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五十年祭(5)


军事文摘主页

送交者: ZT 于 September 28, 2002 22:53:03:

1950年1月,对于新中国是关键时刻。英国、法国都表示要同我国建交,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声明:“过去四年来,美国及其他盟国亦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不打算动用其武装力量干涉(台湾)目前的局势。美国政府不会走一条导致其介入中国内部冲突的道路。美国同样不会给福摩萨(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或出谋划策”1月12日国务卿艾奇逊又表态把台湾划出美国的防御圈,甚至明说没人能保证它不受军事攻击。这其实是告诉我们,美国想同新中国修好。如果以中国国家利益为原则,就应该抓住这个时机,建设独立的中国国家利益需要的外交。
但毛泽东为了他的“一边倒”能实现,于13日批准中国征用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兵营(当然苏联除外)、接收并征用美国经济合作总署留沪物资,以及把美国驻华使领馆全部挤走。他马上将此决定特意告知苏联,并说明他的目的就是“把美国的领事代表驱逐出中国”,“努力拖延美国承认中国的时间”。
况且,当时的蒋介石也陷入恐慌之中。海南岛解放后,蒋介石就试探和谈。由蒋经国召见李次白,叫他当秘使赴大陆。李次白是陈毅哥哥陈孟熙的妻兄,1950年6月韩战爆发前他通过陈孟熙找到陈毅。陈请示中央后答复,我们不急于打台湾。此信息刚传回台湾,朝战爆发,和谈梦断。
事实上,斯大林已一再斩钉截铁地拒绝帮助我们解放台湾。毛求援不成,且于49年10月打金门岛遭惨败,九千余人全军覆没,实际上已放弃了短期内解放台湾。但仍在积极准备自己解放台湾。朝战一开,美国军舰开进台湾海峡,尽管我们在宣传上依旧大喊大叫,但在内部指示中已经承认,有美国海军阻拦,此事只能无限期延宕。斯大林1950年10月5日那封电报中全是扯淡。
更有甚者,当美国指责苏联把合并外蒙的办法运用于它所占领的中国北方几个地区时,莫洛托夫要求“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来发表”谴责声明,毛同意了。但1月21日苏、蒙外长声明发表时,中国的声明却是新闻署长胡乔木发表的。斯大林专为此事与毛、周会谈,像老子教训儿子一样:中国的声明“是一文不值的”、“各行其是”、“乱了步伐,给敌人留下了可钻的空子”等等。毛泽东却一言不发地忍着。无论讲究国格、人格都应该拂袖而去,干自己的事了。比如铁托,宁可受到所有共产党围攻,忍着苏联撤消援助的困难,既不靠苏也不投美,领着小小南斯拉夫走出一条社会主义改革的先驱之路,令人钦佩!铁托是为了国家利益不顾斯大林主义原则;毛泽东是为了斯大林主义原则不顾国家利益。
耐人寻味的是,一贯谨慎的周恩来在1964年5月14日接见日本自由民主党的北村德太郎时说,美国对华政策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渡江战役到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演说和艾奇逊白皮书都说要承认中国。所以解放时美国大使和驻北京总领事都没走。50年初美国还说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战的继续,美国不介入。第二阶段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人就翻脸了,出动第七舰队保护蒋介石,不承认新中国。第三阶段从1964年1月法国建交后,美国改变为一中一台了,本质上是两个中国。1965年4月30日下午3点,周恩来又对加纳外长说,1949年美国大使离华前对罗隆基说,如果新中国对美国友好,美国将承认新中国并提供30至50亿美元贷款。罗隆基到北京时,毛泽东已宣布“一边倒”。罗怕被打成亲美份子不敢说,还写信给司徒雷登,叫他快走,没希望了。也是这段时间,周恩来访问坦桑尼亚也说了类似的话。他为何要对外国人说这些话,只能各人自己去体会了。
1949年12月12日,刘少奇以军委名义电令林彪、叶剑英、陈赓等,严控中越边界、调查与胡志明联络的道路等情况。“又越南如派人到广西请求帮助时,在武器弹药及医药方面你们能否给他们若干帮助?望告。”开始了援越的行动。12月24日,毛泽东在莫斯科致电刘少奇等:“关于援越武器、弹药、医药物资问题,同意先给一部,然后逐步增加,使越共善于掌握这些物品。”“将来派去军事干部宜任副职或参谋人员或充顾问,似不宜任正职”实际上,1945年9月22日胡志明就要求斯大林承认他刚建立的共和国,斯大林不予理会。46年3月签订《越法初步协定》,7月胡志明访法并与法总理比多会晤,确定了越南成为自由国家并照顾了法国利益。苏联支持这个协定。就在1950年1月,胡志明也到了苏联,再次要求斯大林援助。斯大林仍不答应,就让中国负责援越。毛泽东受宠若惊并当即决定:不同法国建交也要援越。刘少奇对黄文欢说,法国会延缓承认中国,但我们不怕。毛泽东说:“谁叫我们先胜利呢?那就要帮助人家,这叫国际主义。”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准则都放到第二位去了。中国如果同英、法建交无疑会极大地改善新中国的外部环境,极有利于我们的经济建设,也就不会有任何封锁中国的事情发生了。如果和平外交能够获得的有利条件,为什么硬要打一仗反而把它丢掉呢?难道这也算是一种“伟大胜利”吗?
1950年1月18日,我们拒绝了法国承认越南,此时包括苏联在内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尚未承认它。3月13日指示已在越南的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罗贵波,“对军火帮助,交通运输住织的建立”、“建立主力部队及党与政权问题等”提出考察意见。4月,我们开始向胡志明的卫国军(后改为人民军)输送装备和物资,并把新兵逐批接到中国来,为其换装及军事训练,使之成为正规的军队。7月陈赓、韦国清带队到越南,指挥越军打仗。我们还说服越南把军队开进了老挝和柬埔寨。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告知越共中央:“帮助老挝解放,甚为重要”。后来我们的军事顾问也开进了老挝。至于老挝王国和柬埔寨王国的领土与主权完整,在世界革命面前并不重要!须知,此时并没有美国威胁中国的任何事情,甚至法国请求美军派空军协助法军作战也被美国拒绝,反倒是老美向中国频送秋波。
到日内瓦谈判时,越盟代表团团长范文同表示,以就地停火、稍加调整、等待普选为主签约。周恩来反对,称如立即停火则拿不到河内、海防及红河三角洲地区;普选于越共不利。越南本可和平建国,但那样就不是越共的天下了。毛泽东是不顾一切也要帮越共夺得天下的,以壮大社会主义阵营。周恩来对越南领导人说:“为了支援你们,我们不惜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没有这个决心不行。”这也算“保家卫国”吗?“最大的民族牺牲”都要承担了,保谁的家、卫谁的国?!这个决心其实就是为了斯大林主义宁可拼掉我们自己的一切!
到六十年代,北越并没有被攻占,对我国也无任何威胁。我军照样开到越南,协助胡志明解放南方,牺牲并不亚于朝鲜战争。1966年11月4日,毛泽东在《人民日报》发表声明:“我们现在正处于世界革命的一个新的伟大的时代。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革命风暴,定将给整个的旧世界以决定性的摧毁性的打击......美帝国主义和其他一切害人虫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掘墓人,他们被埋葬的日子不会太长了。”那时的马来亚、泰国、柬埔寨、老挝、缅甸,只要成立共产党搞武装斗争,要钱给钱,要枪给枪。我们的外交成了这样一种姿态:邻居家只要打架,咱一定得去掺和。当然得有一位自称是咱的哥儿们,用周恩来的话说:“这就叫做为朋友两肋插刀!”


十七.朝战对我们的伤害
这样的“外交”使邻国对我们敬而远之:继美、泰于1950年10月签订军事协定之后,11月20日印度军队趁机占领麦克马洪线以南中国领土;1951年8月30日菲律宾同美国签订《美菲联防条约》;9月1日美、澳、新签订《太平洋安全条约》;9月8日旧金山和会通过《对日和约》、日美签订《美、日安全条约》;1953年9月,美台签订《军事协调谅解协定》;10月1日美韩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1954年9月美、英、法、泰、菲、澳、新西兰、巴基斯坦在马尼拉签订《东南亚集体防御条约》;1955年1月11日美国、巴基斯坦签订《美巴防御援助协定》、5月15日柬埔寨同美国签订《军事援助防御协定》。这些条约明显都是针对我国的。
1950年7月20日,美国取消了所有已经核准往中国物资的特种许可证,并禁止一切出口管制物资进入中国,对中国实行全面战略禁运。1951年5月18日,联合国通过了对中国和朝鲜实行禁运和经济封锁的决议。10月27日,巴黎禁运机构中增设了专门控制和监督对中国实行禁运的中国委员会。到1953年3月,对中国实行禁运的国家达45个。
如果说,美国占领了北朝鲜,东北将受到威胁,从而国无宁日成为我们出兵的充分理由的话;但抗美援朝换来如此包围及封锁,难道不是自己找来更多的麻烦吗?尤有甚者,只因为苏联否定了斯大林,我们就同它势不两立了。我们“一边倒”还换得了1963年7月《关于苏联帮助蒙古加强南部边界防务协定》。直至1969年3月中、苏珍宝岛及新疆边境武装冲突。难道苏、蒙边界的威胁不是连北京都在内了吗?何以就不可怕了呢?其实无论内政外交,意识形态的原则才是第一位的,斯大林主义才是毛泽东至高无尚的理想。国家民族只不过是他实现这个理想的本钱,为了使这个理想在全世界实现,损失一点本钱是无所谓的。朝鲜战争从头到尾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宣传说朝鲜进攻韩国是内战,美国不应干涉,这是朝鲜的内政问题。但如上节所说,我们煽动东南亚国家武装夺取政权,并为此提供军事援助,是否干涉内政?1956年匈牙利事件更加只是内政,尚不成内战;苏联原来不打算出兵,恰恰是中共极力主张苏联出兵镇压匈牙利人民。毛泽东也说,是他给赫鲁晓夫写信要求,苏联才出兵的。我们还指责苏“一度准备采取投降主义政策,企图把社会主义的匈牙利抛弃给反革命。”(《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人民日报1963.9.6)这与我们自己1954年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正好自相矛盾。
而马克思主义正好是反对输出革命的,恩格斯1882年9月就指出:“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能强迫任何异族人民接受任何替他们造福的办法,否则就会断送自己的胜利。”他的教导果真灵验,斯大林把革命输出到东欧,结果是苏联也解体了。同样,我们出动了几十万人,花了二百亿美元(1950--1978)支撑起来并由我们帮助解放了南方的越南,刚胜利就反华。大肆迫害和驱赶华侨,除回国的16万人外,葬身大海的不计其数。并宣称中国的援助是施加压力、迫使越南改变路线的工具。接着又在南海和边境挑起领土争端。
更为甚者,1978年夏,越共四届四中全会竟然确定把“中国作为最直接、最危险的敌人”,是“新的作战对象”,提出“一切为了打败中国”的口号。1979年8月还作为国策写进了宪法!这也算安全的环境吗?至少美国不曾以中国为头号敌人,即便朝战进行中,美国佬也只把我们作为“第二梯队”看待,更别说写进宪法了。
最终越南于1979年2月同我们打了一仗。这一仗又是我们为支持波尔布特而打的;可连士兵的底裤都是我们供给的波尔布特,曾经拿着中国枪支屠杀了十几万柬埔寨的华人!当时以姚文元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却对双手沾满华人鲜血的波尔布特大加赞赏表示祝贺!对此,哪一个还有良心的中国人,心头能不流血?!
抗美援朝是毛为斯大林输出革命的最大举措,它博得斯大林的好感,(1960年7月,周恩来说:“他(斯大林)怀疑我们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怀疑我们对于帝国主义不斗争,一到抗美援朝,他的看法就改变了。”)我们终于踏进了社会主义阵营,斯大林也确实增加了对中国的援助。只是,这张门票似乎太贵了!为了它,使得我们同大半个世界对立了二十多年;斯大林1950年10月3日电报所称:出兵将使“美国最后将不仅被迫放弃台湾,而且还将拒绝与日本反动派单独缔结和约”。结果正相反,非但美国没放弃台湾,反同台湾签了防卫协议,使台湾问题直拖到现在;还加快同日本缔约,并排除中国。苏联不理会中国的不满,跑去参加旧金山和会,虽因利益受损拒绝签字,但和约依旧通过了。唯一能使毛泽东宽慰的,是蒋介石也被排除在外。日本军国主义因而逃过了彻底清算,我们至今还要认真对付;日本鬼子则趁机在大陆与台湾之间投机取利;中国还成了大半个世界的封锁对象,加剧了我们的困难。
我们的外交形象受到严重损害,周边国家边境纠葛不断,排华事件此起彼伏;乃至于毛不得不以让地给钱的方式表现天朝大国的风度。1956年12月,周恩来访巴占克什米尔,主动提出把坎巨提地区割给巴方。巴基斯坦喜出望外,他们从未奢望过!此举明摆着会得罪印度,大姑娘生儿子---出力不讨好的事,天知道老毛是怎么想的!其后又以英国殖民主义者提出的、蒋介石拒不承认的1941年线签订中缅边境条约,割让了数万平方公里领土;同样,尼泊尔、巴基斯坦、阿富汗、朝鲜、外蒙古甚至苏联的边境条约,没有一个不是以让地给钱的方式签订的。以此来挽回一个和平的国际形象。最不可思议的是中印边界,牺牲了那么多生命,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却白送九万平方公里西藏最好的土地给印度,令全世界想不通。这与清政府割地赔款又差得了多少?难怪1975年5月邓小平访问法国时,德斯坦总统也对我们的领土政策感到十分不可理解。
当苏联人民抛弃了斯大林时,毛的心态很不平衡,又为斯大林问题与苏联闹翻了,我们不得不两面受敌;付出了如此巨大代价之后,我们只落得两袖清风。无奈之下,毛泽东捡来个不伦不类的"三个世界"理论,企望成为一群小朋友穷国家的头儿,继续在世界搞农村包围城市。为了成为斯大林的继承人,领导世界革命,一会儿“寄希望于美国人民”,美国人民却以为我们有病!一会儿“要古巴不要美国佬”,卡斯特罗转过身就跟着苏联骂中国。一会儿又去支援非洲革命,勒紧裤腰带省出钱来给坦、赞修铁路,毛说,宁可我们自己不修铁路,也要帮助你们修。到处援助非洲国家,人家拿完钱还是跟着西方跑。比如蒙博托,一来中国老毛就给了两亿无息贷款,人家转过身去立即跟美国套近乎。又比如拼命支持曼德拉,他当上总统后继续亲台,并说:中国人没有理由把自己解决不了的两个政权问题让别人来选择一个。
我们的人民节衣缩食,毛却拿宝贵的外汇援助阿尔巴尼亚,从50年代到1978年共计55亿美圆。即使是饿殍遍野的困难时期也没中断。结果是1976年阿共七大成了大肆攻击中国的大会,指责6000名中国专家“怀有损害阿尔巴尼亚经济的蓄意图谋”。即使是朝鲜,1953年11月金日成访华,中国宣布,朝战时期中国援助的全部物资和现金全部无偿赠送外,再赠送八亿人民币。结果并未能阻止金日成一度反华。早在1950年10月,金日成就以“反革命反党宗派分子”罪名整掉了金雄、金武亭等高级将领;同时以“间谍宗派”的罪名,清洗掉朴宪永、李承烨等南方共产党;最终把方虎山等中共调拨给他的四野将领全部整掉,把南侵失败的罪责都归于朝共和中共。重用苏联派人员,实现金家王朝一统天下。
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慷人民之慨,成了最弱智的外交路线。直到1985年,吴学谦外长在全国人大会上宣布:“贯彻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对国际重大事件,按照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独立自主地作出判断,决定对策。”这才算把荒唐的以意识形态定是非的“毛外交”纠正过来。
如果不是那场朝鲜战争,后来也不需要费那么大的力气和金钱,去同“第三世界”套近乎,争取早就可以取得的“外交胜利”。毛泽东一直沉浸在斯大林主义的泥坑里,以列宁、斯大林的接班人自居,沾沾自喜于马克思主义新的里程碑的黄粱美梦中。珍宝岛的枪响和林彪的背叛,才使他意识到内外交困的滋味不得已搞出来个“乒乓外交”。“一边倒”的代价何其沉重!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不再有当年那种“浪遏飞舟”和“还看今朝”的豪气。而以低八度说出了那段著名的血雨腥风中交班的绝唱。以意识形态为原则的外交和内政,都是悲剧。


十八.结束语
从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记录片中,我们看到,当停战令下达,中、美两军前线的士兵跨越昨天还在互相厮杀的阵地,拥抱在一起狂欢、畅饮的镜头;敌对双方的士兵在战线上会师,大约也是史无前例。由此,我们知道:人民是不需要战争的!战争从来就是统治者实现欲望的手段。克里姆林宫的教皇挑起了这场讨伐异教的圣战,现代十字军的东征终于被现代文明的《停战协议》打上了休止符。马克思的《圣经》也翻过了最热闹的章节,逐渐进入尾声。人类的一切活动中,只有文明进程是无可抗拒的。无论何方神圣,也无论他曾拥有多少信徒,扭曲文明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斯大林的马前卒金日成,僵尸还泡在玻璃棺材里,接受着麻木不仁的顶礼膜拜。这项专利属斯大林所有。号称最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人们,却在虔诚地效仿古埃及的法老,打造着现代的“木乃伊”。是哲理的巧合还是欲念的必然,只好留待后人去评说了。不过,对现代人而言,这却是一项荒唐且不可理喻的举措。只有最迂腐的孝子,才会对一具僵尸敬若神灵。何况这具僵尸,曾经营造了有史以来最迷信,最封闭,最专制,也是最严酷的国度。
他是朝鲜战争的始作俑者,在真像大白之下我们许多文章便不提谁先进攻,而改称朝战为内战。即便如此,金日成至少要负挑起内战的责任。蒋介石挑起内战,算是甲级战犯。金日成发动内战为什么就不是战犯?美国出钱出枪给蒋介石打内战,他成了卖国贼。那么苏联出钱出枪给金日成杀戮自己的同胞,何以就不算卖国贼?如果我们至今依然以意识形态来判断是非,岂不是把自己放到黑手党的地位上去了?老美的大人物倒也坦白,都承认在朝鲜战争中的失败。因为没有胜利所以就是失败。我们正相反,因为没有失败所以就是胜利。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也体现在这里,阿Q没有绿卡!
因为抗美援朝,北朝鲜人民才能沐浴着金太阳的光芒,侧目而视、重足而立,甚至饿殍遍野。南朝鲜人民则在“伪政权”的残暴统治下,于“水深火热”之中,国民人均GNP由1965年的105美元到1995年的10950美元。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没有我们出兵,就不会有这一切。相反,在北朝鲜的博物馆里,充满了金日成一个人打败美帝的神奇故事。中国人民志愿军只能呆在极不显眼的角落里。所有的宣传材料中,我们只不过是朝鲜人民军的配角。他们的旅游指南上甚至宣称“我们的确也从中国得到了一点点帮助。”
孙中山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金家王朝注定是要完蛋的,区别只是完蛋的方式。我们可以闭着眼睛欢呼,抗美援朝是何等伟大,何等胜利。问题在于,我们尚不能预料的是,届时朝鲜人民会如何评价抗美援朝?他们会不会怪罪,正是抗美援朝才使他们过了几十年与南方同胞天壤之别的日子?美国佬一贯不顾血本,满世界搜寻官兵遗骸运回国安葬。而我们的烈士大都埋在异乡,他们已经被骚 扰过一次了,万一又被骚扰,我们该怎么办?装 傻,还是:“雄赳赳,气昂昂”一次?(完)

 

华夏知青网 

华夏知青网络工作室




军事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