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逝的飞机-(飞机情报收集)


军事文摘主页

送交者: TomCooper 于 September 28, 2002 22:40:30:

随风而逝的飞机

原作:

情报收集的历史和人类战争史一样久远,对于了解敌人的意图、能力以及他们的武器,人们总是怀有极大的兴趣。然而,绝大多数的情报收集工作建立在传言及“科学”推测的基础上,而接下来的,就是对于实际情况的大量的无休止的辩论甚至争吵。所以,如果希望得到关于敌人的真正准确无误的情报,最可靠的途径只有一条:获得对手科技成果或其档案材料的原始件。

早期行动

在20世纪初,人们经历了多次由于敌人“未知的”新式武器攻击的痛苦,因此,获得敌人“第一手资料”的情报收集工作变得史无前例地重要起来。不仅仅是在二次大战期间,在“冷战”时期,“铁幕”政策造成的封闭的各国边界线使得传统意义上的间谍行动变得异常困难。传统的“人工情报”所获得的资料变得非常主观,因而不再可靠。实际上,在“冷战”时期发生的每一场“热”战中,人们都一次又一次地、由于缺少准确情报而遭到极度的痛苦和震惊。在那时,在获取并测试外国的飞机和技术方面,美国已经很有经验,最早在一次大战期间,所谓的“外国数据组”就已经成立,到了1951年,这个小机构发展成为“航空技术情报中心”,隶属于美国空军。而尽管“航空技术情报中心”做了大量的努力,当米格-15出现在朝鲜上空时,苏联人还是让美国人大吃一惊,没有人认为苏联有能力如此大量地制造出如此先进的飞机。美国人——或者说航空技术情报中心——立即认识到,他们必须获得一架完好无损的米格-15以了解它的优点和缺点。但是,苏联人的手更快,他们对于获得西方的技术非常感兴趣,这些技术比他们自己的技术先进数年——如果不是数十年的话。他们着了魔似的想得到一架F-86,但是他们知道必须谨慎从事——因为苏联在官方上并未正式介入朝鲜战争。苏联人向朝鲜派去了一个小分队,试图将某个美国飞行员迫降在中国军队或者北朝鲜军队控制线之后。虽然这个计划彻底失败了,然而苏联人还是获得了两架“佩刀”,它们在空战中被击落,但是却成功地迫降在了相对良好的地形环境。与苏联相反,西方想要得到苏联飞机的目的是希望了解其性能以找到对抗方法,他们的计划代号为“穆拉”,无论如何,这个计划最后也算成功。1952年9月,一名北朝鲜飞行员驾驶他的米格-15飞到了南朝鲜,美国空军和航空技术情报中心立即对这架飞机进行了检查和测试,他们从中所获得的信息在战术上的价值无可估量,这种价值主要体现在美国对战斗机所作的现代化改进,以使其能够更好地抗衡早期的米格机,但是这并没有帮助西方了解更多的苏联人关于技术发展的理念方面的问题。


无人驾驶飞机

朝鲜战争以后,美国的敌人们成了本故事的主角。由于这些事件的高度敏感性,很多真相至今还不为世人所知。由于缺乏准确的信息造成了一系列的争吵,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还不清楚究竟有多少飞机落到了“敌人”手中。虽然如此,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架在苏联上空被击落的西方侦察机,以及在越南、中东地区上空被击落的,象F-4“鬼怪”这样一类的战斗机的残骸都被苏联人和中国人检查过。当然了,绝大部分被击落的飞机残骸坠落到海里,然而还是有一些飞机在苏联、中国、越南或者埃及控制地区的上空结束了自己的飞行。例如说在1958年9月2日,4架苏联米格-17击落了一架美国空军第7406联队的C-130A-II,其残骸坠落在了埃里温——现在是亚美尼亚首都——附近,据推测绝大部分机组成员在坠机中死亡,但是也有迹象表明他们中的一些人被逮捕,后来在苏联的某个秘密集中营中失踪。“敌人”获得美国高科技的另一个高峰时期是在1968年至1970年间,那时美国频繁地使用BQM-34无人驾驶侦察机侦察中国大陆以及越南北方。数十架这种型号的飞机被中国和越南的防空力量击落,另外一些在受到相对较轻的损伤后被俘获。有趣的是,中国人在美国BQM-34的基础上发展了一个无人驾驶飞机家族,最初是空射型的“长虹”(最早由一架图-4轰炸机——另一种“随风而去”的飞机,但是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外——发射),由北京技术研究所研制,由装备了特殊设备的运-8E运载。甚至在最近的珠海航空博览会上展出的最新型号的“长虹”无人驾驶机的模型,还清楚地显示出其与BQM-34N的类同。即使如此,在那个年代里,无论是苏联、中国或其他任何一个共产主义国家,都没能成功地获得哪怕一架完好无损的西方战斗机。


得到那架米格!

同一时期,美国和北约在获得共产主义国家的科技方面也遇到了问题。1945年到1950年期间,一系列的叛逃事件沉重打击了南斯拉夫空军。这些事件中最有趣的不在于其硬件部分——因为当时南斯拉夫空军仍在使用由苏联和英国在二战期间提供给他们的陈旧的飞机——而在于叛逃者帮助西方深入地了解了他们国家的政治意识和国内情况。接下来的几年对西方的技术情报工作来说,无疑是糟糕的。1958年秋,在台湾海峡上空发生了一系列的空战,在这些空战中,国民党空军的F-86使用了全新的红外制导的AIM-9B导弹,在战斗中,总共发射了20枚左右的“响尾蛇”,其中至少一打击中了目标。然而,其中一枚在击中大陆空军的米格-17后并未引爆。这样,这位幸运的大陆飞行员将完好无损的导弹带回了基地,这枚AIM-9B受到了苏联人的高度重视,他们惊叹于“响尾蛇”的简单与高效,决定仿制并生产他们自己的型号,他们为自己产品的编号是R-3S/K-13(北约编号AA-2“环礁”)。另外一枚完好无损的“响尾蛇”于1967年被送到苏联,它是从西德的仓库中被偷出来的,用邮件的方式(!)被送到了莫斯科。当西方情报界经受一个又一个打击时,苏联也在不断受到飞行员叛逃的困扰。其中一次鲜为人知的事件是在1963年,一名心怀不满的苏联飞行员驾驶他的苏-9歼击机飞到了伊朗的阿巴丹。此事件的其余部分不很清楚,所知道的是这架飞机和其飞行员落到了美国“外国技术部”——以前的“航空技术情报中心”,现在形式上隶属于美国空军指挥系统,实际上直接听命于五角大楼,于1961年改名——手中。飞机抵达伊朗二十四小时以后,分解拆开的苏-9被送到了美国,它的飞行员也随后抵达。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此事件是苏-9歼击机过早退役的主要原因之一。渐渐地,中东地区成为了获得苏制装备的下一个重要地区: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时期,以色列俘获了一架埃及的米格-15,这架米格在与以空军“神秘IVA”进行短暂交火后轻微受伤,随后以机腹部迫降在阿尔-巴达维尔湖的浅水区。以色列人抢救了这架飞机,但是以后的情况不得而知。1962年,苏联开始大规模地向阿拉伯空军大量交付他们最现代化的轻型歼击机——米格-21F-13。当时西方对于这种型号的情况一无所知,而对以色列来说,他们现在正面对一种无法正确评估的潜在威胁。同以往一样,他们的对策很“简单”——搞一架,摩萨德得到命令:设法接触并策反一名阿拉伯飞行员,让他把他的座机——必须是完好无损——驾驶到以色列来,摩萨德的这个行动是类似行动中最成功的之一。

1964年1月19日,埃及飞行员穆罕默德.阿巴斯.希尔米驾驶他的雅克-11教练机从阿尔.阿里斯空军基地起飞,叛逃到海佐尔,雅克-11并不是最先进的飞机,而此事件的细节也没有特别公开。大约在这个事件以后的日子里,以色列人与多名叙利亚和伊拉克飞行员建立了联系,仅仅一年之后,一名心怀不满的叙利亚飞行员驾驶他的米格-17F飞到了以色列。紧接着,另外6架米格-17由于导航错误居然降落在海佐尔!所有的飞行员后来都回到了叙利亚,而和他们一起返回的,只有6架米格中的3架。一年以后,摩萨德再次成功地给敌人以打击,他们成功地让伊拉克的默尼尔.拉德法上校把他的米格-21F-13开到了以色列。这次叛逃经过了精心准备,拉德法甚至带来了他的技术手册!获得这架完好无损的米格-21F-13对以色列来说是一次重大突破,因为他们的空军终于能够研究他们最危险的对手了。米格机被全面检测,在全天候下进行测试,在模拟空战中与以空军所有现役战机对抗。这就是为什么以色列人在1967年六日战争以及以后的多次冲突中获胜的原因。有趣的是,在拉德法之后,至少两名伊拉克飞行员驾驶他们的米格-21飞到了约旦,约旦人同意为飞行员提供政治庇护,但是将他们的飞机还给了伊拉克。

在以色列人开始测试他们崭新的米格-21之前,有很多西方国家表达了对于获得它的兴趣,但是由于当时以色列和苏联的关系还算不错,以色列人没有同意他们的请求。1967年六日战争中以及战后,大量的美国飞机运到了以色列,局势完全改变,由于当时美国正与使用米格-21的北越进行激烈的空战,美国人得到这种飞机的愿望非常强烈。于是不久,这架米格就最终落户美国,同行的还有以色列在六日战争中缴获的两架米格-17F。所有这些飞机立即被投入代号为“环形地震”(米格-21)和“军事训练”(米格-17)的测试计划中,于是美国飞行员们得到了他们越南上空敌人的精确情报,根据这些情报,他们设计了一系列精密的战术,并且对他们驾驶机动性能较差飞机的同事提出了建议。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努力并没有起到很大的效果。而以色列人在使用缴获的外国技术方面则没有那么多顾忌,在六日战争期间,他们在埃及西奈的比尔.格里夫加法空军基地缴获了一批K-13A导弹,这些导弹立即被以色列空军使用,从1968年到1969年末第一批“响尾蛇”导弹运抵以色列之间的日子里,以空军使用K-13多次击中它们从前的主人......


在印度支纳

以色列人不仅仅有能力通过情报人员或在战争中从不同的阿拉伯国家获取苏制飞机和武器,看来他们的运气也是奇佳。有一段报道今天已经为人所忘,这段报道说在1970年,一架崭新的埃及苏-20战斗机有可能落到了以色列人手中。据说在苏伊士运河上空的一次小规模空战之后,埃及飞行员从他的受轻伤的苏-20中跳伞。这架失去飞行员的战斗机——苏-20以其飞行稳定性闻名于世——慢慢地降低高度,在燃油耗尽后居然“平稳地”降落在西奈沙漠的一个沙丘上,以色列人发现了飞机并将其带回以色列,但是此后的情况就不清楚了。有趣的是,在1970年12月,苏联人试图组织一个突击队行动以抢夺一架刚刚运抵黎巴嫩的“幻影IIIEL”,但是行动失败。几乎同一时期,1970年12月,美国从柬埔寨得到了米格-17的情报,一个美国军事顾问团——其实是从怀特.佩特森派出的一队“国家航空情报中心”的人员——检查了柬埔寨空军的米格机,其中一架米格甚至飞到了越南与美国的F-4D进行模拟空战。这架飞机随后被送回了柬埔寨,但是在1971年1月在金边被亲北越的工兵破坏。

数年之后,在1975年4、5月间,北越向南越进军,推翻了西贡政权——它现在失去了美国的支援。这给了美国重重一击,共产党人缴获了大量完好的属于南越空军(自称拥有1000架飞机,是“世界第四大空军”)的美制飞机。虽然大部分南越空军的飞机和直升机飞到了菲律宾、泰国或是美国在越南沿海的航空母舰上,据报道仍有60架完好的和20架损坏的F-5A/B/E落入了共产党人手中,虽然这些飞机——还有一些A-37、A-1、C-130、C-119、UH-1D和CH-47——并不代表美国最先进的科技,苏联人还是很快要来一些进行测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1967年到1972年间,苏联人获得了400多架在越南上空被击落的F-4的残骸,很可能米格-23M的“同态相位-23”雷达是从“鬼怪”使用的AWG-10雷达发展而来的。无论如何,这次获得的完好的F-5和A-37对于共产主义阵营国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飞机与其自己的技术非常吻合:简单实用。具体多少架美制飞机和直升机被苏联和其东欧盟友测试不得而知,所知的是,越南缴获的F-5A/B/E、A-37B、C-130、C-119K、C-47、UH-1和CH-47装备了整个越南空军第372师,这个师在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时相当活跃,而美制飞机则一直服役到80年代中期。另外,至少一架越南缴获的F-5E(73-0852)被送到了波兰,现在陈列在克拉科夫博物馆。一同被送往波兰的可能还有一架同型机和一架A-37(68-7916)。而另外一架F-5E(73-0878)现在陈列在捷克布拉的格克贝利博物馆。


还有米格吗?

接下来的一次西方获得苏制飞机事件非常重要。1976年9月,苏联飞行员维克多.别连科驾驶他的米格-25P叛逃到日本函馆。美国机械师立刻就赶到了,在将已经成为零件碎片的米格机还给苏联之前,美国人对其作了全面的检查,“狐蝠”所有的秘密展示在西方面前。由于这些情报以及苏联飞行员的详尽说明,西方对米格-25P了如指掌。尽管此后苏联立即改进了所有的米格-25P并不计代价地发展出新的米格-31,但是苏联人从未从别连科给他们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实际上,对于这次事件的重要性,只有假设苏联得到F-14或者F-15才能与之相比,然而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虽然有很多传闻说一名伊朗飞行员驾驶他的携带着AIM-54导弹的F-14A飞到了苏联,从而威胁了美国敏感的高技术。根据类似的传闻,苏联的长程R-33/AA-9导弹——米格-31的主要武器——是从“不死鸟”导弹直接发展而来的,但是生产R-33的Vympel设计局的工程师强烈地否认了这一说法,实际上也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证据证明这个说法是真的。相反,虽然在70年代苏联接触到一些伊朗的美制高技术装备,但这主要是通过伊拉克,而不是直接从伊朗获得。

1982年12月,伊朗空军N.德卡夫尼上校驾驶的一架F-5E在伊拉克北部执行任务被伊拉克防空火力击中,飞行员努力挽救飞机,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在基尔库克附近的原野上用机腹部迫降。伊拉克缴获了飞机,在被永久陈列在巴格达扎瓦拉公园的军事博物馆之前,苏联人检查了这架F-5E(73-0976/3-7056)。仅仅数月后,伊拉克人在巴士拉以北发现了被萨姆导弹击落的一架伊朗F-4E的残骸。在残骸中,他们发现了一具完好的ALQ-87电子干扰器,伊拉克人很高兴地将它送给了苏联人,因为这个小装置为他们换来了更多的苏联飞机。据推测,苏联人在这具干扰器的基础上发展了他们自己的电子对抗设备,但是没有关于这个有趣——但是无疑非常“敏感”的事件的细节情况。

同苏联与伊拉克的合作相比,看来美国人要更成功一些。1979年2月伊朗伊斯兰革命使美国丧失了对其出售给伊朗的大量的高技术武器的控制权,此后出现了很多传言。有的说伊朗空军内混杂的中央情报局人员设法破坏了伊朗的“雄猫”,但后来伊朗机械师又把F-14A和AIM-54A修好了;甚至还有传言说在1979年,48名以色列飞行员飞到了伊朗,把“剩余的”48架“完好”的伊朗“雄猫”开到了内盖夫的一个“秘密基地”等等......到1981年,伊朗人频繁使用他们的“雄猫”和“不死鸟”,在战争中成功地打击了伊拉克,取得了很多胜利纪录。但“雄猫”的具体情况仍不清楚,有一些伊朗的叛逃者,其中两人在1983年和1984年将他们的“鬼怪”分别开到了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他们说伊朗空军的情况非常糟糕。1986年初,由于由黎巴嫩的亲伊朗集团为中介,秘密向伊朗提供武器以换取美国人质和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的资金的“伊朗门”事件暴露,美国开始对伊朗空军的实力感到担忧。尽管没有美国的帮助,尽管只有极少数的飞机零部件被秘密运到伊朗,伊朗人还是一再地向世人表明:他们的空军依然强大而活跃。就在同一年的早些时候,伊朗的攻势——在空军的有力支持下——将伊拉克军队压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一切都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因此,中央情报局和“外国技术部”组织了一次秘密行动以求获一些伊朗飞机。仿效以色列的经验,美国人接触了一些伊朗飞行员,他们的努力最后获得了成功,在1986年8月底,至少两名伊朗飞行员驾驶F-4E“鬼怪”叛逃到伊拉克。但是最大的蛋糕还留在后面,9月2日,一架装备了至少一枚AIM-54A的F-14A从伊朗叛逃,在飞机降落时,它的周围聚集了20多名美国机械师,他们照看了飞机和飞行员,而F-14的武器操作员——他是反对叛逃的——成了伊拉克人的战俘。

这架“雄猫”后来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在1986年12月7日,五角大楼的联合情报组和中央情报局、格鲁曼公司的一组顶级工程师、很大一组的美国海军工程师和机械师一起,在“外国技术部”的办公室召开了一次持续两周的会议。会上提出了一份包括F-14的132个部件的清单,还有9件涉及“雄猫”组件的案例,目的是为了评估伊朗是否有能力生产这些特殊的F-14零件?或者伊朗是否付钱请别的国家替他生产?或者是否有别的国家正在生产这些零件?如果有,是谁?会议并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主流的意见是伊朗正在为其F-14机队制造零件的代替品。在美国对其他装备美式技术国家的侦察行动中,这实在是一个奇怪的事例。


永无休止的故事

70年代末80年代初,非洲一些国家的政治态度发生了改变,绝大多数这样的事件使得美国和苏联有机会接触到对方的科技。1974年政变以及在与索马里的“奥加登”战争中,埃塞俄比亚成了苏联和古巴的好朋友,因而苏联人顺理成章地检测了他们的F-5E。于是索马里立即转向中国和西方寻求帮助,交换条件是提供他们的基地和米格-21。

作为惯例,技术装备一经售出就属于购买国所有,售出国不再对已售出的武器拥有任何权利。说明这个理论的最好例子就是埃及,1974年初,埃及空军成为第二个获得米格-23的外国空军——第一个是叙利亚,总共8架米格-23MS歼击机、8架米格-23BN战斗机和4架米格-23U教练机装备了默沙.马特鲁空军基地的一个团。就在这些飞机运抵后不久,开罗和莫斯科的友谊就终结了,来自苏联的零部件和技术援助也宣告停止,因而全新的米格-23在埃及空军服役一年以后就停飞了。很快地,美国和中国对这些米格-23产生了兴趣,美国是为了情报而中国是为了技术目的,经过谈判,埃及同意向中国提供10架米格-21MF、2架米格-23MF、2架米格-23BN、2架米格-23U和10枚AS-5“凯尔特人”空-面导弹,以换取中国为其庞大的苏制米格-17和米格-21机队提供零部件和技术支持。而美国要的飞机更多,“外国技术部”买了至少16架米格-21MF、2架苏-20、2架米格-21U、6架米格-23MS、6架米格-23BN、2架米-8和10枚AS-5空-面导弹,交换条件是美制武器和为埃及新购买的F-4E机队提供零部件支持。有趣的是,早在1979年,埃及的米格-21在经过短暂的交火后,在利-埃边境使用美制“响尾蛇”击落了一架利比亚的米格-23MS。

不消说,中国和美国都仔细地测试了从埃及获得的飞机,知道了所有想要知道的东西。而中国根据获得的米格-21MF仿制了歼-7III,也许新的歼-7D也与其有关。

在获得如此多的苏制飞机之后,美国空军甚至组建了第4477“红帽子”测试评估中队。1986年,至少一架埃及的苏-20和一架米格-23BN被送到了西德,后来可能还运送了其他几架用作为零件补充(那架苏-20现在被保存在卢瓦尔丁空军基地),驻在曼顷的德国空军试验中队测试了这些飞机。差不多一年之后,乍得军队在乍得和利比亚的战斗中缴获了一些利比亚的米-24和米-25,法国(在伊斯特里尔斯)和英国对它们进行测试以后,其中至少两架最后被送到美国(还有一些完好的萨姆导弹)。在同一场战争中,乍得军队还缴获了一些利比亚的L-39ZO,所有这些飞机后来都交给了埃及空军!1989年,一名安哥拉飞行员驾驶他的米格-21MF叛逃到纳米比亚,在那里,这架飞机被南非空军缴获,现在陈列在沃特库罗夫的南非空军博物馆。

1989年是西方情报界极为成功的一年,在那一年,他们开始购买苏联的技术。5月,苏联米格-29飞行员A.祖耶夫,在与他所在基地的一名卫兵短暂交火后,驾驶他的飞机叛逃到土耳其,10月,叙利亚叛逃者阿卜杜尔.巴塞姆将他的米格-23ML降落在以色列,透露了阿拉伯空军普遍装备的该型苏制飞机的秘密。此外,在1995年,以色列还从波兰空军租借了两架米格-29用作测试和评估。

在“沙漠风暴”期间,美军缴获了至少2架伊拉克的米-25(其中一架现在陈列在奈丽斯空军基地“侵略者的威胁”博物馆)、3架米-8和其他一些直升机。美军缴获的还有一些被损毁飞机的部件,包括一架米格-29B的驾驶舱部分。有关这个米格-29B的驾驶舱的故事很有趣:美国侦察机发现在伊拉克南部被伊军放弃的贾利班机场上停放着3架米格-29,于是一个“外国技术部”小分队立即乘坐CH-47直升机赶赴现场。三架米格-29中的一架状况相对较好,但是它的周围地雷密布,其他两架损毁严重。“外国技术部”小分队于是决定拆下一架损毁的米格-29的驾驶舱部分,将其放在CH-47的机舱内运回......尽管飞机的损毁严重,小分队的行动还是成功地运回了几乎完好的N-019雷达@。
这还不是——至今为止——美国最后一次获得外国技术的实物样本。1994年,在比哈克附近坠毁的两架波斯尼亚塞尔维亚空军的J-22中之一后来被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加拿大团检查,但是后来怎么样无从得知。1999年3月26日在波斯尼亚上空被击落的所有南斯拉夫米格-29B的残骸后来都受到了美国机械师的彻底检查,即使其中一架落入了雷区也不例外。对于这些残骸,很可能,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细节,因为美国此前不仅已经从德国(拥有23架米格-29)得到了相当多的情报,而且在1997年10月还从摩尔多瓦购买了14架米格-29C和7架米格-29B/UB,这些米格直接被送到了“国家航空情报中心”——即前“外国技术部”,驻在怀特.佩特森空军基地,现在直属于航空情报局。与外界广泛报道的相反,即使其中至少六架现在在美国的不同地方展出,购买这批米格机的主要目的还是测试和研究,而不是为了防止它们落到伊朗手中。





军事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