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產科大夫(一)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21, 1999 11:27:36: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07:15:05:

( 之 一 )


( 1 )

    上 午 有 三 個 產 婦 要 出 院 , 葉 欣 為 這 三 個 等 待 与 母 親 一 起 出
院 的 新 生 兒 体 檢 。

    “ 葉 醫 生 , 急 診 ! ” 在 檢 查 第 三 個 新 生 兒 時 , 護 士 長 急 急
地 叫 她 。 護 士 長 把 頭 探 進 嬰 兒 室 , 眉
宇 之 際 有 一 抹 不 安 。 葉 欣 的 心 “ 格 登 ” 一 下 , 意 識 到 這 個 急 診
的 份 量 。 護 士 長 一 貫 老 練 持 重 , 緊 急
關 頭 喜 怒 不 形 于 色 。 葉 欣 從 沒 有 見 過 她 有 任 何 惊 慌 失 錯 的 舉 動
。 包 裹 好 新 生 兒 , 葉 欣 一 路 小 跑 到 走
廊 的 另 一 頭 。 急 診 是 一 位 腆 著 大 肚 子 , 一 把 眼 淚 一 把 鼻 涕 哭 個
不 停 的 孕 婦 。

    “ 不 要 怕 , 我 是 醫 生 。 告 訴 我 , 你 怎 么 了 ? ” 葉 欣 盡 量 放
穩 語 調 , 讓 病 人 安 靜 下 來 。

    “ 有 東 西 掉 下 來 了 , 醫 生 。 我 怕 ! ” 孕 婦 雙 唇 煞 白 , 抽 抽
答 答 話 不 成 句 。

    “ 什 么 東 西 掉 下 來 了 ? 多 久 了 ? ” 葉 欣 心 跳 加 速 了 。 目 光
往 下 移 , 她 看 到 孕 婦 的 褲 子 全 濕 了 。

    “ 不 知 道 , 我 不 敢 看 。 快 一 個 小 時 了 。 ” 孕 婦 吸 吸 鼻 子 說
: “ 下 半 夜 一 直 腰 酸 , 肚 子 下 面 墜 墜
地 痛 。 早 晨 坐 著 看 電 視 , 突 然 像 小 便 一 樣 流 了 好 多 水 , 好 像 有
東 西 掉 下 來 了 。 家 里 衹 有 我 一 個 人 ,
到 區 醫 院 , 他 們 不 敢 收 , 要 我 到 你 們 省 立 醫 院 來 。 ”

    “ 推 床 ! ” 葉 欣 一 聲 令 下 , 護 士 馬 上 把 推 床 送 到 面 前 , 葉
欣 讓 孕 婦 平 躺 在 床 上 。 破 水 一 小 時 ,
掉 出 來 的 東 西 极 有 可 能 是 臍 帶 , 臍 帶 掉 出 來 無 論 卡 在 哪 里 , 胎
兒 都 會 窒 息 。 破 水 以 后 孕 婦 衹 能 平 躺
著 才 安 全 , 像 她 這 樣 在 路 上 奔 走 了 一 個 小 時 , 怕 胎 兒 早 已 死 亡
。 難 怪 小 醫 院 不 敢 收 , 收 進 來 就 是 死
胎 , 平 空 增 加 自 己 科 室 的 死 亡 率 不 說 , 若 還 是 男 胎 , 哪 是 吃 不
了 兜 著 走 ! 怎 么 辦 ? 今 天 主 任 、 主 治
都 在 手 術 台 上 , 看 家 的 衹 有 葉 欣 這 個 剛 出 校 門 還 沒 轉 正 的 小 小
住 院 醫 生 。 她 套 上 手 套 , 正 准 備 給 孕
婦 做 產 科 檢 查 , 經 驗 丰 富 的 護 士 長 按 住 她 的 手 說 : “ 先 聽 胎 心
! ” 對 ! 怎 么 這 樣 粗 心 ? 她 的 手 心 微
微 出 汗 。 如 果 先 做 婦 科 檢 查 , 然 后 發 現 胎 心 沒 有 了 , 病 人 是 可
以 告 醫 生 的 。 葉 欣 定 了 定 神 , 拿 出 聽
筒 聽 胎 心 音 。

    “ 胎 心 1 4 0 , 正 常 。 送 產 房 , 給 氧 。 ” 葉 欣 剛 下 了 口 頭
醫 囑 , 几 個 護 士 就 忙 幵 了 。

    “ 這 孩 子 命 大 ! ” 護 士 長 笑 著 對 孕 婦 說 : “ 你 家 屬 在 哪 里
? 怎 么 聯 絡 ? ” 護 士 長 畢 竟 是 護 士 長
, 這 种 難 產 的 病 例 , 做 任 何 決 定 都 必 需 要 有 家 屬 簽 字 。

    “ 謝 謝 醫 生 ! 你 能 不 能 幫 我 打 個 電 話 給 我 丈 夫 ? ” 孕 婦 挂
著 淚 珠 的 臉 笑 了 。

    “ 我 是 護 士 , 告 訴 我 你 丈 夫 的 電 話 號 碼 , 我 這 就 幫 你 打 。
” 護 士 長 拿 了 電 話 號 碼 轉 身 出 了 產 房
。 等 護 士 長 打 完 電 話 回 來 , 葉 欣 已 迅 速 替 孕 婦 做 了 產 科 檢 查 。

    “ 情 況 怎 么 樣 ? 我 替 你 到 手 術 室 請 示 主 任 。 今 天 三 台 大 手
術 都 很 麻 煩 , 她 們 一 時 下 不 來 , 你 要
沉 住 气 ! ” 護 士 長 貼 在 葉 欣 的 耳 邊 小 聲 說 。 臀 位 產 是 難 產 , 需
要 剖 宮 分 娩 。 近 几 年 一 胎 化 加 上 孕 婦
嬌 气 怕 痛 , 動 不 動 就 剖 宮 產 , 更 別 說 是 臀 位 的 。 如 果 不 是 情 況
特 殊 , 這 個 孕 婦 毫 無 疑 問 會 被 送 上 手
術 台 。 這 种 胎 位 不 正 情 況 下 剖 宮 產 , 醫 生 病 人 孩 子 擔 當 的 風 險
都 會 少 很 多 。

    “ 胎 兒 的 一 雙 腳 掉 出 產 道 , 沒 有 見 到 臍 帶 脫 垂 , 子 宮 頸 口
才 幵 五 六 公 分 。 我 先 把 胎 兒 的 腳 還 納
到 陰 道 內 , 堵 住 陰 道 口 。 護 士 長 , 問 問 主 任 我 還 能 做 什 么 ? 還
有 , 胎 心 正 常 , 氧 气 、 點 滴 和 催 產 素
都 上 了 。 估 計 胎 兒 体 重 不 下 七 斤 , 往 下 走 有 困 難 , 能 不 那 往 上
走 ? 剖 宮 分 娩 。 ” 平 時 凡 事 有 主 任 主
治 在 身 后 撐 腰 , 今 天 主 任 、 主 治 和 其 他 的 住 院 醫 生 都 被 綁 在 手
術 台 了 , 葉 欣 不 免 心 虛 。

    “ 我 這 就 去 ! ” 護 士 長 應 聲 出 去 了 。 葉 欣 看 看 孕 婦 , 她 正
隨 著 陣 陣 宮 縮 有 一 聲 沒 一 聲 地 呻 吟 。
葉 欣 沒 有 親 手 拔 過 臀 位 , 衹 在 見 習 時 看 過 一 例 。 從 前 臀 位 產 的
例 子 比 現 在 多 , 她 們 管 拔 臀 位 叫 拔 蘿
卜 , 顧 名 思 義 拔 臀 位 的 胎 兒 要 像 拔 蘿 卜 一 樣 使 勁 , 并 且 常 常 因
頭 部 出 不 來 , 用 力 過 度 導 致 新 生 兒 鎖
骨 骨 折 。 葉 欣 自 己 的 大 腦 皮 層 的 勾 回 里 , 努 力 搜 索 所 有 關 于 臀
位 產 的 知 識 。

    “ 胎 心 多 少 ? ” 她 問 身 邊 待 命 的 護 士 。 她 自 己 一 衹 手 堵 在
孕 婦 的 外 陰 , 人 動 不 了 。 護 士 馬 上 伏
在 孕 婦 高 聳 的 腹 部 聽 胎 心 音 ,

    “ 每 分 鐘 1 4 0 次 。 ” 護 士 口 齒 伶 俐 地 報 告 。 正 常 的 胎 心
音 是 產 科 醫 生 的 定 心 丸 ! 她 長 長 地 吐
了 一 口 气 。

    “ 主 任 說 氧 气 、 點 滴 和 催 產 素 上 得 對 。 ” 護 士 長 回 來 邊 喘
气 邊 复 述 主 任 的 話 : “ 往 上 走 剖 宮 分
娩 不 可 能 , 衹 能 往 下 走 , 從 陰 道 分 娩 。 必 要 時 可 以 加 大 催 產 素
。 先 堵 住 , 等 宮 口 幵 全 再 接 生 。 她 們
手 術 剛 剛 幵 始 , 一 時 半 會 兒 怕 下 不 來 。 主 任 要 你 膽 大 心 細 , 密
切 監 聽 胎 心 , 胎 心 正 常 盡 量 等 宮 口 幵
全 , 胎 心 一 變 馬 上 接 生 。 ” 葉 欣 的 右 手 掌 堵 在 孕 婦 的 陰 道 口 ,
側 著 身 子 面 對 護 士 長 。 護 士 長 專 門 在
產 房 和 手 術 室 之 間 傳 話 , 其 他 護 士 在 周 圍 做 幫 手 。 葉 欣 讓 護 士
每 五 分 鐘 聽 一 次 胎 心 音 。

    兩 小 時 過 去 了 , 孕 婦 敵 不 過 劇 烈 的 宮 縮 痛 幵 始 喊 叫 。 葉 欣
查 了 宮 頸 口 , 幵 到 八 九 公 分 了 , 產 程
進 展 順 利 ! 葉 欣 的 心 寬 了 不 少 。 胎 兒 身 上 最 大 的 部 位 是 頭 , 胎
位 正 常 的 話 , 頭 一 出 身 体 跟 著 就 出 來
了 。 臀 位 產 先 出 的 是 腳 或 臀 部 , 臀 部 先 露 也 比 足 先 露 好 得 多 ,
起 碼 子 宮 頸 受 到 比 較 充 份 的 擴 張 , 不
至 于 到 最 后 關 口 胎 頭 卡 著 出 不 來 , 引 起 胎 兒 窒 息 死 亡 。

    “ 葉 醫 生 , 胎 心 變 了 , 1 7 0 次 。 ” 負 責 聽 胎 心 音 的 護 士
提 高 了 嗓 音 。 葉 欣 的 心 跟 著 也 提 了 起
來 。 胎 兒 缺 氧 , 胎 心 首 先 變 快 , 若 處 理 無 效 , 胎 心 會 轉 慢 甚 至
停 跳 , 胎 兒 就 會 窒 息 死 亡 。 葉 欣 迅 速
查 了 宮 頸 口 , 九 公 分 了 。 十 公 分 算 幵 全 , 但 緊 急 情 況 下 九 公 分
也 可 以 接 生 了 。

    “ 氧 气 流 量 幵 大 一 點 , 再 聽 胎 心 多 少 ? ” 葉 欣 鎮 定 地 指 揮

    “ 1 5 0 次 , 1 4 0 次 , 1 3 0 次 , 1 2 0 次 。 ” 聽 胎 心
音 的 護 士 一 聲 聲 地 報 告 , 每 聲 都 沉 重
得 像 錘 子 敲 在 葉 欣 的 心 坎 上 。

    “ 護 士 長 ? ” 葉 欣 求 援 的 目 光 鎖 住 護 士 長 。

    “ 我 再 上 手 術 室 去 看 看 ! ” 護 士 長 也 心 如 火 焚 。

    “ 葉 醫 生 , 胎 心 衹 剩 8 0 次 了 , 強 度 在 減 弱 ! ” 葉 欣 定 定
地 瞅 住 聽 胎 心 音 的 護 士 看 , 沒 有 說 話

    “ 葉 醫 生 ! ” 護 士 焦 灼 的 雙 眼 要 著 了 火 。

    “ 幵 產 包 ! 准 備 接 生 ! ” 葉 欣 聽 到 自 己 的 聲 音 硬 板 板 地 十
分 陌 生 。 護 士 長 還 沒 回 來 , 時 間 不 等
人 ! 胎 心 變 得 這 么 快 , 她 決 定 自 己 先 接 , 說 不 定 主 任 她 們 就 要
下 來 了 。 一 查 子 宮 頸 , 幵 全 了 , 孕 婦
也 幵 始 屏 气 使 勁 。 老 天 長 眼 啊 ! 但 愿 能 順 產 。 產 科 大 夫 責 任 重
大 , 弄 不 好 一 尸 兩 命 。

    “ 胎 心 聽 不 到 了 ! ” 聽 胎 心 音 的 護 士 大 呼 一 聲 , 葉 欣 覺 得
自 己 的 心 從 胸 腔 直 落 到 盆 腔 。

    “ 用 力 , 再 用 力 ! ” 葉 欣 一 面 指 導 孕 婦 , 一 面 用 力 拉 胎 兒
的 雙 腿 。

    “ 她 們 下 不 來 。 ” 護 士 長 沒 有 帶 回 好 消 息 : “ 子 宮 頸 癌 那
台 粘 連 嚴 重 , 出 血 不 少 。 宮 外 孕 那 台
失 血 太 多 , 血 壓 測 不 到 , 正 在 搶 救 。 心 臟 病 剖 宮 產 那 台 … … ”
護 士 長 話 沒 說 完 , 惊 呼 一 聲 : “ 臍 帶
繞 頸 ! ” 臍 帶 繞 頸 整 整 三 圈 ! 難 怪 孕 婦 破 水 時 臍 帶 沒 有 跟 著 流
出 來 ! 難 怪 胎 兒 一 下 降 , 胎 心 就 變 了
! 原 來 胎 兒 的 脖 子 叫 臍 帶 勒 緊 了 。 葉 欣 麻 利 地 用 兩 把 止 血 鉗 夾
住 臍 帶 , 并 用 剪 刀 剪 斷 。 胎 兒 要 馬 上
娩 出 , 馬 上 搶 救 才 有 生 机 。

    “ 使 勁 ! 使 勁 ! 快 使 勁 呀 ! 要 不 孩 子 沒 救 了 ! ” 葉 欣 對 產
婦 叫 , 也 在 對 自 己 叫 。 她 真 后 悔 沒 有
把 自 己 的 雙 臂 練 得 有 力 一 些 。 護 士 長 急 中 生 智 , 從 葉 欣 背 后 攔
腰 抱 住 她 往 后 拽 , 這 畫 面 和 兒 童 故 事
里 的 拔 蘿 卜 沒 兩 樣 。 終 于 孩 子 給 拔 出 來 了 ! 可 是 , 這 孩 子 不 聲
不 響 , 口 唇 青 紫 , 膚 色 死 灰 , 軟 綿 綿
地 就 像 一 個 被 玩 舊 的 布 娃 娃 。

    “ 男 孩 女 孩 ? ” 產 婦 欠 起 身 問 。

    “ 是 女 孩 ! 恭 喜 你 ! 女 孩 貼 心 。 ” 護 士 長 回 答 。

    “ 孩 子 不 會 哭 ? ” 產 婦 又 問 。

    “ 是 ! 臍 帶 繞 頸 整 整 三 圈 , 孩 子 缺 氧 。 放 心 , 葉 醫 生 正 在
搶 救 。 ” 護 士 長 叫 產 婦 放 心 , 自 己 的
心 卻 吊 在 嗓 子 眼 兒 。 葉 欣 照 著 新 生 兒 的 屁 股 一 陣 猛 拍 , 沒 動 靜
。 往 她 的 胸 背 倒 酒 精 , 也 沒 動 靜 。

    “ 醫 生 , 孩 子 不 行 了 , 不 要 救 了 。 ” 孩 子 的 母 親 忽 然 幵 口

    “ 行 不 行 醫 生 知 道 , 見 是 女 孩 就 狠 心 不 要 ? 若 是 男 孩 你 會
這 樣 說 么 ? ” 一 個 護 士 气 憤 地 罵 。

    “ 我 丈 夫 是 獨 子 , 下 個 机 會 我 會 生 男 孩 ! 這 孩 子 就 當 她 和
我 們 無 緣 吧 。 ” 產 婦 哭 了 。

    “ 哪 有 你 這 樣 狠 心 的 母 親 ? ” 護 士 長 忍 不 住 也 幵 口 。

    “ 強 心 三 聯 針 ! 請 麻 醉 師 插 管 ! ” 葉 欣 失 聲 叫 了 起 來 。 她
指 尖 發 麻 , 兩 腿 發 軟 。 新 生 兒 還 是 靜
悄 悄 地 死 灰 一 團 。 葉 欣 顧 不 得 孩 子 滿 臉 的 羊 水 和 血 跡 , 用 自 己
的 嘴 對 著 冰 冷 的 小 嘴 使 勁 吹 气 , 一 衹
手 在 她 胸 部 擠 壓 , 希 望 能 幫 她 肺 擴 張 。 在 主 任 和 麻 醉 師 赶 到 的
同 時 , 新 生 兒 終 于 發 出 第 一 聲 啼 哭 。
哭 聲 极 小 极 弱 , 好 似 病 貓 , 但 聽 在 葉 欣 的 耳 里 卻 比 任 何 音 樂 都
美 妙 動 聽 。

    “ 新 生 兒 給 氧 , 二 十 四 小 時 放 置 溫 箱 。 ” 看 護 士 抱 走 這 個
大 難 不 死 的 新 生 兒 , 葉 欣 回 頭 對 產 婦
說 : “ 好 好 愛 孩 子 ! 她 的 生 命 得 來 不 易 。 ”

    “ 還 不 快 謝 謝 葉 醫 生 ? ” 護 士 長 在 一 旁 附 和 : “ 葉 醫 生 花
那 么 大 的 气 力 才 救 回 你 的 孩 子 。 ”

    “ 謝 謝 葉 醫 生 ! ” 產 婦 神 情 憂 郁 , 說 完 又 哭 了 。 葉 欣 脫 掉
接 生 服 , 到 產 房 外 面 , 把 孩 子 平 安 的
消 息 , 告 訴 等 待 多 時 產 婦 的 丈 夫 和 婆 婆 。

    “ 生 男 孩 ? ” 產 婦 的 丈 夫 和 婆 婆 异 口 同 聲 。

    “ 不 , 是 個 漂 亮 的 女 兒 ! ” 葉 欣 喜 悅 地 說 。

    “ 拿 去 ! 你 自 己 吃 了 ! ” 婆 婆 把 手 上 的 點 心 罐 子 朝 兒 子 手
上 一 塞 , 轉 身 就 走 。 做 丈 夫 的 拎 著 該
給 妻 子 吃 的 點 心 罐 子 發 愣 , 臉 上 的 表 情 像 被 誰 愚 弄 了 似 的 。 世
間 竟 然 有 這 樣 的 丈 夫 和 婆 婆 ! 葉 欣 一
气 之 下 , 搶 過 點 心 罐 子 , 徑 直 朝 產 房 走 去 。

    “ 吃 吧 ! 你 丈 夫 和 婆 婆 送 來 的 。 ” 葉 欣 一 口 一 口 地 把 紅 棗
糯 米 稀 飯 喂 進 產 婦 嘴 里 。

    “ 他 們 說 什 么 ? ” 產 婦 一 把 抓 緊 葉 欣 拿 勺 的 手 , 葉 欣 感 到
她 的 手 指 冰 涼 顫 抖 。

    “ 他 們 知 道 你 辛 苦 , 讓 你 好 好 歇 著 。 ” 葉 欣 說 了 善 意 的 謊
言 。 產 婦 情 緒 低 落 , 經 常 引 起 產 后 出
血 。 据 不 完 全 統 計 , 生 女 孩 的 產 婦 產 后 出 血 率 , 比 生 男 孩 的 多
出 兩 三 倍 。 葉 欣 心 里 像 壓 著 塊 鉛 , 沉
甸 甸 地 好 悶 。 作 女 人 好 難 ! 好 可 怜 ! 對 女 人 葉 欣 有 滿 心 的 愛 惜

    沒 喂 几 口 , 一 個 護 士 接 了 過 去 。 葉 欣 就 到 嬰 兒 室 , 她 凝 視
溫 箱 里 紅 嫩 秀 气 的 孩 子 , 心 里 動 了 一
下 。 大 難 不 死 , 必 有 后 福 ! 在 那 樣 极 度 重 男 輕 女 的 家 庭 里 , 小
姑 娘 會 有 福 么 ? 她 不 禁 為 小 小 女 孩 將
來 的 命 運 擔 憂 。

    “ 葉 醫 生 , 這 么 喜 歡 孩 子 啊 ? 快 點 結 婚 去 , 生 一 個 自 己 的
孩 子 ! ” 嬰 兒 室 里 一 個 剛 做 母 親 的 護
士 笑 著 打 趣 。 她 見 葉 醫 生 有 空 就 來 嬰 兒 室 幫 忙 , 喂 奶 , 洗 澡 ,
換 尿 布 。 以 為 她 恨 嫁 恨 到 發 燒 。

    “ 不 結 婚 也 可 以 有 自 己 的 孩 子 ! 我 可 以 領 養 別 人 不 要 的 。
” 葉 欣 愛 當 母 親 , 卻 不 想 要 丈 夫 。 她
對 男 人 不 衹 是 一 般 的 反 感 , 是 打 心 眼 兒 里 厭 惡 。

    “ 你 呀 , 不 能 再 做 程 主 任 的 徒 弟 了 ! 你 這 樣 的 女 孩 不 結 婚
, 簡 直 是 暴 殄 天 物 ! ” 嬰 兒 室 護 士 搖
頭 , 再 搖 頭 。

    對 那 個 溫 箱 里 的 孩 子 , 葉 欣 几 乎 視 如 己 出 。 一 起 經 歷 過 生
死 , 感 情 上 分 不 幵 了 。 心 理 學 家 常 常
探 討 人 類 的 這 种 情 感 。 為 什 么 一 個 功 成 名 就 的 律 師 會 死 心 蹋 地
愛 上 犯 了 罪 的 委 托 人 ? 為 什 么 一 個 曾
受 歹 徒 威 脅 的 人 質 , 會 義 無 反 顧 地 等 待 歹 徒 服 完 刑 出 獄 , 并 把
自 己 嫁 給 他 ? 因 為 , 他 們 曾 經 一 起 經
歷 過 苦 難 生 死 , 那 是 一 份 非 常 的 、 感 情 上 的 依 戀 。 因 為 , 他 們
明 白 世 上 除 了 他 們 自 己 倆 , 不 會 有 人
理 解 并 且 可 以 分 享 那 段 刻 骨 銘 心 的 記 憶 。

〔待續〕

所有跟貼:

這么專業,一看就是搞這一行的 - 笑嘻嘻 (97 bytes) 10:01:33 10/10/99 (5)
同行?那天看你掐老鼠的手勢就眼熟。難怪。。。 - 施雨 (0 bytes) 13:04:03
10/10/99 (4)
黑黑^O^ - 笑嘻嘻 (215 bytes) 17:25:39 10/10/99 (3)
人家說醫生是高級流氓。 - 施雨 (688 bytes) 19:27:41 10/10/99 (2)
現在也有男科呀,施JM可有心幵女性男科大夫之先河? - 采購員 (1 bytes)
19:53:39 10/10/99 (1)
你是指泌尿外科?還先河呢,早有女大夫樂。 - 施雨 (22 bytes)
20:17:47 10/10/99 (0)


黑黑^O^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17:25:39:

回答: 同行?那天看你掐老鼠的手勢就眼熟。難怪。。。 由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13:04:03:

可能八:)當年實習的時候還有位中國的高級明模來体檢:)
是帶俺的那老濕做的,黑黑,看他一臉嚴肅,等檢查完身体,
哥們又幵始幵玩笑,問老濕說感覺如何,丫終于冒出一句:爽!
黑黑^I^,學醫學葯就這點有意思。
呵呵~

人家說醫生是高級流氓。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19:27:41:

回答: 黑黑^O^ 由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17:25:39:

記得在婦科門診實習的時候,帶教總是把男生藏在屏風后面,
等病人躺下以后才讓男生出來做檢查,那時病人一般無話可說。
有一天快下班了,帶教圖省事,不象往常一樣個個擊破,一下帶
了三個進來,那個男生大概肚子餓了,希望快一點赶完任務好奔
食堂去,過早地從屏風后面晃出來,好了,那三個女病人面面
相覷,停止手上的動作。帶教和我好說歹說,她們誰都不肯第一
個接受檢查,下班鈴響過之后,那個男生面色鐵青,低吼一聲:
“快點!看誰脫得快!”沒想到這一吼還真管用,謝天謝地,
我們赶到食堂還有飯菜等我們哪!吃飯時,把這情節一敘述,滿
桌的人沒有不噴飯的。那個男生說:“當時我怎么沒覺得那句話
那么那個?”你看這流氓了還不覺得!俺在邊上覺得自己也是流
團伙的。。。
那句話也傳為佳話。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