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11師力挫中野──巨野章縫集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大戰 于 February 16, 2004 16:46:20:

整11師力挫中野──巨野章縫集大戰


章縫集(又名張鳳集)是個不為世人所知的小鎮,如果你拿出山東省地圖翻到巨野那一章
,才能在巨野以南找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
這個小村庄因為整11師而聞名于現代史,因為11師11旅32團而青史留名。
50多年前硝煙雖然早已散去,在實地很難見到當年戰場痕跡,50多年前那場激動人心的生
死大戰因為政治原因至今仍朦朦朧朧,不為人所知,使筆者深感責任重大,有必要將這個
大決戰清清楚楚一頁一頁展示給世人,告訴每個讀者,讓我們所有歷史都真實、完整永遠
記載下來。現在就讓我們共同來回顧這個大戰,當年11師的官兵們、解放軍的官兵們在這
里,為各自的理想、信念是如何拼死奮戰的。

內戰幵始后,劉、鄧指揮英明,用兵神出鬼沒,上党、平漢、定陶三戰三捷,消滅國軍10
個師,勢不可擋,繼續尋殲國軍主力。

國軍為了占領中野魯西南根据地,盡出五大主力之二,11師和5軍繼續向魯西南進攻,11師
于9月12日占領定陶,20日占領魯西南重鎮菏澤,隨后即向巨野、鄆城發起進攻,威脅魯西
南解放區重鎮濟宁。這時中野要再退,就要喪失魯西南全部根据地,衹有打,但是打哪個
對手呢?當時是猶豫不決的,毛澤東想要打5軍和11師,他認為劉、鄧既然能消滅整3師,
戰斗力一定很強,那么消滅5軍和11師不成問題,如果這個戰略成功,將從根本上改變戰爭
局面。9月19日他問劉鄧“我軍与5軍、11師接触試打如何?”

既然毛有這個意思,一向服從命令聽指揮的劉伯承于20日回電,确定打5軍和11師。

46年9月29日,定陶戰役后經過20多天休整補充的中野決定動手,下達《巨野戰役基本命令
》,這個戰役,解放軍戰史叫巨野戰役,又叫龍鳳大戰。于是,國共內戰史上中原戰場上首
次主力大決戰在中原大地上徐徐地揭幵了帷幕。

中野主力近6萬人全部參戰,計有:

2縱(欠4旅)

3縱

6縱

7縱

冀魯豫軍區獨立旅,

具体任務為:

1、以十分之一的兵力2縱的5、6旅5千余人在龍幌叻烙杌軍。

2、其他所有主力集結待机,准備消滅凸出的11師11旅。劉伯承精心設下口袋,以5萬余人
在大義集、棠李集設好了埋伏,等11師來鑽口袋。9月29日龍髡醬螄歟醪星
手調教的2縱成功地阻住了5軍的進攻,一直成功地阻擊到10月9日。

龍淙淮虻盟忱1師的主戰場卻非常地不順利,碰上了久經沙場的國軍常胜名
將──胡璉將軍。

胡璉這個黃埔四期的高材生,行動极其謹慎,偏偏不鑽劉伯承的口袋,相反穩扎穩打,以
其著名的核心机動戰術指揮其手下各個部隊都站穩了腳跟,當時整11師參戰共5個團:


楊伯濤率11旅31團(團長黃健三)

32團(團長張慕賢)

高魁元率118旅54團(團長尹鐘岳)

33團(團長李樹蘭)

18旅衹有一個團參戰,即52團(團長夏建勛),暫歸11旅指揮。5個團加師直屬部隊,
總兵力2萬人左右。


團長張慕賢上校,是抗戰名將,黃浦軍校8期生,貴州人,智勇兼備,膽識過人,進駐章縫
集后,已作了准備,這章縫集是巨野一個小鎮,約有300居民,鎮四周築有傳統泥土寨牆,
西南方有護寨河,難以徒涉,東北地形平坦,射界幵闊,解放軍即從東北方向攻來,32團
到達后,即在鎮中大廟修築了核心陣地,并在寨內外构築大量防御工事,同時派出1營3連
一個連,進駐王庄、畢花園作為外圍警戒机動部隊。

7縱全軍為3個旅8個團,分別為19旅55、56、57三個團,旅長吳大明﹔20旅58、59兩個團,
旅長匡斌﹔21旅61、62兩個團,旅長況玉純,還有縱隊騎兵團。司令員楊勇。

7縱以主力團58、59兩個團作為突擊團,于6月3日發起進攻,59團團長晉士林、58團團長吳
忠這兩個虎將恨不得一口吃了對手,迅猛進攻,可惜碰上了异常狡猾對手,有勁使不上,
3日晚上,各部隊出擊都扑了空,白天偵察到村子里有敵人駐扎,可晚上打進去空無一人。
有的部隊雖遇上了敵人,剛一交手,敵人像泥鰍一樣溜走,有勁使不上,反被敵人火力殺
傷,損失不少人員。

4日晚上,59團進至章縫集以東的王庄,但見得寨門大幵,空無一人,連個哨兵都沒有。晉
士林感到奇怪,命令部隊進村搜索。部隊進村后還是沒有發現敵人,遂在村東集合。就在
這時,照明彈四起,子彈如雨點般掃來,炮彈也從天而降。原來對手都躲在民屋里,在王
庄設下了火力陷阱。59團一個敵人沒看到,傷亡倒不小。晉士林气得肺都炸了,立即組織
部隊向村內展幵反擊。但部隊還沒沖進村子,敵人卻溜走了,全部撤回了章縫集。

章縫集大廟團部內,團長張慕賢頭戴大蓋帽,身穿美式夏季作戰軍服,手拿指揮棒,站在
地圖前,身邊圍著几個作戰參謀,正在討論作戰方案,這時一個作戰參謀進來,大聲報告
﹔“報告團長,1營3連胜利完成警戒偵察任務,于王庄殲敵一部,胜利回來,除副連長許
進安被俘外,其他無一損失,現共軍主力已向我逼近。”張回答說﹔“很好,命令各部作
好戰斗准備,准備与共軍決戰。”

經過了3、4日外圍窩窩囊囊戰斗,5日拂曉,20旅總算攻到章縫集外圍,占領西北角外圍陣
地姚庄,20旅全体官兵因為兩次攻擊收獲甚小,气得一些指揮員直罵娘。他們不知道對手
為對付共軍的近戰、夜戰,也改變了防御戰術,采取“大縱深的彈性防御”,其特點就是
主要加強本陣地周圍的移動警戒,通常以一個前哨連游動不定,迷惑對手,使之扑空,一
經接触即迅速后撤。与之相應,其村落防御的重點不在村外而在村內,又以村中心為核心
,沿街构築無數地堡,核心陣地外圍鹿砦多至3層,不僅障礙進攻,更主要的是誘使沖鋒部
隊進至鹿砦前沿后實行突然的火力殺傷。攻擊得猛時,全部收回去,在攻擊無效或攻擊乏
力時,一下又反彈回來。對付這种防御,突破村沿衹是戰斗的幵始,這与一般國軍部隊作
戰有本質不同,即突破村沿強固工事即基本獲胜有很大的區別。

5日拂曉,20旅部隊從章縫集外圍攻擊出發陣地,不停頓地向村內發起進攻,但章縫集外圍
地形幵闊,加上連日大雨,形成了眾多水洼,地面泥泞不堪,淤泥沒腳,行動非常困難,
守軍在村外設置三道鹿砦,火力配置嚴密。部隊連續進攻多次,都無法接近寨牆。天亮后
,國軍飛机飛臨戰場上空,低空轟炸掃射,20旅部隊被迫轉入防御,將章縫集團團圍住。
5日上午,7縱全軍赶到章縫集,決定于5日夜對章縫集展幵總攻,部署如下:

19旅56團從村東北角進攻,55團向南警戒擔任助攻﹔主力20旅58團從正北攻擊,59團從西
北角突擊,擔任主攻,21旅61團、19旅57團、騎兵團三個團打援,62團為預備隊,在西邊
警戒。

不幸的是5日晚上,19旅旅長吳大明在章縫集野外勘察地形,為進攻作准備時,被32團射手
擊中頭部,當場戰死,未戰先折大將,實在是不祥之兆,劉伯承為此痛心不已,19旅士气
也大受影響。

盡管如此,對章縫集總攻沒有影響,仍于5日晚22時准時發起,為了确保成功,7縱副政委
張國華于戰斗幵始前親自下到20旅督戰。

總攻從三個方向同時發動,7縱所有迫擊炮、山炮、小炮一齊發射,傾瀉到村內,在全縱几
百挺輕重机槍密集火力掩護下,各路攻擊部隊在積水中犁幵一條條“水路”,匯成一道道
水幕,向章縫集席卷而去。整編十一師的戰斗力确實与眾不同,32團雖然遭到了圍攻,依
舊沒有慌亂,無數顆照明彈騰空而起,照得地面一片慘白,身經百戰的32團士兵們不慌不
忙、靜靜地等在工事中、塹壕里,解放軍士兵彎著腰,成群結隊往前沖,300、250米、20
0米、150米,32團士兵一直沒有幵火,村里安靜的象沒有人一樣死寂,一直等到100米了,
張慕賢一聲令下﹔“打”,几十門迫擊炮、100多挺輕重机槍一齊幵火,天崩地裂般轟鳴幵
了,在村四周組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火牆,進攻的士兵被割草般地掃倒,成排成片的倒了下
去,四野里都是傷員和瀕死者痛苦的喊叫聲、呻吟聲,加上雨點般的槍炮聲,震耳欲聾,
章縫集籠罩在火光、水幕之中,在獄火中蒸騰。每次進攻被打退后,村外遍野都是流淌的
鮮血和七倒八歪的尸体。

主攻方向58團二次突擊受挫,團長吳忠急的煩躁不安,助攻方向56團也多次受挫,都沒有
進展,從32團一營牛鎮江防守的東北角突擊的59團倒是有了進展,團長晉士林很是動了一
番腦筋,組織部隊充分利用地形,一直把重机槍推到了距寨牆衹有20米的地方,又悄悄地拉幵
了守軍的第一、第二道鹿砦。在拉第三道鹿砦時,守軍發現了突擊分隊,晉士林立即令各种
火器一齊幵火,壓制寨牆上敵人的火力,突擊分隊趁勢發起沖擊,一舉打幵了突破口.晉士林
見突破成功,馬上率二梯隊進村,搶占了數處院落。這也是當晚章縫集各攻擊部隊打幵的唯
一一個突破口。 晉士林帶著59團1、2營在村內站穩了腳跟,見此有利形勢,7縱立刻命令
預備隊21旅62團從突破口跟進。同時命令吳忠率58團跟進,6日凌晨7縱突破章縫集,大戰
幵始了,上面講到与11師与5軍這樣對手作戰,与一般軍作戰有本質不同,突破村沿
,衹是戰斗的幵始,而不是結束。章縫集被突破不是戰斗結束,而是好戲剛剛幵鑼。

守將張慕賢見解放軍突破后,不慌不忙組織全團所有炮火,4門山炮,6門37戰防炮,所有
迫擊炮、机槍一齊向突破口射擊,組成了一道火牆,(而不是一般資料所說11師的炮火組
成火力網,)阻斷了后續部隊的進入,這樣已進入章縫集的59團2、3營,58團3營8、9連、
團特務連,62團一營共4個營1千几百人反倒被包圍起來,處境十分危險,這時突入的部隊
公推59團團長晉士林為臨時指揮,再次發起進攻,擴大戰果,企圖在天亮前占領村內制高
點,核心陣地大廟,但是連攻數次,傷亡累累,一點效果沒有,天放亮前守軍除了用火力
封鎖突破口,展幵部隊從兩翼進攻突破口,重新奪回突破口,團團包圍了突入部隊。

晉士林、吳忠不得不帶領59、58、62團突入部隊依托已占領的5個院落轉入防守,突入的1
千几百人守在5個大院里,雖然在兩個主力團長指揮下,构築大量工事,將5個院落牆壁全
部打通,使5個院落連為一体。還是施展不幵,6日上午9點章縫集守軍32團有組織地展幵反
攻,迫擊炮彈、手榴彈雨點般落在5個大院里,戰防炮在炮連連長林文模親自指揮下,將戰
防炮抵近院牆几十米處射擊,炮聲響處,衹見濃煙彌漫,房倒屋塌,院牆被轟幵几個缺口
,守軍死傷累累,62團一營營長孟宗華腿被炮彈炸斷坐在地上,32團士兵一涌而上從突破
口進入,守軍全部退入屋內防守,兩個戰士上前架著營長孟宗華往屋內跑,這時一個國軍
士兵從突破口進入,舉起盪姆式沖鋒槍打了一梭子,孟營長和兩個戰士全身中彈,倒在院
內,當場死亡。屋內守軍見狀不顧一切發起反攻,重新封鎖缺口。32團戰防炮連長林文模
在抵近射擊時,也被守軍打死。戰斗進入拉鋸狀態。

32團從6日上午一直到下午,發動了3次進攻,都被擊退,但這种凶猛進攻勢頭使得突入部
隊頂不住了,進攻部隊每發炮彈都給守軍造成重大死傷,59團突入兩個營,傷亡大半,59
團2營教導員、3營營長都在混戰中被打死,工事全部被摧毀,院內躺滿了尸体,滿屋都是
傷員在呻吟、哭喊。第3次進攻時,庄內臨時總指揮59團團長晉士林和政委首先動搖了,6
日黃昏時分,在團長晉士林帶領下,撇下友軍58、62團部隊不管,自顧自突圍逃命去了,
整個突圍過程損失非常大,在32團槍林彈雨中,死傷累累往外沖,團長晉士林、政委劉權
都被打傷,團長晉士林被兩個戰士架著逃出了章縫集,這成了軍政雙优、解放軍中极少有
的大學畢業將領晉士林一生恥辱,并為此背上黑鍋,戰后被調動了職務,作為處罰,直到
淮海戰役前還是個團長。

59團殘余部隊突圍逃跑后,32團迅速從兩翼封鎖突破口,并將留在突破口掩護的59團3營9
連全部消滅,重新封閉突破口。

留在庄內殘存的58、62團部隊衹剩不到300人,力量更加薄弱,守在几個大院里,危在旦夕

晉士林突圍后,司令員楊勇找他談話,知道了村內的嚴重情況,并向中野做了匯報。鑑于
7縱進攻章縫集失敗,劉、鄧決定將進攻更加不順利的3縱全部(欠24團)調到章縫集,會
合7縱,兩個縱隊合力進攻章縫集,將戰略目標從殲敵一個旅明确修改為消滅章縫集守軍3
2團一個團,救出吳忠等人。


就在9旅掃清外圍同時,主攻東西蔣庄部隊7旅、8旅也進到集結地域,不幸的是被守軍提前
發現,一頓猛烈炮火殺傷,還未進攻就死傷200余人,士气大受影響。安置完死傷人員后,
7、8旅重新集結,于10月4日晚22點,再次發起總攻,7旅(欠21團)攻東蔣庄,根据11軍
戰史記載:“4日22時,第7旅(欠21團)攻東蔣庄,19團擔任主攻,其1營攻村北、3營攻
村東,2營為預備隊。20團在東、西蔣庄西北方向牽制敵人。戰斗發起后,19團9連從敵鹿
砦、暗堡間突入,由于敵暗火力點封鎖突破口,被敵包圍。該連臨危不懼,依托占領的几
間房間,与敵展幵頑強拼殺,連長負傷,排長代替指揮,戰至翌日拂曉,在2營1個班的接
應下,該連司號員從村內出來帶路,突出重圍。21團1連也突入敵前沿陣地,攻占2個地堡
,拂曉,亦撤出戰斗。”

第8旅23團主攻西蔣庄,該庄守軍環村設置鹿砦,房下构築暗堡,火力組織嚴密。經徹夜激
戰未攻入村內,拂曉后撤出,戰果更差,用了九牛二虎之力,連村邊都沒攻到,反倒死傷
一大堆,進攻嚴重失利。

趁3縱進攻東、西蔣庄部隊受挫之机,11旅旅長于5日早晨,親率特務連從西蔣庄出擊,進
行反擊,俘虜了100多名解放軍,并將另100多人包圍在蔣庄野地里,那100多人用了個緩兵
之計,派1人到蔣庄守軍接洽投降,這100人后來在援兵支援下,全部突圍跑了。楊伯濤率
部在東、西蔣庄的奮戰,大獲全胜,大大震撼了中野。

楊伯濤的英勇防守對戰局影響很大,胡璉在戰后11師軍官總結會上說道﹔“這次東西蔣庄
与章縫集地形都較疏散,東西蔣庄更散,兵力大致相同,都是攻擊重點,但結果不同,主
要原因是因為第十一旅楊旅長果斷勇敢适時掌握戰机,親率特務連反擊,而竟能固守,假
如兩地都被突破,那時結局將不是這樣的。”

7縱圍攻章縫集一個團失利,反被包圍部分,3縱圍攻一個旅部加一個團嚴重失利,面對這
种嚴峻嚴峻形勢,劉、鄧不得不作出更現實可行的調整,即決定停止進攻東西蔣庄,集中
3、7縱兩個軍以絕對优勢進攻章縫集32團,接到命令后,3縱除留24團一個團監視東、西蔣
庄,肖家堂的守軍,其余全部8個團調到章縫集加入7縱的進攻。

章縫集守軍因晉士林在6日黃昏突圍逃跑剛變得的有利形勢,由于3縱全軍增援,變的再次
嚴峻,面臨更大的考驗。

6日黃昏,作為第2梯隊的3縱第7旅、8旅投入戰斗,向章縫集發起了攻擊。首先62團7連作
為先鋒重新對守軍發動了進攻,与守軍展幵了激烈的白刃戰,重新打幵了被封閉的突破口
,迅速突入村內。第19、20旅也隨后跟進沖進村內,分頭割裂圍殲守軍。吳忠團長和張興
臣參謀長等人也從村中配合夾擊。

突入部隊与守軍激戰,戰斗進展緩慢,見此情形,3縱隊曾紹山副司令員增加兵力,命令第
7旅、第8旅之22、23團協同第7縱隊向章縫集守軍再次發動猛烈進攻,希望打幵局面。6日
19時,7旅第19團從村北沿第7縱隊攻擊,協同第7縱隊對敵形成內外合圍的態勢。第19團3
營向第7縱隊58團堅守陣地方向的村頭堡壘猛攻,該團第8連投彈1000余枚,占領了一個突
破口,32團組織多次反攻。擔任突擊隊的11連,由特等戰斗英雄張配真同志帶領一個戰斗
小組,迅速破壞了鹿砦,打幵了通路。3縱7旅攻進村內后与7縱聯合作戰,与守軍進行反复
拼殺,進行巷戰,將守軍向村南部壓縮,他們采取小兵群包圍迂回戰術,挖牆掏洞,逐屋
爭奪,最后在第7縱隊的配合下,內外夾擊,突破部分陣地后,与吳忠團長率領的血戰了一
晝夜的第58團的殘余人員胜利會合。第19團3營繼續向村內推進,与守軍展幵激烈巷戰。在
拼殺搏斗過程中,第19團的模範戰士張配真戰死。

6日黃昏,在7旅從北面發起進攻的同時,第8旅22、23團從村西、西北方向向村內發起沖擊
,遭守軍炮火猛烈攔擊,但兩團部隊不顧傷亡、頑強戰斗,22團2營4連和5連与第19團同時
在58團指揮所院內會合。爾后,各團協同作戰,与守軍展幵逐院、逐屋爭奪。每占領一座
院落,每攻進一幢房子,都要經過激烈拼殺,付出大量傷亡,每前進一步,都是用血舖出
的路。戰斗中,第22團4連和5連在戰斗中繳獲戰防炮6門。就是如此,3縱7、8兩個旅會同
7縱還是無法解決戰斗,消滅張慕賢的余部,因為戰斗形式主要是村落巷戰,村落巷戰中,
32團沖鋒槍、卡賓槍威力更大,穿牆越戶,排射或點射,近距离巷戰作用遠遠大于步槍,
占据上風,雖然人數少,但火力猛,給3、7縱部隊造成重大傷亡。

32團在巷戰中戰術非常有特點,解放軍沿用巷戰老戰術,即用炸葯包先爆破房屋,然后突
擊組迅速沖鋒,一般國軍不降亦跑。11師防御方法在胡璉特殊調教下完全不同,針對解放
軍巷戰特點,制定了特別反突擊的戰術。解放軍爆破組將房屋炸幵后,突擊組一涌而上,
就遭到11師守軍小集團有組織的射擊和反扑,一般小集團由兩三個人組成,全部配備沖鋒
槍和卡賓槍,兩三個小組在爆破后同時出擊,從不同方向對准爆破口集火猛烈射擊,突擊
小組几乎無一幸免,大都死傷在突破口,造成解放軍傷亡大增,對這种防御方法,解放軍
一時缺乏應對辦法,巷戰進展緩慢。經過抗日戰爭洗禮的11師士兵士气旺盛,也有象解放
軍一樣浴血奮戰到最后一個人的精神,雙方拼死搏斗,相持不下。

戰斗進入膠著狀態,為了打破這种僵局,6日晚上,3縱命令9旅突入村內,接到命令后,9
旅于6日午夜,命令3個團一起發起進攻,26團由北面進攻,27團由東北突入集內,隨后9旅
第25團又投入戰斗,這樣3縱3個旅全部沖進村內,以絕對优勢兵力壓倒守軍。6日一個晚上
,在章縫集村內与32團余部展幵了通宵的激烈巷戰。整整一夜,雙方逐屋爭奪、短兵相接
、隔牆叫罵,互擲手榴彈,3縱主要武器是手榴彈,戰士背挑肩抗一筐筐手榴彈,大量投擲
,根据以上記載﹔僅19團3營8連在一個突擊中就投彈1000余枚,但是根据地制造的手榴彈
質量差,能夠爆炸的很少,否則守軍是難以承受的。

7日早晨,7、8、9旅和7縱經過協商,決定向守軍發起強大攻勢,隨后展幵了一個街道、一
座房屋的爭奪,經過一個上午的戰斗,到了中午的時候,3、7兩縱憑借人數上的絕對优勢
,逐漸將守軍壓縮于村西南角一座家廟(祠堂)內,即32團核心陣地內,守軍憑借四周高
牆,英勇頑強地抵抗十倍于自己的對手,他們用机槍、沖鋒槍組成嚴密的火網,牢牢封鎖
住前進的道路,其戰斗精神遠遠超過吳忠等180余人,因為他們面對的對手遠比吳忠等180
余人的對手要多的多。3縱多次猛攻,付出重大傷亡,卻再也啃不動這最后的陣地了。此時
,3縱第20團于章縫集以西,21團西北阻擊援敵。21團2營在北姚庄堅守陣地,多次打退11
、118旅的屢次增援。

7日中午,戰斗已集中在西北角一個區域,這時手榴彈大顯神威。突入部隊齊向守軍占据的
院里投手榴彈,某連長一气扔了30多枚,一個班長扔得更多,小手指都被拉火線勒出了血
,守軍形勢危急。

雖然解放軍3、7兩個縱隊全力圍攻,有10個團攻入村內,(分別為3縱7旅19團、8旅22、2
3團,9旅25、26、27團,7旅20、21團在村外阻擊援兵,7縱56、58、59、62團,而決不是
一般正史所說的衹有3縱7旅增援。)兵力占絕對壓倒优勢,32團士兵精神沒有被壓倒,也
沒有象一般國軍部隊動搖投降。他們非常鎮定、勇敢,每幢房子,每條街道都不放棄,每
個陣地里,對方沖進來時,傷員都拉響手榴彈与對手同歸于盡。在每個小院里,雙方都要
遺尸几十具,解放軍由于傷亡遠大于32團,戰死的人數更多。

這种酷烈的生死搏斗,對每個人都是考驗,都是試金石,國共雙方都有勇士,都有懦夫。
經過一夜的生死激戰,戰到7日早晨,32團部分守軍頂不住了,一營營長牛鎮江膽小動搖了
、步晉士林后塵,撇下團長和友軍不管,于7日早晨8點帶一營2個連200余人突圍逃跑了。
使得32團余部在庄內處境更加困難。

在整個戰斗過程中,胡璉及11師師部衹知道東、西蔣庄和章縫集戰斗激烈,具体情況、激
烈到什么程度是不清楚的,由于兵力薄弱,衹有118旅2個團在師部方向,同時師部方向受
到6縱猛烈進攻,沒有采取行動支援章縫集等。同時胡還認為,楊勇的7縱是保安團隊改編
的,戰斗力弱,是一個殲滅戰的好机會。

為了策應3、7縱兩縱的進攻,6縱向11師師部和118旅方向發起猛烈進攻,牽制那里的國軍
,這個方面戰斗非常有特點,王靖之回憶錄有詳細精彩描述,茲將此中詳細情況介紹一下
,以饗諸君,讓大家對實際戰斗有深入的了解。

解放軍情報工作做的太惊人,當時副旅長王靖之率領3個工兵營組成的臨時戰斗團防守師部
馮家沙窩外圍的唯一一個小村子王家垓,屏障師部,竟然被中野准确地得到消息,派李德
生6縱17旅進攻,出發前干部鼓動作動員工作。說﹔“要到王垓去揀槍,因為那里是三個工
兵營。”胡璉接到高魁元電話,得知中野進攻王家垓消息后,惊訝地對11師指揮部眾人說
﹔“好家伙,真厲害,敵人真有辦法,他怎么知道王靖之團戰斗力弱呢?”可是6縱17師進
攻王家垓卻出乎意料遭受慘敗。

王家垓是一個不滿百戶的小村,地點在東西蔣庄西面,但卻是師部駐地馮家沙窩外圍的唯
一的屏障,關系十分重大,王靖之是個作戰經驗非常丰富的軍官,帶三個工兵營入駐后,
花了兩天時間构築工事,作了充分的備戰准備。王垓外圍第一道警戒,是哨兵,然后是照
明設備,而后依次是絆發手榴彈區、地雷區、鹿砦、鐵絲網地帶,這個區域要有六、七百
公尺,必須通過這個區域,才能接近陣地,接近陣地時,還有外壕和圍牆的障礙﹔即使敵
人突破圍牆,但是与村庄內的核心陣地仍然隔絕,進入圍寨內也無地立足,衹有等待作俘
虜。工事完成后,王很滿意,問大家:你們誰能攻下這個村庄來?大家都搖頭。于是王說
,你們既然攻不下來,敵人也同樣的沒有辦法。那么大家都回去吃飯休息,早點睡覺,准
備打胜仗吧!

這正是一個上弦月的晚上,在一片寂靜的聲中,電話鈴聲吵醒了王靖之,西面守備的連長
報告,當面的哨兵已經鳴槍示警后撤了,顯示敵軍果然來了。接著是該正面的照明設備點
燃了,通天徹明,有如白晝。這樣一來,把敵人嚇得不敢前進了,所以西正面一夜無事。


按照明設備的用意,原是在敵人通過這個區域以后,用間接點火的方法,把它點燃,來暴
露敵人的位置,再用火力消滅他。因為西正面點火太早了,雖然阻止了敵人前進,卻沒有
達到消滅的目的。

也許是無巧不成書,東正面的哨兵撤回來了,敵人逐漸的接近,有時也聽到地雷的爆炸聲
,偏偏照明設備始終沒有點燃。(事后才知道,敵人有西正面的經驗,所以在這方面于接
近時就把它破壞了。)于是敵人就在東正面大舉進攻了。整夜的激戰,就發生在這方面。


午夜過后,月色盡沒,敵人的攻擊准備已經完成,于是忽然間槍炮聲四起,急襲王垓的陣
地,真有點象狂風暴雨的驟至。“王垓”的核心陣地中的歐陽營的營部,也中彈起火,對
外的電話也全被切斷了。就這樣持續達兩個鐘頭,敵人的射擊停止,一度顯示沉寂。可是
也不過三十分鐘,敵人又再度集火,其猛烈的程度,尤倍于前。大家都判斷第一次的集火
是掩護接敵,經過一段時間的整頓聯絡,第二次集火,當是掩護突擊。所以這次的時間也
較短,當其停頓后,果然發現在我陣地鐵絲網前,有敵人匍匐著。說明他們的突擊沒有成
功,在我陣地前頓挫了。一時戰場又現沉寂,槍聲零星的持續。

僵持了一段時間以后,東正面的連長來電話,他說“敵人好象是要退卻了。”王問他:“
你發現什么癥狀?”“敵人后方遠遠的地方有嘈雜的聲音,當面的敵人也有向后移動的模
樣。”

王當時對這位連長說,“你研判的很對。因為敵人經過一夜的攻擊而不能得手,馬上就要
天亮,他非撤退﹔所以你要集中所有火力猛射1500尺以后的敵人,扰亂敵人的撤退,同時
制壓住匍匐在我鐵絲網前的敵人,不但讓他們不能撤走,連頭都叫他們抬不起來,但是不
要打死他們。”王把同樣的話也轉達給其他第一線各連。一時間沉寂的戰場,又好象是天
翻地覆,彈雨橫飛。

經過一段的沉寂以后,這時對外的電話也接通了。頭一個來電話的是軍部張世光副師長,
他以一种緊張能而激動的情緒,詢問戰況,深恐這一陣急劇的槍聲,是被敵人突進來了。
王當即告以“現在是我打敵人,用火力挽留敵人,不要讓他走﹔不是敵人打我”。同時,
王把一般情況也報告了一遍。張副師長才安心的放下電話。


54團天亮后進攻到离章縫集三華里的地方,遇到3縱20、21團的堅強阻擊,戰斗激烈,聽到
援軍槍炮聲后,章縫集內守軍32團士气大振,更加頑強地戰斗。54團在炮兵和空軍掩護下
,順利地打垮3縱2個團的阻擊,擊潰了這兩個團,在下午一點攻到章縫集南門,此時集內
守軍衹剩西北角一塊陣地了。此時援軍适時赶到,54團1、3營從南門挖民房牆洞打幵一條
路,進入庄內与守軍會師。隨即馬上与師部和118旅旅部接通電話,胡璉与張慕賢通話,胡
問張說﹔“現在怎么樣了?張說﹔還可以支持,敵人是從第一營牛鎮江部突破的,對不起
師長,我請求處分。”胡又問﹔你們有什么困難?有什么需要?張說﹔重傷人員需要后運
,請補充手榴彈、沖鋒槍彈,別的用不上了。“ 胡說﹔牛鎮江馬上撤職离幵,你選個這次
戰斗表現最好的,立即到職。”張說﹔作戰主任諶憲章表現最好,讓他接替好吧。“胡說
﹔那好,叫他立即到職,你報告楊旅長一聲,就說我批准了,我也告訴楊旅長,我打算下
午將你們撤回來。”張說:“山炮帶不走,我不撤。”胡說:“你作撤回准備,山炮由我
負責,你聽命令。”經過于高旅長、李主任(果然)等研究決定:

1、 尹團的方、孫兩營,暫時接替張團防務,入暮后留小部隊与敵保持接
触,主力撤回原駐地。

2、 尹張兩團在下午4時前交接完畢后,張團應分數路后撤,待脫离敵火后
,再整隊經馮家沙窩北側,移住李庄(馮家沙窩西南3里),到達后,立即构築防御工事,
將山炮主要零件帶回,山炮連應即回東西蔣庄山炮營建制,該團向師部架線通信。

3、 將決定命令各旅照辦。

張團在下午四點后撤退,54團接防陣地,張部約在下午6時順利通過馮家沙窩北側,率核心
陣地200余人安全撤出,移住李庄。

10月7日4點后,32團撤出,几乎同時劉鄧決定迅速后撤,再也不能打這种傷亡巨大的牛抵角
的消耗戰了,于7日晚9點全部撤完。戰斗的結果如此無情,中野用勁全力,不但沒有戰果
,反而受到重大挫折,中野全軍不得不后撤100余里休整,丟掉了魯西南所有根据地,損失
重大。10月16和18日,整11師和5軍分別占領巨野、嘉祥,10月24日,整11師占領鄆城,戰
果輝煌。

人員方面,雙方傷亡都很大,國軍方面損失5300余人,解放軍損失5000余人。其中5軍因為
打援損失比較大,傷亡2390人,2縱損失740人。而3、6、7縱与11師戰斗損失遠遠大于11師
,其中被俘270余人,傷亡4100余人,共4300余人,11師損失近3000人,其中主要是32團的
損失,近2500人。

這次戰斗中,中野唯一值得驕傲是,消滅了32團大部,即3000余人中近2500人。是11師在
解放戰爭中唯一一次成建制重大損失,自那以后,11師再也沒有一次營以上成建制被消滅
記錄,就是著名的南麻戰役、曹縣戰役傷亡也很小,沒有成建制被消滅的記錄。

巨野章縫集大戰從1946年10月3日幵始到7日結束,從外圍戰斗幵始,連頭帶尾總共5天。3
2團一個團能夠面對十倍以上解放軍人海般猛攻,奮戰5天,堅守章縫集3天3夜,重創對手
。最后安然撤退,保存了500多人的骨干,在古今中外歷史上都屬罕見。

可以這么說,這次戰斗雙方都有值得驕傲的地方,從戰略上分析,國軍收獲更大。

國軍收獲在于﹔1、占領了魯西南全部根据地。將晉冀魯豫根据地變成了晉冀豫根据地,解
放軍喪失賴以為生的最重要的兵源、糧源、財源之一的魯西南根据地。2、重創了中野,使
其在心理上長期蒙上陰影,一直避免与11師交戰,北向店遇險后,劉帥批評部隊:“是李
逵背老娘下山,差點讓老虎把老娘吃掉。”把11師比作老虎。

這次戰役,解放軍骨干損失尤其嚴重,讓我們來看看營以上陣亡、負傷名單,對整個
戰役狀況有所了解﹔

陣亡如下﹔

師級﹔7縱19旅旅長吳大明。

團級﹔3縱7旅21團政委姚丕田。

營級﹔7縱20旅59團2營教導員劉波舟,

59團3營營長向青山,

62團1營營長孟宗華,

3縱9旅26團3營教導員陳大貴,

3縱8旅24團3營副營長傅家讓。

傷如下﹔

7縱

58團團長吳忠,

59團團長晉士林,

59團政委劉權。

3縱7旅19團團長李長林,

政委劉宣,

副政委燕登甲。

連以下傷亡更大,這里從略。

劉帥戰后痛心的說道﹔“此次我与敵陷于牛抵角僵持的笨拙狀態。敵人十分謹慎,遲遲不
前﹔我則未能大踏步進退調動迷惑敵人,使其暴露弱點,反陷于被動。”。。“甚為不智
。”

戰后晉士林調一縱二旅4團任團長,實際是一种變相處罰,一直到淮海戰役還是團長,此公
命運多桀,在淮海戰役幵始不久在渦河黃家阻擊戰中,再次碰上老對頭---18軍,在戰斗中
當場被打死,他率領的團也基本被消滅。

吳忠因為堅守陣地,死戰不退,成為此戰唯一亮點,戰后衹能對此點反复宣傳、報道,因
為受到賞識,不久就升為20旅旅長。

解放軍進攻章縫集戰斗幵始后,胡連續兩次打電報給5軍,要求向11師靠攏,5日傍晚5軍
复電﹔不能靠攏馳援。(實際他們受到二縱頑強阻擊)。看完電報后,胡极為气憤的說:
“邱清泉太自私了。”5日晚飯時,11師指揮部里气氛輕松,胡与大家說笑話,從前楊虎城
被困西安,電某友軍前來增援,友軍复電不能前來,楊親自起稿复電,內容僅十六字:“
敵來打我,你則不管,我若一死,你也難免。”大家大笑不止。

戰斗結束后,邱清泉前往馮家沙窩看望胡璉,先頭部隊由5輛汽車(一個步兵連)組成,到
達后馮家沙窩后,一個軍官報告胡璉:邱軍長的3輛車,馬上就到。不久邱清泉也到了。邱
進屋向王敬久行禮后,与胡握手后說:“伯玉兄,你們辛苦了。”胡璉笑說:“不辛苦,
就是命苦。清泉兄,你是怎么搞的?我越打電報給你,請你赶快來,你离我越遠。”邱說
:“我那兒也在打啊。”胡气憤的說:“你瞎說,你在打空气。”邱說:“我那里确實打
的很緊,不過不如你這邊急罷了。”胡又气极地說:“我完了,你也跑不了。”邱笑說:
“真笑話,我哪能那樣,以后你看我的事實。”胡又說:“看嘛!這一回就認識你了。”
王敬久赶忙攔阻說:“別吵了。過去的事,越說越不好,都怨我,敵情況沒鬧清楚,如果
沒完成,你可別怪我報告薛主任。以后在一起作戰,千萬要注意友軍的困難,及時支援才
是。”胡、邱都不敢再言。在喝酒吃飯時,王敬久說:“這次戰役,我很不對,沒有及時
來前方与大家一起共患難,都知道我是個懶散的人。”說畢哈哈大笑。邱說:“伯玉兄,
名不虛傳,与五六倍以上的敵人作戰,能經得這一重錘,真不容易。”這就是邱、胡兩人
簡單的口角過程,事后被一些無聊文人大肆渲染,成為大爭吵,繪聲繪色、添油加醋的加
以發揮。

點評﹔此戰國軍方面最大缺憾就是對現代化戰爭理解不深刻,對突入的部隊堅守院落,缺
少解決辦法,用炮轟,机關槍掃射沒有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若用火焰噴射器轟擊5座院落
,很快就能解決問題,吳忠等人也無法堅持,戰斗結果將完全是另一個局面。后來這個問
題得到充分認識和解決,淮海戰役前渦河黃家爭奪戰,使用火焰噴射器,很快就消滅了突
入村內中野主力部隊,占領了黃家。

點評﹔中野方面,雖然對雜牌軍和整三師這樣的嫡系取得了偉大的胜利,這完全是劉帥計
謀出色,再加上戰爭幵始后,國軍不習慣解放軍的戰術。 而從實質上看,中野當時水平,
無論從總体素質,還是士兵個体能力,都還無法与國軍主力部隊進行大規模戰略決戰,這
是又一個“化四平為馬德里”的失誤。嚴格執行軍委命令的中野義無返顧的做了一次嘗試
,交了一次學費,代价是很大的。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