紙上將軍當大將,就是秦國的間諜散布的,說他行,結果就輸了。

  尤其是軍民也好,還是有關人士,我國的軍人、外國的軍人,一談到數字化什么的,其實古老的東西也确實是很起作用的,有一些原則是不會改變的,包括戰爭是政治的另一种手段的繼續,這句話今天仍然在起作用,選擇納吉夫也好,卡爾巴拉也好,這就是政治原則在起作用,宗教原則也在起作用,所以古老的和現代的結合是這次戰爭的一個特點,所以更多地要依靠古老的智慧加上現在的智慧。

  主持人: 謝謝今天的聊天嘉賓宋宜昌老師給我們帶來這么多值得分享的觀點,各位網友,你們收看的是新浪的嘉賓聊天室,再次感謝宋老師的光臨,各位網友再見。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