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作戰能力 中國軍隊「六大作戰能力」之首


軍事文摘主頁

送交者: 教訓 于 July 28, 2000 19:07:16:

 
 中國人民解放軍基于對現代化戰爭与對越作戰教訓的影響,針對全軍缺乏新式電子通訊、偵測、
電子對抗等技術,于1981年由解放軍總參謀部頒定「電子對抗能力」為其「六大作戰能力」之首,
并在美國、前蘇聯、英國、以色列、意大利等國的電戰專家協助下,全面提升全軍的電戰能力,同
時改進在台灣當面的監聽台,使其具備電子反制与反反制等電子作戰能力。

 時至今日,中國軍隊在我當面250里範圍內的電戰單位,其密度已有凌駕我國的趨勢,且中國軍
方以相當低調的方式來增強電戰能力、全心經營現代化作戰效率、擴編軍种的電子作戰大隊(團)
等等動作,未來將會嚴重影響台海間的電戰態勢。

 在近15年來的几次區域沖突中,例如英國与阿根廷的福克蘭群島之戰、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南部的
「加利利和平行動」、美軍空襲利比亞的「遼原之火」,以及最近一次的波斯灣戰爭等重大軍事行
動,電子戰的廣泛使用已經是成為主導戰場﹔甚至是決定戰爭胜利的主要契机。

中國軍隊的電戰警覺,早自1963年介入越戰,并實地領教美軍在電子作戰方面的高超技術之后,便
全力進行部隊通訊机組与編裝的工作,尤其是在1979年對越的「懲越之戰」中,更是深切了解光是
靠著解放軍的人海与勇气,實在不是現代化科技戰具的對手,連被中共視為「小鬼」的越南軍隊,
也在使用美軍留下來的老舊電子裝備輔助下,完全可以截聽解放軍部隊的調動与第一線部隊狀況,
對入侵的中國軍隊分批圍殲。

這种因部隊通訊遭到截聽所導致的情況,确實使的解放軍高層必須嚴肅的面對与檢討現有通訊裝備
的缺失,將老舊的通訊机組加以汰除,改善解放軍落伍的電子裝備。

1981年年底,解放軍總參謀部頒布「六大作戰能力」綱領,并明定「電子戰對抗能力」為整個六大
作戰能力之首,正式將這种屬于現代化的新式作戰概念普植于解放軍中、高層干部。

有關解放軍部隊的電戰能力,最初仍是以前蘇聯的軍事援助為主,但由于蘇聯本身在電戰方面的能
力也不是很好,往往落后并受制于西方先進國家,部份關鍵性的電子組件還必須仰賴進口,因而在
這种自身難保的情況下,解放軍早期的電子作戰能力相當欠缺。

但自1961年幵始,中國軍隊的電子截聽能力卻有大幅精進的情況,根据年前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所解密的資料顯示,1959年東德的電子專家,在蘇聯的默許下前往中國大陸,協助解放軍
成立第一支電子戰對抗大隊,但由于解放軍的電戰系統相當老舊,因此東德軍方以相當低廉的單价
出售一批過時的電子偵測系統給中國。

 這批裝備雖然是老裝備,但卻使得解放軍的電戰能力向前邁了一大步。

在這种嚴重威脅台海電戰環境的情況下,美軍幵始培養我國空軍成立電子偵測部隊,專以執行大陸
地區的電子偵測作戰為主。我國空軍這一支特种作戰部隊,正是國民党政府撤遷來台后戰損率最高
的獨立第34中隊,號稱蝙蝠中隊。在連續12年的低空電子戰中,与中國軍方大玩貓捉老鼠的戰爭游
戲。

 台灣一共有17架大小軍机遭到擊落,178位空勤机組員殉職。這是世界空戰史上第一次的空中電
子情報戰。

正由于我國空軍第34中隊的空中電子情報作業的影響,中國也相對的在蘇聯的全力協助下,建立一
道道「電子牆」,以防堵我方電戰机趁著月黑風高的夜晚,持續在大陸的大江南北上空如入無人之
地。

表面上,這种夜間低空電子戰是兩岸間的軍事角力,但實際上卻是美蘇兩國盡全力研制新式電戰裝
備,利用兩岸的中國人相互攻防与實驗罷了。

不過,每一次的過招,卻是美蘇兩國間電戰裝備的一次次實戰考驗,同時也是中國全力尋找國境內
通訊与雷達死角的机會,因此在歷年來的檢討与改進之后,中國軍方在東南沿海的复雜地形已部置
了密度相當高的被動式電子監聽台,以及數量相當多的主動式雷達預警系統,兩者相加后的數量,
雖然至今仍是一個未知數,但据日本方面的研究,距台250里範圍內,預估已超過1,400座,其密度
居于世界之冠。

依据我方情報單位的資料統計,中國解放軍有50個雷達兵團、1,120處固定式雷達陣地,使用各型
雷達2,900餘部。而其對我偵測能力則以距台250里範圍,近450處雷達為主。對我方空中活動的偵
測能力分別是﹔高度150公尺之目標約可及澎湖与新竹沿海﹔1,500公尺之目標則可以到達台灣島的
西部沿海範圍。

由于中國軍方對于電子戰相當重視,因此除了各軍區具有當然的責任划分之外,更將大陸地區分為
四大電子偵測網,分別是:

 一、以遼東与膠東半島為据點,其電子偵測範圍是以針對日本、韓國為主。

二、對東北、華北、西北中俄邊界地境線為据點,其電子偵測對像為蘇聯(獨立國協北部)。此
外,中國也將數架電戰机部署在華北地區,以隨時監視俄軍的電子通訊狀況。

三、浙江、福建等為据點,偵測目標為台灣与其周邊海空域。中國現有的「電子對抗大隊(團)」
也編配在福建与廣東間的山地區域。

四、廣東、海南島等為据點,針對東南亞地區實施電子監聽。

在海軍方面,中國解放軍海軍部隊的電子作戰經驗并不是相當丰富,在1985年之前,中國海軍軍艦
上的高功率電子系統絕大多數是前蘇聯遺留下來的產品,缺乏先進的跳頻功能。

 雖然在台海方面尚能勉強應付我國的電戰技術,但在我國海、空軍持續進行電子系統的改良后,
中國海軍在現代化之前的電戰技術相當拙劣。

但是,中國海軍在1980年時,由于以色列的電戰專家的全力協助,逐漸幵始意會到海軍的戰場將不
再是艦炮對艦炮的時代,而是在實施飛彈射擊前,便已上演一次次激烈而高技術水准的電子戰。以
色列的電戰專家是以當年「六日戰爭」時的海戰做為活教材,用以進行現代化小規模沖突的戰例。


中國海軍在日漸成熟的快艇作戰中,首先接受了以色列專家的建議,將改良「冥河」飛彈(即中國
彷制的海鷹飛彈)的制導系統進行電戰提升,使之具備三波道的電子反反制的能力,并且全面配發
至岸射型飛彈發射系統,這种改良也是造成我國海軍對外島的運補作業,一但過了海峽中線便進入
備戰的狀況,因為中國的岸射式飛彈已可以在40里外進行目標的鎖定,我方不可不謹慎以待。

目前中國海軍的電戰技術仍然是屬于集中化的運用邏輯,除了是因為系統數量的不足之外,最主要
的因素仍是缺乏足夠數量的高技術電戰專才。在這种情況下,中國海軍仍然不會在戰場上進行主動
式的電子干扰作業,而是以防衛性的電子欺敵為重點項目。

每一次,當解放軍海軍大型作戰艦通過台灣海峽之時,一般均保持無線電靜默的方式,各台僅采取
靜聽而不發話的原則實施,尤其重要的是,各艦艇均以幵放同一頻道或同一种類型的雷達,來欺騙
与反制我方的電子偵搜作業,這种強烈的敵情觀念相當值得重視与學習。

兩岸海軍在經過多年的有形爭戰之后,現階段已走向以電子作戰這种無形戰場為主,雖然這并不表
示未來兩岸間的海戰將會是以電子作戰為主要的進行方式,但電戰技術卻是可以主導未來的海戰型
態,這种觀點即是一般所謂的「陸軍打智力、空軍打技術、海軍打科技」。

在兩岸海軍多次的軟硬交鋒過程中,對于如何打一場具有較大胜算的海戰均有相當經驗,尤其是我
國海軍,在經過几艘大型作戰艦艇的戰損之后,雖換得相當數量的解放軍小型快艇的戰果,但畢竟
損失仍令人無法接受,所以我國海軍在大型作戰艦与中小型作戰艦的互相配合上,已具備較解放軍
更大的存活机率,而電戰技術也同時是保障我方進行較大胜算作戰的优勢之一。

由我方情報報告所顯示的,中國海軍對于高技術的電子作戰仍少有演練,僅是极少數電子支援艦所
演練的單項課目,在一般的大型作戰操演中,解放軍仍然是以防衛性的電子反制、欺敵与干扰等為
主,在技術水准上与西方國家仍有一段差距。

中國海軍在正規作戰方面雖然無法有效与我方對抗,但是在非正規作戰方面,卻是相當熟練。由我
方情報單位所截獲的解放軍最新情報顯示,中國各沿海軍區,已經編制有數量龐大的漁政船隊,這
些漁政船在平時是以執行漁業工作為主,但是其中部份的漁政船已加裝高功率的無線電收發裝置,
以及隨時可以增設的電子作戰裝備。

依研判,中國在部份漁政船上所設置的是一种价格相當便宜的雷達反射器,以混亂我方雷達的偵測
与辨識,這种被中國稱為「特种大隊」的漁政船電戰船隊,在南京軍區各個港口均有配屬,這些具
備遂行特种任務的漁政船,除了可以支援中國海軍進行最基本的電子作戰之外,更可以隨時裝載水
雷,進行台灣島周邊海域的布雷任務。

除了海軍已逐漸汰換老舊電戰裝備之外,解放軍的陸軍部隊也幵始做大規模的換裝。

中國陸軍直至目前為止,最大編制的電子作戰單位是「團」,由中國「解放軍報」的訊息透露,共
軍各軍區均配有一個電子對抗單位,在南京軍區方面是一個電子對抗團,所屬的第31与第12集團軍
則各編配一個電子對抗營。

在第12集團軍之下的各摩托化、机械化步兵師,以及坦克師、炮兵師等則編制一個電子對抗大隊,
一般的步兵師則編制一個電子對抗連。全力針對我方的電戰技術實施模擬,以找出一套能反制与滲
透我方電子偵測網的方法。

由以上的編裝即可研判中國對于電子戰方面的積极与重視。另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電子戰單位,
均是由解放軍總參謀部通信兵第四部全權負責,其重視電戰技術的動作相當值的我方警覺。

除了在部隊內所編制的電戰單位之外,中國軍方在廣東梅花村与白云山麓分別設有特种電子戰部
隊,成員約在800人左右。目前由我軍情局所掌握的情資顯示,這個解放軍陸軍特种電子戰部隊的
任務為:

 一、電子竊聽。

 二、電子干扰与反干扰。

三、衛星電訊工程。

 四、海空軍電子戰研究。

 五、部隊電腦運用。

 六、洲際導彈電子檢測。

事實上,中國軍方近年來在教育与科技等名目下所隱藏的國防預算相當惊人,其大幅更新電戰系統
以反制台灣的動作也從未有松手的跡象,尤其是在近年來總參通信研究所研制的「軍用中文保密通
訊系統」、「傳真保密机」、「程控數字交換机」已全面配發到我當面的南京軍區使用,對反制我
方的電子偵測已有相當的影響。

在1996年中國對我一連串的演習中,解放軍南京軍取及廣州軍區也曾實施通信干扰与無線電偵聽對
抗訓練,并已將雷射、電算机与光纖電纜技術引進訓練戰場。

雖然中國在電戰裝備上仍有分散部署与指揮官能力不足的缺點,但是對于電戰的積极規划等种种的
動作,确實已將電戰技術視為未來台海戰爭的主軸,就算目前國軍在電戰裝備上仍保有部份的局部
优勢,但若我方不立即進行系統更新与技術上的精進,中國在未來的電子戰場上將會是一個相當可
怕的對手,值得我方警覺。




軍事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