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张老三的幸福生活(六)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02, 1999 09:39:03:

送交者: ditto 于 September 16, 1999 19:07:32: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张老三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大床上很是受用。人生几何,唯有吃
好饭,睡好觉为上呵。到了美国,已经睡了好几天的地铺了,这
席梦思的感觉就是不同。这种奇妙的感觉足以让张老三暂时放下
为房费担忧的心情,颇有闲情逸致地再看那窗帘,厚厚的,一点
光亮都没有透进来,伸手一扭灯,一看表:得,都九点了。
张老三躺在床上盘算今天的计划,要立刻到系里面去一下,然后
还要找国际学生办公室联络住房。想到马上可以暂时安定下来,
张老三不由忘记了昨天的尴尬。
起床,刷牙,洗脸。站在镜子跟前看自己,左看右看都无可挑剔
了,这才伸伸胳膊动动腿往外跑去。临走不忘把那小腰包给别上
,里面可是所有的身价性命呀。套上西装,张老三信心百倍地往
外走去。
下得楼来,看到大堂旁边有人在吃早饭,这才觉得肚子饿了,昨
天还是在飞机上吃的那点东西,晚上困了没觉得,这会儿就有些
撑不住了。可是想想,这宾馆里头的早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于
是咬咬牙,坚定了自己的步伐。
一路上倒也有几家卖早餐的小店,可是张老三不知道往哪里去呀
。他出国的时候倒是听说过麦当劳,可是听说过,没见过,所以
看着那金黄色的“麦”字在眼前晃过也没有一点知觉。
在校园里逛了半天,总算看到了一块校园指南,张老三仔细研究
了一番,才找到了自己的小麦与水稻的嫁接可能性系。名字长了
点,但有意思,也生僻,所以张老三拿了那个半奖。张老三晃晃
悠悠就冲嫁接可能性系走去,远远看见那幢大楼可真是邪门,怎
么看怎么就象女人的子宫。张老三也顾不得这些了,提气往前,
进得楼来,更是别有洞天,各色标本琳琅满目,在国内念了那么
多年的生物,这回算是开眼界了。
前后花了半个小时总算找到了系主人办公室,张老三蹑手蹑脚地
走近,丹田呼吸,再呼吸,然后伸手。只听得里面一声:
COME ON IN!
口口口口(以上省略200字。)
张老三沮丧极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在贾美丽那儿
多呆了几天,学校竟然就这么不讲情面地把自己的半奖给了人了
。系主任对他的出现极为惊讶,说这么长时间你既没有回音也不
及时来报到,我们怎么知道你突然出现了呢?真是对不起,系里
通共今年就这么一个半奖,已经给了一位从越南来的同学了,他
们的小麦和水稻也很需要研究和突破。
接下去的话张老三都没有听进去,只是觉得两眼直冒金星。
天下哪有这么倒霉的?先是坐错飞机,到了学校奖学金又没有了
,难道就这样背了一身债打道回府?
张老三看着系主任上下翻动的嘴皮子,恨不得一拳打过去。好在
还剩最后的理智,系主任的话没有全部拉掉。
这系主任还算是个好人。给张老三力马就指了一条生路:
学校这个学期肯定是不能给你奖学金了。不过你下个学期可以申
请。关于你的身份,你得到国际学生办公室去同他们商量。
张老三晕晕乎乎飘到ISS办公室,里面各种肤色的人都有,操着
各色口音的英语在向办公室的老太太问这问那的。
张老三排在队伍最后耐心等着。可是前面那个似乎从非洲来的小
孩子在那里跟老太太嘀咕了半天,张老三使劲竖起耳朵,可还是
一句也听不懂。就这样百无聊赖又气急败坏地等了大约半个钟点
,终于是轮到他了。可是老太太还没有张口,张老三就一股脑儿
地把自己的境遇竹筒倒豆子般地哗啦倒了出来。
老太太一个劲地叫他“WAITWAIT”。可是张老三急呀,他颠来倒
去,倒来颠去就那么几句话,我没钱了,得找份工打。
可是就这么一个意思,张老三硬是没有讲清楚,老太太硬是没有
讲清楚。
正在两个人都有鸡同鸭讲的感觉的时候,一个黑黝黝的小个子男
生不知道从那里冒了出来。
讲国语吧?
这四个字讲起来不过是一两秒钟,可是在张老三听起来,就象是
隔了上一个世纪传过来的。中文,终于有人会讲中文了。
张老三就差没有紧紧抱住对方说,同志,我可找到你了。
于是他把头点成一串,说,是啊是啊。我想找工作。
小个子男生点点头,义不容辞地便成了翻译。一来二去老太太明
白了张老三的意思,然后很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们不能给你工作

当小个子把这几句话翻译给张老三听的时候,张老三的胃突然就
抽筋了,冷汗从头上冒下来,最后滴到了面前的工作台上。老太
太吓坏了,一边叫人出来一边问:要不要打911,要不要打911?
张老三被人七手八脚扶到了一间小办公室。那个小个子男生就在
那里守着。张老三感激地望着他,强打精神说,我没事。
走出ISS办公室已经是中午了。小个子男生说,你还没有吃饭吧。
于是张老三在小个子男生的带领下去吃了到美国以后的第一顿麦
当劳。
很好吃。
张老三一边吃一边点头。虽然他痛恨吃生菜也不愿意吃奶酪。
小个子男生看看他,问:那你想下一步怎么办?
找工作。
这三个子大概是一声当中重复比例最高的了。张老三现在没有比
想找一份工作还要殷切的希望了。
要不,我带你去中国同学会吧。
能行?
碰运气吧。
张老三望着捏在手里的半个汉堡,忽然觉得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找中国同学会是无路可走的路,想不到那个小个子男生原来是个
台湾人。这一领就把他领到了台湾同学会。台湾同学会的老大是
个文质彬彬的青年,让张老三想起“几度夕阳红”里面的秦汉。
象秦汉的青年听张老三介绍了情况以后并没有说你是大陆来的应
该找大陆同学会,而是很耐心地问他的签证,住处,打算等等。
最后建议道,先把身份保持下来,就是要去学校注册,然后到学
校专门的办公室找工作,另外也可以想想办法出去打点黑工。
不过这是要冒险的。象秦汉的青年最后很郑重地补充了一句。
张老三虽然心有余悸,但现在也是逼上梁山了。
小个子连忙提醒他,你得先找房子安顿下来,否则你住在学校的
UNION里面可是要50刀一个晚上呵。这么贵?张老三这一吓又吓
出了一身冷汗。心恨昨天实在又累又怕,要不怎么样也该去找个
便宜的地方的。再想想,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没叫人杀了就算好
的了。想起昨天的黑司机,张老三不禁有些后怕。
把行李从宾馆取出来已经下午了,前台的小伙子还挺好,听小个
子解释了一番也就只算了张老三一天的钱,张老三心想,这世界
上总算还是有好人的。
他们两个人就拿了行李坐在大堂里研究了半天,最后决定要去打
电话找房子。
就这样张老三又流浪到小个子的住处,这儿比贾美丽那儿更糟糕
。你能想象的形容单身汉脏乱差的词都用出来吧,恐怕也是有过
之而无不及。
小个子取出在ISS办公室拿的租房信息,然后抓过电话一一打来,
约定了下午去看几家房子。张老三此刻已经对小个子感激得无话
可说,以后谁要是喊要打台湾,张老三就一定告诉你:台湾人是
我们的同胞,打不得,打不得呀。

所有跟贴:

一粒屎坏一锅粥 - 降妖 (0 bytes) 20:35:13 9/16/99 (0)
没有原型是绝对编不出这样精彩的故事的. - 春后 (187 bytes) 20:26:53 9/16/99 (0)
叫声好,提个问题 - 南方 (86 bytes) 20:13:07 9/16/99 (0)
“口口口口(以上省略200字。)” - 庄之蝶 (12 bytes) 19:37:44 9/16/99 (0)

叫声好,提个问题
送交者: 南方 于 September 16, 1999 20:13:07:

回答: 留学生张老三的幸福生活(六) 由 ditto 于 September 16, 1999 19:07:32:

以前在这里听说有个叫张好饮的到美国来的经历很不寻常,这
张老三是不是以张好饮为原形?

没有原型是绝对编不出这样精彩的故事的.
送交者: 春后 于 September 16, 1999 20:26:53:

回答: 留学生张老三的幸福生活(六) 由 ditto 于 September 16, 1999 19:07:32:

把别人的经历东拉西凑吧,也不可能.
那张老三的心理活动写得很像,乱编
是很难编出来的.嗯,不是你的经历,
就是你朋友(包括男朋友)的经历,朋
友告诉你的.

滴多不是姓张么?排行该不是老三吧?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