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氏訓詁之笑柄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侃啥大帝 于 August 02, 2001 09:47:01:


送交者: 侃啥大帝 于 July 20, 2001 01:24:56:

方氏訓詁之笑柄


>>這是個訓詁問題,而不是哲學問題。

幵宗明意,把問題限制在「 訓詁」範疇內,太好了。微微一笑。

>>可以這么說吧,凡是那些把這個「道」字不當「說」解的,都
>>是在把自己的哲學觀強用來解老。

”凡是“兩字有點無畏。就怕自己沒走几步就掉進自己設得「 把自
己的哲學觀強用來解老」的陷阱去了。暗地偷笑。

>>訓詁,則注重原文的本來意思,

其說法忒嫩了些,樸學的皮毛沒沾。訕笑一聲,您老接著來。


>>要知道其本來意思,則必須知道當時的習慣用法,
>>最省事的,莫過于去找一下同時代的人的解釋。

大妙之語。「最省事」 的辦法?就是舟子的訓詁法吧。忍俊不住,
先哈哈大笑一哈。

「最省事的,莫過于去找一下同時代的人的解釋。」真是精譬到
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境地。這么說吧,羽箭,ZR,粉哥這些同方
舟子同時代的人,對「因此才有了我。」的解釋可謂最合您方博士
之意吧,而且挺替你省事的。哈哈哈。


>>先秦的韓非子恰好就解釋過【老子】,而且還流傳下來了
>>【解老】【喻老】這么兩篇。

沒錯,是「解釋過【老子】」,而且是【韓非】,不是什么原來的版
本。記下了。嘻嘻。

>>老子的活動時間,一般認為是在春秋時期,但是「老子」
>>一書的成書,則一般認為在戰國末期,也就是跟韓非子同時。
>>同時代的人,自然最有發言權來解釋詞語的用法。

嘿,沒根沒据的,用兩個「一般認為」,就把老子其人和其書楞給
分割裂了300年去。好個障眼法,好手段啊。嘿嘿嘿,冷笑三聲。

慢著,「 同時代的人」?誰和誰同時代?韓非和老子一書同
時代吧?接著就「自然最有發言權來解釋」了。說得真輕巧。
我怎么就覺得不那么自然捏。經方氏這么一訓詁,同時代的概念就
產生了。接著,同時代的人最有對他人文字解釋權了也很自然了。
嘿嘿,這下方舟子三個字自然也可解釋成什么張舟子,王麻子,XX子
咯?哈哈,別跟我急。你我同時代的人,自然最有發言權來解釋您
老詞語的用法嗎。

>>凡理者,方圓短長粗靡堅脆之分也。故理定而后可得道也。故定理
>>有存亡,有死生,有盛衰。夫物之一存一亡,乍死乍生,初盛而后衰
>>者,不可謂常。唯夫与天与地之剖判也俱生,至天地之消散也不死不
>>衰者謂常。者而常,無攸易,無定理。無定理非在于常所,是以不可
>>道也。圣人觀其玄虛,用其周行,強字之曰道,然而可論。故曰:‘
>>「道之可道,非常道也。」

這段來自【韓非子】吧?尤其這句「 道之可道,非常道也」。

>>這段解釋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這個「道」是作為「字」「論」
>>來解釋的。

隨你怎么說。不談哲學,不搞凡是就好說。
>>第二,這句話在當時的版本是「道之可道,非常道也。」
>>后來才簡略成了。「道可道非常道」。

且慢!說清楚了,那句話?怎么個當時的版本?當時【韓非子】的版
本,還是當時【老子】的版本?前面你不是說【老子】一書形成的年
代和【韓非子】同時代嗎,這里怎么這會兒又先「當時」,再「后
來」?按你的前述,「道之可道,非常道也」該是當時韓非子的話,
可又按你的訓詁:
「當時」有個【韓非子】,
「后來」蹦出個老子,
剽竊了【韓非子】,
簡寫成了【老子】?

哈哈。關公戰秦瓊涅,儂格里搗漿糊是哇,儂鄉下宁懵上海宁是哇!
笑死個人啊,您。

>>按照原來的版本,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斷句「」多義「的問題,


得,方氏訓詁終于出了勇敢無畏的結論了--【老子】的「原來的版
本」,不經十月怀胎,就這樣不知姓韓還姓李地呱呱落地了。口可,
口可。

>>后人的簡略才把問題變复雜,而使得有些人可以自作聰明地隨意解
>>釋、發揮。


是啊,是啊。這真才是給那個「最省事的」訓詁之人一記大嘴巴吧。
哇哈哈。


最后,為了鳴謝方氏訓詁之娛樂效果,我把手頭能收集到一點點資料
整理出來,饋贈給方博士,以及其它有興趣的讀者。

老子其人和其書
-------------

綜合歸納目前學界的觀點看,有三大流派:

1。認為老子一書是老聃遺說的發揮。老聃應生活在孔子同一時代,
即春秋時代。持這种觀點的主要學者有馬敘倫,張煦,唐蘭,郭沫若
等。根据馬敘倫的考証,當孔子五十一歲時(公元前502年)和老子見
過面。當時老子已有八,九十時。(參見馬敘倫【老子核詁】第36
頁)。唐蘭和郭沫若的考証,提供了更多的依据推斷老子是春秋時代
的人。【老子】一書也在同一時代撰成。郭進一步提出,【老子】上
下篇出自環淵之手,所錄老子遺訓而成。環淵系老子再傳二代或三代
弟子。(參閱郭沫若【青銅時代,老聃,關伊,環淵】)。


2。認為老子其人和其書都屬于戰國時代。主張這一說法的有汪中,
崔述,梁起超,馮友蘭,範文瀾,錢穆,羅根澤等。在老子,李聃,
李耳,李檐(單人傍)是否就是一個人的問題上,羅根澤的考証認為就
是一個人。而範文瀾則認為老子是戰國時代的李耳。


3。認為【老子】成書時代在秦漢之間。這一學派的中堅有顧頡剛,
劉節。顧認為【老子】一書著作是李聃。(參見顧頡剛【從呂氏春秋
推測老子成書年代】)

据本人接触到的資料看,第一种觀點是最普遍和流行的看法(郭的
【環淵作者說】例外)。根据是,進年來新出版/編撰的文史工具書,
教科書中多用這一說法。當然,這种傾向性看法決非是對老子學中几
個歧見的斷言。馬王堆漢墓中出土的帛書老子(又稱楚簡【老子】)是
目前能看到的,歷史最悠久的【老子】傳抄原件。雖然它為老學提供
了新的考証素材,但因楚簡缺損嚴重,語意不清等因素,老學中許多
存疑爭議仍無法定論。

韓非以及【解老】【喻老】
----------------------


韓非(約公元前280年 ~公元前233年間) ,他和秦國名相李斯同為荀
子的學生。


對韓非的學術思想的宗源,國學大家有些評論摘錄在此,可供讀者正
本清源,細辨韓非和老子的异同。


「非本學于荀卿。而好老子書,逐融兩家之說,倡法治之論」。(錢
穆【國學概論】)

「韓非子,根据漢人的分類法,是屬于〈法家〉的。但嚴格地說,應
該稱之〈法術家〉」(郭沫若【十批判書】)

「道法二家,關系最切。原本道德之論,管子最精。發揮法術之意,
韓非尤切」(呂思勉【經子解題】)


「韓非子是戰國末總結諸子的大思想家。他吸取了荀子的儒家學說,
老子的道家學說,以及東周鄭國傳統的法家學說,构成韓非但刑名法
術之學。」(範文瀾【中國通史】)


盡管韓非的學說有對老子學說進行蓄發,然而對韓的【解老】【喻
老】是否是韓非所作,史學家存疑頗多。更不待說,韓非的【解老】
是否忠實与老子的原意了。


胡适在「中國哲學史大綱」中根据他的分析推斷說:「大概【解老】
【喻老】諸篇另是一人所作,不是韓非的作品。」


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指出:「【解老】【喻老】在我看可能不是
一人所作。因為這兩篇的筆調,思想,對老子語的解釋都不同。甚至連引用的底本也有文字上的出入。」


範文瀾在【中國通史】中指出:「韓非推崇老子,全書多引【道德
經】語。但老子宗旨在軟弱無為,韓非卻主張剛強有力。【解老】
【喻老】兩篇,闡發道德本意,語甚詳備,但其中無一語涉及無為軟
弱,可見韓非僅取老子法術,并不取老子的宗旨。」

呂思勉在【經子解題】有道:「【解老】第二十,此篇皆釋【老子】
之言,義甚精,然非【老子】本意。」


綜上所述,本來用【韓非子】來哲學地解釋【老子】,也無甚不可。
但方氏用最省事的訓詁法,把【解老】訓詁出什么【老子】方氏版
來,可真就怡笑天下了。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