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象棋"看中国的封闭与腐败落后


军事文摘主页

送交者: 象棋 于 September 28, 2002 23:09:55:

中国象棋,好象很不幸把中国传统哲学文化的精髓——阴阳学说抛之棋局之 外,剩下的先天不足的王气在田字后宫笑逢迎合和河山破碎的尴尬无奈. 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两者都定格了棋子的行为规范和功能,都是以王 朝的兴衰为背景。笔者更喜欢国际象棋有王车易位和“兵变”(兵的升迁), 还有王者身先士卒的气概。而中国象棋则是中国王朝典型的映射,兵少将多, ‘官僚机构臃肿(尤其是内宫),连朝内的腐败也很隐晦幽默地但不折不扣 地映射在田字官内的姗姗漫步中。这可能是为什么中国历史上鲜少战死匿场 的帝而屡见偏安南下的“安乐公”的原因。
国王龟缩在狭小的王宫,又象一个可怜的囚犯;封闭的王朝,他的死亡也因其狭小而成了他的棺木。势必脱离社会,难免官僚主义。这样的格局注定了他大部分时间扮演一个逃犯,一个内向胆小短视的懦夫。国际象棋的国王他没有皇宫,小政府带来廉洁和低赋税。然而他的视野开阔,可以到所有的地方,有环顾四周莫非王土的大国气概,在许多情况下,他还可以亲临沙场,建立伟业,扮演开国英雄名垂青史的角色。

然而他越是靠近帅的越无能,‘士’象征国家的精英们,却整天跟在帅的屁股后面阿谀奉承,在狭小的后宫里面踱步,不管外面广阔的世界,人才的浪费是最大的浪费,‘相’和‘士’一样都是国家栋梁,本当大展宏图建功立业却躲在国内从不出去舌战群儒,在外交上为国争得利益, 在国内也就只能防守极少的地方,留下了大量的漏洞,机构臃肿,出现了大量的闷攻、闭攻棋局,一国有此士相,王命岂不危矣,国运岂不危矣。国际象棋没有专门保卫懦弱国王的‘士’,精兵简政,小政府轻赋税,他的左右两象互相配合,互不重叠,排除勾心斗角,而所有疆土他们都能够防守到,他们还能直接到地方阵营建立功勋。一个开放积极的大国使臣形象。

两种象棋中“兵”的功能是截然不同的。中国象棋的兵有“兵”“卒” 之分,以区别楚河汉界的不同文化。由于钦定的先天不足,攻击力不强,难 成联防一体,生存能力不强,常在棋局中不合逻辑地扮演乞于强者保护的弱 者形象,或者彼当作霸权野心的血腥祭品。勇往直前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为国为民冲锋陷阵浴血沙场直抵 敌方疆土尽头,具有讽刺的是却成为了垃圾,笨蛋一个。这样的中国象棋精 神让我们的战士领悟了该是多么坏的负作用。谁还会愿意冲锋陷阵?这或许 就是中华历史王朝推行的愚忠政策的折射吧。

国际象棋中兵的境遇迥然不同,联防一体,深得王者的信任,可为捍卫皇室 尊严而团结战斗。兵的个性提升到自由角色层次,尽管路途坎坷,但前途的 一片光辉,到达胜利的彼岸之时便是个性升华之际。在此,没有其它棋子蠢 到要针锋相对的地步,因为它的威胁不亚于重铠缠身的将军,它的存在便体 现了它在棋局中的价值。“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尊重个性的民族和 开放性的棋义便是此棋种在国际上成为主流棋种原因吧、最可悲的莫过于把 迂腐的教条作为敝帚自珍的传统一代代地延续下来。




军事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