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紅顏戀白發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施仁 于 November 28, 2000 02:20:28:

柳如是紅顏戀白發

--------------------------------------------------------

明崇禎十三年冬天,原朝廷禮部侍郎錢謙益削籍歸鄉已經兩年,這年的冬夭奇冷,
他所居住的“半野堂”門前也特別冷清,已好久不曾有友人來訪了。
一個冬日淡淡的午后,錢謙益坐在書房中打吨,忽聽得家人傳報:“有客人來訪!”
不一會兒,拜貼就送到了書桌上,錢謙益來了精神,拿過拜帖一看,上面寫著:“晚生
柳儒士叩拜錢學士。”“柳儒士?”他心里起了疑問,這名字似乎未曾聽說過,是誰呢?
也許是慕名前來造訪的無名晚輩吧,這种人錢謙益接待得不少,如今反正閒居無事,有
個人聊聊也好,于是他讓家人有請來客。
待錢謙益慢條斯禮地踱進客廳,來客已站在屋里翹首欣賞牆上的字畫了,聽到腳步
聲,來客連忙轉過身來,朝錢謙益深深一輯,恭恭敬敬地稱禮道:“晚生見過錢老先生,
冒昧造訪還望見諒!”
錢謙益打量著來客,見他一身蘭緞儒衫,青巾束發,一副典型的富家書生打扮,舉
止雖有板有眼,身材卻异常的嬌小,似乎缺少一种男子的陽剛之气。再瞧面貌,明眸生
輝,鼻挺嘴秀,皮膚白嫩,清秀有余而剛健不足。看著看著,錢謙益猛覺得有几分面熟,
可搜索枯腸,始終想不起是在哪里見過。
來客看著錢謙益若有所思的神態,不禁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似乎猜中了主人在想
什么,他也不去打斷,衹是輕悠悠地吟出一首詩:
草衣家住斷橋東,好句清如湖上風﹔
近日西冷夸柳隱,桃花得气美人中。
“真沒想到啊!柳姑娘光臨寒舍,有失遠迎,得罪!得罪!”錢謙益熱情地請所謂
的“柳姑娘”落了座,又忙著命侍婢上茶奉酒,說是要為柳姑娘驅寒消疲。
這個女扮男裝的柳姑娘是誰呢,竟如此惊動名重一方的錢謙益?柳姑娘原來就是蘇
州一代名妓柳如是,說起柳如是与錢謙益的交情,那還是兩年前的事。那是崇幀十一年
初冬,供職京師的江左才士錢謙益,本已高居禮部侍郎之職,眼看又要提升,卻因賄賂
上司之事被揭露,不但受了廷杖之責,而且免去了官職,被迫返回原籍常熟。那時他已
五十七歲高齡,猝遭巨變,心境黯淡悲涼,一路透迤南歸。途經杭州時,順便前往西湖
上蕩舟閒游,排遣愁怀,疲倦時便落腳在杭州名妓草衣道人家中。當時恰逢柳如是也客
居杭州,是草衣道人門上的常客,那天正巧將一首游湖時即興作的小詩擱在了草衣道人
的客廳里。錢謙益無意中發現了那幀詩箋,拿過來輕聲誦讀:
垂楊小宛繡簾東,鶯花殘枝蝶趁風﹔
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
好清麗別致的詩句,詩詞大家錢謙益不由得擊節稱贊,善解人意的草衣道人看在眼
中,心領神會,湊過來道:“明日何不請來柳姑娘一同游湖?”錢謙益自然求之不得。
第二天,一衹畫舫果然載著三個人悠悠蕩蕩于西子湖上。一見到柳如是,錢謙益立
即生出一份怜愛之情,這姑娘長得嬌小玲戲,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嵌在俊秀的臉蛋上,
顯得分外動人。這般小巧的可人兒,腹內竟藏著錦繡詩情,著實令人感嘆。柳如是是個
性格幵朗的姑娘,雖是与鼎鼎有名的錢謙益初次相見,卻毫無拘束之態,談詩論景,隨
心所欲。那活潑可愛的神情,使錢謙益暫時忘卻了心中的悒郁,感覺自己也變得年輕起
來,一時興起,竟一口气吟了十六首絕句,以表示對伊人的傾慕之情。柳如是吟來喚起
他記憶的就是其中的一首。
西湖一別,錢謙益萬萬沒想到這姑娘還會跑到常熟來看他,女扮男裝而至,又給了
他一分額外的惊喜。一番寒喧問候之后,錢謙益留柳如是在“半野堂”住上一段時間,
柳如是欣然應允,似乎她就是抱著這個打算來的。
于是,寂靜的“半野堂”中蕩漾起一老一少一對忘年之交的笑聲,他們一同踏雪賞
梅、寒舟垂釣,相處得竟是那么和諧。為了感謝柳如是的相慰之情,錢謙益命人在附近
的紅豆山庄中為柳如是特築一樓,他親臨現場督工,僅以十天時間,一座精美典雅的小
樓就建成了。錢謙益根据《金剛經》中“如是我聞”之句,將小樓命名為“我聞室”,
以暗合柳如是的名字。小樓落成之日,他還特寫詩抒怀:
清樽細雨不知愁,鶴引遙空鳳下樓﹔
紅燭恍如花月夜,綠窗還似木蘭舟。
曲中楊柳齊舒眼,詩里芙蓉亦并頭﹔
今夕梅魂共誰語?任他疏影蘸寒流。
錢謙益的一片深情,讓柳如是感動不已,她是一個歷盡坎坷的女子,成名后雖然也
有干人萬人捧著,可無非都是逢場作戲,又有几人能付出真情呢?錢謙益雖是花甲老人,
可那份濃濃情意比一般的少年公子要純真的多,也許是同樣嘗過生命的苦澀,才有這种
深切的相知相感吧!感念之余,柳如是回贈了一首“春日我聞室作呈牧翁”的詩:
裁紅暈碧淚漫漫,南國春來正薄寒﹔
此去柳花如夢里,向來煙月是愁端。
畫堂消息何人曉,翠帳容顏獨自看﹔
珍貴君家蘭桂室,東風取次一憑欄。
几場春雪過后,春風又綠江南岸。桃紅柳綠中,錢謙益帶著柳如是徜徉于山水間,
湖上泛舟,月下賞山,詩酒作伴,日子過得象神仙一般。這其間,柳如是几次露出以身
相許的心意,而錢謙益每次都在一陣激動之后,悄悄避幵這個話題。錢謙益頗有他的一
些顧慮:一是兩人年齡懸殊太大,柳如是今年二十四歲,整整比自己小了三十六歲﹔二
是自己身為罪臣,前途無望,豈不耽擱了人家姑娘的前程!如此想來,他遲遲不肯接納
她,心中卻又一刻也舍不下她。
柳如是則有她的想法:她十五歲淪落風塵,閱人可謂丰富。多才多情的公子為數不
少,可有几個能情有獨鐘?几個能真正關心体貼女人?十六歲時她曾委身于松江舉人陳
子龍,陳公子也算才情橫溢,熱心教她詩詞音律,使她獲益不小,可偏偏又性情不合,
終于鬧得各奔東西,好讓她心傷欲碎。如今遇到的錢謙益,才華自不用說,二十八歲就
考成了探花郎,詩詞享譽一方,雖說年紀大些,可有情有趣,對她又是這般關照,与他
在一起,她覺得生活是那么安穩恬靜、有滋有味,年紀相懸又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兩人情投意合,其它還有什么可顧忌的?面對柳如是的一片痴情,錢謙益無法
再猶豫退縮,終于在這年夏天,正式將柳如是娶進了家門。
他倆的婚禮辦得別出心裁,租了一衹寬大華麗的芙蓉舫,在舫中擺下丰盛的酒宴,
請來十几個好友,一同蕩舟于松江波濤之中。舫上還有樂伎班子,在熱鬧悠揚的蕭鼓聲
中,高冠博帶的錢謙益与鳳冠霞帔的柳如是拜了天地,又在朋友們的喝采聲中,回到酒
席邊,喝下了交盃酒。
婚后,他們老夫少妻相攜出游名山秀水,杭州、蘇州、揚州、南京、黃山,處處留
下他們相偎相依的身影。柳如是問丈夫愛她什么,錢謙益說道:“我愛你白的面、黑的
發啊!”言外之意是無一處不愛她﹔接著,錢謙益又反問嬌妻,柳如是偏著頭想了想,
嬌嗔地說:“我愛你白的發、黑的面啊!”說完,兩人嘻笑成一團,儼然是一對打情罵
俏的小情人。
一番游歷之后,他們都特別鐘情于杭州西湖的明麗風光,于是在西湖畔修築了一座
五楹二層的“絳云樓”,畫梁雕棟,极其富麗堂皇。夫妻倆安居其中,日日欣賞西湖上
的朝霞夕雨。春花秋月,時光如詩一般地靜靜流過。
甲申之變,崇禎帝自縊于煤山,江南舊臣謀划著擁立新君。馬士英推崇福王朱由崧,
錢謙益則擁護潞王朱常範,最后福王得勢做了弘光皇帝。錢謙益害怕新朝廷与自己過不
去,就赶忙巴結當權的馬士英,竟也獲了個禮部尚書之職,雖是空銜,卻讓他覺得安穩
而風光。
可是不久清軍攻破了南都,弘光朝廷為時一年的生命宣告結束,中國頓時成了滿清
的天下。錢謙益作為舊朝遺臣,又是一方名士,必定會引起新政權的注意,不奉新朝便
忠舊主,他面臨著命運的選擇。柳如是目睹了清兵破城、掃蕩江南的种种慘象,內心悲
憤不已,如今既然已是清朝的天下,她勸錢謙益以死全節,表示忠貞之心。錢謙益思索
再三,終于點頭同意了柳如是的建議,兩人說好同投西湖自盡。這是一個初夏的夜晚,
錢謙益与柳如是兩人自己駕了一葉小舟,飄進了西湖。朦朧的月光冷冷地照著他們,柳
如是一臉悲切而圣洁的表情,而錢謙益卻露出几分不安。船上擺著几樣菜肴和一壺酒,
柳如是斟好酒,端一盃給丈夫,自己舉起一盃,緩緩說道:“妾身得以与錢君相識相知,
此生已足矣,今夜又得与君同死,死而無憾!”錢謙益受她的感染,也升出一股豪壯的
气概,舉盃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柳卿真是老夫的紅顏知已啊!”兩人幽幽地飲
完一壺酒,月兒也已偏西,柳如是率先站起身來,拉著錢謙益的手,平靜地說:“我們
去吧!”錢謙益從酒意中猛地惊醒過來,忙伸手到船外攪了攪水,抬頭對柳如是說:
“今夜水太涼,我們不如改日再來吧?”“水冷有何妨!”“老夫体弱,不堪寒涼/柳
如是知道他是難舍此生,心有悔意,此時她也滿怀悲涼,無心勸他什么,衹有緊緊偎在
他怀中,一直坐到天亮。
錢謙益推說水涼不肯再去投湖自盡,柳如是衹好退讓二步,說:“隱居世外,不事
清廷,也算對得起故朝了。”錢謙益唯唯表示贊同。
几天后。錢謙益從外面回來,柳如是發現他竟剃掉了額發,把腦后的頭發梳成了辮
子,這不是降清之舉嗎?柳如是气憤得說不出話來,錢謙益卻抽著光光的腦門,解嘲道:
“這不也很舒服嗎?”柳如是气得沖回了臥室。
其實,錢謙益不但是剃了發,甚至還已經答應了清廷召他入京為官的意圖。他已經
想通了,管他何朝哪代,我目的自為官,實實在在還沒有過足官癮呢!
柳如是百般勸說無濟于事,錢謙益仍然躊躇滿志地收拾行裝,一心入京圖謀前程,
臨行前夕,正逢中秋佳節,柳如是与錢謙益泛舟西湖之上,一個是悲傷纏綿,一個是滿
怀喜悅,這一夜,兩人与往常不一樣。都悶悶地飲酒,很少說話。柳如是看著眼前熟悉
的湖光月色,吟了一首詩給錢謙益:
素瑟清樽迥不愁,莆硭譜甭br>夫君本志期安槳,賤妾宁辭學歸舟。
燭下鳥籠看拂枕,鳳前鸚鵝喚梳頭﹔
可怜明月三五夜,度曲吹蕭向碧流。
她想用柔情和宁靜甜蜜的生活圖景挽留住丈夫,可錢謙益已動功名之心,一下子哪
里收得回來。
錢謙益到京城后混得并不理想,他一心想著宰相的高位,最終還衹是得了個禮部侍
郎的閒職,不免有些心灰意冷。而遠在西湖畔獨居的柳如是接二連三地寫來書信,一面
傾訴相思之苦,一面勸他急流勇退,回去与她同享縱情山水之間的隱居生活。慢慢地,
錢謙益動了心,想到:“功名富貴,貴在知足,年逾花甲,夫复何求!”終于下定了決
心,于是向朝廷托病辭官,很快便獲得了應允,脫下官袍,再度回鄉。
西湖邊,錢謙益与柳如是又幵始了那种田園牧歌式的生活。順治五年,柳如是生下
了一個女兒,老年得千金,錢謙益喜不胜收,更加醉心于平淡而歡樂的小家庭生活。樹
欲靜而風不止,就在這一年,一件飛來的橫禍又落在了錢謙益的頭上。他的門生黃毓琪
因寫詩諷刺清廷而受責,事情竟連蔓帶枝地牽連到錢謙益身上,他被總督衙門捕入了大
牢。丈夫的性命危在旦夕,產后臥病在床的柳如是掙扎著起來,冒死上書總督府,要求
代夫受刑。總督府感其誠心苦意,又查証錢謙益确無亂上之舉,便將他放了出來。經歷
了四十天牢獄之苦的錢謙益無惊無險地度過了劫難,更加看破了塵世,對柳如是也更加
敬重了。╴
宁靜的生活又過了十余年,錢謙益八十三歲那年病歿于杭州。丈夫死后。四十七歲
的柳如是受到錢氏家族的排斥,為了家產之事,那些人与她糾纏不休。丈夫去了,她失
去了依靠,也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就在當年,她用三尺白綾,結束了自己風風雨雨的一
生,追隨錢謙益于九泉之下。

所有跟貼:

唉。老人透晰人生,是有一种面對死亡的智慧,,, - 如歌的行板 (71 bytes) 20:08:27 11/19/00
(0)
美女愛才和愛財本質一樣嗎? - 老王 (59 bytes) 19:50:12 11/19/00 (2)
這個問題就和問你我靠技術賺錢和妓女靠賣肉賺錢是否相同一樣 - 蠻人 (73 bytes) 20:01:42
11/19/00 (1)
其實這問題很沒意思的,透視著一种。。。 - 酒心 (694 bytes) 20:20:48 11/19/00 (0)
似曾相識,此文段落應出自于南京某某陳學研究者的手筆。 - 酒心 (0 bytes) 19:29:56 11/19/00
(2)
網上檢來的,一個叫車水寫的名妓篇的一章。故事和文筆不如你 - 施仁 (0 bytes) 19:34:40
11/19/00 (1)
如果是什么車水寫的,那就應該不負任了, - 酒心 (191 bytes) 19:47:46 11/19/00 (0)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