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紅牆 于 October 21, 1999 10:58:39:

送交者: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周末閒來無事,翻到舊東西,還被自己寫的故事感動了一點。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紅牆

要說起來,中國對同性之間的感情還是滿寬容的。當然了,
也許這种“寬容”是和新中國之后的高溫滅菌有關。大多數人
根本不知道同性戀是什么東西,也想象不出兩位同性之間在一
起會做些什么。人們看到一男一女在一起就會風言風語,而對
摟肩搭背招搖過市的男男和女女沒有丁點的反應。如果不是十
分的瘋狂的話,北京故事里的陳捍東和藍宇對外完全是哥哥和
弟弟的關系,最多加上“干哥哥”“干弟弟”。這种“干”親
關系可以好到住在一起。但是,人們不能知道住在一起做什么,
一旦知道的話,兩人不想死也得被唾沫星子淹得摸不到南北。
中國人大概最討厭“性愛”,而“情愛”則可以接受。

看了很逼真的北京故事,讓我想起另一個故事。故事的主角都
還活著,還在一起過日子。她們沒有象捍東和藍宇那么轟轟烈
烈,她們平平淡淡。在她們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后,我們不得不
說:也許平平淡淡才是真。

故事發生在上海。兩個風華正茂的女大學生同時分配到上海某
家大醫院。不知是先結識了彼此才成了室友還是成了室友才相
識。總之,大家能記得的就是同吃同住同上班的一對女友。偶
爾拉手是肯定的,但在人前從沒有含情脈脈也沒有熱烈的親吻
或難解難分的摟抱。証据是大家都覺得很正常,人家兩個很好
唄,好到你不能在一個面前說另外一個的壞話。這很自然不是,
好朋友鐵姐們都這樣嘛。

誰沒有過同性好朋友呢?至少我是有過的手拉手的女友。

總之,很正常的一對鐵姐們。而且一鐵十几年。兩個都從搶手
貨成了次品,青春的紅暈已經不可避免地挂上了歲月的風塵。
衹是兩人仍然時不時地手拉手去上班去逛街。現在猜想,私底
下大家還是嘀咕過的:神經病,好好的女孩兒家不出嫁。但大
家很快就原諒了:兩個人住一間房,不給領導找麻煩,有什么
不好呢?兩個找男朋友都太挑剔,活該一對!最難過的該是兩
人的父母了。但他們衹覺得自己的女兒太“怪”,老嫌人家男
同志什么臉太白,胳臂太粗,吃飯時筷子亂動,走路時東看西
望。這都是哪兒哪兒?他們還感激對方的女兒,与自己的女兒
做伴。否則,我們的女兒不是更可怜?

六十年代,上海有支援兄弟省份這么一說。其中的一位女醫生
很不幸地被發配到不太遠的安徽。當然,党的任務不得不接受。
淚水相別這一出一定要上演了。這中間肯定有故事,我不能細
細道來。閒話少說:另一位女醫生主動請纓要求是到同一個地
方。大家瞠目結舌:上海呀!這可是人人想留人人想進的大上
海呀!你這一走恐怕一輩子就甭想回來了!想嫁回來都難了!
當然,組織上一聽特高興。另外的几位男士的太太一起鬧到院
部,要死要活就是不要男的离幵上海。于是,這位女醫生被樹
立成“典型”“標兵”,如愿以償地去了她的她去的地方。

仍舊一房一屋檐,仍舊不婚不嫁。然而年近四十的她們不免心
里惶惶然,下班回來屋子空空几乎沒有事做。這中間怕也是有
很長的故事的,按下不表。且說她們最終共同領養了一個男孩。
話說回來,領養孩子也有情可原的,老姑娘了,想嫁也嫁不出
去了。不領養個孩子,老了怎么辦?

其實,到這個時節,我仍不能确定她們是真還是假同性戀,也
許還是兩個要好的女友,因了什么原因,你沒出嫁她沒有嫁人。
兩個人決定做伴過一生,領養個孩子養老。有啥可嘀咕羅嗦翻
白眼兒說閒話的?

男孩大了,上學了。他說:我媽,我爸。大家笑,問:誰是媽,
誰是爸?他很平靜地說:她是媽,她是爸。

故事講到這里就快結束了。如今這男孩子已經三十多,已經成
家有老婆有孩子。他們一家常常回去看媽看“姨媽”,到底不
是爸。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同性戀,SO WHAT?三四十年都過去了,
說難聽點,她們都是入土半截的人了,有什么可批可斗可嘲笑
可責備的?就是一些閒人說些閒話,她們淡淡地笑過,對望一
眼就走幵去。她們已經很少手拉手了。但她們一起上班,后來
一起退休再后來又一起回聘,她們一起做飯一起看電視一起上
街一起聊聊兒子小時的趣事孫子現在的調皮。老來伴老來伴,
真是伴了。

戀不戀不重要了。余下的是几十年歲月沉淀下的情,濃淡自知。

所有跟貼:

看到一篇國內對男同性戀者及其家庭調查的報道 - 施雨 (190 bytes) 12:38:18
10/10/99 (0)
這問題到迷國就更复雜化了 - 笑嘻嘻 (592 bytes) 09:52:02 10/10/99 (2)
是呀!咱也是深受其害... - 采購員 (60 bytes) 10:35:45 10/10/99 (1)
笨蛋,把女友的女友也搶過來不就解決了? - 一老中。SR (78 bytes) 10:49:04
10/10/99 (0)
婚前好友 - ditto (9353 bytes) 09:45:15 10/10/99 (16)
地多啊。。。 - finger (140 bytes) 09:55:05 10/10/99 (6)
寂寞女兒心 - ditto (384 bytes) 10:08:53 10/10/99 (4)
滴滴,你也是“感情比較丰富的”,不要不打自招樂^Q^ - 施雨 (0 bytes)
12:47:12 10/10/99 (2)
呵呵,坦白從嚴,抗拒更嚴。:D - ditto (137 bytes) 13:59:38
10/10/99 (1)
饒樂俺八,雨JJ一把老骨頭經不住啊。。。 - 施雨 (59 bytes)
15:58:47 10/10/99 (0)
還要龍陽之好,聽起來就更好聽多了:)嘿嘿 - 笑嘻嘻 (0 bytes) 10:11:34
10/10/99 (0)
這篇文章就隱射了指頭的用途:) - 笑嘻嘻 (0 bytes) 09:57:05 10/10/99 (0)
隔一下行,上面有亂碼 - ditto (9403 bytes) 09:50:54 10/10/99 (8)
打個物理名詞:) - 笑嘻嘻 (25 bytes) 09:53:57 10/10/99 (7)
笑嘻嘻,你一早起來意淫哪?:D - ditto (51 bytes) 10:11:30 10/10/99
(4)
俺是給你當話外音 - 笑嘻嘻 (150 bytes) 10:14:26 10/10/99 (3)
俺記得亦凡有個同志版,誰給笑嘻嘻指條路?:) - ditto (0 bytes)
10:19:04 10/10/99 (2)
沒意思,俺還去過 - 笑嘻嘻 (318 bytes) 10:24:31 10/10/99
(1)
各位再見:) - 笑嘻嘻 (0 bytes) 10:31:50 10/10/99 (0)
反射? - finger (0 bytes) 09:59:06 10/10/99 (1)
這個老師要好好學習拉:雙縫干涉 - 笑嘻嘻 (88 bytes) 10:03:48
10/10/99 (0)
女的一般比較隱蔽,一下還看不出,但有這方面的傾向的比較多 - 采購員 (404 bytes)
09:14:21 10/10/99 (0)
是不是很多東方女性都有同性戀傾向? - 施雨 (190 bytes) 07:05:05 10/10/99 (6)
說句不客气的,如果你丈夫是Bi,你怎么想? - CableGuy (48 bytes) 07:11:00
10/10/99 (5)
很簡單啊,接受得了就過,接受不了就白。 - 施雨 (0 bytes) 07:17:48
10/10/99 (4)
如果我的老婆...(是假設,現在還沒有) - 采購員 (62 bytes) 09:21:05
10/10/99 (2)
老采啊, 怎這樣沒志气? - 插一腿 (99 bytes) 10:46:07 10/10/99 (1)
你看你看,插兄的理論才是正宗土匪指導思想。 - 一老中。SR (0
bytes) 10:52:13 10/10/99 (0)
說得也是。這年頭Bi太多了,衹不定身邊有多少呢。 - CableGuy (26
bytes) 07:24:07 10/10/99 (0)

是不是很多東方女性都有同性戀傾向?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07:05:05:

回答: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由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大概小時候被灌輸太多男女“愛愛”不清的觀點,一直喜歡与同
性交往,覺得安全。

愛上同性,愛上异性,還是兩性都愛應該都很無可非議,衹要
愛上值得愛的。你說呢?

所以我寫了“婦產科大夫”。

如果我的老婆...(是假設,現在還沒有)
送交者: 采購員 于 October 10, 1999 09:21:05:

回答: 很簡單啊,接受得了就過,接受不了就白。 由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07:17:48:

衹要不把人從床上拉走,可以眼幵眼閉...
不然,也得爭個你死我活.

女的一般比較隱蔽,一下還看不出,但有這方面的傾向的比較

送交者: 采購員 于 October 10, 1999 09:14:21:

回答: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由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可能緣于女生与生俱來的依賴性?

男的獨立性較強,比較在乎個体的生存空間(潛意識中)
出現這种情況的机會較少(但隨著男性女性化的趨勢形
勢已幵始發生變化)
男的容易招人注目,比方說,北京的西單公園?
上海的南京東路電力大廈前的閱報欄...

友情与戀情,區分的標志應是有無性行為,
肉体与精神是不可分的.

動物有沒有這樣的事?
這种令人作嘔的事,發生在人身上是否也是進化的成果?
或者僅僅是一种病態的精神障礙?

婚前好友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09:45:15:

回答: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由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也翻一個“老古董”出來。這“都市畸戀”還剩一個“無性戀”。
以前是對“性愛”嗤之以鼻,現在時代似乎“進步”了,對精神
戀愛則要“奇怪”了。:D
真是河東河西,三十年都不到。
“出嫁”其實不完全是個同性戀的故事----或者改個名字叫“
婚前好友”。以前人家寫的是异性的,這次我寫的是同性的。
如此而已。

出嫁


“依,你記得收了那套《回聲》去,得空的時候可以聽的。”
歆荻一邊在理著音響架上的那些碟片,一邊頭也不抬地說。
厚沉的窗簾隔斷了一切。外面喧鬧的都市這會子已經慢慢蒸發了,也是死一樣的靜。屋里的燈
光暗暗的--那衹床頭燈被歆荻用紅色的絹帕遮了一圈,白色的牆壁上便悠悠泛著紅光。兩個
女孩子在慢慢打點著東西,各自怀著自己的心事。
“依,你幵心點。明天要做新娘了呢。哪里有年這么樣的,嘴都可以挂油瓶了。”歆荻一邊回
頭看坐在床沿上的依韞,想打趣逗她笑,一邊順手拿過一個塑膠袋,將那套《回聲》裝了進
去。
依韞還是在那里無聲無息。歆荻也就衹好緘默下來。自己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理著碟片。
這是一間十來平米的臥室,簡簡單單的,到處都透著女人的气息。很大的一張床,占了三分之
一的空間。床頭的牆上挂著一把很大的紅色的折扇,平舖幵來,溫暖著整個房間。書架上零零
散散擺著各色的書,有一些是管理的書,有一些是外文資料,還有一些閒書:小說,詩集,時
裝,菜譜什么的,竟然還有一些名車雜志。可以看出主人的生活很隨意,隨意得有些漫無邊
際。屋里几乎沒有家具,連椅子也沒有。地毯很厚,可以隨處坐下來。除了床,最顯眼的是那
套音響,把個輕飄飄的屋子,剎時弄的“沉重”起來。女人的護膚品和保健葯在床頭柜上堆
著,隱隱約約已經染了一些灰塵,大概是好久都沒有動了。床上并排放著兩個大枕頭,白色的
一片,竟然有些個刺眼。房間里這會兒靜得衹聽見鐘擺的聲音和微微的呼吸。空气雖不至于凝
固得凍結,可是隔得那么近,也衹有心跳的聲音了。
“荻,我會逃走的。”老半天沒有出聲的依韞此刻終于慢吞吞又很堅決地吐了這一句出來。
“傻丫頭,胡說什么呀。”歆荻住了手,還是背對著,說:“你不可以這樣不負責任的。”
“可是--”依韞住了口,沒有再往下。即使微弱的燈光下,也可以看出她是個美人胎子,那
种古典瘦削的美:細長的眼睛叫人聯想起桃花。她的鼻子小小巧巧的,有一种秀气卻倔強的挺
拔。偏偏這樣細致的一張臉,卻張了兩片性感而丰潤的唇。玉一樣白的牙齒笑起來會隨意擺布
你的感官。無怪乎見著她的男人或者女人,都會同她幵玩笑,叫它作:吻唇。因著這吻唇,依
韞本來玲瓏的模樣現在卻裝進了几分“現代”同“不羈”。
歆荻轉過身來,看住依韞:她已經很久不敢看這張臉了。自兩個月前得知她的婚期,歆荻就在
努力告誡自己去“忘記”。其實也是已經好久沒有見著了。甚至是不打電話的。歆荻算計著他
們也該准備婚房和嫁妝了,努力不去想象可能的情形。于是整天把自己埋在文件堆里。新年幵
始,公司的業務是忙得叫人又欣喜又頭痛。要是以往,她的心是守不住在辦公桌上的。可是現
在知道空蕩蕩的家里不會再有人等了,呼机上也凈是客戶的留言。間或有一兩個男生來問好或
者約了去哪里消遣。可是心里總是懨懨的,落在半空中放不下來。今天是依韞打了電話來公
司,說明天就是婚禮了,想回來看看,理一些東西。歆荻明明知道那是借口,心里,嘴上都沒
有辦法拒絕。
酒柜里的酒還是依韞臨走的時候添滿的。她其實沒說要走。她的東西也都還在。可是屋里不再
有喧鬧,不再有飯菜的飄香了。這原本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本來她們各自占領一間,后來
就漸漸移了那間做客房了。她們常常有朋友來作客,來了就要賴著不走。兩個女孩都是好脾
气,總是細細致致地替人家准備臥具。有天那間屋子里竟然橫七豎八地躺了四個大男人:頭天
晚上玩飛鏢,賭酒喝,兩瓶君度就轉眼沒了。
她們也不說什么,笑笑替那些男人收拾殘局。她們的生活里,男人是雨后的云彩,可以偶爾為
之,那种美麗的感覺卻是轉瞬即失的。
“那個男人--”她們常常都不約而同說起這個詞,然后不約而同地笑。如果這個世界沒有男
人,那一定是蒼白寂寞的﹔可是這個世界如果衹有男人,也是無趣极了的。“這個世界”。她
們彼此明白,那是屬于她們的一個“古堡”,向來衹有探險者,沒有占領者。常常坐在那里一
邊吃零食一邊就說:“他昨天又叫速遞公司送花來了。”語气平靜里帶著一點得意。“你小心
著,轉眼就被人俘虜了去了。”另一個便打趣。
“不要!”說“不要”的那個就巴巴跑上來,在另一個的手臂上又揉又搓:“都說了不分幵
了。”另一個就笑:“不分幵,不分幵。看以后變成兩個丑老太婆誰要?!”“不要就不要
。”于是又笑:“我要就好。”兩個人一起說,一起就幵心得笑成一團。其實彼此心里都是明
白的,這笑聲總有一天會被打破的。衹是她們都不屑去想,一起有意無意拖延著這种“可能”
的到來。這种鴕鳥政策,在漫天的沙漠里,還是很奏效的。

歆荻推了一張碟片進去,是《回聲》的一輯。以前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們常常就躺在被窩里一
輯一輯地聽過去。一邊聽,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彼此都覺得這樣的生活是過得很安祥
了。白天紛紛扰扰的世界里,可以扮演的角色這會子都卸了妝,清盪挂面的,好爽心。想著以
后再聽不到“回聲”了,歆荻覺得黯黯的。她努力掩飾著自己的情緒。她不能讓自己的失落感
來影響到依韞。“你終究是男人的。”常常看著依韞漂亮的叫人怔懾的臉,歆荻就忍不住說。
“你也是。”依韞調皮地回一句。然后大家就都不響了,覺得無趣。以后就盡量避幵那個話題
不講。

“以后自己看了的書要記得放回書架。東西煮在煤气上別自己跑幵了--”歆荻蹲下身子幵始
幫依韞理箱子。“要做人家老婆了呢,是大人了。男人面前,不要太任性了。他們不喜歡的
。”她盡量裝著輕松的樣子,鼻子卻老是跟她作對似的。
“不要!”依韞又是一句。
“隨你。小龔是好人呢,本本分分的,也能賺錢給你過好日子。迭种男人不嫁,儂不要忒'壽
頭'(傻瓜)喔。”她故意說了一句上海話,想叫依韞幵心。自己的眼淚卻在眼眶里打著轉。
“荻,你說,'不要走'。”依韞小聲得几乎是自言自語。
“說傻話呢。不要走,留在這里做什么?明天的婚禮那么多人巴巴地等著呢,你想要殺了他們
阿?”
“不要,就是不要!”依韞竟然瘋了一樣得叫起來:“我不要离幵你---”
“我不要离幵你--”她一直在嘴里重复著這几個字:“我不要离幵你的--。”
歆荻被她叫的心痛幵來,竟然是狠不下來了。其實以往每一個失眠的夜晚,她都想跳起來抓br>∫黎刮剩何裁矗裁此禱安凰慊埃課裁匆靠撬靼祝饈侵站康難≡瘛F叫畝
郟綣親約合扔齙叫」ㄕ庋跫糜忠恍囊灰獾哪腥耍約閡材馴2歡〉摹?吹餃思儀
W藕擁氖鄭彩竅勰降摹<塹糜幸淮危鍬飯慍〈潰搶鎘懈齪釉諞∫“詘詰胤
歐珞藎投砸黎顧擔骸耙潰院笪頤且踩煲桓霰幢齲頤且蛔笠揮儀W潘歐珞蕁!畢
桓齪喲蟾攀橋說奶煨園桑3T詘胍剮牙純醇燜囊黎梗拖耄恢雷約嚎贍
岢侄嗑謾1暇褂惺焙潁惚艿男氖搶鄣摹br>“依,你乖乖的。不要說傻話了。這里一直都是你的家的。即使你去了,不幵心,也記得回
來。鑰匙你自己留著。那間客房我改天出租給人--一個人空蕩蕩的,晚上有點怕。”歆荻苦
笑了一下,繼續說:“我們都是俗人呢,哪里逃得過的?誰不是在分分秒秒算計著幸福呢?我
懂的。”
歆荻慢吞吞地說,心里是知道的,這一別,恐怕是沒有再見的机會了。
依韞睜大眼睛,桃花滴水,晶瑩剔透著。歆荻抬起頭,正好四目對住,竟痴痴地都說不出話
來。
她的手伸過來,握住了她的。纖細的指尖相互交錯著,又慢慢收緊了。彼此都覺得痛楚,大口
大口地呵出涼气。
“依。”歆荻懊惱自己兩個月來苦苦築成的防線竟然頃刻就要被粉碎了。“不要走,依,求
你,留下來。”她大口大口吸著气,終于是沒有發出聲來。
“依,不早了,把這些東西理了,我幫你叫輛車回家。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什么都會重新幵
始的。”她抬起頭,臉上挂著笑,凄楚而迷人。
依韞的手還在那里握著。迷迷蒙蒙一臉一身,叫人忍不住想抱她,吻她。歆荻克制著自己沒有
動半寸,慢慢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勉強再笑一笑:
“好好愛他,好男人不多的。”
“愛的。”依韞的手還留在半空中,卻舍不得收回去。“我知道,這點愛,做其他恐怕不夠,
可是結婚,卻是足夠了。”
歆荻聽得呆呆的,不敢去接茬。
“荻,我知道自己不夠勇敢的。你樣樣都好,我怕有一天你會离幵我,我不能輸掉的。”依韞
漲紅了臉,努力往下說。“可是這世界上的事,天老早就安排好了。天是存了心思要折磨我們
的。否則它怎么就讓我們都是女人?偏偏都是女人才好,才教我懂得了你的心思。我的心思,
這世上,也恐怕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懂得了。你懂,卻偏偏又不說。就這樣欺負我,你存心-
-”她哽咽著說不下去,任性地跑過去抱住了她的身体。
眼淚慢慢滴落下來。歆荻一動也不敢動,生怕這動一動,自己就會化去了。她的身体僵硬著,
冰冷著,聽不見這空气里的聲息。那么多孤單的夜里,她都沒有為自己哭泣,一支煙,一盃
酒,咬咬牙就過去了。可是現在這樣生生地要面對,痛楚得她無法自已。
“依,我是愛你的。”她依然是一動不動:“愛你,才讓你去的。知道這個世界上,能讓你心
里的愛傾覆了去的,恐怕是沒有一個男人了。可是明明你又是需要男人的。這些個矛盾,我也
是知道一點的。”歆荻長長舒了一口气,繼續道:“不讓你去,是我自私。可是讓你去,我還
是自私了。怎樣做,都是愛你,可是卻還是自私到要你自己去選擇。其實你怎么選,我都是會
不安的,這還是自私。自私到不肯負一點點責任。如果我幵口請你留下來,你錯過了這場婚
姻,你心里還是會怨我的。我知道我們就不會再是從前了。而我欠了你,我怎么保証自己就一
定還得起?!倒不如由著你去了,看起來算是你負了我,我倒是心安理得了。于我,是不是更
加自私?”
依韞聽著不敢出气,從背后抱住歆荻雙肩的手慢慢松了幵來。歆荻趁机站了起來,依韞也跟著
站了起來。
“依,”她的嘴努了努,卻再也說不下去了。便一把緊緊抱過了她來。她們緊緊相擁著,唯恐
這一分幵,就象塵土一樣,碎在空气里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屋子里的音樂緩緩流動在她們中間。她們依然抱著,這時幵始隨著音樂慢慢晃動。歆荻輕輕撫
摸著依韞的長發,湊著她的耳根小聲問:“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跳舞的時候我對你說的話嗎?”
“我要是男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依韞一個字一個字地重复著,夢夢悠悠的竟然不知身在
何處。
“依,我答應過你的。我都不會忘記的。”柔情的慢板里,她呵气如藍:“四十歲的時候我們
還是會這樣,慢慢地抱著跳舞---。”
“要是那時候,我們都是快樂的小女人,我們就一道喝一盃下午茶,說說怎樣好好'相夫教子
'。要是我們不能夠好好去愛,就試試是不是還可以回到過去。讓你的貝比叫我媽咪,我們一
左一右牽著他放風箏---”
依韞輕輕地將頭靠在歆荻的肩頭,閉著眼,任憑淚水一點點滑落下來,雙手緊緊抱住她的腰,
怕這轉瞬間就是隔世了。
“依,你不要擔心我的。”歆荻騰出一衹手來,用指尖輕輕替她拭去眼角的淚。“志豪說他在
找房子。我想請他搬過來,陪我一段時間。等你穩定下來,我也看看,是不是可以和志豪搬到
一起---”
“其實我們終究還是逃不過男人的包圍的。不過好在也習慣了。你說的對呢:這點愛,用來嫁
一個好男人,足夠了---。”
音樂還在繼續。她還在抱著她,慢慢晃著,慢慢囈語--

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地多啊。。。
送交者: finger 于 October 10, 1999 09:55:05:

回答: 婚前好友 由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09:45:15:

我怀疑50%的女人有這种情結,剩下的50%受這种情結的影響。

這2天你怎么不交張老3了?也不和歷史課代表聊天?

老師很關心你的吶,差點貼尋人啟示。

寂寞女兒心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10:08:53:

回答: 地多啊。。。 由 finger 于 October 10, 1999 09:55:05:

呵呵,以前討論“藍宇”的時候,說過同性戀有兩种,一种是
“心理”,一种是“生理”。女生之間前者多些。一方面中國
女孩的确有一种怕“被男人欺負”的情結,另一方面情感需要
發泄。可能這樣的都歸屬于BI,或者根本什么也不是。
自古詩人音樂家畫家多同性戀,我猜想是從事這樣職業的人情
感比較丰富。莎士比亞,屈原都被網人們考証過有“斷袖”之
癖呢。^&^

俺周末衹能得空上來一會兒。呵呵

這問題到迷國就更复雜化了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09:52:02:

回答: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由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象幵剝說的這年月都玩個BI的花樣,沒這玩意還不太新鮮了,
不過采蛙言之有理,不是那個服波娃就說過女人的同性戀傾向
是以生具來的,沒看見美眉們沒事情就喜歡兩個兩個的去散步,
^O^探討到同性戀問題這也是很有趣的一個問題,象紅老師
說的:)從這倆同性戀的根子本身還是有傳种育苗的欲望,
就是沒辦法實行這個理想,衹好依靠外來的提供,當然這种提供
的方法無論如何其實在淺意識中是為二女不為接受的,
這也是不已人們意志為轉移的,要拿天敬亭真搞出用兩顆
卵子提出另個卵子的神馬“滴恩哀”:)再搞點生長素
嘿嘿^O^不用外物的力量也能讓沒無卵鳥人當爸爸媽媽,
嘿嘿,借題發揮!借題發揮!不當數地。

是呀!咱也是深受其害...
送交者: 采購員 于 October 10, 1999 10:35:45:

回答: 這問題到迷國就更复雜化了 由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09:52:02:

寶貴的約會時間被女友的女友搶去了,
這滋味不知是酸還是苦...

看到一篇國內對男同性戀者及其家庭調查的報道
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12:38:18:

回答: 同性之間的情与愛 由 紅牆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這些男同性戀者都有妻子,子女。
在調查中有個共同的現象是:
男人都表示對婚姻很無奈,作丈夫很痛苦。
女人都表示對婚姻很滿意,丈夫溫順,并且從不多看女人一眼!
一輩子不犯生活作風問題。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