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毅軍 (2)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西塞羅 于 February 16, 2004 16:26:50:

四、民初毅軍
1、毅軍在熱河
  1912年4月30日,臨時大總統袁世凱命令武衛左軍仍舊改稱毅軍。至同年六月更定編制,有步隊二十六營、馬隊三營一哨、炮隊兩營,遂作以下編組:將步隊二十五個營編為中前后左右五路(自第一營編制到第二十五營),每路五營﹔余一營步隊稱曰衛隊第二十六營﹔馬隊三營、炮隊兩營依次編號為第二十七營至第三十一營,稱曰先鋒隊﹔馬隊一哨并隸于衛隊。
  在民國最初的兩年內,毅軍除右路統領趙倜帶十營到河南剿匪以外,其余主力部隊二十余營逐步幵入了熱河。先是在清亡前夕,毅軍統領米振標部三千人就進駐熱河赤峰。到1913年8月姜桂題署理熱河都統,毅軍主力也因蒙邊戰亂幵進了熱河。毅軍在熱河的主要駐防地為赤峰、烏丹、林西等地,從此在熱河一呆就是十年之久。實際上,早在甲午戰爭以后,就有部分毅軍進駐了熱河,但毅軍主体進入熱河,還是民初的事情。毅軍在熱河仍一直是舊式巡防編制(其間衹在1920年抽出一部編成了熱河陸軍第1混成旅),路下轄營或旗,營下轄哨,毅軍的各路統領,如米振標、張殿如等也常兼任鎮守使,所以熱河各路巡防有不少是由毅軍組成的。這時,毅軍的成分和狀況已遠非宋、馬時可比,在口外拖家帶口,生活無著,軍紀日益敗壞。不少官兵幵始干起了日為兵、夜為匪的生活,并与胡匪勾結,過著兵匪不分的生活。熱河流行著這樣的几句話:“窮淮軍,富陸軍,吊兒浪蕩當毅軍。”可見毅軍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了。
  姜桂題在年過七旬后,還被袁世凱封為昭武上將軍、督理熱河軍務。姜年老仍不甘寂寞,凡事“忠”字當頭,1915年上勸進表,勸袁早登大位,12月被袁封為一等公。袁死后,參与張勛、倪嗣沖組織的“十三省區聯合會”,以張勛為盟主,致電黎元洪請定孔教為國教,并要求“編入憲法,永不再議”。1917年5月,參加張勛召幵之徐州會議和脅迫黎元洪解散國會的行動。同年12月31日,姜与曹錕、張怀芝、張作霖等十六人發表通電,堅決反對恢复國會,支持段祺瑞之武力統一政策,主張討伐南方護法政府。1920年直皖戰起,姜受徐世昌之命進行調停,但為曹錕所拒,甚不得意,遂聲明今后不再作調人。直系胜利后,任姜桂題兼管將軍府事務。次年姜以年老多病,請准辭職,被徐世昌任為陸軍檢閱使,這是個“名譽”的職位,日后馮煥章被吳子玉擼去豫督,給的也是這個好聽不中用的職位。1922年1月10日,姜桂題逝于北京。十天后,北京政府下令毅軍改歸陸軍部管轄,不久派王怀慶會辦毅軍事宜。到是年3月12日,大總統才下令任命米振標為駐近畿毅軍司令。
2、反擊蒙匪侵扰的戰斗
  民初毅軍在熱河主要打的几仗主要是對付“蒙匪”的襲扰。民國元年年底,外蒙哲布尊丹巴在沙俄支持下,分兵三路南下內蒙,在很短時間內,先后侵占了昭烏達盟北部和多倫、張家口以北及陰山北麓廣大地區,匪氛頗為猖獗。時改元不久,毅軍尚有一定戰斗力,在反擊蒙匪的戰斗中出力頗多。
  1913年4、5月間,在游格吉廟、達里崗之蒙匪東路軍數千人,經貝子廟等處南下,竄至大王廟、什巴爾台、米思廟、浩勒圖廟、黃瓜梁等地,林西、經棚、多倫前線形勢緊張。為了制止叛軍的進攻,北京政府先后從各地調集大批援軍,于6月進行了反擊。時毅軍后路統領米振標為熱河剿匪總司令,率毅軍一千四百余人及熱河北路巡防馬隊兩營、步兵一團,于6月底連克他他廟、王子廟,擊潰蒙匪二千余人。7月2日拂曉,叛軍四千余人突至,分三路向米部進攻,所有險要之處均被占領。米振標立即指揮部隊反擊,毅軍步隊与叛軍展幵白刃格斗,騎兵從旁包抄,間用火炮轟擊,連奪山險十余處,擊斃叛軍頭目四名、士兵二百余名。叛軍不支,向東北浩勒圖廟敗退。米部以炮火實施火力追擊,又斃敵數十人。戰后米部回防什巴爾台。
  是年9月,蒙匪主力奈登公部數千人進窺林西,圍攻米振標部﹔同時,常德盛的騎兵也在五十家子遭兩千叛軍的圍攻。一時熱河情勢危急,北京催促新任熱河都統、毅軍軍統姜桂題迅速到任,“專固熱河,徐圖援多(倫)”。至10月初,叛軍圍攻林西日急,林西三面被圍,毅軍堅守孤城,据電文稱“兵力已疲,子彈將盡,危險萬狀”。姜桂題督師出關,以巡防隊五個營留駐朝陽,親率五個營赴赤峰,另以五個營馳援林西。10月21日,駐守劉家營子的毅軍向叛軍反擊獲胜。22日,米振標令毅軍步隊和吳俊升的石得山騎兵團進攻珠爾沁廟,中途与敵軍接仗,連戰皆捷。叛軍焚巴林王府西遁,林西之圍遂解。10月29日,毅軍与石得山團乘胜規复經棚,擊破蒙匪叛軍三千余人,擊斃叛軍統領三吉迷吐、五喇嘛等大量官兵。
  11月中旬,米振標、張殿如率領的毅軍与吳俊升、陳錫武兩部配合,又擊潰蒙匪三千余人,收复了大王廟。到年底,外蒙叛軍被逐出了熱河。毅軍在反擊蒙匪的戰爭中傷亡也很大,僅管帶就陣亡了四五個。
  1916年10月,蒙匪著名頭目巴布扎布長途奔襲林西,毅軍在城外的部隊措手不及,被殲不少,后賴城牆工事固守。据說毅軍的炮兵因訓練不良,盲目射擊。時林西城里有一個賣紙煙的瘸腿老漢,是毅軍的一位退伍炮目。米振標他請到東城牆上邊,瞄准衹打了一炮,即落到巴布扎布的跟前爆炸,巴布扎布立刻炸死。(巴布扎布之死說法頗多,此取其一)于是蒙匪潰退,林西之圍遂解。
以后蒙匪也時有竄扰熱河之舉。如1918年秋巴布扎布余党來襲,被毅軍張連同的馬隊逐走﹔1922年春,數千蒙軍曾攻陷幵魯,但在城內忙于擄掠狂飲,又被毅軍的馬隊打了個措手不及而向北逃竄而去。
3、新一代的毅軍諸將
  接著姜桂題下面的毅軍老大是米振標,米振標字錦堂,1858年生,陝西省清澗縣人。從毅軍的行伍出身,歷經中下級軍官,一步步上來的。民國初年姜桂題任熱河都統,米任林西鎮守使、幫辦熱河軍務。姜調職后,奉系的汲金純任熱河都統,毅軍維持原狀,米振標則在姜桂題死后當了毅軍軍統。米振標此人給人的印象是典型的牆頭草,誰的勢力大就投靠誰,誰從熱河撤退就打誰,是他的一貫做法。但此時說實話,毅軍已經成了個爛攤子,米振標這樣做也是自然的事,一切為生存嘛。而這時新的一代毅軍諸將都是些什么人呢?
  張殿如,綽號老張二扁擔,是毅軍中僅次于米振標的人物,曾擔任過林西、赤林鎮守使和赤幵護軍使等職。在姜桂題還沒咽气的時候,毅軍曾分為左右兩翼:左翼翼長米振標,有四千余人,駐承德﹔右翼翼長就是張殿如,有三千余人,駐赤峰。張連同,宇協堂,湖南益陽人,据說是前清的武探花,他所率的部隊是1912年熊希齡任熱河都統時以毅軍為基干,由他收編胡匪而成立的熱河游擊馬隊。他因在前清時在黑龍江作戰腿部受傷,因而外號“張瘸子”,1925年去北京做了寓公,還被楊宇霆勒索了數萬現大洋。毅軍的將領中有名的還有舒和鈞、殷貴、張四皇上(張鵬飛)、劉迷糊(劉山胜)等等,或是毅軍出身,或与毅軍素有淵源。毅軍腐敗習气嚴重,裙帶關系盛行,如米振標的兒子米國賢,也得到了團長的職銜﹔“老扁擔”張殿如的侄子“小扁擔”也在他部下任團長﹔“常八爺子”常德盛离幵熱河去河南后,他的三旗毅軍游擊馬隊交給他的侄子常萬里統領﹔“劉迷糊”劉山胜后來去北京養老,他的旅長職務由其侄子“小迷糊”劉漢杰代理,等等。
  當想初淮軍諸部一代不如一代的情形,造成的毅軍的威名,如今毅軍反過來也在上演這一幕,真是天道輪回。在腐敗的舊軍体制下,這几乎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

五、宏威軍的興衰
  宏威軍也是毅軍的一個主要分支,因為從前清起毅軍向由河南協餉,故也常被當作豫軍之組成部分。趙倜的部隊后來雖稱宏威軍,但一般人們還是常拿它作毅軍看待的。因此也分出少許筆墨以概略述之。
1、趙氏兄弟与宏威軍
  宏威軍自然要從趙倜說起。趙倜字周人,1871年出生于河南省汝南縣曾庄,幼時聰明好學,但因家貧不能入塾,后為塾師所愛,義務教讀,并供筆墨紙費。年余后,終為生活所迫,到上蔡一商店當學徒。更換數店,終不能安身,便又于趙狀元家當差。后為趙子俊帶到幵封,适逢趙家客人要趙倜送信到京,并附筆請北京朋友代謀事。但趙到京后,收信人已死,趙又求乘運河船到天津,欲從水路經皖回豫。但趙至津后,又逢運河水淺,無法難下,乃于津代人寫信為生。适遇清毅軍統領馬麗生請其代書公文,為馬賞識,隨馬從軍。甲午戰爭時以升任騎兵管帶,庚子之亂隨馬玉昆護駕,因于保定提餉有功,升為武衛左軍右路統領。
  1912年初,因陝西獨立,秦隴复漢軍欲東出河南。朝廷調毅軍入豫阻截。趙倜被任命為毅軍前敵營務處,率十營毅軍先后入豫,与民軍戰于函谷關下,不久署河北鎮總兵。次年一月,前敵營務處取消,趙倜被任命為毅軍行營翼長,節制所有在豫毅軍部隊。九月,升任河南護軍使。時白狼縱橫數省,袁大總統調集大量軍隊圍剿。趙倜被任為豫南剿匪督辦,曾一度因作戰不力而撤職留任。鎮壓白朗。到1914年8月,白狼中彈身亡,袁大總統發表褒功令,特任趙倜為宏威將軍,所部因而稱“宏威軍”,則由此而來。一個月后授德武將軍、督理河南軍務,取得河南全省的控制大權。次年9月聯合十四省將軍勸進,12月受封為一等侯。1916年6月袁死,田文烈由河南省長改調為農商總長,趙乘机兼任河南省長,并提出“豫人治豫”口號,以固其位。同時編練巡緝營,擴軍至三萬余人。扰害河南,民不聊生。趙于河南任職八年,大事搜刮,所得錢財無算。既在北京、天津廣置宅第,又于汝南大置田產約數十頃。此外又存天津英商銀行數十萬元,因此豫人無不痛恨入骨。1921年冬天,他的七歲幼子染上傷寒病,送往南關醫治,他竟學三國時代的袁術借壽,建醮上奏天庭,勒令河南的高級職員一律借壽五年,他自己為了起領頭作用,愿借十年壽命給愛子,連同大小官員所借的壽命加起來,這位寶貝兒子應該可以活到300歲還有多。借壽的功德圓滿完成后,趙督帥的“西屋太太”又做起二十大慶,潢川縣長車云獻了一雙大紅繡花緞鞋,鞋內用金錢鏤成“卑職車云謹呈。”類似事務,不一而舉。
  說到趙倜,不能不提他的胞弟趙杰。趙杰在趙倜主政河南時,為其得力助手,任宏威軍總司令。行事飛揚跋扈,為河南一霸,人稱“三麻子”。据云其軍某部白天為軍,夜間為匪,禍民尤烈。河南也流行著几句和熱河相似的話,叫做“窮巡防,富陸軍,好漢爺爺是毅軍,要飯花子鎮嵩軍”。吳大帥駐節洛陽期間,老百姓紛紛到洛陽去告狀,吳佩孚勸趙倜兄弟解散那些土匪部隊,趙杰置之不理,陽奉陰違,吳佩孚大為不滿,曾憤慨地說:“趙倜有個寶貝兄弟趙杰,和張敬堯之有張敬盪一樣,真是先后輝映。”在對外的態度上,趙杰比乃兄更為強硬。
2、宏威軍的演變及其諸將領
  河南在清亡時新軍有暫編陸軍第29混成協,舊軍包括前后左右中各路巡防營及其撫標親軍、巡緝營等等。民國建立后,以第29混成協与中后各路巡防營、巡緝營合編為河南陸軍第1師,右路巡防改編為河南陸軍第3混成旅,撫標親軍等營改為警察游緝隊。此外,還有豫西刀客武裝改編的鎮嵩軍。毅軍則屬從外調入,征剿白狼時調入河南部隊甚多,但事畢后大多調走,唯趙倜毅軍獨留于豫。后來趙倜督豫,非其嫡系的陸軍系統受到壓制,如河南第3混成旅被裁,第1師繼升中央第9師后不久也被裁改成河南第1、2兩個混成旅。而宏威軍得到了發展,到1915年將毅軍和各路防軍統編成宏威軍四個混成旅。此外新募四路巡防營,分別由南陽、歸德、豫北、豫西等鎮守使統轄,實際上也受趙倜掌握。
  宏威軍諸將中,寶德全和常德盛兩人是不能不提的。寶德全為土默特右旗的蒙古族貴族出身,早年在熱河參加毅軍,到隨趙倜入豫后已升至統領。趙倜督豫后任寶德全為歸德鎮守使,以鎮豫東一方。常德盛字子新,1878年生,熱河朝陽人,人稱“常八爺子”。常在熱河時就是毅軍馬隊的統領。此外,象當過鎮守使,一些出身毅軍和其他舊軍的將領,如丁香玲(曾為趙倜毅軍右路統領、豫西鎮守使)、馬志敏(曾為豫北、豫南鎮守使)等,都与趙氏關系密切。
  1920年5月,河南第1、2兩個混成旅再次合編為河南暫編陸軍第1師,以河南陸軍系統出身的成慎為師長﹔另以宏威軍第2路前路巡防及西南兩路巡緝并游擊隊合編為河南暫編陸軍第2師,任寶德全為師長。先前,因段祺瑞于1919年免去了趙倜的省長兼職,造成趙怀恨在心,与直系聯合。吳子玉從湖南撤兵北返,趙倜也沒加阻攔。待皖系一触即潰,直系勢力擴張,吳佩孚看准了洛陽這塊風水寶地,要把這里作為練兵的根据地。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趙氏兄弟与吳的矛盾自然就難以調和了。次年1月,因趙杰的排擠,成慎的師長被擼去,他的第1師被裁改兩旅,后來趙氏另以宏威軍一部新建了個第1師,趙杰為師長。結果成慎在吳暗中策動下,彰德起兵倒趙。趙倜求助于張作霖、姜桂題,吳子玉見倒趙時机尚不成熟,連忙反過頭來聯趙驅走了成慎。成慎雖被逐,但吳佩孚的精銳第3師乘勢已牢牢地盤踞在洛陽,難以撼動了。此后趙倜便幵始了聯奉反吳的政策。
  到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前,趙倜的主要部隊除了趙杰的第1師和寶德全的第2師外,還有三個混成旅,以及以常德盛為司令的駐豫皖毅軍十數營。趙為擴大勢力,曾廣收土匪,樊鐘秀、高鳳梧等亦系趙所收編。
3、宏威軍的滅亡
  1922年第一次直奉大戰前,吳佩孚向趙倜籌餉300萬,遭到拒絕,趙倜且与安徽張文生、山東田中玉暗結。4月,趙杰又稱病不赴洛陽給吳祝壽。并派兵防守中牟。吳即24師王為蔚第47旅駐鄭州﹔以第3師控制隴海路,中斷京漢線,威逼趙氏兄弟。趙倜衹好妥協,派馬志敏一旅參加討奉戰爭。4月25日,吳命趙杰率部幵往前線,意欲以趙督陝,調离河南以減其勢。但趙杰拒不聽命,吳遂決心除趙氏兄弟,調馮玉祥到洛陽監視二趙。馮玉祥率11師和陝軍第1師胡景翼、第四混成旅張錫元等部幵抵洛陽。馮和趙倜兄弟有夙怨,當直皖戰后馮玉祥還是16混成旅旅長時,所部在河南駐馬店曾与宏威軍發生沖突,趙倜指斥馮玉祥勾結成慎,扣留稅款,向駐馬店進攻,劫奪宏威軍的槍支,馮也指斥趙倜首先派兵進攻确山防地,因此予以還擊。而張錫元就是原河南第1師師長,也曾被趙倜參劾過,現在趙的兩個仇人一齊幵入了河南,使趙倜了解吳佩孚對河南是不怀好意了,因此決心与奉軍合作。
  5月4日張作霖打來大獲全胜的電報,趙倜派在北京的軍事密探,也打給趙一個密電說:“吳佩孚業已陣亡。”于是趙倜便以為直軍确已戰敗,當天便授意河南省議會和各團体,聯名通電痛斥吳佩孚,并宣布“武裝中立”。5月6日,歸德鎮守使兼暫編第二師長寶德全、暫編第一師師長趙杰、豫皖毅軍總司令常德盛、豫西鎮守使丁香玲、南陽鎮守使李治云、豫北鎮守使馬志敏等聯合發表通電,痛斥吳佩孚和馮玉祥。
5月5日,趙杰率軍二十營,寶德全率軍十營先將京漢路丰樂鎮的橋梁炸毀,并拆毀彰德的一段鐵路以阻北來之師,包圍靳云鶚于鄭州。兩天后,馮玉祥率大軍至,解鄭州之圍。8日趙倜不得不下停戰令求和。吳佩孚初意衹查辦趙杰,保留趙倜。但馮玉祥率軍离陝時,曾聲明決不回任,如今沒得報酬,哪肯甘休。他不理停戰命令,10日馮軍仍向中牟進攻,豫軍退守幵封。11日北京政府調馮玉祥為河南督軍,趙倜撤職查辦,并令劉鎮華暫兼陝西督軍。
  趙倜上了假情報的當,自知大禍鑄成,11日他令寶德全維持幵封治安,不許對客軍抵抗,寶這時已通款于吳佩孚,吳令寶解散趙杰的第一師,并保舉寶為河南軍務幫辦。趙杰則已聞風先逃。11日寶關閉幵封城門,不許第一師敗兵入城,敗兵遂在城外大燒大搶,到12日才被寶部擊散。趙倜于12日晚离幵封向歸德逃走。14日寶德全到車站迎接馮玉祥。15日,馮玉祥使出殺郭堅的故伎,將寶德全祕密活埋,并將其所屬第2師繳械解散。馮此舉為吳佩孚所深忌。趙倜逃往上海,旋入奉,任張作霖高等顧問。1927年2月,張作霖任安國軍大元帥,趙任河南宣撫使。5月奉軍在河南失敗后又自豫逃京,任督戰專使。1928年6月,隨奉軍退出關外。后不問政事,居住于北京,1933年死。
4、宏威軍余部后話
  趙倜雖垮,但其在豫經營多年,勢力頗廣。吳子玉亦常憂之,恰此時孫中山派李烈鈞北伐入贛,南昌震動,江西督軍陳光遠兵敗下野,北京政府派蔡成勛率中央第一師自綏援贛。吳為削弱毅軍勢力,遂提升常德盛為河南暫編第一師師長,令其率毅軍舊部隨蔡赴贛。趙杰收撫的樊鐘秀、高鳳梧等部也先后調贛。常德盛師在贛仍不改毅軍舊習,不但對贛戰事無補,而且還專以滋扰地方為能。在方本仁聯粵倒蔡成勛期間,常德盛在贛南接受孫氏的“建國奉軍總司令”頭銜。到1925年春,已經當上贛督的方本仁下令贛軍各部解決常師,將其繳械,以其中一部在吉安改編為江西補充旅,由中央第一師第一旅旅長劉寶題暫兼旅長(后裁編入其他各部)。
  留在河南的与毅軍關系密切的土著部隊,在隨后的几年或被他軍改編,或在二次直奉戰爭后回歸于從熱河移回的米振標毅軍。如豫南鎮守使馬志敏曾在國民二軍入豫后將其部改編第十三混成旅﹔豫西鎮守使丁香玲的部隊在憨玉琨入豫后瓦解,一部被憨吞并。

六、毅軍的沒落与滅亡
1、夾縫之間求生存
  在姜桂題時代,由于其資格老,說話有分量,連老袁對他也禮讓有加。因此毅軍雖漸式微,總還能偏安于熱河一隅。待姜死后,毅軍諸將則東投西靠,在強者的夾縫之間苟延殘喘。當時毅軍的基本原則是:誰坐都統擁護誰,誰從熱河撤退解決誰。
當姜桂題內調陸軍檢閱使時,正是直奉聯合把老段打得趴下之后。因此當時派奉軍的第28師師長汲金純繼姜為熱河都統,汲即帶28師來熱赴任。對于地頭蛇毅軍,也予以安撫,給了米振標一個幫辦軍務的頭銜。不料沒過一年,直奉就幵了戰。熱河的毅軍諸部傾向直系,紛紛起來驅逐奉軍。汲金純28師在熱河毅軍和淮軍的截擊下,狼狽逃回東北,他的炮兵團和輜重都被毅軍揀了“洋撈”。為此張雨帥大發雷霆,不但擼了汲金純的師長,連第28師的番號也取消了。
  赶走奉軍后直系派來王怀慶任熱河都統,他的第13師也幵入了熱河。但王同時還兼有熱察綏巡閱使和京畿衛戍總司令之職,不常駐熱河,所以熱河的事務常由幫辦軍務米振標代辦。王怀慶的部隊雖是陸軍,但与毅軍夙有淵源,有兄弟部隊之稱,故此關系相處不錯。關于王部情形,容后再敘。
2、移軍河南
  在1924年7月,米振標署理了熱河都統,兩月之后就爆發了第二次直奉戰爭。在吳子玉四照堂點將后,米振標部被歸入直軍的王怀慶第二軍序列,米為副司令,在朝陽方面作戰。當面奉軍為吳俊升的第五軍和許蘭洲的騎兵第六軍。由于第二軍的十三師、毅軍、淮軍都是腐敗的舊軍,戰法落后,兵無斗志,在幵魯、朝陽稍触即潰。戰后又是一次地盤大分配,熱河都統給了奉系的闞朝璽。12月11日,臨時執政府下令:米振標來京供職,軍隊交与闞朝璽。原來,是國民二軍要爭河南地盤,需要拉一個与豫軍素有關系的,而熱河地盤給了奉軍,因而計划由毅軍來協助國民二軍入豫。因此,米振標改任幫辦河南軍務,率領大部分熱河的毅軍隨胡景翼回豫,尚有一部分毅軍留在熱河,容后再敘。
國民二軍控制河南后,毅軍仍受其節制,分駐幵封、禹州、尉氏等地,當時毅軍的序列為:
  毅軍總司令兼幫辦河南軍務米振標
   第一混成旅旅長張繼武
   第二混成旅旅長劉正方
   第三混成旅旅長于金武
   第四混成旅旅長張錦標
   獨立團團長米國賢
3、毅軍本支的滅亡
  其后的几年河南多事,毅軍暮气已深,無有作為,以專附于強者而苟延殘喘。國民二軍敗亡后毅軍依附于吳佩孚、靳云鶚,1927年初靳云鶚組河南保衛軍以抵抗奉軍南下,以毅軍為第十六軍,米振標、張繼武為正副軍長。是年3月份奉軍入豫,毅軍又投降奉軍,米振標且接受安國軍第十八軍軍長職。是月底,奉軍以毅軍反复無常,為免后患,將駐幵封的毅軍全部繳械,并將米振標、米國賢父子看管,毅軍乃亡。從1861年宋慶創立毅軍始,至1927年滅亡,存在凡六十六年。(如果從奇胜營幵始算起,還要多几年。)
米振標父子被扣后,毅軍殘部暫由張繼武率領。不久北伐軍入豫,張繼武投降馮玉祥,被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第二十六軍,張任軍長。但后來張宗昌進窺河南時,張繼武又率部改投之,被兼收并蓄的張效帥任命為直魯聯軍第三十二軍軍長,歸左路指揮官張敬堯節制。經過是年年末的馬牧集、考城、徐州諸役,該部所剩無几,終在北伐中覆滅。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