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歷史傳奇色彩:軍閥吳佩孚的复雜人生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楊光治 于 August 20, 2004 23:56:50:

  北洋軍閥吳佩孚(1874-1939年),在歷史教科書中已被定性為反面人物,然而其人生歷程卻十分复雜,有時還帶著一些傳奇色彩。

  他是山東蓬萊人,本是一介書生,22歲考上秀才,但次年即因得罪家鄉的官吏、豪紳而被革除功名還被通緝,通過科舉考試飛黃騰達的夢想破滅了。他逃到北京生活無著,靠占卦算命來糊口,1898年在天津投軍,從此披上戎裝。

  1904年,日、俄帝國主義為搶奪我國東北的控制權而發生戰爭,他被派任日方間諜,化裝成肩挑小販,冒險混入俄軍地盤刺探情報,立了功﹔因敢作敢為而被北洋軍閥頭子曹錕看上,兩年后當上了管帶(營長)。此后積极投身軍閥混戰并大有“斬獲”,很快晉升為團、旅、師長,不几年就擁兵數十萬,被封為“孚威上將軍”,盤踞于洛陽,控制河北、河南、山東、湖北、湖南等省,還遙控北京的曹錕政府,成了實力最強的軍閥。由于他會寫詩、繪畫,字也寫得頗好,因此有“儒將”之譽,他也常以此自豪。

  可是這位“儒將”卻缺乏儒家所宣揚的“仁”道,他為了實現個人野心,不惜“龍泉劍斬血汪洋”,對其他軍閥毫不手軟,對蕓蕓眾生的命運更不屑一顧。1921年与湘軍打仗時竟下令掘幵州的長江大堤,致使許多無辜百姓葬身魚腹﹔1923年2月,京漢鐵路工人為了爭取自由、人權舉行大罷工,他殘酷地鎮壓,制造了著名的“二七大慘案”,為自己的歷史寫下了最黑的一頁。

  他50壽慶之時,正是權勢鼎盛之日,各地的軍政要人和文化名人、各國駐華使館的武官云集洛陽,清廢帝溥儀也派出其“攝政王”前來祝賀。連曾名震朝野的維新派首領、著名學者康有為也大拍馬屁,獻壽聯云:“牧野鷹揚,百歲功勛才一半﹔洛陽虎視,八方風雨會中州。”表現了這個“大帥”叱風云的气概,還吹捧他更壯觀的未來。

  但是這衹“鷹”、“虎”的前景并不美妙。此人雖然精明、狠辣,然而因逆時代潮流而動,終于一敗涂地。1926年8月,國民革命軍大舉北伐,他糾集主力扼守湖北咸宁的汀泗橋并上陣督戰,親手槍殺了几名后退的官兵,然而也抵擋不住革命洪流。兩個月后北伐軍攻克武昌,他大勢已去,可是不像其他下台的軍閥政客那樣,腰纏萬貫出洋“考察”或跑到租界去尋求外國人保護,而是在國內輾轉流亡。

  1927年5月27日,他率衛隊逃去四川經河南鄧縣构林關時,受到當地頭面人物的熱情款待。面對滿桌酒肉,他卻說:“免了吧,戰火連綿,百姓不得溫飽,我們還要這么多菜干什么?”衹留下四個小菜,其余全叫人撤下。他定于第二天清早幵拔,可是地方紳士紛紛前來求字求詩,他“雅興”大發,欣然應允,即席撰寫了多首(副)詩聯。在贈給鄉紳楊星如的詩中,有“天落淚時人落淚,哭聲高處歌聲高。世人漫道民生苦,苦害生民是爾曹”之句,流露出了悲天憫人的情怀,還不客气地譴責了地主豪紳們的罪惡,令人刮目相看。弄文舞墨的“雅興”救了他一命。當天上午,其先頭部隊中了悍匪索金娃的埋伏而狼狽不堪,連祕書長張煌言也被亂槍擊斃了,他卻因推遲出發而安然無恙。

  隨后,他流寓于四川的奉節、大足、達縣等地,衛隊、隨員星散,靠依附當地軍閥為活。1931年7月在成都參觀昭覺寺時,特地穿上袈裟拍照,還賦詩二首。第一首是:

  英雄不避殺身凶,何況空門老梵宮。

  偏有情絲難遽斷,雙行血淚灑秋風。

  “空門”和“梵宮”都指佛寺。詩意是:我向來將生死置之度外,又豈怕在寺院里終老?但因“情絲”(對世事的千絲萬縷關系)難以砍斷,所以不能皈依佛門。此時他仍以“英雄”自命,卻自知不能東山再起,于是衹好“兩行血淚灑秋風”,散發出“末路”的凄涼。

  第二首的內容比較簡單,衹是說自己雖然不當和尚,但“此后深山同佛”,表明不再過問世事,意思是要有關人士放心。

  然而他在1932年10月离幵成都后,并沒有選擇深山作歸宿之地,而是定居于北京的什錦花園,主要靠“世侄”張學良給“補助費”維生,還寫了一副對聯:

  得意時清白乃心,不納妾,不積金錢,飲酒賦詩,猶是書生本色﹔

  失敗后倔強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園怡性,真個解甲歸田。

  雖然沒有“灌園”、“歸田”,但對聯總体是真實的。此人雖然渾身血腥,但尚知道堅持民族立場。1919年“五四”運動時曾表態反對簽訂有損于中國利益的巴黎和約﹔1935年,日本侵略者為了分裂中國而搞“華北自治”,請他上台當傀儡,他堅決拒絕﹔1938年6月,偽“華北臨時政府”与偽南京“維新政府”合并,請他出來當官,也不答應。可是他卻接受偽京津衛戍司令齊燮元的聘請,當有名無實的“特高顧問”,每月領“車馬費”數千元。齊燮元原是他的部下,他接受這一照顧,可說是由于“袍澤之誼”,但也不能不這樣,因為當時張學良已成了囚徒,不能再給予“補助”了。

  他的態度自然不會讓日本侵略者高興。次年12月4日,他因吃羊肉餃子被骨屑傷了牙齒,日本特務芳太郎介紹一個日本醫生為他治療,卻得了敗血癥,离奇地結束了一生。(楊光治)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