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与易經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gao723 于 June 12, 2001 15:38:54:

老毛与易經

送交者: gao723 于 June 01, 2001 14:32:23:


毛澤東研《易》与用《易》

根据具有傳記式的書籍記載,毛澤東很喜歡看《易經》,甚至有些書籍及
一些工作人員的回憶錄上還談過有關他信教算卦的軼聞。

筆者曾認真研讀過毛澤東的有關書籍,其中對他在哲學方面的書籍《矛盾
論》學得較深,從毛澤東的矛盾論中,在闡述哲理的深度來看,無疑他是
研習運用《易經》之人,當他論述矛盾的二重性,矛盾的主要方面,,內
外因素等關系時,論得非常精辟,跟《易經》的陰、陽互變是完全一致
的。

對此,邵偉華在他的《周易与預測學》一書上,也作過介紹,現錄于此:

毛澤東對《周易》的研究,不僅表現在理論上的應用,而且在整個戰略決
策上,也体現了對《周易》的應用是惊人超群的。如八卦上有八個門,乾
西北為幵門,艮東北為生門,這是八門中唯一的兩個吉門,都被毛澤東所
控制,他和党中央占据陝北乾位的幵門(也為天位,天門)東北的哈爾濱
為艮位是生門,為林彪和蘇聯紅軍所据。坎為北方是休門,休門主休養生
息,故北京和平解放。

幵門、生門不僅是吉門,而且都是居高臨下之勢,乾艮兩門對解放全國來
說形成了一把异常鋒利的剪刀,所向無敵,一個又一個地剪掉了國民党八
百萬軍隊,解放了全中國。毛澤東經過千辛萬苦二萬五千里長征,選擇陝
北這個貧瘠之地建立革命的大本營,后又派林彪的部隊進据東北的生門。
毛澤東千方百計地把幵門和生門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的戰略決策,与八卦的
布陣完全一致,這決是偶然的,也不是歷史的巧合,而是毛澤東的易道高
深廣大原証明。又,毛澤東、周恩來等領導同志,在解放戰爭中去山西五
台山抽簽算卦,也証明他們非常重視信息預測。

在社會主義建設中,毛澤東始終如一池堅持對《周易》的研究和應用。他
在1956年党的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体會議上的講話,就可以証明這個
問題。他在批判党內一點論的傾向時說:“中國古人講‘一陰一陽之謂
道’,不能衹有陰沒有陽,或者衹有陽沒有陰,這是古代的兩點論,形而
上學是一點論……“(《毛澤東選集》第五卷321頁)。“一陰一陽之謂
道”,就是《周易﹒系辭》中所講的陰陽變化規律。

此外,邵偉華先生還在新版的《周易預測學講義》附有《毛澤東求簽》一
文,并在自序中對此文的出處作了說明。

根据《命運》(廖自力編)一書的首頁(評析)幵頭篇有一段介紹這方面內
容,現錄于此,謹作參考:

中國現代史上也有兩個著名人物曾与八字相術有緣,一個是毛澤東,一個
是蔣介石。据民間傳說,毛澤東的成功,是因為得到一個老道的指示,就
連毛澤東的衛戌部隊8341也是老道指示的一個神祕數字。

另据《衛士長談毛澤東》(1989年出版)一書,有毛澤東對衛士長李銀橋談
起年青時見一個和尚方丈的事。

毛澤東還在長沙讀書時,利用暑假和蕭瑜同學去搞社會調查,有一天來到
溈山(原書誤作“微山”)的寺院。寺院的方丈特地接待了他們。方丈禪
室清靜簡樸,四壁擺著經書。方丈看似50多歲,面目慈祥,合掌施禮,然
后請兩位青年席地而坐,他注視一番來客, 然后用手指指著說:“這位
施主是毛澤東,這位施主是蕭瑜吧?”

“你怎么知道?”毛澤東不胜惊訝。

“兩位施主是簽了名的,”方丈瞟了一眼桌上他們簽名的紙條說:“毛施
主一個字要占兩三格,而蕭施主一個格能寫兩個字字如其人的道理貧
僧略知一、二。”

后來,他們談了佛經、中國古代經籍,方丈留他們吃了飯。飯后,方大問
他們:“你們為什么要這樣走呢?”

蕭瑜說:“我們有心不費一文錢。來自遠方的挂單和尚不是也都一文不名
的嗎?”

毛澤東則說:“安貧者能成事,嚼得草根百事可做。有道是,天將降大任
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管,俄其体膚,空乏其身……”

方丈一震,閉目合掌,嘴里翁動著。隨后,望著蕭瑜,似乎忘記毛澤東的
存在,對蕭瑜大講佛教的美德,但蕭瑜不感興趣,當方大委婉表達蕭瑜皈
依佛門之意時,蕭瑜立刻搖頭,斷然拒絕說:“我几心未了,研究學問,
愿以改造中國為目的。”方丈遺憾地說:“衹怕蕭施主今日不留溈山,日
后也難留中國。”

蕭瑜問:“何以見得?”方丈垂首,嘴角流出一絲淺笑,他也不禁肅然了
15年后,蕭瑜盜賣故宮文物,攜款潛逃,真的流亡國外終老不能歸
國。

“毛施主,貧僧敢有一問”,方丈又閃目望著毛澤東,這一次把蕭瑜給忘
了,衹盯著毛:“佛教何以在中國千年不衰?”

“自然有人信它了。”毛答。

“簡單了。”方大說,“第一,它提供了一种完整的人生哲學,對世間的
普遍真理有重要的闡揚。第二,歷史上中國的帝皇有宗教的天性或哲學傾
向。”

毛澤東不以為然:“我以為不是天性,是維護其統治的需要。”

“帝皇有宗教的天性,”方丈堅持道:“特別是唐代帝皇,封孔子以王的
稱號。封老子為道家始祖,又派玄奘取回佛經,寺院遍及全國各地。這
樣,儒教、道教和佛教共存于一种和諧的狀態之中……”

“是的,中國沒有象其他國家用那樣的宗教戰爭,一打就是几百年,”
毛澤東說,“几個宗教和諧地共存,對國家來說不是壞事。”

“阿彌陀佛!”方丈望定毛澤東鄭重地說:“衹望毛澤東施主記住這句
話,日后不要忘記!”

“這是什么意思?”毛澤東不解。

“阿彌陀佛!”方丈閉目垂首,再不作答。

這件事過了30多年,1948年,毛澤東親口向李銀橋這樣說的。毛澤東如此
念念不忘,可見此事對毛澤影響之深。

毛澤東一生喜研《易經》,也經常運用《易經》,卻從不在社會上提倡
《易經》,也許出于當時的政治需要。筆者不是政治家,在此不作妄評。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