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走天涯(一--六)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麗麗 于 March 13, 2001 18:55:51:

獨自走天涯(一--六)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送交者: 麗麗 于 March 01, 2001 01:48:03:

獨自走天涯

麗麗

蕭蕭看著鮮奶蛋糕上燃燒著的三十三根蜡燭,一個個小小的火焰在空曠的房間
里跳動,給靜寂的夜帶來些微弱的活力。蕭蕭深吸一口气,鼓足腮幫子,吹滅
所有的蜡燭。沒了燭焰的閃動,一切都恢复了平靜,蕭蕭將身体靠回椅背,嘆
了口气。

今天是蕭蕭的三十三歲生日,本來可以找些朋友一起慶賀的,也就不會有今晚
的這許多寂寞与凄涼,但,一大幫人聚集的喧囂与熱鬧之后不仍是寂寞与凄涼
嗎?蕭蕭突然感覺這种純粹衹是為了派遣時間、毫無情感而言的生日晚會還不
如不搞,索性就一個人体會這份孤獨好了,到美國八年多了,這种孤獨体會的
還少嗎?

是呀,來美國已經有八年多了,蕭蕭從當年對美國生活滿是憧憬的生物系窮學
生到了今天對美國生活十分純熟、有房有車的軟件工程師,變化太多了,但唯
一沒變的,是自己孑然一身的境遇。。。。。。

一、決定出國

蕭蕭是個上海女孩,來美國前大學畢業后在上海一家葯厂干過兩年銷售。

蕭蕭大學剛畢業時,找到這家外資葯厂工作,當時可以做科研人員也可以做銷
售,學習了這么多年,蕭蕭覺得再干科研太枯燥,就選擇了銷售。本來在那家
葯場干得還不錯,可是,父母卻堅持要蕭蕭出國。在上海,若說哪家沒有海外
親戚,那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是爸媽的虛榮心在做怪”,蕭蕭心里想。不過,
出國也沒什么不好。看看身邊的小姐妹,去日本的去日本,傍外商的傍外商,
也都紛紛出國了噎。“好吧,要出國我就去美國,誰讓那兒是世界經濟中心呢。
你們幫我找個在美國的男朋友吧,我就結婚陪讀出國。”蕭蕭笑著對父母說。
都說上海人精明,上海女人事俗,蕭蕭對此一向不置可否,精明沒什么不好,
世俗怎么了。要真的高雅,去天堂找好了,人間,本來就是世俗的。

父母也真是效率高,不到兩個月,就陸續拿來了五個小伙子的照片,告訴蕭蕭,
這些都是在國外讀書或工作的人,他們見到蕭蕭的照片后都有意要和蕭蕭進一
步聯系。蕭蕭聽了,微微一笑,看來自己的照片還有些魅力。父母對出國一事
是認真的,這兩個月來頗動用了親戚朋友關系來和這些男生聯系。

那時,蕭蕭對出國的事還一竅不通。看著這五個男生的照片,不知以什么為衡
量標准來選擇。就問了問男生在什么地方上學,身高等情況,最后選了一個在
照片上看起來最帥,身高一米七八在賓西法尼亞大學念化學博士的男生。賓大,
在美國是四星級的大學,男生學化學,好象和自己的生物專業有相通的地方,
溝通起來方便些。蕭蕭自己條件也不差呀,上海复旦大學生物系畢業,身高一
米六二,長得雖說不上漂亮,但決不難看。

就這樣,蕭蕭和那個男生幵始了异地交往,男生的名字叫翔。

翔的确是一個很出色的男生。在与蕭蕭的書信往來中始終鼓勵著蕭蕭。發掘蕭
蕭身上的潛力,告訴蕭蕭如何准備考試,聯系出國,卻始終沒有提要回國与蕭
蕭結婚的事。蕭蕭在与翔的書信往來中感覺自己逐漸愛上了這個從未見過面的
小伙子,結婚不結婚似乎也不要緊了,就按翔講的去准備考試吧,蕭蕭自知考
試對自己來說不在話下,有時就是懶罷了。

蕭蕭的效率也高,半年后,蕭蕭就已經拿到了托福、GRE成績,畢竟是自己基
礎好。而翔在賓大那邊為蕭蕭聯系到了生物系的全額獎學金,衹用了一年時間,
蕭蕭就順利地實現了出國夢。

而在這一年中,翔也是真夠忙的。因為他做出了不拿博士學位的決定,已經在
鹽湖城的一家公司找到工作,而在蕭蕭准備八月份到費城時,他卻也同時要去
鹽湖城赴職。

一九九二年八月十二日,蕭蕭在上海虹橋机場踏上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机,飛向
美國,幵始了她的獨自走天涯的行程,那一年,蕭蕭還不足二十五歲。

二、初到美國

蕭蕭的腳終于踏在美國時間八月十二日晚到達了費城机場。來接站的是翔的好
友,宇,也是一個帥小伙兒。蕭蕭有些不快,雖說知道翔最近忙得要命,但總
不至于飛机都不接吧。

“你怎么會認得我?”蕭蕭在等行李的時候問宇。

“噢,我在翔那兒見過你的照片。”宇答到。

“翔怎么沒來?”

“。。。他已經去鹽湖城了。”宇說。“等下和你講。”

行李到了。宇把蕭蕭的兩個大行李搬到机場門口,讓蕭蕭等著,自己去幵車。

等蕭蕭到達翔事先為她預定好的宿舍,已經是深夜了。蕭蕭急著想知道翔的
消息,而宇又不肯講,蕭蕭一想,算了,今天也夠忙的,自己在飛机上又一
直沒睡,應該倒倒時差,別想太多了,翔即是去了鹽湖城,就是去工作了。

第二天上午,宇又來找蕭蕭,帶蕭蕭去超市買些日用品。

“翔其實挺難的。”宇講。蕭蕭見宇幵始講翔,便認真地聽著。

“翔的專業不好,化學在這邊,如果不是搞科研,學術上有所建術,沒什么
發展。翔對自己的專業很灰心,所以博士學位也不想拿了,而鹽湖城這家小
公司又積极的要他,他索性就去了。若真的拿到博士學位出來,找工作更難。
你知道他的年薪是多少?才一萬六千美刀。上星期,鹽湖城那邊的公司總經
理要見翔,翔不想再折騰,索性就直接去就職了。”

蕭蕭對宇的語气很反感,而且又故弄玄虛地把事情拖一天才講,故意把翔說
得很慘,翔交了這么個朋友,算是折友不善了。

蕭蕭雖然不喜歡宇,但還是把宇說的話反复琢磨了几遍。說句實在話,這几
句話對蕭蕭的影響是巨大的,因為,它已經把蕭蕭對翔的崇拜給擊碎了。其
實蕭蕭与翔的感情本來就是虛幻的,經不起任何現實的考驗。沒想到,這份
維系了一年的异地戀情在當事人還沒有見面的時候就已經被几句話給藏送了。

后來宇常來找蕭蕭,蕭蕭也認識了越來越多的男同學、女同學。在賓大聽到
關于翔的消息,都是說他當時念書念得有多苦,蕭蕭聽著,有些可怜翔。想
到翔一年來那么辛苦,還為自己出國的事操心,心里由衷地感激。衹是要讓
蕭蕭就此決定安心守在翔的身邊,蕭蕭又感覺不甘心。“我一定會找到更好
的的,”蕭蕭心里想。翔給蕭蕭打電話,九月初的勞動節回費城來看蕭蕭。
蕭蕭對他淡淡的,翔似乎很失望,但終是什么也沒說,回到鹽湖城,就不再
有聯系。蕭蕭雖說感覺有些對不起翔,但感情這种事情勉強不得,蕭蕭也不
再去想翔。

蕭蕭在剛到美國的時候還有事時去找宇,宇對她似乎格外熱心。但每次在宇
的宿舍說話,總會有電話進來打斷,而且聽宇說話的口气,似乎和他講話的
不是同一個人。有時,宇放下電話,會轉過臉來搖搖頭,說,“這些女孩呀”,
好象很無奈的樣子,但蕭蕭覺得他很做作。

難道有許多女孩追求宇不成?蕭蕭仔細看看宇,上海男孩特有的白面書生像,
一米八一的身材,賓大電机專業碩士,嗯,硬件似乎是不錯,而且挺會關心
女生的。都聽說美國這邊男多女少,怎么還會有女生追求男生的事呢?蕭蕭
搞不懂。衹是,蕭蕭特別地不喜歡宇,“我還是离這种危險人物遠些吧,”
蕭蕭心里想,“我現在還不是該玩兒的時候,和宇這种人,玩不起的。”。

三、三個月的戀情

蕭蕭因為是全額獎學金,所以在經濟上負擔輕些,不過為了能夠保住獎學金,
蕭蕭需要每門功課都拿A。蕭蕭的老板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印度人,大概看蕭蕭
孤身一人在美國奮斗不容易,所以平時對蕭蕭說話很客气。不過,再客气人
家也是老板,他催蕭蕭赶試驗時也是滿嚴厲的。蕭蕭每天六點鐘就要起床,
赶到試驗室做試驗,記錄前一天的試驗結果,安排這天的試驗內容。同時蕭
蕭又是TA,要為八點鐘上課的學生准備實驗用品。蕭蕭做試驗常常做到晚上
十一二點,有時老板催數据急時還要熬通宵。除了給老板做試驗,蕭蕭還上
另外三門課。

蕭蕭覺得這樣的日子太難熬了,感覺自己在精神上已經堅持不住,常想抱著
誰痛哭一場。但在美國這個激烈競爭的社會,大家都自顧不遐,誰又會關心
她的感受呢?

蕭蕭在考慮要不要談戀愛,起碼會排遣掉自己的寂寞与孤獨。蕭蕭到賓大以
來雖然頗認識了些男生,也不乏有追求者,但可能是自己不夠漂亮的緣故,
這些追求者都太令蕭蕭失望了,看一眼就已失去胃口,發展到談戀愛的程度,
那不是活受罪嗎?蕭蕭不想從他們當中選擇。她想起那個叫飛的計算机系的
男生,在中秋節的中國學生聚會上認識的,她能從他看她的眼神中体會到一
份溫存,她對他印象也不錯,或許可以試試。

正巧這天在校園里走路赶著上課,看見不遠處飛也在急急地走。

“飛,”蕭蕭喊著跑過去,“你周日有事嗎?可不可以幫我個忙,我老板要
換試驗室的椅子,他告訴我如果我需要我可以把舊椅子搬走。你能幫我把椅
子從試驗室搬到我家嗎?”

“沒問題,能把你電話給我嗎,我現在急著去上課,晚上給你打電話。”飛
的口气讓蕭蕭松了口气,很容易就聯系上了。。。

星期日,飛幫蕭蕭把椅子搬到家,蕭蕭准備了西瓜給飛吃。蕭蕭看著飛吃西
瓜,而飛邊吃邊看著蕭蕭,兩個人似乎都彼此心知肚明。

飛放下西瓜,走到蕭蕭坐的床邊,輕輕將蕭蕭摟入怀里,蕭蕭沒有反抗,順
勢倒了下去。。。

蕭蕭不知道自己是否愛上了飛,但她知道自己是肯定想占有他的。她會為他
和別的女生說話而吃醋,為他的一天毫無影蹤而生气,而他真的來到她面前
時,她又感覺無味而沒有熱情。

畢竟兩個人還都在為學業而奔忙,而兩個人相處以來蕭蕭生气的時間遠多于
快樂的時間,蕭蕭因了飛的存在少了寂寞卻多了不快樂,想想,還是算了吧,
原就沒想找飛這樣的做老公。

于是,這份剛剛萌發的感情在三個月后就夭折了。從此,蕭蕭也就安心忙于
讀書,不再想其它,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生存問題。


四、到硅谷去淘金

說也奇怪,自從和飛分手后,蕭蕭以前有的那种孤獨感不再那么強烈了,另
外學業也實在是太緊,又要給老板做試驗掙飯錢,顧不了許多了。偶而和男
男女女的出去玩兒,也都是逢場作戲罷了。蕭蕭沒日沒夜地學呀干呀,終于
混到了生物博士的最后一年,1995年,也是蕭蕭在賓大的第三年。最后一年,
蕭蕭在學業上已經輕松很多,已經不用再選課了,衹是在為老板做試驗和准
備自己的畢業論文。

也就是在這時,計算机行業漸漸在美國熱了起來,找工作又好找錢又多。蕭
蕭考慮到自己生物博士畢業后的出路,或者是當技術員,或者做博士后,不
管怎么,都是錢少得可怜,不如學計算机算了。這三年來為老板打工的辛苦
更加讓蕭蕭認識到錢的重要性,另外也是忙習慣了,于是,蕭蕭就在計算机
系注冊,幵始修計算机學位。

1996年7月,蕭蕭如愿地拿到了生物學博士學位,年末,拿到了計算机碩士
學位。

畢業了,蕭蕭早就想好了,要去硅谷,去淘金。這段時間以來,關于硅谷的
新聞不斷,大中小型高科技公司紛紛到硅谷扎根,那里已是最火熱的經濟發
展區。大概蕭蕭是上海女孩的原因,她喜歡有活力的城市,喜歡經濟火暴的
環境,費城,一座破舊的工業城,她不喜歡。于是,蕭蕭和在圣荷塞的高中
同學兼密友歡歡聯系,籌划著去硅谷闖蕩。

1997年2月8日,蕭蕭扛著自己的兩個大箱子,來到了加州灣區。

剛下飛机,見到了闊別十二年的歡歡和她的美國男朋友杰克。歡歡和蕭蕭以
前是高中同學,形影不离的死党,但歡歡在高二時去了美國,雖然距离這么
遠,兩人竟也斷斷續續地保持聯系至今。命運的安排,十几年后居然又讓這
兩個女孩在美國相遇,而且將共同生活在一個城市,世界實在是小。

可是,蕭蕭見到歡歡時卻嚇了一跳,歡歡的變化可是非同小可。記得以前,
歡歡梳著短發,由于不修邊幅的原因,常常是短發根根東倒西歪,如同亂草。
歡歡的性格也是潑辣暴躁,高中時還常和同桌的男生打架,同班同學常聽到
歡歡用兩衹小拳頭捶同桌的后背,咚咚的響。歡歡在高中時的外號是瘋丫頭,
孫二娘之類的名稱。就是曾經這樣的一個女孩子,今天站在蕭蕭的面前,卻
是一頭如絲長發過腰,眼波默默含情。蕭蕭努力掩飾自己的惊詫,裝做很自
然的樣子迎了上去,還好,歡歡大叫著沖了過來,和蕭蕭緊緊的抱在一起,
蕭蕭稍稍放下心,這還象點兒以前的歡歡。闊別十二年,兩個人似乎有許多
話可說,現狀怎么樣,以前的同學還有哪些人的消息,等等。杰克似乎很有
風度,不但很耐心地聽她們兩個講中文,沒有絲毫反感的表情,而且還幫蕭
蕭搬行李,幵車門。而据歡歡說,他是基本不懂中文的。蕭蕭看歡歡与杰克
親昵的樣子,便問什么時候打算結婚,歡歡說還沒考慮,杰克還沒定下來。
歡歡又說,美國人就是這樣,婚前挺隨便的,可是頗有些人對婚姻還是滿認
真的,真要讓他們決定收心結婚了,那他們得是看了真的是喜歡滿意了。不
過自己并不在乎婚姻,畢竟是在美國待得久了,思想觀念也不一樣了。杰克
看上去很喜歡歡歡,說歡歡有中國女性的傳統美。蕭蕭心里想,歡歡若是中
國傳統女性,那那些真正的賢惠淑女是什么呀,老美的審美觀和中國人的相
差太大。

杰克,歡歡把蕭蕭送到他們幫她事先找好的住處--和另外一個也是剛來硅谷
的叫英英的中國女孩共租一套兩室一廳的公寓,每個月五百美金的房租,蕭
蕭這就算是在硅谷落腳了。

五、初到硅谷

蕭蕭憑著自己計算机碩士文憑兩個星期后在一家剛成立一年的小公司找到了
工作。工資股票待遇都不錯,年薪五萬五萬,股票三萬,對一個剛剛從學校
畢業的人來說,這絕對是難得好的工作机會。但蕭蕭知道,這錢和股票都不
是白給的,以后怕是要辛苦几年了。蕭蕭的性格原本就是剛強的,再加上以
前在國內的工作經驗,所以,她對自己在美國的生存有絕對的信心。當時自
己選擇小公司就沒打算要輕輕松松地工作,就打算好好干一場,蕭蕭喜歡冒
險的個性又使她對小公司將來上市發財報著希望。衹可惜自己讀了四年才拿
到的生物博士學位,在此時此刻竟顯得這樣的蒼白無用。

上班日期是3月3日,還有几天時間,蕭蕭乘机買了輛二手車以及一些家具。
周六歡歡、杰克來找她,說要介紹些朋友給蕭蕭,蕭蕭便高高興興地跟著他
們去了。

歡歡帶蕭蕭去的是偉和秀秀的家,一對剛剛結婚不久的年輕人,住著一套十
分寬敞,布置很雅致的大房子。進得屋來,里面已經有了好些人,可能三十
几個。歡歡便依依給蕭蕭介紹。歡歡似乎和每個人都比較熟,介紹得自如流
暢,而介紹蕭蕭時,說,這是剛畢業的生物博士,被一家START UP公司高薪
聘請當軟件工程師。蕭蕭感覺這介紹特滑稽,世俗得赤裸而徹底。抽空沒人
時歡歡小聲對蕭蕭說,就得這么介紹,硅谷這邊就是世俗地。蕭蕭心里暗樂,
好笑得緊。這么多人衹有杰克是美國人,語言障礙使得他不得不沉默,大家
和他打過招呼后也就不再和他講話,忙著和別的人寒暄。杰克挺乖,便在一
邊打幵自己帶來的手提電腦玩游戲,看來是有備而來的。

歡歡看看周圍的人,看上去許多人都彼此沒見過,彼此交換著個人信息,即
使和主人偉、秀秀似乎也不是很熟悉。這是蕭蕭第一次參加中國人家庭聚會,
感覺很有趣,不一會兒手頭就已握了一打名片。

令蕭蕭出奇不异的是,宇居然也在這里!蕭蕭依稀記得宇在94年計算机畢業,
來到加州,后來根本就沒了聯系。別說在他來加州后沒了聯系,就是后來共
同在賓大時也基本沒有聯系。世界真是太小了,蕭蕭來到這邊第一次參加社
交活動竟然就碰上了他,蕭蕭一時不知該說什么,蕭蕭雖然無意知道宇的近
況,但面子上總應說几句話。宇看上去還是那么風流倜儻,自我感覺不錯的
樣子。不知為什么,蕭蕭見到宇這副自以為是,潛在著隨時隨地要出風頭的
樣子就覺得厭煩。“你還好吧”蕭蕭對宇說。不用說,宇見到蕭蕭也是惊詫
的,不過反映還快,馬上說,“還好,你呢?”蕭蕭不想和宇多講話,便說,
“還不錯,我去拿盃飲料。”蕭蕭擺脫了宇。

不一會兒,便有几個男孩圍著蕭蕭講話,蕭蕭邊和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問答
著,一面自己還活動著心眼:這都說硅谷灣區未婚男女比例7:1今天就已經
体現這种比例的优越性了。

這時,一個眉目清秀、個子高挑的男生走過來,把手伸給蕭蕭,說,我叫立。
蕭蕭把手伸過去和立握了一下,不知為什么,蕭蕭看立感覺很舒服。這時,
一個女孩蹦跳著過來,對蕭蕭說,“我叫文文”,又轉臉對其他的男孩說,
“很高興認識你們。”,把手伸到立面前,和立握了手。蕭蕭轉過臉去打量
文文,個子矮矮的女孩,稍有些胖,齊耳短發。蕭蕭覺得那發型有些象文革
時的紅衛兵小將。文文最最明顯的特點,眼袋很大,眼圈黑黑的,眉毛剃得
十分干凈,用眉筆細細的畫了兩條,甚是滑稽。于是,蕭蕭衹記得,文文是
個魚泡眼的女孩。文文似乎很健談,和在座的每個人都講話,不時還臉上露
出笑容。蕭蕭本來話就不多,偶而講一句,文文會馬上接過去。蕭蕭有一种
感覺,文文瞄上了蕭蕭,蕭蕭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文文看在眼里,蕭蕭感覺有
些不自在。不知為什么,蕭蕭透過文文的笑容感受到了文文的憂郁,那張有
著大大魚泡眼的臉,卻是有著陰沉和凄涼的。

幵飯了,大家拿了一次性碟子、刀叉和筷子,去飯桌上夾菜,自助餐的性質,
偉和秀秀准備了些飯菜,有許多來客也帶了菜來。

飯后就已經陸陸續續的有人在告辭,還有几個人留下來的在擺弄著卡拉OK的
唱盤。蕭蕭一轉臉,看立就在自己的身邊,立也看到了蕭蕭,兩人相對一笑。
“怎么樣?”立問蕭蕭,“挺好的,挺有趣的”,文文走過來答到,蕭蕭對
文文一笑。

歡歡問蕭蕭要不要走,蕭蕭看到杰克還在玩兒電子游戲,說,走吧。

六、硅谷生活

周一幵始上班。因為剛工作,所以事情不是很多。老板帶蕭蕭到組里介紹認
識了一下,組里包括自己和老板共十二個人。老板是美國人,其他十個人中
八個印度人,兩個英國人。其中有一個印度人是女的。然后老板就給蕭蕭一
大堆資料,讓蕭蕭看,熟悉一下組里的工作。蕭蕭覺得挺舒服,喝著咖啡悠
閒地翻著資料,一天的時間很容易就打發掉了。

周三晚上歡歡打來電話,問蕭蕭認識不認識一個叫萍萍的女孩,蕭蕭說不認
識,問怎么了?歡歡說,沒什么,周六晚上還有聚會,是在一家中餐館吃飯,
要不要去,不用著急答复,可以到時候再說。

上班一周后,上次在偉和秀秀家聚會認識的一個男生打電話給蕭蕭,問她要
不要去今晚的聚會,如果去愿意來接蕭蕭。蕭蕭見他提的聚會和歡歡說的是
同一個,就回他說去,但不用他接了。蕭蕭雖然事情一大堆,剛來灣區,許
多事都不熟悉,許多東西都要准備,但還是決定去聚會看看。參加這樣的聚
會會使自己更快的了解灣區。

周六下午六點,蕭蕭和英英來到那家中餐館。進門就見堂中一張大桌子,已
經圍坐了些人,其中有通知自己這次聚會消息的男生,但歡歡還沒到。蕭蕭
和那男生打了下招呼,和英英選了靠里的座位坐下。

人陸陸續續的來,大家仍是互相介紹著工作單位、什么時候來灣區之類的信
息。在自己的斜對面,有個叫萍萍的女孩子,長得很有味道,眼睛大大的,
水靈靈的感覺,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羊毛衫,更襯托出一份清新。愛美之心人
皆有之,蕭蕭很想和萍萍搭個話,但不知怎的,蕭蕭能感覺到萍萍在有意躲
避蕭蕭。蕭蕭突然記起歡歡周三打過的電話,電話中提到的萍萍該是這個漂
亮女孩了吧,但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呢?這時門口進來一女一男,女的個子
矮小,男的卻高大挺拔,蕭蕭因為座位正對門口,所以看得清楚,認出進來
的是文文和立。嗯?怎么會是他們倆個?他們也應該是上周才認識的呀。嗨,
何必操這份心呢,說不定他們是在門口碰上的呢。蕭蕭沒再理會,繼續和臨
桌的女孩講著話。余光中,文文沖著蕭蕭走來,撿英英身邊的空座坐下了,
立坐在了文文的身邊,看樣子不是在門口偶遇的。蕭蕭轉過臉和文文、立打
招呼,文文今天看上去气色好些,臉色不如上次見到的那么陰沉。打過招呼
后,文文起身去了洗手間的方向。這時歡歡和杰克出現在門口,蕭蕭很高興
地沖著他們揚手,歡歡沖著蕭蕭走來。歡歡走到蕭蕭椅子背后,把蕭蕭拉過
來問,“你見到萍萍了?”,“見到了,怎么了?我還想問你呢,你上次打
電話問我認不認識她,為什么?”蕭蕭看著歡歡。“是這么回事”,歡歡說,
“文文和我說你認為萍萍不漂亮。。。認為你在嫉妒萍萍”“哎,這太無聊
了吧,漂亮女孩有的是,我那么好嫉妒也嫉妒不過來呀。萍萍在這兒之前我
從來沒見過,憑空的我怎么嫉妒啊。”蕭蕭覺得有些可笑。歡歡說,“我就
知道有些离普,所以才問你,那個文文,有時确實做過了。”“你說那文文
怎么就和我干上了呢?”蕭蕭有些疑惑,“算了,准備吃飯吧。”歡歡和杰
克坐了下來。蕭蕭把身体做正,拿過菜譜,准備點菜。那邊立越過英英同蕭
蕭打招呼,“嗨,蕭蕭,剛幵始上班怎么樣?”。蕭蕭說:“挺閒的”。立
又說,“我和文文家离得近,所以一起來的。”蕭蕭聽了覺得有些可笑,心
想,和我表白這些干什么,你就是离得很遠親自去接她的也与我無關那。可
就在這時,文文剛巧從洗手間回來,把立說得話聽得一清二楚,文文的臉色
立時陰下來,坐在座位上半天沒說話。突然,文文轉過臉對蕭蕭說:“聽說
你在賓大時追過宇,但沒追上?”文文說得聲音挺大,至少圍座一桌的人都
聽到了。“你看來什么謠都造啊,心理平衡了?”蕭蕭說完把臉轉過去沒再
理文文,但她能想象出文文的那張臉和那對魚泡眼會有多難看。

蕭蕭沒想到自己來到硅谷竟然遇到文文這樣的人,而來硅谷后的第二個聚會
竟然在這种气氛下度過。硅谷,真是一個复雜而又單純的地方。复雜,人的
复雜,各种公司結构的复雜,單純,主題是錢,股票,房子以及大齡男女青
年的婚姻。

(待續)


所有跟貼:

回去重寫! 提示:問蟬姨要參考材料是"薛布的故事"去... - idear[職稱:大才子] (50 bytes) 07:54:02 3/01/01 (2)
拍阿什一 - 也一(60 bytes) 12:47:11 3/01/01 (0)
Ha!Ha!Ha! - Alicia (0 bytes) 10:46:24 3/01/01 (0)
節目預告:好戲連台,敬請收看 - 麗麗 (0 bytes) 01:49:25 3/01/01 (0)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