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總舵的牛馬走們聽了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yu_jian 于 July 16, 2001 09:17:45:

方總舵的牛馬走們聽了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送交者: yu_jian 于 July 14, 2001 23:43:29:

學學方總舵當年被射成個刺的不敗歷史吧。免得一天到晚
無知無畏的。

Path: acsu.buffalo.edu!ubvms.cc.buffalo.edu!v096trqh
From: v096trqh@ubvms.cc.buffalo.edu
Newsgroups: alt.chinese.text
Subject: 潑皮,幫閒,道德
Date: 6 Nov 1996 22:37 EST


每個人都可能犯錯誤。認識到錯誤,從中吸取益處,是人得以不斷完善自己
的重要途徑。然而也有一种死不認錯的人,從“蛋白質突變”、“春節也是
節气”到“雜環与鹼基”,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還要強詞奪理,言詭而辯,
進而惡罵對手,轉移問題。這類人信奉的其實不是科學,而是自己的粉臉。

如此“第一好漢”本質上其實是“第一潑皮”。潑皮混跡于普通人之間,确
是無所畏懼的,因此也常常為“潑遍天下無敵手”而沾沾自喜。然而,潑皮
面對官府,往往就會換一副嘴臉,因了官府比他更潑的緣故。于是就搖身一
變成了起勁追究學生的錯誤、奮勇幵脫主子的殺人罪責的幫閒。于是就對人
的良知肆意攻伐。于是就有了“上書与演戲”這樣的文字。

非如此不能掩蓋自家的下劣卑鄙。

所以,幫閒跟潑皮是同一种動物的兩副面孔。區別僅僅在于面對的是主子還
是普通人而已。潑皮也有自己的“道德”,那便是對天理和良知的無所畏懼。
而幫閒的“職業道德”則表現在對主子的溫柔体貼、善于湊趣上。說穿了其
實便是奴才,衹是打扮成平民的樣子而已。

潑皮与幫閒的道德原來是与普通人不同的。所以這類人通常自我感覺良好。
對潑皮也好,幫閒也好,說理的方式總是勞而無功的。網上的人對此也算有
体會了。唯一有效的方式便是如魯智深一腳將其踢入茅坑中。

不過對“第一潑皮”這號落入茅坑還洋洋自得,以為自己在乘風破浪浮江游
海水性奇高可以潛伏七天七夜的主兒,還得當頭加上一棍。這時,潑皮便會
現出奴才的本相。

黃永玉先生畫木頭,題之曰:“從它的長相看,分不清究竟是道德還是智力
出了問題”。

我認為兩者不偏不倚,都對。

羽箭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豬油-磷脂-進化論﹞
Date: Fri, 19 Dec 1997 10:41:09 -0600


:脂肪酸和甘油也能被用類似的方法合成,而如果把二者混在一起加熱
:到干燥,就能生成組成細胞膜的重要物質--磷脂。

這是某個生化屁吹笛吹出的泡泡。真是跟蛋白質突變一樣的節气。納悶
兒這位屁笛沒學過物理學過生化沒有。

這樣的“磷脂”,生在進化教們腦子里,活脫就是“豬油蒙糊涂了心”。

“頸下挂腐鼠,誓死不認錯”。豬油才子這回又要怎么妝扮這股狗屁?
連“春節也是節气”、“氨基酸通過氫鍵、範德華力聚成蛋白質”都敢
捍衛的生化影子大嘴巴,總不至于就這么認了錯吧?

YJ

-----------------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talk:裝死的磷脂
Date: Wed, 24 Dec 1997 11:33:08 -0600


方舟子科普道:“脂肪酸和甘油也能被用類似的方法合成,而如果
把二者混在一起加熱到干燥,就能生成組成細胞膜的重要物質--
磷脂。”

方大嘴顯然不知道什么是磷脂。磷脂是含磷酸基的,而“二者”都
不含磷元素,反應的結果是生成脂肪,譬如豬油。連磷脂的基本結
构都不知道,真好意思整天賣弄自己那點生化。

其次,脂肪酸与甘油加熱到“干燥”生成不了任何新東西。“干燥”
在化學上指的是除去游离的或吸附的水。去結晶水的過程已不是干
燥過程,而是應當說是“脫水”過程,它包括了化學鍵的斷裂。方
在這里明明說的是酯化反應,生成物是脂粉与水,是典型的分子間
脫水反應,根本不是什么“干燥”過程。這是高中化學的知識。當
然,跟方大嘴扯化學是有點欺負他。一個連自己的專業領域都不了
解的人,還指望他懂化學?

一個理論得到實驗的支持,并不就必然意味著它是最后的東西。就
進化論而言,科學衹能說到這里:“現有的事實与這個理論是基本
吻合的”。多邁一步就是進化教了。

科學上的証明是一件非常嚴格的事情,衹有進化教徒才會信誓旦旦
地聲稱自己的生命起源理論已被“証明”。科學要求有一說一,有
二說二。寫科普最忌的就是把相對當絕對。自欺就罷了,以欺人則
流臭百世。

相比之下,磷脂与豬油的區別,倒是末節。學過高中生化的人,多
半已經知道兩者的不同,未必就會上這當。

一個人在蛋白質、核酸、磷脂三方面都犯常識錯誤,還是可以夸耀
他的生物化學博士頭銜。也并不一定就可笑了。可笑的是編邏輯胡
攪蠻纏。或者如這回,裝死不吭聲。

不知這死不認錯的功夫是天生的,還是從博士課程里學來的。沒經
過世面的中學生們,怕是找不著南北了。博士与中學生的區別,就
在于此。

羽箭
過年了,出一回山。抓衹雞慶賀百雞宴。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爛谷倉里的偽科學
Date: Sat, 27 Dec 1997 12:51:08 -0600

方博士也太無能了。憋了几天,就“嗯”出這么點借口?我還以為
你死不認錯的本事提高了呢。鬧了半天,還是個盪鍋里的驢頭,腦
殼軟了嘴不軟。

“兩年前的陳芝麻爛谷子”您可還惦記著要出版,而且剛說過“不
怕過時”嘛!可見還是有“閒心”的么。怎么就“沒閒心”管對錯
了呢?挑人毛病的時候你也沒講究過什么時效嘛。就這么印成書了
你就算不怕誤人子弟也不怕丟人?你就不怕中學生們拿了你的“磷
脂”去問老師?

作科學的,學術問題上認錯就這么難?跟宗教差不多了吧?

批你的“生命起源”的人,多數人不是反對進化論,而是反對你以
相對作絕對的偽科學方法。扯什么神創論,不過是給自己找台階罷
了。p>“偽科學戰神創論”,倒是該收入了“奇文集”的奇文。p>羽箭
-----br>回山去也。


【中學的困惑】p>中學的知識決不足以否定學科前沿。所以,可以被中學知識否定的,也一
定不是學科前沿。最多屬于“后方緊吃”的那一類。

批你的生命起源文章,批的不是進化論,而是你的微球粘土磷脂想當然假
實驗,以及你的以相對作絕對的偽科學方法。攪渾水掩蓋不了你的謬誤。
相反,更顯現出你缺乏基本的科學態度。

指明了真理的相對性,反而賦予了它絕對的意義。譬如牛頓定律。反之,
就是科學教的活標本。

駁你的人都有博士學位。衹不過用中學的知識戳穿你,格外有趣而已。

羽箭
不給落水者半根稻草

附:方氏自辯:
>還有把民主斗獸論,生命起源論,進化進化論還有我的登月造假論
>几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弄在一起,是不是想把水攪渾?方舟子要把水
>攪渾,是要摸哪條魚?

老哈和民主斗獸、神創論者、太极科學院院士們雖然有牛馬之不同,卻有
一點可以風在一起:都自以為自己聰明絕頂,一個人頂得過一萬名專家,
用中學知識就可以斷然否定其他學科的前沿成果。民主斗獸、神創論者、
太极科學院已風在了一起,太极科學院現在也做出种种媚態引誘老哈,老
哈若不站穩立場,也是有可能被風進去的,人民內部矛盾也可能轉化成敵
我矛盾嘛。

方舟子

【博士的屁股】

一門學科前沿-譬如數學,如果不用其他學科的成果,其他學科的人沒
資格置喙。如果用了其他學科的方法,就得受人檢驗。也就是說,你用
了算術,小學生也可以指出你的錯誤﹔你顛倒黑白,幼兒園中班的小孩
子就有資格指出。你死不認錯詭辯,阿姨就可以打你屁股。管你是不是
博士,犯這么低級的錯誤,你活該。

一個假說用了數學方法,用了化學的實驗,卻聲稱衹有本門人才能批評,
就好比江湖騙子說衹有江湖騙子才有資格拆穿他的騙術--你不是弱智
就是有鬼。

“以粘土為模板自發合成五十”,你是不是先得定義清楚“自發”二
字?照你的說法,“生物化學家把所有不用催化的反應都定義成自發”
。你這里說的是生化的“自發”還是科學界嚴格定義的自發?如果使用
了活化的氨基酸或高度不穩定的縮合劑脫水劑,衹能算生化的“自發”,
不好拿來作你的生命起源証据的。如果是科學定義的自發反應,還說得
過去。不過我不相信方大嘴有膽量給出實驗過程。

羽箭
---------
安心不讓人過年

方大嘴幵闔道:
大概這回道博士也覺得以中學知識駁斥前沿科學之荒謬了,所以也要亮出
士的招牌。然而那是什么博士呢?在生命起源問題上跟著神創論者上竄

【神創的小人】
Date: Fri, 02 Jan 1998 11:41:33 -0600

!將老底子翻出來了。不就是上次被指出“春節省略等于節气”的荒謬時
惱羞成怒人身攻擊的帖子嗎?這回咱說的可是磷脂問題,你搬出這些是要証
明你的磷脂沒錯,還是生命起源理論正确?

挑你文章的毛病就是神創論,有趣。原來你的博士論文是靠了答辯委員會里
的一群神創論者的恩賜才通過的。一轉身你就此大肆攻擊基督教,真是個忘
恩負義的小人。

羽箭
------------------------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talk:﹝失“節”事大﹞
Date: Tue, 20 Jan 1998 11:21:28 -0600

春節到了。俺又要踢方三才子了。已經把他的新年給糟蹋了,怎么
能讓這屁股博士過個好節气呢?:)如果不赶節气給方三才子几腳,
今年牛矢舖的收成就差了。大伙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那位窮學生,我看你是不了解網史。象方三才子這類的東西,不挨
踢渾身就犯病。挨踢于這神創的小人,就象勞動之于共產主義人類,
乃是第一需要。你反對党的踢人事業,不是要三才子的命嘛!

羽箭
---------------------
宜將剩勇踢節气,不可沽名怜蛋白。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talk: 信則靈的“証明”
Date: Wed, 21 Jan 1998 09:21:47 -0600


信則靈的“証明”

提起菜刀,它就把脖子縮進去了。放下刀,它又咬住你的小趾頭--這是
從前漁夫筆下墊床腳的烏龜。我出山,它裝死不吭聲。我回山,這東西卻
躲在陰溝里罵罵咧咧--這是方三才子。要過春節气了,俺就再下山一回。

蛋白雜環磷脂的笑話,衹不過是生化一零一不及格。出在第三才子身上,
算不得新鮮。踩扁了也就是了,不用再拎出來。今天要踩的是三才子的命
根子--信仰變出來的“進化教”。

神創的小人方進化自騙道:

> 進化論和創世論

>如果生物科學不能証明生物的發展過程象物理過程和化學過程一樣完
>全是自然過程,今天的生物學家“恐怕”還得象一百多年前的博物學
>家一樣幵口上帝閉口造物主了。達爾文之所以被認為是生物科學之父
>,就是因為他首次証明了生物是完全自然的過程,無需引入任何超自
>然的因素。


科學于未知,在有實驗証据之前,衹是老老實實地面對各种可能(包括了
神創),不作結論。不能信口“証明”。

幵闔出“達爾文証明了生物是完全自然的過程”,真辱沒了達爾文。什么
“証明”?實驗証据不夠。關于生命起源的問題,至今也衹是猜想。這號
証明,不過是迷信迷不信。跟科學沒關系。

退一萬步說,即使將來有了實驗支持,生命過程真的“無需”超自然,也
不足“証明”地球生命的起源沒有超自然的因素。

譬如說ACT的發展,無需有“神創的生化小人”這樣的半瓶醋--難道
就可以“証明”三才子沒在這里挨耳光,高高興興過春節了嗎?

這樣的“証明”,信則靈。拿來冒充科學,伏矢一堆,流臭五步。

羽箭


From: yu_jian@hotmail.com

Subject: 【春節閒話:羞愧的棍子】
Date: Mon, 26 Jan 1998 14:39:31 -0600

科學家可以有信仰,可以相信或不相信生命過程中有超自然因素。

科學家們相信的,不等于科學。科學家可能信超經驗的東西,卻不
意味著超經驗的東西是科學。要“証明”,還得按科學的規矩來。
如果自封的“學科前沿”至今還弄不清達爾文証明了什么,那“前
沿”恐怕實際上是后方緊吃的自助餐,掏几塊錢人人可去的地方。

能被中學知識駁倒的,不在真正的前沿是肯定的。多半是后方的大
嘴食客而已。時不時舞起生化的屁吹笛,張口閉口“否定生物學科
前沿”,也太高看自己這根笛兒了。

這就好比說,誰反對主席貼身女護士的丈夫,就是反對毛澤東思想
--請示過主席么?

屁笛兒每每順過來當棍子使,恐怕是因了出了丑后很羞愧難當吧?

羽箭
---------------
不讓人過年么?

所有跟貼:

這個,小方的狗腿子們也該讀讀 - yu_jian (3084 bytes) 00:03:16 7/15/01 (1)
不敗的螃蟹 - yu_jian (34 bytes) 06:32:43 7/15/01 (0)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