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草集----第五章,尖端(八首),第六章,夜(八首。未完成)。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YINGWU 于 December 20, 2000 13:42:08:

送交者: YINGWU 于 December 17, 2000 06:14:52:

南海子

淺草集----第五章,尖端(八首),第六章,夜(八首。未完成)。


第五章 尖端 (八首)


之一。雪花


那暗淡的白天
被雪光照亮
雪片呼吸著
飄在鐵管之上

天空是一條
高速公路
雪花奔馳著飛舞
溫暖在他小小的
身子上

大的那片巨如手掌
還有一群連接成串
雪下面是暖色的人們
在隔著玻璃遙望
雪花砸落無聲
覆蓋了厚重的熱量


之二。冰田


殘存的荷梗
被冰田凝固
一個凍死的蚱蜢
灰黃著挂在上面

孩子們滑行
游戲 又
嘻笑著逃离
這個寒冷如刀之地

青年背著畫夾
伸出紅紅的手
田那邊是他的小屋
他流浪在冰田邊

可是流浪是他的命
靈魂和呼吸
他不知能不能活
要是沒有冰田
    X 的心情 &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 ? ? ? ? 2   


之三。針尖

針的尖端
有多大面積
心的触角
就有多么銳利

這已經是
超越了邏輯
可是孩子
還要什么? 你

之四。綿遠

這小路
引我們到何方
我看不到他的端
是因為他有了彎

春去了又來
路直后亦彎
一种流動 綿綿

時光 曼曼
我們切割她
要她為我們停留
給我們提供
放置目光的裂端

之五。界限

真實和謊言
到底有沒有界線

我們看見
太陽隕落
星河落寞
還有另一群我們
在銀河和時間的
那一邊

可是那已經是從前

如果都看不見
我們自己
那么我們看見的那些
是什么

界線?

虛构的世界
似乎比真實更真實
真實的世界
卻懸挂于虛构的杠桿

之六。懸崖


讓聽覺在枕頭上凝結
聽到什么了嗎
孩子

把眼睛閉上看周圍
看到你自己了嗎
孩子

你的自己是不是
在膨脹
你的身体是不是
在消亡

你是不是恐懼?

孩子的懸崖
教他從里面站起
搖搖欲墜

孩子啊
你看見的是太陽和天
你触著的是空气和力
你放幵的是 不是你的你
你走進的是未知的
另一個你

腳步那邊就是你的你

這就是恐懼的魅力

之七。

沸騰

能沸騰的
豈止是水和山
沸騰的同意詞
又豈止是疼痛
和燒灼

在這個高原
沸騰已經成為了
符號
里面的所指
卻不知所終

空气 這輕浮之物
今日讓它成為
沉重
因為有些-某种-
被人們需要
衹有阻礙
才能黏結那個所要
在飛揚的騰沸中


之八。

青銅

一种鑄造
和著文字
偃著月亮
訴說著洪荒

偉大和懦弱
在決斗中完美
被整合

諷刺和紀念
在終級后顯圣
是綠鏽

斜陽消盡
鵑啼山林
一拍牙板
飲樽伴青缸


第六章 夜 (八首)

之一。凝結

遙遠的石磨盤
吱吱嘎嘎地叫著
紅公雞的冠子蒼白
它的金紅的羽毛
被半凝結的血塊
黏結*

那种深沉的期待
竟然被它化為
血腥的表白
人們的臉色映著
柴火
清楚而又無奈


[注釋:

指東南沿海地區常見的為遠在他鄉僑居的兒子娶親
的習俗,一衹公雞被當成他与新人舉行儀式。

之二。回旋

冥海
翻著狂濤

孤鳳
奮起哀號

甲子
气運盈回

春泥
笑對彤昊

之三。夜之詠

夜已深沉
是何處侵來推門聲
急急望到紅紗邊去
卻原來是風敲竹篱

風 那寫天的筆
揮灑出行行秋鴻
在新鮮的雪中遠行
如春夢無痕的巧音

漫長的夜
深沉出羽毛的黑色
深沉中卻极光縷縷
哀愁原來有如深沉

愁絕之后的笛聲
料理了蹙眉夜人
几壺清白的洞天酒
把臥龍的故事溝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所有跟貼:

時光 曼曼--漫漫?漫漫?滿滿? - idear[職稱:大才子] (242 bytes) 06:35:38 12/17/00 (0)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