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经典战役之二-----张家口战役


军事文摘主页

送交者: 伯玉 于 January 16, 2003 00:02:02:

傅作义经典战役之二-----张家口战役(解放战争时期)
在拙作《傅作义经典战役之一-----大同集宁战役》中说道,傅作义在华北关键决战中---集宁会战中,以绝对劣势兵力,采用围魏救赵战术,击败占绝对优势华北野战军,重创华北野战军,在战略上形成主动,与占领承德的国军,从东西两线形成对张家口夹击之势,张家口形势严重。

张家口是共军方面所夺取的唯一省会城市,称为第二红都,是当时晋察冀军区首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扼华北、东北、察绥战略要冲,是联系以上三地咽喉之地,为平绥铁路枢纽,北通外蒙库伦,西北通苏联乌里雅苏台,东北通热河,具有极其重要的军事、经济和政治价值。陕甘宁边区干部去东北,和苏联方面保持铁路交通,获得外援,张家口也是唯一必经之道。因此是国共两党必争之地,国军方面在集宁会战结束后,即开始准备进攻张家口。

共军方面对张家口战守,却有不同意见,以聂荣臻为首的晋察冀军区,在集宁会战失败后,因兵力受到很大损伤,且处于被东西两线夹击的不利态势,已无心坚守张家口,46年9月17日,聂、萧、刘、罗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里说;“在敌东西夹击张家口情况下,我拟在敌人进攻时只进行掩护战斗,不作坚守。”但这种建议,明显和军委意图相冲突,9月18日,军委回电军委回电:“集中主力适当地区待敌分路前进,歼灭其一个师(两个团左右),得手后看情形如有可能,则再歼灭其一部,即可将敌第一次进攻打破。依南口至张家口之地形及群众条件,我事前进行充分准备,各个歼敌,打破此次进攻之可能性是存在的。“若预先即决定不打,则将丧失可打之机,对于军心士气亦很不利。”“每次歼敌一个团二个团,并不需要很多兵力,以几个团钳制诸路之敌,集中十个至十五个团即有可能歼敌一个旅(两个团)。”同时同意其不得已时撤退计划,说道;“同时张家口应秘密进行疏散,准备于必要时放弃之。”从军委回电可见,中央与晋察冀领导意见完全不同。

军委的不满是有理由的,抗战结束后,晋察冀总兵力为32万人,即使说复员10万人,也还有20万人左右,但大同集宁会战失败,大同集宁损失部分人员后,仍应有十几万人左右,对国军十二战区2万多人小部队,及十一战区5万人的兵力,两者相加,不过7万多进攻兵力,仍占有绝对优势。竟然不战就要跑,理所当然引起军委不满。由于军委表了态,聂等人只好全力准备迎战,在进攻重点的判断上,华北野战军认为,傅的实力小,且在集宁会战中损失不小,因此国军进攻重点一定在东线,因此在内心深处,仍有看不起傅军的轻敌观念。

他们估计西线只是辅助进攻方向,并在时间和方向上都作了错误的判断。时间上,认为只有在东线国军,占领怀来后,傅军才可能出动;方向上认为,上次傅军是沿铁路线出动,这次也一定走铁路,并且这条路线,与东线国军可在最短距离内在柴沟堡会师,不可能舍近求远,走山路,因此深信不疑。

根据这个判断,即东线国军是主要进攻方向,进攻线路沿东线平绥铁路东段至康庄、怀来地区。因此在兵力配备上,将主力置与东线,准备打歼灭战,1纵全部三个旅、2纵主力两个旅、3纵7旅、4纵10旅、独立第5旅及大量民兵均配置于东线怀来、延庆地区。

将4纵一个旅及晋绥军区主力配置于面对大同铁路线的柴沟堡、天镇、阳高一线。严阵以待弱小的傅军。教导旅和军区警卫团位于张家口作机动部队。晋察冀军区第七军分区部队位于张北担任警戒任务,另派六个旅,深入东线敌后,从侧翼打击东线进攻之敌。

这么一个配备,从一般军事常识说来,应该是无可挑剔的。但问题是,面对的是无论战略、战术都不同凡响的傅作义,这个战略安排就有点南辕北辙了。以两万人弱势兵力,进攻强敌预有准备的阻击,其结果往往就是头破血流,损兵折将,国军往往就打这种仗,但傅作义再次显示了其不同凡响,他采用了战史上有名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妙计,声东击西,彻底隐蔽了进攻方向,在接到蒋的任命前,傅已做了大量和充分准备工作,为了把戏演的逼真,给共军造成充分错觉,九月下旬以来,傅派出一团人乘火车伪装成主力,在装甲车掩护下,每天白天从大同开往阳高,晚上原车返回大同,连日往返,作出大兵团运动的姿态,并由十二战区司令长官部派员先到大同打前站,号房子,征购粮秣,扬言大军在大同集结,傅作义本人将亲到大同坐镇指挥进攻。这样解放军坚信不疑傅之主攻方向在大同、阳高,柴沟堡一线。

实际上傅军主力集结于集宁地区,避实击虚,将要上演现代史上,最大的、声东击西波澜壮阔之进军。1946年9月29日,东线战役展开,国军16军,94军和53军各一部开始猛攻,与晋察冀军区主力,在东线展开激战,因为解放军预有准备,集中了主力,国军并不占优势,所以进展缓慢,并有两个团一个营的部队的相当损失,经10多天激战,东线国军被阻挡在怀来以东地区。

眼看东线战事不顺利,蒋故伎重演,将张家口划归十二战区管辖,因此早已在等待作准备的傅军立刻出动,直扑张家口,摘取中心城市张家口。傅军主力部队集结在集宁,由傅之头号得力干将——暂三军军长董其武指挥,指挥暂三军之暂11师杨维垣部、35军之101师郭景云部、新31师安春山部,(安春山和郭景云一向是傅手上两张王牌,在历次战役中充当主力,)为了弥补兵力不足,傅特将其轻易不太动用的王牌——十二战区司令长官部的机械化部队配属董部,以增强战斗力。
机械化部队指挥官靳书科,共辖有以下部队:
1、 辎重兵汽车第一团团长魏志国。
2、 美式105毫米榴弹炮营,营长李炳星。
3、 战防炮兵一个营,营长樊春槐。

4、十二战区长官部坦克大队;队长靳书科兼,共有中型坦克2个连,(每连有日式97式中型坦克
12辆)连长分别为王滋荣、田知新。
5、 小型坦克一个连,日式轻型95式12辆,连长刘建业。
6、 汽车兵一个团,团长姚毓斌。
7、 一个铁甲车大队,队长李修天。

以上精锐主力部队,共2万余人集结于集宁玫瑰营子一带,准备出动,其战略指导方针为“奇袭的手段,强攻的准备,”做好两手准备,即准备奇袭收效,也准备强攻。

35军军长鲁英麟率该军32师李铭鼎部和暂17师朱大纯既作为佯攻部队,位于大同、丰镇,又作为二线部队,准备增援董其武主力。

主攻方向,出人意料地不走铁路,不经大同,而由集宁玫瑰营子出发,绕由长城外荒芜,渺无人烟之地,向张家口以北草原山区,由西绕到北向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方直捣空虚的张北方向,杀向张家口兵力薄弱的后门。这样一来由东向西守在柴沟堡一线的四纵和晋绥军区主力,就形同虚设,白白浪费,不起任何作用了。

1946年10月8日,傅部发挥骑兵之优势性,以刘春方骑4师骑兵为先锋,,把守在柴沟堡一线华北4纵晋绥主力撇在一旁。骑兵指挥孙兰峰率刘春方骑4师,鄂友三骑12旅,由集宁玫瑰营子至尚义之间出发,所有骑兵倒穿棉衣,马蹄裹布,先越过草原,随即穿山沟直扑南壕堑,大青沟并顺利占领,前锋刘春方部一面进行,一面封锁消息,在进军途中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人,一律扣留由部队收容,跟随部队前进,以免泄露消息,10月9日下午2时许,已突进到距张北县城5公里处,进行侦察,准备进攻。

在张北担任警戒的第七军分区部队,误以为是小股敌人串扰,即派两个骑兵团绕路出发,围歼该敌,张北只留一个连和两个警卫排驻守,恰巧郑维山此时派了警卫团长李金石带一个营去张北县城警戒,正碰上了战斗。

再说骑4师发觉城内守军并无戒备,刘春方即派出精锐骑兵一个团,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一气冲至城墙根下。马上由西南和西北城角爬上城墙,城内守军毫无防备,仓促应战,仍英勇战斗,傅军气势旺盛,挥舞马刀和冲锋枪,进行近战、白刃战,守军边打边向城内撤退。郑维山得知敌主力进攻张北县城消息,立刻命令警卫团主力,乘汽车急赴张北增援。由于沿途遭敌机轰炸、扫射而迟滞了时间,到达张北时,傅之大部队已陆续到达,双方在张北城内展开激烈巷战,经过3个多小时战斗,守军伤亡惨重,无力抵抗突然袭击,向崇礼方向撤走,9日下午五点多,骑四师占领张北县城。10月10日,12战区长官部政治部付主任周钧率领随军工作队进入张北县进行接收。

张北县城只是前哨战,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狼窝沟,张北县城失守消息传到张家口,聂觉得形势严重,主力全在东线,虽已下急令抽调回来,但一时难以赶回,张家口空虚,,聂立即派刚参加集宁战役经过整补的李湘教导旅,火速赶到位于张北与张家口之间的天险狼窝沟一线抗击敌人,教导旅在集宁战役中受创,经过休整,补充大量地方武装,刚回到张家口。

狼窝沟之战是张家口战役关键之战,决定张家口存亡,也是过去所有资料都一笔略过,因此本文着重描写狼窝沟之战及以后占领张家口情况。

狼窝沟是(阴山)野狐岭最险要一段隘口,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敌,距张家口25公里,分大、小狼窝沟两个村庄,是张北到张家口必经要道。苏蒙联军进军张家口,曾在狼窝沟与日军激战过。唐与契丹在狼窝沟发生过大战。成吉思汗与金兵在狼窝沟进行过大决战。已故的张北县付县长曾有名诗纪念野狐岭、狼窝沟:“野狐胜地古今传,路险山高云汉边。
莫怪军家争此地,长驱直捣控幽燕。”
解放军方面部署和战斗经过情况如下:

教导旅全军,总兵力为教导旅一个旅,外带军区警卫营,(军区警卫团在张北战斗中受重创,缩编为三个连建制的一个营。)10月9日进抵狼窝沟,并迅速赶筑工事,狼窝沟地形险要,公路两侧有1551高地,1594高地、1609.3高低和1579高地,便于我配置兵力,日军占领时期修筑的部分工事,完全可以利用,9日黄昏,部队分头进入阵地,经过思想动员,干部战士们群情激昂,纷纷表达战斗决心,随之,连夜抢修工事。十日拂晓前,各分队普遍完成了单人掩体、部分交通壕和班组防空(炮)洞,并在前沿公路及其两侧埋设了防坦克地雷。一夜之间构筑了坚强工事。

教导旅原由冀晋纵队第一旅与晋察冀军区教导师精简合编,成分老,骨干多,是军区主力,战斗力最强。在大同、集宁战役中,由于与骑兵作战无经验,吃了亏,这次衔恨而来,准备一决雌雄。

一团在旅的主要方向狼窝沟地区组织防御。左邻为军区警卫营,在西坡西南之1613.8高地、1573高地地区阻击敌人,右邻为三团,在1635.8高地、1573高地、接沙坝及其以东地区阻击敌人。一团部署是:二、三营为第一梯队,二营配置在1551高地、1609.3高地、1586高地和1644.9高地,阻击沿公路进犯之敌;三营配置在1594高地、1608.6高地、1579高地和1499高地地区,协同二营阻敌;一营为二梯队,配置在1429高地、1455高地和1355.9高地,扼守纵深防御阵地,随时准备支援一梯队的战斗;团侦察排在大油楼沟以北无名高地担任战斗警戒;一团指挥所位于1499高地。

10日佛晓,国民党军暂17师在十三架飞机和十二辆坦克的配合下,沿路向我张家口进犯。

7时30分,先头部队即与一团侦察排接触。该排给敌一定杀伤,迫敌展开后,即主动撤回到主阵地。

9时,国军以飞机和大量火炮对一团一线阵地实施猛烈轰击。随后,即以两个多营的兵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二营防守的1609.3高地发起攻击;以一个营的兵力向三营防守的1594高地攻击。二、三营指战员们背倚雄伟的长城,沉着应战,待敌接近我前沿数十米时,才以机枪、排子枪和排子手榴弹予敌以重大杀
伤。至13时,国军先后向我阵地发动八次集团冲击,我军阵地落弹千余发,前沿工事大部被毁。由于地势险要,守军顽强战斗,都被击退。连续攻击失败后,于14时许,董其武又以两个团的兵力,在十二辆坦克的引导下,以密集队行,向阵地发起了更加凶猛的进攻。当坦克进至我阵前百余米时,三营爆破组的同志,即以敏捷的动作跃出工事,用炸药包从侧翼将先头的四辆坦克炸毁。其余坦克见势不妙,即停止在原地用火力支援其步兵冲击。扼守1551高地的五连和1609.3高地以北地区的四连与攻方展开了白刃格斗。经过反复肉搏,杀伤一部分敌人后,因伤亡增大,寡不敌众,全部一线阵地失守,即撤至1609.3高地和1644.6高地二线阵地一线,继续阻击。

三营在连续打退敌人数次冲击后,营干部都负了重伤,部队亦伤亡较大,八连扼守的1594高地西北之无名高地阵地被敌人占领。团长即命作战参谋代理营长指挥战斗,并从营预备队九连调两个班加强八连在1594高的防御。

激战至15时许,国军在炮火掩护下,以两个连的兵力向二营防守的1609.3高地、1644.9高地攻击;以三个多营的兵力依托1594高地西北之无名高地,分两路向我三营防守的1594高地猛攻。我八连指战员,顽强抗敌,激战三十分钟,即打退两次集团冲击,后因伤亡较大,阵地被敌占领。但三营乘敌立足未稳,即抓住战机,在火力掩护下,以九连从右翼、八连从左翼,对敌实施钳形反冲击。经敌我反复争夺,我军击退了顽敌,恢复了1594高地及其西北无名高地一线阵地。三营反冲击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二营指战员。二营在火力掩护下,组织四连和六连,从两翼实施阵前反冲击,并将敌击退。

天近黄昏,国军为了赶在东线共军赶到之前,攻克狼窝沟,又在炮火掩护下向主阵地发动最猛烈进攻,守军指战员们沉着应战,顽强阻击,与敌多次展开白刃格斗,多次击退了进犯之敌。但因对方志在必得,攻势极为凶猛。最后未能顶住,全部二线阵地连续失守,只能撤出狼窝沟。

郑维山急令教导旅不许退却,立刻在狼窝沟和张家口之间公路上,转入机动防御,以坚决的战斗迟滞敌人,节节阻击,向张家口转进,以掩护张家口党、政、军全体大撤退。

10日17时,教导旅剩余部队退至张家口南天门地区,作坚守防御部署,准备与张家口共存亡。
再来看国军方面进攻情况:

国军方面,10月10日晨7时,占领张北县城的傅系骑兵部队向狼窝沟作试探性进攻,见解放军有准备,便停止进攻,联络主力前来狼窝沟。董其武傅系主力,于10月8日从集宁玫瑰营子出发,因察北尚义,大青沟系荒芜山路,道路条件差。步兵问题不大,惟机械化部队的汽车、坦克、炮车等行进起来,确实困难太多,只好一面整修道路,一面继续前进。在这样的行军途中,汽车速度连骑兵都赶不上,当天只好驻宿在太基庙附近。

9日,部队继续前进,越过尚义县。晚间董其武接得孙兰峰的通知和傅作义的通报,得知骑兵第四师已于9日下午5时许攻占张北县城。傅作义命令董其武部兼程前进,务于次日(10日)在骑兵部队的有力配合协同下,攻占狼窝沟山地,经万全县直扑张家口。并告以在怀来地区的李文集团军,已向张家口方向配合前进。又令鲁英麟率领三十五军乘汽车星夜向张北急进,以为该军之后援。

董其武接到傅的命令后,即令部队连夜兼程前进,10日上午10时许,前卫部队1O1师到达距狼窝沟以北附近地区时,即向防守狼窝沟山上的解放军攻击前进。狼窝沟是张家口北部的一个军事要点,是张家口北部的屏障,在张北与张家口之间,地形非常险要,两边高山峻岭,中间一条峡谷,公路即由其间通过。就山势来说,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以这样险要地形,解放军以一旅加一个营守卫,按理是绰绰有余。1O1师受命后,郭景云师长即令该师3O1团(团长卫景林)向公路两侧山头的解放军攻击。在1O5榴弹炮、山炮以及迫击炮和六架飞机的轰炸、扫射掩护下,开始攻击较为顺利,攻至公路右侧一个高地前时,解放军便依靠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奋力抵抗。该团受到阻击,反复攻击数次,均末成功。其原因一则由于解放军沉着应战,不到有效射程和近距离不开始射击;二则因为双方距离太近,飞机、大炮都失去作用。该团为了减少部队伤亡,后又改变方式,用一部分兵力从正面实行佯攻,另以有利部队从两侧迂回攻击,结果仍未攻上山去。郭景云师长见该团屡攻不克,遂亲率3O2团(团长冯梓)赶来支援,准备在飞机及炮兵掩护下,亲自指挥两个团实行强攻。

这时军部通信兵突然从张北至张家口的长途电话线上;窃听到狼窝沟的解放军正向张家口指挥部报告情况说:“傅作义部的正规步、骑兵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狼窝沟山上阵地猛烈攻击,战斗非常激烈,要求派兵增援。”张家口解放军指挥部说:“一定要坚决顶住,必须坚持到黄昏,援军才能赶到”等语。董其武得知此一情况后,即严令郭师迅速攻击,务于黄昏前解放军援兵到来之前,将狼窝沟两侧山头拿下来。郭景云即指挥3O1及3O2两个团,向解放军阵地,发起总攻。但因正面山势险要,猛攻多次,均未得手;迂回部队绕山太远,加以山高坡陡,两者互相配合不在一起,结果仍无进展。下午3时左右,飞机在空中向董其武通报说:“飞机只能掩护和配合作战到下午4时,4时后因气候的关系,不能再行配合作战,希望步兵能够在飞机协同支援下迅速攻占山头阵地。”

董听后,非常着急。郭景云师长因数次攻击,均未得逞,要求派坦克部队支援。董其武因飞机下午4时后即不能再配合作战,又感到时间紧迫不能再拖延下去。黄昏前攻不下狼窝沟山头,将无法向张家口进攻。遂即令靳书科派出坦克部队支援1O1师,以期能于黄昏前攻占狼窝沟山地。

王滋荣连长率领该连12辆日式97式中型坦克,协同攻山部队向解放军阵地,猛烈攻击。同时飞机、大炮等也一起集中火力轰炸、射击,步兵在12辆中型坦克的掩护配合进攻下,于10月10日下午攻占狼窝沟,由于火力太猛烈,解放军无法抵挡,被迫撤出狼窝沟阵地。坦克部队在此战斗中发挥了大作用。

当1O1师在坦克、飞机、大炮协同掩护猛烈攻击之时,军部通信兵又从电话上窃听到狼窝沟的解放军,向张家口指挥部打电话说:“傅作义军运用强大兵力,在坦克、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我军发起猛烈攻击。为坚守到黄昏,部队将受到重大损失。”张家口指挥部当即指示;“既是这样,天将黄昏,你们已经胜利完成阻击任务,可即脱离战斗,向张家口转进。”正在进攻的傅军受此消息鼓励,信心倍增,一鼓作气攻下了狼窝沟主阵地。

傅军约在10日下午5时左右占领狼窝沟后,天将黄昏,恐在夜间继续前进,遭到伏击,当夜即在狼窝沟附近地区露营。董其武用电报及无线电话向傅作义报告当天的战斗经过情况之后,即在公路旁边的一家车马大店,召集幕僚人员及各部队长开会,研究次日行动及攻击张家口的作战计划。会议决定次日(11日)早7时出发,向万全县攻击前进,仍以1O1师为前卫。攻击部署为:1O1师为佯攻部队,先行展开攻击,将解放军的主力吸引到该师方面。并先派兵一部攻占张家口西面的赐儿山,掩护该师由西平门方向攻入,占领张家口市中心的下堡,向武城街、怡安街扩张战果,占领张家口市南半部地区。安春山新31师为主
攻部队,有张家口北面大境门方向攻入,先行攻占上堡,继向明德北、南大街扩张战果,占领张家口市北半部及东山坡地区。暂11师及机械化部队为总预备队,控制于西平门及大境门之间地段区,以备随时支援101师及新31师攻击。并分电傅作义及孙兰峰,请命令骑兵部队由大境门以东地区,先行占领张家口东面人头山的制高点,以支援攻城部队。会后,董其武在兴奋而又紧张的情绪下,在车马大店内休息了一夜。

11日天明7时,傅军集结向张家口进攻。空中有六架飞机掩护前进,上午11时许,先头部队到达万全县附近。侦察人员报告说,万全县已成了一座空城,没有解放军防守。1O1师首先进入该城,停止待命。随后董其武军长和司令部人员也都驱车进入城内。在一家大商店内,董召集各部队长研究如何进攻张家口解放军的作战计划。适在此时,忽接空军副司令王叔铭(蒋介石为使傅作义很快攻下张家口,特派空军副司令王叔铭亲率空军支援傅军)在空中用无线电话向董其武说:“根据王在空中亲自侦察,看到张家口有火烟升空,在张家口至宣化之间的道路上,发现大部解放军向东移动,判断张家口的解放军已经撤退,我军宜速前进占领张家口,空军可以掩护前进”等语。与此同时,王叔铭在空中也将这个情况告给孙兰峰。董接到这个电话后,认为王是空军副司令,说话一定可靠。但为慎重起见,仍认为不宜冒然直入,继续谨慎从事,以防不测。

各部队听说这个情况后,都要求率部首先进入张家口市。董听了各个队长的发言和要求以后说:“大家的精神很好,但这次行动必须快速,并该用强有力的部队,以战斗的姿态一举进入张市方可。因此,这个任务我看还是让书科老弟率领机械化部队并配以一部分步兵去完成吧!”遂令新31师92团派兵两营,乘汽车由副团长带领,以急行军的战斗姿态,向张家口攻击前进。临行前董其武说:“如解放军没有撤退,即行发起猛攻,先将下堡堡子占领,掩护后继部队攻击;如解放军确已撤走;即将全城占领,迎接我军进城。”这时安春山师长也赶来对靳说:“一定先把下堡占领,不然,我军攻城就要费大劲啦!92团1营担
任警戒,一时抽不下来,兵力不够用,再从93团调个营给你吧?”靳说:“任务紧迫,时间来不及了,如需要时,再请你抽派吧!”

10月11日下午2时,靳书科率机械化部队在六架飞机的掩护下,向张家口攻击前进。出发前向部队讲了一些有关战斗方面的注意事项,并挑选了一个步兵加强连,乘十轮卡车五辆,在四辆小型坦克(速度同汽车一样快)的掩护下为搜索部队,先行出动。其余部队持枪乘车在坦克车队后跟进。行至距平门五华里处,搜索部队报告,张家口市内沉静无声,解放军已经撤退。引来一个刚出城的市民,问他解放军的情况时,他说:“昨晚四时许,解放军即开始撤退,天明后完全撤退完了。现在城内秩序混乱,有些胆大市民把各机关内的东西都快抢完拉,你们应赶快进城去维持治安。”又问他:“解放军向哪个方向撤走的?”他说:“大部分是向西南方向撤走的,小部分是向宣化、龙关方向撤走的。”又问:“附近还有没有解放军部队”。他说:“详细情况我不清楚,听说赐儿山上还有解放军在那里,有多少人不清楚。”

得到这些情况后,靳即先派步兵一连,向赐儿山攻击前进,并令占领该山担任西、南两方面的警戒。遂即率部进入张家口市内,见到商店铺门紧闭,市面安静得像一座死城一样,街道上一个活动的市民也看不到。为占领全城并防止发生意外,以迎接全军进入市内,靳特派出中型坦克十辆,将市内各主要街道路口实行封锁。并派步兵一营,占领各制高点和担任市内警戒。另派小型坦克四辆,汽车一辆,四处巡查联系。将整个市区加以布防,然后驱车到西平门外迎接董其武和全军入城。

这时,城内的商、市民等,仍有国军是国家正规军想法,又对十轮美国大卡车,1O5美制榴弹炮,中、小型日本坦克感到新鲜。街上出现欢迎国军的群众,持着临时用红绿纸糊的小旗子,跟随在靳驾驶的吉普车后面,走出西平门来迎接国军入城。董其武远远看见这个宏大场面,乐的合不上嘴,急步迎上前来,同欢迎者一一握手,互相寒暄、吹捧一番,即率军进入城内。

如此宏大进军过程,却被所有史料一笔略过,主角董其武在其回忆录里也只写了一两句话,概括全过程。当然他是带着悔过心理,并受到重重管制和严格出版检查,因此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家口在1946年10月11日下午4时许,被傅作义的部队攻占。傅的避实击虚、声东击西的战术获得巨大成功。

解放军虽然主动撤走,但离张家口不远的周围附近,仍不时有小部队出没。董其武恐怕在夜间遭到解放军的袭击,即令1O1师担任张家口市的城防,任郭景云师长为城防司令。将新31师集结在下堡一带,暂11师集中在上堡一带两个重点地区。将机械化部队集结在明德北街离军部不远的一个广场,并特意指示靳书科说:“你的部队要随时提高警惕,作好战斗准备,以提防解放军夜间袭击”。是夜虽然有101师担任城防,并派出警戒前哨部队,但各部队为防万一起见,也都手不离枪,炮不离车地防备了一夜。这天夜里城内戒备森严,除值勤人员和送公文的一些传令兵外,没有一人在街上活动。夜间一时左右,辎重兵汽车第1团突然失火,附近部队以为是解放军放火作内应,互相紧张起来,准备立即应战。火势虽然很快就扑灭,但却造成了一场虚惊。

10月12日,傅作义来电。一面嘉奖各部队;一面令孙兰峰指挥骑兵向崇礼,察北的宝昌、康保一带进军,攻占县城;一面又令鲁英麟军长率领32师和暂17师向宣化、下花园等地进军。同时,令董其武迅速清扫外围,恢复市内秩序,安定民心。董即令1O1师师长郭景云率领师一部兵力,由机械化部队派1O5重炮兵一连,中型坦克一排(四辆),归该师长直接指挥,出南营坊向防守在左卫镇的解放军进行攻击。攻击发起后,解放军见有重炮和坦克配合攻击,未作坚强反击,只作了一些掩护性的战斗,即向察南蔚县方向转移。战斗由上午9时半开始,12时结束,张市附近再无战斗。

傅军占领张家口后,即派出骑兵追袭华北军区撤退部队,一路追杀到桑干河边上,撤退部队情景是极为凄惨的,牺牲不少干部战士,为此华北野战军刻骨铭心痛恨傅军,所以后来北平接受傅系和平改编为解放军后,很多干部战士想不通,思想上弯转不过来。

狼窝沟失守后,聂荣臻知张家口已无法再守,于10月10日晚6点,起草电报给军委,决意撤出张家口,中央军委隔天,10月11日回电,清楚表明军委对张家口看重,和坚决不愿放弃的想法,请大家仔细看回电:“聂刘:傅顽远道奔袭,必轻装,且系孤军深入粮草弹药难多携带,平绥主道未通,追送亦甚困难。我张垣有两团兵力,不要全城防御,择重点坚守数据点,特别是坚固独立家屋,坚持数日是完全可能的,钳制傅军,集中张(守逊)陈(正湘)两部主力,在野战各个歼灭傅顽,消灭其四五个团,该逆必退,如张垣已失,即在城南坚守数据点(如宁远堡、左卫),仍可打退傅顽,请酌决。

军委”字里行间强烈表达务必守住张家口的愿望。但聂等人已无法做到这一点,使军委为此强烈不满。

集宁失利再加张家口失利,军委对聂的不满也到了极限了,所以就有后来47年7月,全国土地会议上,刘少奇严厉批评晋察冀领导人之事,批的聂荣臻头也太不起来。47年9月,刘少奇干脆让自己亲信彭真到晋察冀,以政治局委员身份指导工作,变相夺了聂的权。张家口失守后,晋察冀根据地被从中切开,割裂成数块,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形势和极为重大的影响,造成了晋察冀军事形势在大半年内很被动,陷入了困难局面。

而国军控制了主动,打通了平绥路全线,切断了东北,华北,西北的交通。并以张家口为基地,向晋察冀解放区腹地大举进攻。蒋在攻占张家口后,兴高采烈地开起了国大会议。

我军战史上,将张垣和淮阴失守,作为最不成功战役范例解剖,其失败在于,即没有能消灭敌有生力量,而自己遭受相当损失并丧失根据地最重要中心城市,造成不利被动局面。傅军虽系地方小部队,但其打的几场出色战役,堪称现代史上的经典之作,傅是国共两军中难得的帅才。



军事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