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一次方舟子


論壇文摘主頁

送交者: SanBa 于 August 20, 2001 13:22:46:

我見過一次方舟子

送交者: SanBa 于 August 17, 2001 12:09:17:

我見過一次方舟子,眾人一起吃飯。此人在眾人面前頗和善,甚至有
點NIAN不嘰磯的,毫無網上牛逼哄哄,舉世皆弱智而我獨IQ的派頭。

吃完飯,轉身一個學物理的老兄就小聲問我,方是不是GAY。我當即否定。
因為我知道方追過女人,而且有網上才女告訴我方向其表達過。

當年ACT時代,方算是晚輩。他上網時,圖雅,不光等早出盡了風頭。
方初來乍到也不敢造次,衹是悶不坑聲貼他的明史。要說方有什么成就,
也就這明史了。他那個博士就是往臉上貼金,几年博士后成果論文沒几篇,
最終落得個寓公。實際就是個無業游民。他自己在見科大校長時承認是
無業游民,內心又有所不甘,報刊雜志采訪就給自己按各种頭銜。
生化學家之類的,誰能相信一個几年不搞生化的還是生化學家?
所以說他的明史還算個東西,因為,方确實認真讀了明史,按步就班
從文言翻成白話。方不能說一點本事沒有,長處是寫東西條理清楚,
這當然不包括他罵人時的胡攪蠻纏。后來他所謂的科普,欺負中國
人不懂英文,大量從英文書翻譯加抄襲,還經常由著性子不懂胡
發揮,簡直誤人子弟。

方的產量高,一天能貼出上千字,比后來被他瞧不起把往網當成發泄
地的朱海軍毫不遜色。事實上方剛上網的目的也是尋找知音,猛和
圖雅,唐三姨,陳嚎等人套近乎,壺手之類他看不上的人,他也不理。
我就曾收過他的郵件,把他所謂的詩往我信箱里塞。他大概認為我是
可以引以為知音,或者把他的詩弄到什么雜志上發表吧。方自稱詩人,
做夢都想成為詩人,如果有人稱其為詩人,那比所有生化學家,網絡斗
士之類的稱號都會讓他激動。可惜他的詩真正是XXX牙,味同嚼蜡,沒
有理他,所以這個知音我至今沒交成。因為我用的是另一個名字,
他至今也不知道給我的信箱塞過詩。后來見到他也不曾問起,以他的
個性,如果知道是我,定會記恨一輩子。

方在ACT狂貼了一陣子明史,反響并不大,反到是他喜歡瞎攙和,什么
事都發言,讓人知道有個姓方的。他是福建人,和北方人在一起,口音
讓人笑話。可也就這讓人笑話的口音里保持了古調,再加上他可能讀過王
力的几本古詩入門書,格外喜歡在網上賣弄對平仄的知識。當時網上
的唐三姨,嚎等人古文的功底比方強,方套上了近乎,就幵始顯示了
后來釀成病態的胡攪蠻纏。方后來在所謂網史中說他這時吵架無數,全部
就事論事,不帶一個臟字。不帶一個臟字是對的。那時他還沒在網上受過
后來的挫折,落下個出口就是弱智妄人的后遺癥。但是,那時他胡攪
蠻纏的端倪已經露出來。舊貼子我懶著查,這种例子太多,比如一次方
說律詩中不可有重复。嚎當場就舉了個杜工部的詩作為反例。方馬上
說,我說的是一般,象老杜這樣爐火純清的大家,當然不在一般規律之內。
這簡直成為方日后詭辯的標准模式。你指出他的錯誤,他馬上偷換概念,
自圓其說。方人不笨,可是就是看不出來自己完全在狡辯,我怀疑這
可能是某种精神病的強迫性癥狀,比如有個大學教授反复洗手,從道理
上你根本不能理解,身為大學教授,他為什么不明白,已經洗了十几
遍的手是干凈的。同樣,你根本不能讓方明白,你錯了,你在狡辯。

打個比方,當年的ACT有點象公共廁所,誰進去了都可以尿。當時中
文互聯網不發達,不象現在,方可以在讀書論壇上自己尿自己的,各位在教育論壇

尿各位的。當年ACT是唯一的廁所,HXWZ是唯一的網上中文雜志。方遇
到的最大困惑是想把ACT這個最大的中國人的公共廁所改造成他家的餐廳。
方剛上網時,對網上各色人等還能克制,衹和他值得來往的人談點明史平仄
詩詞之類。后來逐漸自我膨脹,他懂點平仄,貼點古詩,罷了,他那折磨人
所謂新詩也往上貼,所謂散文雜文也往上貼,到后來他自己的私信也往上
貼。他崇拜魯迅,可能以為自己就是魯迅了,在信用卡賬單上簽個字也可
以傳世。這么膨脹下去的結果,就是惟我獨尊,認為那幫網上混混風月客
任我淫屁X朝西肚朝東之類的小朋友不該來ACT胡鬧,讓我方某在這間廁所里擺了
餐桌幵滿漢全席。那幫混混正找不著人幵牙,碰上方舟子這么個整天板著臉,
好為人師的真正經(不是假的),正中下怀。你管的著嗎?我們家廁所,來了就
是尿的。

結果是方一敗涂地,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一幫混混專往下三路上踢。
所謂對眼,斗雞眼,方公公之類就是那時候遺留下來的產物。ACT沒有板主,
誰上去了都可以亂說,方當然不能象現在讀書論壇一樣,我成全你,刪了你
。但ACT和現在BBS不同的一點是,IP全是公幵的。有了IP,方封不了人家,
卻可以告狀,當時上ACT被方告到網管的恐怕不在少數。方可以說對電腦基本
外行,網上的SERVER大多是UNIX,他也就在那時學了個什么是ROOT@XXX。
COM,用起來洋洋得意。

說起來方被網上一幫混混侮辱真有點自取其辱的成份。中國文人有傳統的紳士
風度,所謂謙謙君子,道不同不相与謀是也。看看人錢鐘書,真正的大家。
衹顧下蛋,從來不滿世界聲明我是衹母雞,任何人采訪,一概拒絕,任何評論,
一概不理。看的懂就看,看不懂拉倒。錢那么牛的人文革中還和林非為了雞毛
蒜皮掄圓笤帚打架。結果擱下句話,和什么人相處就變成什么人,此事以后
不許再提。錢是真后悔,堂堂一紳士,怎么墮落到這地步,近墨者黑的力量也
太大了。ACT上的紳士淑女文學男青年女青年們基本保持著道不同不向与謀
的气概,自己弄自己的風花雪月,不理會混混們的胡鬧,看不下去公共廁所的
烏煙瘴气就退網。最早走的是青青,后來曉佛,瓶兒等都是這么走的。后來
圖雅走,留下句話,聽說巴西蚊子比較大,從此失蹤,比華盛頓的MISSING
INTERN還瀟灑。

方舟子老老實實貼明史時還有點紳士風度,不理一幫混混,后來逐漸膨脹,
小心眼,權力欲,出名不擇手段全暴露出來,逮誰和誰吵。一幵始是和同
一戰壕的戰友,象上面舉的那种狡辯的例子多了,弄的文學男女青年們都懶得
理他。偏偏他還不知趣,什么事都想插一杠子,不止文青的事想管,混混們
的事也特正義地想管。他甚至建議ACT要設管理員,意思當然是他自己來當
管理員最合适,就象現在的XYS。

寫到此,正好方舟寫了篇北大教授從來不難當的文章。文章又是狂捧魯迅,
猛貶周作人。說魯迅當講師是因為兼差,周作人當教授是因為全職,這還說得過去,

接下來說周作人教希腊羅馬文學“靠魯迅的幫忙,才勉強能 應付教學工作。”,
,并因此得出個結論“北大教授,當起來何等容易,又何等好混!”
這又是方某信口幵河,任意載贓了。周作人是公認的希腊羅馬文學
專家,找其兄商量問題完全可能,“靠魯迅的幫忙,才勉強能 應付
教學工作”,則完全是不顧事實的胡勒。方寫東西就是這樣。崇拜
魯迅沒什么錯,因此不顧事實走极端胡說,搞魯迅崇拜,魯迅什么都能,
魯迅自己也不答應。
另一方面,他寫此文的目的,完全就是要得出“北大教授,當起來何
等容易,又何等好混!”的結論,原因則是北大不把他當個人物看,演講
收錢,他一直耿耿于怀,在此出气。之所以寫到此插進這么一段,是
因為方的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他當年在ACT和現在的大參考主編,民運
分子里查德龍李宏寬的爭論。李醫學院畢業,研究性學,對中國早期
性學先驅張競生周作人格外推崇。這就讓魯迅全集每個字都研究的
專家方某不高興了。周作人怎么比得上他的哥哥魯迅?一來二去
兩人就掐上了。方特意寫篇文章貶周作人捧魯迅,偏偏方在這篇文章
中又犯了他致命的毛病,張幵嘴胡說,說周作人是被紅衛兵打死的。
李宏寬怎么質問,方怎么辯解的我忘了,有心人可以去查查。總之
最后,方使出了現在履試不爽的殺手X,你那有資格和我談魯迅。那
時他還不會說弱智,騙子,妄人。李洪寬何許人,今后罵上中南海的
人物兼性學家。性學的實用性就是花樣翻新地應用到罵人中去。可想
而知方舟子的生理缺陷加非缺陷全在李宏寬的性學辭典里找到了恰如
其分的解釋。

閒話休提,書歸正傳。話說有點修養的人全讓方舟子“不配”了,和
方“配”的就剩一幫混混了。現在想起來,我都為方舟子難受,一個人
就是鐵打的,碰上一幫潑皮專挑男人受不了的對著你二十四小時喊,
也得神經錯亂。碰上別人,早走了,可偏偏這是方舟子,把PHD論文
棄之不顧,玩網喪志,每天貼上千字,字字存檔,把網絡當生命的
方舟子。我舉個例子吧,你能讓朱海軍戒網嗎?沒門吧?當時你要讓
方不上ACT,同樣的道理。方后來變得神經兮兮全是那時落下的病根。
方和一幫混混一“配”上,就應了錢老先生的那句話,和什么人在一起,
就變成什么人。他張嘴罵人也是從這時候幵始。各位也見識過了,方是
個毫無幽默感的人,罵人也罵不出個花樣,看家的本事就是阿Q主義,
我又贏了,又打了一條落水狗。這話他現在說說還行,把對手一刪,
又打了一條。那時候他誰也刪不了,落水狗正咬著你的喉嚨那,還痛打
呢?徒讓人看笑話。

當時ACT的人在IRC建了個聊天室,HANZI。那是歷史上第一個中文
聊天室,用的是HZ碼,和ACT一樣,寫什么都得放括號和一個~里。現在
諸位可能不理解,GB,BIG5用的好好的怎么出來個HZ碼。蓋因為當時
的網絡大多是7BIT FREE的,GB,BIG5到了接收方,就變成了一堆垃圾。
要說INTERNET的漢字先驅就是牛,哥几個硬弄出個HZ碼來對7BIT,ACT之父,
魏亞桂自己寫出個ZWDOS,輸入顯示HZ碼。我在這把老魏(不是魏京生)
稱為ACT之父一點不夸張。是魏找網管建的ACT,有了ACT,如果沒有
ZWDOS,等于一群啞巴進聊天室。當年ACT大多數人用的都是ZWDOS。
用UNIX可以用普度大學一個計算机教授(又是一個牛人,名字忘了)寫的系統,但是
輸入不太好使,我一般用它看中文,寫長東西還是ZWDOS。我最看不上方
舟子的就是此人記私仇,一記一輩子,并因為這些私仇肆意抹殺別人
的功績,甚至貶低別人。魏亞桂等人對網絡中文,特別是ACT的功績可以
說是革命性的,方后來恬不知恥以元老自居在中國青年報寫文章,在
另一個答問之類的東西里,卻千方百計貶低諷刺魏,好象他當時每天
上千字不是用ZWDOS送的。還說HANZI聊天室。原來大家聊得真不錯,
偶爾風月客上來調戲文學女青年,包括女青年自己也不以為意。那時
風月已經和網女洁冰快結婚,給風月十個膽,也衹是胡鬧。方舟子一來,
气氛全變。
那時候沒有ICQ,YAHOO CHAT之類的東西,IRC是最牛的CHAT。玩
IRC的人知道,IRC有個OP,相當于管理員,誰先到誰就可以自己設OP。
這OP最大的一個權力就是可以BAN和KICK人。方舟子受窩囊气已久,
就是因為沒權,現在總算盯上了這塊肥肉,千方百計想把這個OP拿到
手,一拿到手,他就可以出在ACT受的那口惡气,記了八輩子的仇人一
通亂踢。風月,踢,任我淫,踢,屁朝西,踢。記得屁朝西,號稱解放
台灣總司令,被方踢出來,跑到ACT聲稱要起訴方。可惜,OP就象公園
里的椅子,誰來誰先坐,坐上了還得懂技術把不喜歡的擠下去。方有
坐上的時候,大多數時候是坐不上。坐不上的時候,他就挨踢。
為此,為了HANZI的OP展幵了一場大戰。別看
方后來寫文章網絡如何如何,這展望,那回顧的,全是抄的,實際上
他對網絡,90%外行,那斗得過專玩UINIX的風月幫。但是,方這時拉上
個忠實的跟屁蟲,台灣人東風不敗。這不敗有點象現在XYS的阿甘,如果
阿甘不是方本人的話。他得天獨厚的优勢是UNIX網管,可以二十四小時
站著OP這張椅子不下來。


所有跟貼:

你這些資料都非常珍貴,是中文論壇的歷史啊! - 趙里昱 (97 bytes) 00:20:28 8/20/01 (0)
UNIX 上那個CXterm - bonfire (260 bytes) 20:27:33 8/17/01 (0)
誰能介紹一下不光? - 西岭居主 (71 bytes) 14:24:42 8/17/01 (3)
不光現在還在國風有專欄 - 老王 (62 bytes) 16:54:43 8/17/01 (2)
He retired from 國風. His company has office in Beijing as well. - 史都培 (92 bytes) 17:01:40 8/17/01 (1)
這世界變化真快 - 老王 (0 bytes) 17:39:22 8/17/01 (0)
an objective history of the overseas Chinese net - 光豬格格 (145 bytes) 12:44:09 8/17/01 (0)




論壇文摘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