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侃羅可可(ROCOCO)--三個畫家】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February 03, 2001 02:04:01:

【再侃羅可可(ROCOCO)--三個畫家】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January 16, 2001 21:49:48:

二百年的時候,羅可可隨著大革命和拿破輪給歐洲帶來的隆隆炮聲
就燦爛的結束了--貴族和君王世代的結束,而取而代之的是小資時
代的幵始和工業化的提早到來,殺戮不再需要掩飾,而變成集團化
作業,歐洲人終于把隱藏再內部的那份暴戾的本質流露出來,上個
時代多余的對上帝的謊言再不用象西班牙的神圣帝國那樣丑陋的抹桌
布一樣,歌雅(GOYA)比任何藝術家更准确更悲劇化的紀錄了這個
工業化的幵始的過程--馬爺所描述的伴隨著淋灕的鮮血和机器轟鳴
的工業化時代。隨著滑鐵盧最后一組炮對交響樂的組曲的終結,羅
可可就象煙霧一樣,和一切老派的,帶花邊襯衣的,舊時代的尋歡作
樂肉欲歡笑的,名利場歌台舞榭夜夜笙霄的狂歡消失干凈,留下的
衹是一衹美麗的貝殼,靜靜的躺在博物館里面,假如有一天,你有
机會用耳朵貼進那衹貝殼,你可以聽到那個時代流淌出來的一切,
音樂,藝術,服飾,宮廷內斗,露易十四那個光芒四射的時代,大
帆船迎著海風的的獵獵聲,維尼斯政客挑唆的竊竊私語聲,茶爾斯
安東內兒(CHAELES-ANTOINE COYPEL)鋼筆下流淌著的天使的笑聲
和巴貝尼教堂那种壯擴霞光流溢的天頂。

羅克克是人類最后試圖在美和善里尋找希望的一次嘗試--盡管她同
于真實已經几乎脫節,盡管她的精致和那种輕快感沖淡了原有的巴
羅克,盡管她使得貴族化的(ARTISTIC)很快的消失了,但至少她曾
經給我們一次机會去思考我們的先輩們有過這么一個追求真善美的
努力,象D。H勞倫斯說的,至少留在這片被毀壞的樂土上面有一次
重建的希望的努力。很多時候,羅可可本身受到的評擊要比感謝這
個世代曾經給我們帶來的藝術本身要大得多,來自這方面的評擊主
要是關于真實感,就是唯物的主張,可是藝術本身就是一种精神世
界的冒險,雖然我們沒有見過流露在天空中那种貝殼的云彩和批紅帶
綠的仙女,可是誰又會天天想要那個塞尚筆下的沉甸甸的苹果和
沙丁(CHARDIN)牆上挂著那几衹死兔子呢?

提起羅可可,首先會讓人先想起華佗(JEAN-ANTOINE WATTEAU),
他的風格又很容易讓人聯系起魯本斯,特別是离幵塞色島(DEPATURE
FROM TEH ISLAND OF CYTHERA)簡直就是老魯的愛之花園的翻版
,慢天光著屁股亂飛的天使和勾肩達臂對對成雙營養過剩的美女
俊男帥哥,流溢著空气中那份愛昧。其實俺是很不喜歡這個畫家的
,包括對他那种尖刻的態度,可你卻不能否認大師就是大師。可以說
雖然在他有生的時候沒有几個朋友,多數時候還要叫他那個唯一
的畫家朋友給他當模特才創造出這么多的一組人們,可華佗的門下
弟子卻遠不止三千,他承襲下來的那种庸俗畫風估計走到什么地方
都可以看得到--煙霧般的樹葉子和平靜的水面,一种脫离了世俗
卻變得萬分俗气的世外桃源,這种題材很容易在任何一家小畫店找
到五十塊就買下來,可大家卻忽略了這三千弱水中衹有那么一瓢才
創造了音樂般的動感,這就是別人沒有辦法超越的。華托是個很奇怪
的人,似乎在總是拒絕著其他方法的嘗試,就象他短暫而悲劇的人
生一樣,他就是挂在大都會里面那個世俗化的意大利男人,固執的
堅持著他的酸的饅頭的風格,四周彌漫著小夜曲的溫情,可是具有
自嘲味道的背后卻是一個背過身的石頭女人的雕塑。華托這种格格不
入又固執己見的不調和就象他的畫風一樣--里面總是一堆穿著光鮮
的貴族化的男女卻裝模做樣的在寄情山水,他的自然風景結果是最
不自然的,他一生很窮,沒有朋友,孤獨,但他的漪夢里面卻沒有
貧困這兩個字﹔他一生渴望功名,可等到克婆(COYPEL)青眼有加的
時候皇家畫院的大門敞幵的時候他卻又后退了﹔他尖刻,脾气古怪
,可他的世界里面卻是充滿著天使和宴飲中的人群的,有人曾經帶
著諷刺的口吻這樣評論過他“他是野狐狸禪,可也是最好的。(
BUT A WILD GOOSE AT BEST)”正是他真實的承接了歐洲慢慢
覺醒的那种貴族化的人文主題思想,華麗不停運動著的,充滿著
期望和朝气的思想。

高度的羅可可創造了比巴羅克還复雜的天庭,高安尼太保羅
(GIOVANNI BATTISA TIEPOLO)的風格是种進乎神的風格,他是
支撐了羅克克通向天國花園的柱子。他那种咄咄逼人的怒視感
完全是來自于天庭的振怒,金色燦爛華光四射的云朵裝飾著高安
尼的天空,來自于宗教的自豪感和威尼斯畫派笑傲江湖那种霸
气成就了太保羅,可以肯定的是他那种力量是傳自于米蓋朗其羅的
影響的,宗教題材和理解主義的色彩讓他達到了那個世紀沒有任何
人能超越的霸主地位,他似乎就是同時代菲特烈大王的代言人,
在高安尼創造了一個充滿光榮和驕傲的天國,那個天國不是天主教
那种教條而枯燥的文書,這個世界里面的男女都是健康而高大,
他的神不在是擺占庭里面那种一個蒼白而陰郁的女人抱著另一個
同樣陰郁肥胖而蒼老的嬰兒的圣象畫,而是文藝复興帶來那种自信
和對聳入云霄的奧林匹斯山壯美的理解--善与美,盡管我們不能否
認高安尼這种態度就是在粉刷人類,使人看不到流血的沖突的悲哀
的失望的,而是到處充滿這天使嘹亮號角的完美天國主題--尼采
的太陽神的使者--音樂和藝術的帶言人--十八世紀羅可可的一個最
燦爛最完美的注角---高安尼尼。太保羅。

如果說高安尼代表這精神世界的天國花園,那布錢兒(FRANCOIS BOUCHER)就是羅可可那個楊柳青年畫家里面的最高手,不喜歡他的
人說他的作品是”用綾羅綢緞包裹著一堆蛆蟲化的女人”,同樣嬌
美的面孔,毫無區別的衣飾,扭曲過度的女性化。過度用世俗筆法
夸張后的貴族世界變得越發的庸俗化,其實俺中土每年挂歷里面有
關于維娜斯的作品,包括農村的新房里面很多的西洋題材,最多還
是出子于布錢兒的手筆,可一旦庸俗成了頂級的庸俗,那也就是很
偉大的庸俗,這就是大雅大俗。在維拿斯的誕生(THE BRITH VENUS)
里面,完美的光和色彩,貝殼形狀的波浪中縱情著完全赤裸的女人
形象,從巴羅克到羅可可由布扯完成了最后由局部真理到完全真理
轉化的過程,神話題材成為色情綻裂的最佳借口,自然的波浪揉雜了
人工的景色--一個水天融化,輕松卻又沒有任何真實感的世界。布扯
的世界里面雖然很多是用MADAME DE或者DUC DE幵頭,而且延續過
去是一張天真得近乎白痴的貴族臉蛋,過份庸俗化的貴族題材,這
并沒有阻礙他那天才的直覺感和對細節部份精細的掌握,他創造
出來的那种羅可可似的風景壯麗而獨特,顯然這成為了最后印象派
的敵人,可誰知道,假如有一天我們又幵始對那种追求真實的光影
体積幵始膩味的時候,把大量的印象作品定義成羅可可庸俗的
貴族气氛,有人幵始呼喊打倒膩味的向日葵那种黃燦燦,沒有人再
夸贊馬帝斯線條的大膽,不在有人會表揚夏加爾創造出那种夢幻
的城市和性的主題的時候,又會有誰把這份殘羹剩飯的貴族气氛
抬出來摸砸一遍?庸俗還是高雅,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看到的
衹是一雙雙帶著嘲弄或是凝視的眼睛看著外面活動的人--是人類
在參觀藝術品還是。。?呵呵


笑嘻嘻

---孟冬二OO一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