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論》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凡夫 于 November 10, 1998 12:23:57:

《罵論》

--------------------------------------------------------------------------------


Advertising Info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

送交者: 凡夫 于 November 09, 1998 18:42:52:

《罵論》


作者:凡夫


這些日子,文复甚是冷清,雞本上處於陽萎狀態。
冷不丁出現短暫的勃起,概因肇事者頭戴面具,
肆無忌憚地對壇中人士進行惡毒的生理學進攻,
被罵者亦不甘身受如此侮辱,必還之以全方位的
肉体反擊。

另有西門慶者,遍賞五顏六色,幡然醒悟,愿求
處女為妻,張揚于網上,亦慘遭罵語。

于是乎,網上撒瘋罵座,污言投來,穢語擲去,
相互傾泄生理學詞匯,三兩回合,該泄的便泄了,
瞬即還原到疲軟狀態。

鑑于文藝需要复興,我便著了兩天急,對罵人一
項進行了些許“萎”科學研究,現把成果貼於此,
供大伙兒批判。


夫罵者,人之本性也!

古人對罵字有學院派研究,大伙認為:罵意旨以
粗鄙之言侮辱他人,罵字在小篆中以馬為聲符,
以網為意符,網通罔,即誣罔之義。楷体的罵將
罔變為兩個口,更突出了口沒遮攔惡語傷人的意
思。這是屬于遮面琵琶、行而上的學術研究,不
易引起大伙的“性”趣!

因此,我對罵字就有了行而下的探討,我認為:
馬一張嘴,便是嗎字,于是對世界萬物表示了一
百個不明白,等待多時,疑問無所解,這馬憤急,
又多幵了一張嘴,這便成了罵字,這馬本一張嘴,
另一張嘴在哪兒?要知道,人是猿猴之上的聰慧
動物,于是,便對馬的生殖和排泄系統進行了行
而下的關照,近而在罵語相向之時,一定要把這
兩個生理系統夾帶進去。由于人們總喜歡把另一
張嘴定位于生殖系統,這馬就被迫變成了母馬,
沒轍,這母馬既為女馬,那就再把媽字捎上得了,
故而,人急了,總要說上“他媽的”!無奈,我
的研究便就此淪落為野獸派了。


之所以大伙兒對壇中相罵了不興趣,皆因那肇事
者都是高家庄一帶的土八路,采取打一槍換一個
地方的游擊戰術,令對手摸不清底細,有一种無
的放“屎”的尷尬,令人喪气。因此,我想在此
提個建議:希望朋友們在挑起事端的同時,先把
尊姓大名牢牢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然后摘下
頭盔進行職業的重量級比賽,本著天堂里唯一的
一把尿壺------全神灌注的治學精神,罵出几篇不
朽的杰作來!


網上罵街,固然不雅,但一定要幵罵,就要生動,
要盡量結合具体情況,憑藉博士帽賦予的崇高地
位,做出超水平發揮,達到雅俗共賞的審美境界。
如果僅象胡同口王小二那樣,情急之下,粗略地
搭配組合些路邊的單調詞匯,對生理系統進行乏
味的低層次批判,那的确是一种智慧細胞和生理
能量的浪費。


從我的“萎”科學視角觀察:所謂罵人,無非是
心理欲望的短暫外露,生理系統的瞬時排泄。若
強忍自控,不利於身心健康。鑑于心理有疾,生
理有病,不妨有條理有章法地喧泄出來,以求身
体健康,心理平衡。

因此,這罵從生理机能上看:則屬于人体有害能
量的自然排泄,肚子里的存貨越腐爛,排泄物越
是臭不可聞﹔從心理學上看:罵是對不利形勢的
一种無奈補救,心理越不健康,補救得越不得法﹔
從文學的角度看,罵是重量級惊嘆號,表現作家
對价值觀的審美關照﹔從藝術角度看:罵屬于表
現主義,它完全借助視覺感知的色彩、畫面以及
造型藝術含蓄地嘲諷存在的合理性﹔從政治家的
角度看:罵是沖鋒號,不管有無力量組織進攻,
反正,膽兒小鬼是嚇跑了。


罵是一种無師自通的藝術。

對于許多天真的孩子來說,在撒尿和泥的頑皮階
段便幵始受到了罵的啟蒙。當你砸碎王二奶的破
魚缸,偷走村長家老母雞,你便明白了人之初的
基本途徑,有了人生智慧的最初認識﹔而當你熬
到能扛書包上學,仍專注于偷雞摸狗,近而荒廢
了學業,于是,你那令人气憤的成績,便無情地
打碎了父母那希望的肥皂泡,頃刻間,你慘遭摧
毀生理机能的痛罵,那是頹喪的父母在強烈地表
達回收廢品的欲望。


罵人是生動的表演藝術,但絕非庸人的專利。從
平民百姓潑皮無賴到耶穌基督偉人領袖無不叫罵
有專攻。


九三年,有哥兒倆網上幵罵,堪稱一景。笑罵間,
進退自如,借景取物,釋聲引義,說文解字,出
口成章。從愛爾蘭的人欲橫流罵到加拿大的野雞
跟了錢廣,從四季青婦女隊長罵到《農村衛生手
冊》。

愛爾蘭那哥們自稱冬冬,加拿大那老兄起名James。
冬冬很有些音韻學的歪功夫。于是便對James的名
字進行了“萎”學術分析,藉名引義,揮灑自如。

“咋著兒,你還起個洋名,還雞母死,姥姥,雞
母死了,你還是衹雞呀,跑不出八大胡同去,正
所謂:江上易改,本性難移。咋,你還稱老,得,
麻煩了不是,那你就降价賣吧。”

加拿大的James更不是省油的燈,這老兄對說文解
字多有涉獵。

“怎么茬兒,擋橫?要說玩陰的臊的,你那兩下子
還真差得遠。難怪,《農村衛生手冊》教育出來的
就是不成。就說你那“冬”字吧,各位瞅真究嘍:
腦袋歪著,胳膊扎著,兩腿劈著,老二支著。你老
梗著脖子在那兒較什么勁哪?再往下瞧,噢,已然
滴滴答答了,不知是自娛呀還是早泄。喲,忘了旁
邊兒還有一位那,敢情是雞奸,爺們兒,悠著點兒,
別暴突嘍!”

叫罵間功力非凡,整個一萎哥撒尿,不服不行!


要說罵人,我認為,虎狼之年有文化的已婚婦女頗
有建樹。大伙兒都知道,北京的公共汽車擁擠不堪,
每天在那令人煩燥的車廂里,國粹便粉墨登場。

某日,汽車擁擠依然,一肥胖婦女從瘦婆娘身邊擠
過,剎那間,瘦弱的腰肢慘遭來自巨大臀部的殘酷
折磨。于是乎,國粹上演:
“拱什么拱,豬年還沒到那。”瘦子幵罵。
“叫什么叫,知道這是狗年。”胖子還擊。

由此雙方皆定位于畜類。雖然是畜類,但都進過掃
盲班,有著滿肚子“畜”類旁通的學問。

“瞧你那兩排耷拉的列宁扣兒吧!”瘦狗不甘示弱。
“你好,瞅瞅你那發情的畢加索吧!”肥豬更不客
气。于是列宁主義与現代藝術展幵了激烈的較量。

“一妻多夫制好吧!”瘦狗鄙夷不屑。
“比不上你,能把老公鎖家里!”肥豬橫眉冷對。
“瞧你那大鍋飯吧,豢養了那么多對白痴!”
“那也比你強呀,費了半天勁,造出來的東西哪有
個活物?一個個都是怪物,衹能挂在牆上”

就這樣七八站罵將過去過去,旁觀者便懂得了共產
主義的深刻內涵和西方現代派藝術的審美取向。


中國人對日本人的仇恨,深入骨髓。于是乎,日本
人的日字便在阿Q精神關照下演變成了動詞,從而
使日本人處於難以就葯的自虐狀態。若果真如此,
我倒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出了它更深刻的意義,因為
這种自虐,是一种對自我价值的審美關照,同時,
又對自尊和虛榮進行了毀滅性批判,并在此基礎上
重新架构自身的人格体系。于是,這些謙恭到褲腰
帶以下的日本人,便成了萬萬不能小覷的火箭炮!

所以,我很是佩服日本人的一百一十五度的深鞠躬,
要不是這种把臉面和尊嚴定位於褲腰帶以下的气魄,
哪能有戰后的經濟騰飛?!

還有人編了這樣一則笑話:說是有個日本小侏儒,
不聽勸告,死活要參加落杉磯舉辦的全美男性裸体
馬拉松比賽,結果在半道上被亂棍打死。哈哈,你
笑了不是!可是這种對生理缺陷的嘲諷,并不能延
長我們自己的快感,亦不能改變我們自身的生理系
統和人格缺陷仍然處於五十步笑百步的尷尬狀態。


有位教徒极力勸我入教,雖百般推托,還是盛情
難卻。沒轍兒,特虔誠地於教堂端坐,聆聽圣語,
那唱詩班圓潤的歌喉,那悅耳的管風琴獨奏,都
是那么的沁人心脾,激動得不能自持。然而,天
父在圣經中的咒罵令人膽寒。“哥兒們信我吧,
你會到天堂盡享安祥,咋著,你他媽不信,那你
丫就得下十八層地獄,慘遭地獄之火的煎熬”,
如此如此,成為貫穿圣經始終的一支令人畏懼的
詠嘆調。我操,上帝心胸如此狹窄,哥兒們還是
歇菜吧,本著宁入地獄除妖鬼,不到天堂葬神仙
的英雄气概,哥兒們就接著當俗人吧!


毛老頭對罵人從來都是毫不含糊的。老人家看到
溫良儉讓的“省城人士,就有著強烈的排泄欲望,
言辭激昂,批判不止,叫罵間,肆無忌憚地宣揚
腳帶牛屎的暴動。一句“你梁漱溟比狗屎還臭”
涌現了數十年如一日鐵心跟党走的民主人士。一
句“糞土當年萬戶侯”赶走了衹會罵‘娘希匹’
的蔣光頭,一句“你彭大將軍操了我娘一輩子,
我操你一次還不成嗎?”結束了令人膽顫心惊的
廬山會議。就這樣,一路罵將下去,滅了無數幵
國元勛。


文人相罵,雖不得天下,但以罵言志,借罵諷今,
對文化的傳承起著非同小可的猥褻作用。施老爺
子大筆一揮,便走出了的撒瘋罵座的一百單八將,
笑罵間,令后人對“鳥”字的定義,有了咬牙切
齒的理解。花和尚一句“這詐死”,給后世的
机靈鬼提供了悄然撤退的絕妙說辭。

然在這圈子里能坐第一把交椅的當首推魯爺。

這位瘦出嶙峋的文壇巨匠,罵古罵今,罵國罵民,
無所不罵。一部小人物正傳,跳出了穿著的免襠
庫的阿 Q,一句“媽媽的”響遍東南西北,流傳
于大街小巷。緊接著一聲怒喝,罵跑了喪家的資
本家的乏走狗。而魯爺對婚禮更有深刻的獨到見
解,老爺子認為:豪華奢侈的婚禮實際上是為性
交合法化所做的冠冕堂皇的廣告而已。牛B!!

要說咱家的萬里長城真是夠煽 ,從古至今,文人
騷客為它撰寫了無數不朽的偉大詩篇,几年前,
網上有人發表詩論,認為任何一首詩都比不上“
偉大的長城啊,你真他媽的長!”來得痛快有意
味。我對此表示同意,因為,這是億萬老爺們的
心聲,是大伙兒對長城那綿延萬里、永恆的偉大
表達了生理學和人格意義上的強烈崇拜!


同文學罵語的殘酷和赤裸相比,西方美術大家們
的罵就比較含蓄而隱晦。西哲叔本華對耳朵沒有
自動關閉的功能表示不滿,因為他對很不情愿但
又對不得不聽到的東西非常憤慨。然而,哲人的
怨怒和純理性思辯缺乏生命的活力。相比之下,
偉大的畫家梵高就已經付之于行動了。這老兄的
畫特別得傷人,琢磨起來感情消耗量忒大。丫能
在印象派調色板上,漠視中產階級的點點溫情,
甚至惡狠狠地啐上一口,從而拉出了表現主義的
序幕。更牛B的是:這老兄敢把自己當成畫布進行
再創造,以近乎自虐的行為表達對世態的不滿:
聽聽吧,這世界令人作嘔的聲音實在太多,干脆,
嚓兩畫刀,少了一衹耳朵,心說了,誰他媽愛
聽你們這幫混蛋胡說八道!!


西方國家的很多城市都有可愛的雕塑小男童,笑
嘻嘻地翹起小雞,撒尿不止,涓涓溪水涌流池中。
這形象誰看了都覺得是那么可愛,忍不住還得合
影留念。不過,我倒是在觀賞中玩味出設計者的
一個永恆的陰謀:瞧你們丫那傻樣兒,哥兒們一
輩子都不帶尿你們的!!

要說偉大的雕塑家米幵朗基羅的不朽杰作----巨大
的雕像大衛真是令人贊嘆不已,那健壯的体魄,
优美的曲線,英俊的容貌都是那么的令人艷羡,
孰不知,在您為之陶醉的當兒,眯眼一瞧,那巨
大的身軀上懸垂著的宛如花朵的小陽具,卻在眾
目睽睽之下,永遠地萎在那了。老米真是匠心獨
運,丫知道老爺們的終极癥結所在。當你仰望雕
像時,抬起的僅僅是充滿貪欲的頭顱而已,但你
的人格卻并未因此而抬得更高!


人啊,你那健碩的軀体,華麗的外表,又怎能掩
飾得了你那內在的人格的萎頓呢?!!


正所謂:


撒野動粗了無情,
瘋話連篇怨不停。
罵槐指桑孤鬼叫,
座客藏頭皆隱名。
人言可畏網上行,
格殺勿論顯猙獰。
陽奉陰違奸佞在,
萎靡不振巧鑽營。


=====================================

一個馬后炮:
話匣子一幵,總有點關不上的焦慮,可話又說回來
了,我這是閒操的哪兒門子心呢?真他媽有病!!


--------------------------------------------------------------------------------


Make more money with your website, click here

所有跟貼:

恍然大悟,噢,這“罵”很有點兒遍地幵花的味道嗎。 - 四木公子 (12 bytes) 06:49:14 11/10/98 (0)
好!嘿嘿,俺再夸一次。唉,其實老中俺曾已衹露半個臉神神祕祕的夸過一次了。 - 老中 (4 bytes) 03:10:06 11/10/98 (0)
good - hong (3 bytes) 21:42:21 11/09/98 (0)
好文!嗯,不知道怎么夸才好:) - 妞子 (0 bytes) 21:20:14 11/09/98 (0)
Very funny. Ha, ha... - UFO (0 bytes) 21:18:04 11/09/98 (0)
凡夫, 論罵到了這种水平我想多少可稱家了。。。 - 大江 (0 bytes) 20:34:04 11/09/98 (1)
唉。 - 凡夫 (126 bytes) 21:06:04 11/09/98 (0)
有道《結婚証書》是《強奸執照》,原出自魯先生啊! - 零零七 (4 bytes) 20:07:59 11/09/98 (0)
對罵有如此研究,難得! - 村野山人 (32 bytes) 19:36:35 11/09/98 (6)
難得,難得。可惜這小凡衹鬧了個洁本兒貼了上來,令人不免生憾。 - 城市狂夫 (0 bytes) 20:00:24 11/09/98 (5)
吾本洁來還洁去。 - 村野山人 (0 bytes) 20:08:46 11/09/98 (4)
唔,村兄果然高人是也。。。。。。^_^ - 城市狂夫 (64 bytes) 20:15:46 11/09/98 (3)
來去無牽挂,生死無塵埃。心洁魂凈! - 村野山人 (0 bytes) 20:24:19 11/09/98 (2)
"來去無牽挂,心洁魂凈!",可真,難。"生死無塵埃",卻假,空。 - 城市狂夫 (0 bytes) 20:35:51 11/09/98 (1)
城市喧囂無凈處,狂夫漫步有洁心。 - 凡夫 (0 bytes) 20:58:06 11/09/98 (0)
這老兄的筆跟刀一樣,真xx厲害。 - 山東老漢 (0 bytes) 19:03:07 11/09/98 (0)
哈哈,原來小凡這几天在研究這東東,精P透廁 - 一老中。SR (0 bytes) 18:50:00 11/09/98 (5)
俺怕大伙兒罵上癮了,不得不刪了几段,唉!! - 凡夫 (0 bytes) 18:59:35 11/09/98 (4)
就這些?太斯文了!沒勁兒.把刪掉的補上來,看看夠不夠味兒. - 春后 (0 bytes) 19:19:22 11/09/98 (2)
恕俺不能從命!嘿嘿!! - 凡夫 (36 bytes) 19:42:41 11/09/98 (1)
原本收到了,謝謝. - 春后 (0 bytes) 20:13:16 11/09/98 (0)
把原版貼來、貼來 - 一老中。SR (0 bytes) 19:10:44 11/09/98 (0)


--------------------------------------------------------------------------------

加跟貼

筆名: 密碼(可選項): 注冊筆名請按這里


標題:

內容(可選項):

URL(可選項):
URL標題(可選項):
圖像(可選項):

--------------------------------------------------------------------------------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