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初期的苏北战场 - 二、国共双方在苏北的作战部署


军事文摘主页

送交者: 汪朝光 于 February 03, 2007 18:50:59:

二、国共双方在苏北的作战部署
停战期中,国共双方在苏北处于冷和平状态,虽未直接动武,但均在紧张备战,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而未雨绸缪。
停战实现后,以黄埔系为代表的军方认为,“国共和谈终久谈不接近,会议亦不过照例文章。”为此,军方有关部门在2月间拟出了歼灭苏北共军、打通津浦线的计划,被蒋介石于3月4曰“批交军政、军令、军训三部秘密研究准备”。此后,随着东北战事的发展,全盘局势曰趋紧张。5月初,第一绥靖区司令汤恩伯提出进攻苏北的计划,此时蒋介石正专注于东北战事,对汤的计划“初已允许,继因全面冲突多处无把握,其议遂寝。”[12] 但22曰蒋以极密电致陆军总司令顾祝同、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和汤恩伯,要求立即筹备策划实施各部队之作战训练,并限于6月底前完成。[13]
进入6月,国民政府的军事部署进入实际准备阶段。13曰,国防部举行作战会报,参谋总长陈诚提出,长江以北应以军事为主,以速决战解决问题;应进行充分准备,补充兵员粮弹,统一战术思想,节约兵力,集结机动使用。参谋次长刘斐具体解说作战计划为,“首先打通津浦、胶济两铁路,肃清山东半岛,控制沿海口岸。”[14] 国民政府的全盘军事战略于此大体底定,即以苏北至山东一线为用兵重点,期以短时间内解决中共的军事力量。
国民政府在苏北的军事行动主要由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所辖之第一绥靖区(驻无锡,司令李默庵)担任;第八绥靖区(驻蚌埠,司令夏威)担任安徽淮北作战,兼及苏北;第三绥靖区(驻徐州,司令冯治安)担任陇海路徐东段和鲁南作战,郑州绥署所辖之第五绥靖区(驻开封,司令孙震)担任陇海路徐西段和鲁西南作战,该两绥区亦有配合苏北作战之任务。由于苏北战场紧临南京的特殊性,参谋本部和陆军总司令部以至蒋介石本人也时常插手战场指挥。徐州绥署的作战规划是:“以徐、蚌地区国军,极力向东、西发展,在第一绥区及第五军北进支持下,合力规复苏北、皖东,彻底歼灭地区之匪军。同时打通胶济路,并准备继续向鲁境进出,寻求华东陈匪主力,实施决战。”绥署将作战计划分为三期:第一期,徐蚌方面扩展周边空间,江北方面进至天长、盱眙、如皋、海安线;第二期,徐蚌方面西侧贯通陇海路,东侧进至运河线,江北方面进至东台、高邮线;第三期,徐州方面廓清鲁西,进出两淮,肃清苏北。作战指导为:“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逐次完成碉堡线,防匪反扑,确保既得成果。”[15]
中共方面,苏北作战主要由粟裕指挥的华中野战军担任。政协闭幕后,中共对形势发展一度较为乐观,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方针,着重与国民党的合作,并有将中共中央迁至苏北淮阴的计划。[16] 但粟裕认为,和得成与和不成,是中央考虑的问题。一旦打起来,打得好与打不好,我们责任在身。作为军人,必须立足于打,丢掉幻想,准备打仗。因此,华野实际未执行中共中央曾要求他们裁员三分之一的指示,而是根据“精简老弱,充实部队”的精神,精简了1017名老弱病残人员,同时将主力部队从4个纵队4万余人扩充为2个师3个纵队6万余人,并进行了较为充分的备战工作。[17] 5月29曰,中共中央军委发出指示,要求各地应于一个月内完成侦察敌情、配备兵力与武器弹药,及预拟作战计划等项准备工作,不得有误。6月6曰,中共中央致电华中军区,指示“力争和平,但具体工作必须是一切都准备打。”[18] 中共在苏北完成了从和平转到战争的思想动员与作战准备工作,但是对于采取何种战略战术,则经过了一番讨论。
在考虑苏北作战计划时,粟裕比较看重利用根据地的有利条件,“集中主力于主要方面,求得在运动战中歼灭国民党军主力三至五个师,以后再转移其他方面,或相机出击扩张战果。”但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粟裕须受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陈毅指挥,其经常位置及战略性行动,均应事先取得陈的同意并报告中共中央军委,而陈毅主张同时顾及苏中与安徽淮南方面。[19] 陈的主张符合中共最初拟订的全盘作战预案。中共计划在战争开始后,于内线作战的同时,以太行(晋冀鲁豫)部队出击陇海路徐(州)开(封)段,山东部队出击津浦路徐(州)蚌(埠)段,华中部队出击津浦路蚌(埠)浦(口段),以“逐步向南,稳扎稳打”的外线作战,“从国民党区域征用人力物力,使我老区不受破坏。”[20] 根据此项计划,中共中央命令粟裕,以主力出淮南,“一举占领蚌浦间铁路线,彻底破坏铁路,歼灭该地之敌,……并准备打大仗,歼灭由浦口北进之敌”,并限粟在7月10曰前“完成一切攻击准备”。[21] 陈毅据此于6月27曰命令粟裕,将华野主力集中由苏中西移安徽天长整训,准备行动。
粟裕受命后,经过仔细研究,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一、淮南各项条件不如苏中,如集中兵力在淮南作战,“则所需粮、夫必超过当地负担,不仅影响当地,且影响战斗更大”;二、苏中为巩固的根据地,部队官兵亦多出于当地,“如不在苏中打仗即西移,不仅对群众很难说服,即对部队亦难说服”;第三,淮南国民党军实力较强,不如苏北好打,对初战获胜不利;因此他建议“在苏中先打一仗再西移”。[22] 他的看法得到了华中分局负责人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等人的支持,他们在6月29曰联名致电中共中央,强调苏中“对支持今后长期战争有极大作用”,“如苏中失陷,淮南战局万一不能速胜,则我将处于进退两难”,建议先在苏中作战。[23] 中共中央对他们的建议很重视,根据全盘政治军事形势,经过审时度势之考量,转而认为“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再转至外线,在政治上更为有利”;“我苏中、苏北各部先在内线打起来,最好先打几个胜仗,看出敌人弱点,然后我鲁南、豫北主力加入战斗,最为有利。”[24] 粟裕部首先在苏北进行内线作战的方针由此确定。这是粟裕不惮与上级意见不一,敢于就重大军事战略问题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表现出其胆识与卓见。但他与陈毅之间在兵力使用方向上的不同看法仍然存在,并将在此后的作战过程中不断有所表现,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中共在苏北的作战部署与行动。


军事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