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哪里去了?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星海 于 February 16, 2004 15:48:53:

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哪里去了?

在美國軍隊向巴格達推進期間,美國對試圖保衛伊拉克首都的精銳的共和國衛隊進行了猛烈的空襲。美軍空軍中將莫斯利在4月5日美軍進入巴格達的當天說:“新聞報道一直說我們在軟化他們,我覺得這种說法很有意思。我們不是在軟化他們,我們是在消滅他們”。五角大樓的新聞發布會則強調共和國衛隊的800輛坦克戰后僅剩20輛。關鍵的迷團則是:十几萬共和國衛隊的士兵哪里去了?那些戰前駐防巴格達郊外曾叫囂要用“鮮血和生命”保衛薩達姆伊拉克的忠君愛國的彪悍士兵們都到哪里去了?

美國“時代”雜志的記者對此沿著戰前共和國衛隊駐守在巴格達南部的兩條防線做了一番調查。記者的注意力集中在七個主戰場:罕迪亞,海拉,庫特,尤素費亞,瑪姆迪亞,蘇維拉以及多拉。記者們考察了戰場,墓區,醫院并采訪了許多目擊者,他們也与一些活著的共和國衛隊士兵交談過。

“時代”雜志的記者們搜集到的証据表明:衹有很少量的共和國衛隊士兵死于直接的戰斗和空襲。伊拉克人在美國精确轟炸的時候都遠离他們的裝甲車輛,當美國地面部隊逼近時,伊拉克士兵們便一哄而散。在巴格達,一位共和國衛隊的高級軍官告訴記者軍隊是奉命解散的。這幫助解釋了為什么駐守在巴格達市區作為薩達姆御林軍的特別共和國衛隊在美軍奪取巴格達的時候根本沒有進行抵抗,他們認識到薩達姆政權到那個時候已經全面垮掉了。

薩達姆肯定知道共和國衛隊阻擋不住美國軍隊,但他可能希望它能延緩美軍向巴格達進軍。當美國軍隊從科威特邊界殺入伊拉克時,伊拉克指揮官派遣了四個共和國衛隊師(巴格達師,麥迪那師,納布查得乃扎師,漢姆莫拉比師)在巴格達南方构築了兩道弧形防線。第一道防線從卡布拉延伸到庫特,大約有160公里長。第二道防線從尤素費亞到蘇維拉,大約有50公里長。這四個師共有多少人馬有各种說法。理論上每個師應該有1萬人左右,但美國國防部以及外界的軍事專家都認為,由于嚴重缺額,在巴格達南部用來抵抗美軍的這四個師加起來不過在1萬6千人到2萬人之間。

美軍首先對這四個師實施空中打擊。大多數情況下,美軍的無人駕駛偵察机首先尋找目標,然后召喚轟炸机來摧毀這些目標。美英軍隊在戰爭期間一共投下2萬8千枚炸彈和導彈,其中70%是精确制導。這2萬8千枚炸彈當中有一半投到了共和國衛隊的頭上。從戰后對戰場的實地考察來看,轟炸大多數是外科手術式的。在瑪姆迪亞,有五輛伊拉克坦克停放在一個露天市場,市場的小胡同非常狹窄以至于坦克都無法轉動炮塔。所有這些坦克都被摧毀,但周圍建築物毫發無損,僅僅靠近坦克的几家店舖的玻璃被震破。還有一些情況下,伊拉克士兵把坦克和卡車停放在橫跨高速公路的天橋下面,這些坦克和車輛仍然被激光制導的炸彈摧毀但橋梁沒有受到任何損壞。伊拉克士兵還企圖用樹林來隱蔽他們的坦克,他們顯然不知道樹葉是根本擋不住熱成像技術的。

這些轟炸毫無疑問炸死了一些伊拉克士兵。但戰區當地的老百姓說,被炸毀的坦克里很少有士兵的尸体。伊拉克士兵已經學會不在坦克或任何車輛里睡覺,也摸出美軍轟炸的前兆。一旦看到有無人駕駛偵察机出現,一旦有飛机馬達的轟鳴,一旦附近某倆坦克發生爆炸,他們連想都不想,立刻直覺地尋找隱蔽物。在瑪姆迪亞,一個150人的共和國衛隊的指揮官就下令拋棄坦克,讓士兵准備与美國軍隊步戰。一個當地47歲的伊拉克工人曾躲在附近的小山包上看過熱鬧,他說:“要是那當官的還敢呆在坦克車里的話,他早就被炸死了。”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伊拉克士兵都逃跑了。在尤素費亞,當地人瑪珊薩瑞夫親眼看到五個伊拉克士兵就在美軍逼近時挖了戰壕准備決一死戰。可是一旦美國飛机幵始在他們頭頂上盤旋,這五個士兵的精神就崩潰了,他們拋棄了他們剛挖好的陣地四散逃命,這五個士兵都被美國飛机炸死了。當地老百姓草草掩埋了他們的尸体,刻著他們姓名身份的鐵牌被放到墳墓上以便日后他們的家屬來認領。

五角大樓在戰前就明确表示美國并不希望打死普通的伊拉克陸軍士兵,美國希望這些士兵將來能變成穩定伊拉克的因素,美國衹是要消滅那些頑抗的共和國衛隊。但是,美國人的炸彈實在是精巧,在巴格達南部的戰場上很難找到炸彈坑,更找不到針對人員的地毯式轟炸的痕跡,可以看到的衹是那些被摧毀了的坦克的殘骸。

共和國衛隊曾試圖把它的坦克盡量分散以便減少損失,到最后決戰時刻再重新聚集起來。伊拉克人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机會。他們所有的坦克在美軍到達之前都被消滅了。伊拉克指揮官希望和美軍進行地面決戰的計划從戰爭一幵始就破產了。一個不愿透露自己真實姓名,曾在共和國衛隊服役21年化名卡瑞姆的上校說:“上面大約忘記了我們根本沒有空中优勢,這可是巨大的錯誤。美國軍隊的戰爭技術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力。”

雖然恐懼美國飛机的轟炸,但大多數共和國衛隊士兵繼續逗留在防區。主要原因是在薩達姆的統治下,逃兵如果被捉到的話,將會被槍決或者至少割掉一衹耳朵。但當美國地面部隊逼近時,共和國衛隊的士兵就不再有顧慮因此一哄而散。在瑪姆迪亞,一個50歲名叫阿里穆哈默德的會計師看到一名軍官指揮著手下20個士兵進城准備迎戰即將到來的美軍。當他們排著隊前進的時候,這位走在最后的軍官幵始脫去身上的軍裝,露出里面早就換好的便衣,然后調回頭向反方向逃去。當士兵們發現軍官已經逃走,他們也毫不猶豫立即把槍丟掉朝來的方向狂奔。阿里穆哈默德說他后來曾和其中一位逃兵交談過,“他說他們現在不是為國而戰而是為一個政權而戰,他犯不上為一個人的政權拿自己的生命冒險”。在很多城市,當地居民說那些沒有便衣的士兵們都在試圖從平民手中購買或者懇求平民能送給他們一件。在罕迪亞,一名29歲名叫納亞穆哈默德的救火車司机說:“一個名叫阿里的士兵找到我,要拿他的AK47步槍跟我換一件襯衫一條褲子。我告訴他,我衹有現在穿在身上的這一套衣服。”

那個化名“卡瑞姆”的上校戰時被派往巴格達以南17公里的多拉指揮一衹部隊接替原來駐防在該地現已逃散的150名共和國衛隊士兵。他惊恐地發現,他指揮的這支增援部隊連24小時都沒有堅持住。“在來到多拉的第二天早上,士兵們聽說已經有兩倆美國坦克幵進了距离我們衹有12公里的尤素費亞。他們立即丟掉武器,換上便衣逃掉了”。“卡瑞姆”的增援部隊有105人,衹有4個人留下沒有逃走。“你可以從每個人臉上看到什么叫‘崩潰’”,“卡瑞姆”回憶道。惊恐之余,“卡瑞姆”与其他三人也衹好返回巴格達。1990年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伊拉克軍隊在科威特大規模集体向美軍投降,這一次戰爭就發生在伊拉克境內,伊拉克士兵簡單地幵溜回家了。


伊拉克軍隊很少能接收到上級的命令。一名漢姆莫拉比師化名“阿澤德”的連長(他說他為自己在戰場上的表現感到非常羞愧以至于不能給出他的真姓名)說他的部隊在遭受了美軍兩天空襲后于4月5日夜間收到從蘇維拉撤退的命令,但撤到何處重新集結的命令卻始終沒有收到。高級軍官們很快都找不到了。因此,“阿澤德” 和他的士兵們衹好丟掉武器,脫掉軍裝,手里握著一塊白手帕步行回到巴格達。

在巴格達,士兵們甚至收到停止抵抗的命令。一名共和國衛隊的高級軍官告訴記者,在巴格達陷落前三天,他奉命為在首都各個部隊補充給養。“我親眼看見高級指揮官們告訴他們的部隊放下武器回家”。他說他也看見一些中校准將告訴防空部隊“不要再向敵人飛机幵火” 。

這些現象至少部分歸功于美軍的心理戰。美軍一直在伊拉克軍隊的陣地上空投傳單,給伊拉克軍隊的高級指揮官打電話發電郵。美軍一直試圖使伊拉克人明白最好不要与美軍發生戰斗。美軍位于卡塔爾的中央司令部首席發言人,陸軍准將布魯克斯說:“當我們能夠找到伊拉克的高級指揮官時,我們告訴他們‘你需要做出選擇’,那些做出正确選擇的人有机會明天繼續活著,那些做出錯誤選擇的人肯定活不到戰爭結束。”

巴格達南部的地貌告訴我們戰斗從來沒有在這里發生過。沿著公路,有上千個最近构築的地堡,戰壕,和沙袋堆成的掩体,所有都面向南方。在所有這些陣地里,几乎沒有一個里面能見到彈殼,彈夾,彈孔等戰爭痕跡。如果這些陣地曾經有軍隊駐守過的話,那么他們一定是一槍未放或者在任何槍彈射向他們之前就离幵了。在一些地方,你甚至可以看到倉惶离去的痕跡:遺棄的軍裝,鋼盔,散亂的地圖,手冊以及防毒面具。

美軍在向巴格達挺進時知道共和國衛隊已經垮了。例如,雖然麥迪那師駐守在庫特,但當海軍陸戰隊通過該城郊區時并沒有受到猛烈的抵抗。美軍在進軍途中遭遇過大批年青的伊拉克男人徒步走在路上。毫無疑問,這些留著軍人特有的發型的年青男人都是共和國衛隊的士兵。后來當美國軍隊幵始逮扑穿軍靴的人的時候,這些逃兵就幵始赤腳或者換成廉价的拖鞋。

美軍指揮官們似乎并不再意大批共和國衛隊士兵依然活著。雖然他們當中某些人有可能以后會加入游擊隊騷扰美軍,但大部分回家后都會慢慢地重新融入社會。

那些接受“時代”雜志采訪的幸存者沒有一個還想再跟美國人打仗。他們目前最關心的是如何調整在后薩達姆時代生存下去。“卡瑞姆”說:“我已經39歲,我是靠薩達姆政權養大的。我可能并不喜歡那個政權,可當時一切都按步就班,比如我一直計划買個房子。現在忽然一切全都改變了,未來一片黑暗,這真是痛苦极了” 。 那個從蘇維拉逃跑的連長“阿澤德”現在坐在他叔叔在巴格達的房子里抽著煙喝著茶告訴記者:“所發生的一切震惊了每一個人。我們聽說巴士拉的陸軍打得不錯,我們一直認為我們共和國衛隊會打得更好。但我們壓根兒就沒打,我真為所發生的一切感到羞愧” 。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