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         缘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施 雨· 于 October 13, 1999 08:07:35: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04, 1999 11:15:56:

回答: 【青青】 由 yu_jian 于 October 04, 1999 10:34:22:

这种比友谊多,比爱情少的感觉特别让人心动!

也给你看一篇。


情         缘

·施 雨·


( 1 )

    白 帆 把 一 本 一 本 砖 头 般 又 厚 又 重 的 教 科 书 打 进 行 囊 , 她 把
宿 舍 里 的 东 西 分 成 两 箱 , 一 箱 带 回 家
一 箱 送 往 要 去 实 习 的 医 院 。 她 是 一 个 头 脑 清 晰 办 事 稳 妥 的 女 孩
, 喜 欢 把 事 情 理 得 井 井 有 条 。 不 象 宿
舍 里 的 其 他 女 孩 , 下 周 就 要 离 校 了 现 在 还 不 见 人 影 。 当 然 也 不
是 不 见 了 , 都 在 她 们 各 自 的 男 朋 友 那
边 。 学 生 生 涯 里 最 后 一 个 周 末 了 , 难 分 难 舍 呢 。 是 啊 , 她 们 可
以 这 样 洒 脱 , 到 时 候 男 朋 友 包 办 一 切
, 哪 用 得 着 她 们 自 己 操 心 ? 她 就 不 成 , 凡 事 自 己 打 点 。 同 学 久
了 , 有 缘 的 不 是 成 了 情 人 就 是 成 了 朋
友 。 她 没 有 情 人 , 只 有 朋 友 , 即 使 当 初 被 她 拒 绝 过 的 也 都 情 同
手 足 。 可 是 , 手 足 毕 竟 只 是 手 足 , 朋
友 毕 竟 也 只 是 朋 友 , 不 是 情 人 。 他 们 成 双 成 对 邀 她 出 游 , 她 自
觉 是 他 们 中 多 余 的 一 个 , 也 就 不 再 去
了 。 有 体 力 活 儿 时 , 女 友 们 会 大 方 地 叫 男 朋 友 来 帮 她 , 虽 然 诚
心 诚 意 , 她 还 是 会 觉 得 尴 尬 。 因 为 里
面 不 能 排 除 没 有 同 情 施 舍 的 成 份 。 美 丽 多 情 的 女 子 , 怎 会 不 渴
望 爱 情 ? 爱 , 何 等 奢 侈 ? 可 遇 不 可 求
, 宁 缺 勿 滥 。 命 中 有 时 终 须 有 , 命 中 无 时 莫 强 求 。 她 随 缘 , 她
不 免 强 , 所 以 她 至 今 仍 是 一 叶 不 系 之
舟 。

    寝 室 里 好 静 好 静 , 除 了 她 自 己 弄 出 的 声 响 以 外 , 就 没 有 其
他 的 了 , 令 人 心 虚 的 空 洞 。 这 一 方 空
间 曾 经 是 怎 样 地 热 闹 过 , 自 己 的 和 女 孩 子 们 的 欢 声 笑 语 , 结 结
实 实 地 塞 满 整 个 空 间 。 不 过 不 要 多 久
, 又 会 有 另 外 六 位 风 华 正 茂 的 女 孩 到 来 。 这 间 屋 子 见 证 过 多 少
女 子 的 青 春 , 没 有 人 知 道 , 甚 至 不 曾
有 什 么 人 这 样 问 过 。 正 如 窗 外 那 一 轮 皎 月 , 明 月 也 曾 经 照 古 人
。 她 不 堪 这 一 室 落 漠 , 逃 也 似 地 奔 下
楼 去 。 夜 幕 下 的 校 园 静 谧 旖 旎 与 往 日 的 相 同 , 今 日 不 过 多 了 离
愁 。 天 下 没 有 不 散 的 宴 席 , 她 这 样 告
诉 自 己 。 可 是 , 眼 里 仍 然 发 潮 一 如 这 朦 胧 的 夜 雾 。 周 末 舞 会 如
期 举 行 , 一 次 都 不 会 拉 下 。 舞 曲 悠 扬
动 听 , 象 故 友 的 呼 唤 , 她 的 心 不 禁 被 吸 引 。 有 多 久 没 有 去 周 末
舞 会 了 ? 怕 有 一 年 多 了 , 在 一 群 学 弟
学 妹 当 中 就 显 老 罗 , 不 仅 容 貌 , 连 心 都 觉 得 老 。

    她 不 声 不 响 地 站 在 学 生 会 文 娱 部 干 事 刘 刚 后 面 , 这 位 学 弟
正 在 一 堆 盒 带 中 忙 碌 , 今 晚 他 当 班 呢
。 当 班 的 要 负 责 当 晚 舞 曲 的 播 放 , 不 允 许 下 舞 池 , 这 是 规 矩 。
她 仿 佛 看 到 从 前 的 自 己 , 从 干 事 到 文
娱 部 部 长 再 到 无 官 一 身 轻 , 五 年 的 时 光 悄 悄 流 逝 。 周 末 舞 会 还
是 她 一 手 办 起 来 的 , 刚 刚 开 始 的 时 候
总 是 冷 场 , 现 在 同 时 要 开 两 三 场 才 够 。 物 换 星 移 , 什 么 东 西 会
是 永 恒 的 ? 她 轻 拍 刘 刚 的 肩 膀 , 刘 刚
回 头 : “ 前 辈 , 今 晚 刮 什 么 风 ? 请 上 座 。 ” 又 是 一 个 金 庸 迷 ,
武 侠 小 说 看 多 了 出 口 都 这 味 儿 。

    “ 哪 有 上 座 ? 分 明 和 你 平 起 平 坐 。 ” 她 落 座 儿 , 轻 笑 。 刘
刚 也 笑 , 忽 然 他 说 : “ 您 来 得 正 好 ,
求 求 您 行 个 好 , 下 一 组 是 快 舞 , 我 杀 将 下 去 您 替 我 坐 阵 , 如 何
? ” 小 学 弟 摩 拳 擦 掌 , 跃 跃 欲 试 。 原
来 技 痒 呢 , 难 怪 这 张 嘴 这 么 甜 。

    “ 去 吧 。 ” 她 坐 着 , 感 到 时 光 在 慢 慢 地 倒 流 , 心 儿 慢 慢 变
轻 , 变 轻 , 轻 得 要 飞 起 来 。 霓 虹 闪 烁
人 影 摇 曳 , 如 梦 似 幻 。 编 排 好 的 舞 曲 一 支 一 支 往 下 走 , 不 用 她
费 心 。 她 徜 佯 在 昨 日 和 今 宵 的 喧 嚣 烂
漫 之 中 , 一 丝 丝 欢 愉 一 点 一 点 地 沁 入 心 脾 。

    “ 好 了 , 换 您 下 去 。 ” 刘 刚 回 来 了 , 满 头 大 汗 。

    “ 怎 么 不 跳 完 ? ” 下 面 是 舞 会 的 最 后 两 支 曲 子 了 。

    “ 多 谢 多 谢 , 我 只 跳 快 舞 , 好 过 瘾 。 ” 小 伙 子 用 衣 袖 擦 拭
汗 水 , 红 彤 彤 的 脸 笑 逐 颜 开 , 才 大 一
, 还 有 好 多 青 春 可 以 挥 霍 。

    “ 那 我 走 了 。 ” 她 又 要 逃 , 不 忍 看 曲 终 人 散 。

    “ 您 走 好 。 ”

    她 正 想 向 门 外 走 去 , 一 只 邀 舞 的 手 伸 到 面 前 来 。 她 本 无 意
跳 舞 , 但 又 不 好 拒 绝 人 家 , 跳 舞 的 时
候 她 从 不 无 故 拒 绝 任 何 一 只 手 , 这 也 是 一 种 礼 貌 。 不 是 同 学 就
是 老 师 , 她 岂 能 厚 此 薄 彼 ?

    “ 对 不 起 , 这 是 快 三 , 我 跳 了 会 头 晕 。 ” 这 话 不 假 , 除 了
快 三 , 其 他 的 舞 她 都 跳 得 很 出 色 。 她
希 望 对 方 能 谅 解 。

    “ 没 关 系 , 我 会 小 心 。 ” 他 嗓 音 低 低 地 含 满 笑 意 。 她 抬 头
, 迎 面 是 一 双 奇 特 的 眼 睛 。 剑 眉 下 ,
一 双 眸 子 似 深 潭 , 深 遂 的 目 光 就 象 乌 云 里 的 一 道 闪 电 。 她 听 见
自 己 的 心 扉 开 启 的 声 响 。 让 她 震 撼 的
不 是 这 双 眼 睛 无 瑕 的 形 状 , 而 是 他 眼 里 不 容 忽 视 的 忧 郁 。 是 ,
是 忧 郁 。 她 的 心 有 一 丝 抽 痛 , 一 个 男
人 怎 么 可 以 有 这 种 眼 神 ? 简 直 是 谋 杀 !

    一 曲 快 三 不 到 一 半 她 就 晕 头 转 向 了 , 这 人 说 话 不 算 数 她 心
里 暗 叫 。

    “ 我 真 的 晕 了 。 ” 她 不 能 不 开 口 。

    “ 对 不 起 。 ” 他 也 发 现 她 闭 着 眼 , 身 子 已 经 倾 斜 。 他 刚 才
以 为 她 说 会 头 晕 不 过 是 借 口 , 美 丽 的
女 孩 总 有 许 多 漂 亮 的 借 口 。 他 心 一 惊 收 紧 了 手 臂 , 朝 另 一 个 方
向 慢 慢 旋 转 。

    “ 不 能 一 下 子 停 下 来 , 会 跌 倒 的 。 我 们 慢 慢 地 走 , 象 散 步
。 ” 他 很 体 贴 , 嗓 音 里 有 麻 醉 的 成 份
, 使 她 更 恍 惚 了 , 这 位 翩 翩 男 子 是 何 方 神 圣 ?

    舞 曲 接 近 尾 声 的 时 候 他 问 : “ 好 点 了 么 ? ”

    “ 嗯 。 ” 虽 然 双 脚 还 象 是 踩 在 棉 花 团 上 , 好 在 头 不 晕 了 。
好 出 丑 ! 一 向 自 信 清 高 的 她 居 然 在 这
样 的 男 孩 面 前 失 态 , 她 有 些 不 安 。 最 后 一 支 曲 子 响 起 来 了 ,
友 谊 地 久 天 长 ” , 是 电 影 《 魂 断 蓝 桥
》 中 的 插 曲 。 这 是 舞 会 的 保 留 曲 目 , 熟 得 不 能 再 熟 。 可 是 今 晚
听 起 来 别 有 新 意 , 一 颗 心 无 端 地 突 突
猛 跳 , 浑 身 的 血 液 被 赶 着 四 处 奔 流 。

    “ 我 可 以 再 请 你 跳 一 次 吗 ? ” 他 语 气 谦 逊 , 眼 里 是 不 容 至
疑 的 坚 韧 。 慢 四 步 , 最 有 发 挥 的 空 间
。 可 以 不 慌 不 忙 地 把 每 一 个 花 步 跳 得 从 容 、 精 致 而 华 丽 , 她 最
喜 欢 , 没 有 理 由 拒 绝 。 她 才 一 点 头 ,
他 已 经 迫 不 及 待 地 和 她 翩 翩 起 舞 了 。

    “ 好 像 我 们 没 有 见 过 面 , 对 么 ? ” 他 问 。

    “ 我 想 是 的 。 ” 不 失 矜 持 。

    “ 你 是 本 校 学 生 ? ” 他 注 意 到 她 胸 前 的 白 色 校 徽 。

    “ 你 是 教 师 ? ” 疑 惑 地 盯 着 他 胸 前 的 桔 红 色 校 徽 。 她 对 老
师 有 恐 惧 感 , 和 老 师 的 距 离 最 近 的 也
就 是 讲 台 和 课 桌 。 近 两 年 上 的 是 临 床 课 , 见 习 老 往 医 院 跑 , 对
基 础 科 的 研 究 生 和 助 教 不 熟 悉 , 恐 惧
感 相 对 少 了 。

    “ 生 化 系 研 究 生 , 来 了 一 年 了 , 几 乎 每 周 末 都 来 跳 舞 。 ”
他 顿 了 一 下 又 接 着 说 “ 你 跳 得 很 好 ,
为 什 么 都 不 来 ? ”

    “ 就 是 跳 了 太 好 了 , 所 以 不 必 再 跳 了 。 ” 她 不 动 声 色 。 他
愣 一 下 马 上 笑 了 , 笑 容 灿 烂 似 阳 光 ,
但 眼 里 的 那 抹 忧 郁 并 没 有 消 失 。 她 不 知 道 那 忧 郁 后 面 的 故 事 ,
有 着 这 样 一 双 眼 睛 的 主 人 不 会 没 有 故
事 。 要 命 的 好 奇 心 象 一 滴 浓 墨 落 上 宣 纸 不 停 地 晕 开 , 又 象 一 枚
投 石 冲 破 她 平 静 的 心 湖 , 从 没 有 过 的
心 动 的 感 觉 令 她 不 知 所 措 。 难 道 会 是 一 见 钟 情 ? 从 来 她 都 以 为
自 己 冷 静 , 理 智 , 不 易 动 情 。

( 2 )

    第 二 天 上 午 , 她 骑 车 上 街 买 东 西 顺 便 逛 书 店 , 正 午 时 分 才
还 校 。 校 门 口 进 进 出 出 的 人 极 多 , 她
自 行 车 的 前 轮 差 点 儿 撞 到 一 个 人 。

    “ 对 不 起 ! 对 不 起 ! ” 她 赶 忙 道 歉 。

    “ 白 帆 。 ” 是 那 对 眼 睛 , 他 双 手 紧 紧 握 住 她 自 行 车 的 龙 头

    “ 是 你 ! ” 她 身 子 一 斜 , 用 一 只 脚 点 地 , 神 魄 未 定 : “ 什
么 事 ? 吓 死 我 了 。 ”

    “ 她 们 说 你 上 街 了 , 我 就 在 这 儿 等 。 一 起 去 外 边 吃 午 饭 ?
” 眼 里 的 忧 郁 还 在 , 不 过 淡 了 一 些 ,
她 猜 测 是 因 为 白 天 的 原 故 。

    “ 到 底 走 不 走 哇 ? 堵 在 门 口 。 ” 有 人 不 满 地 抱 怨 。 他 们 赶
紧 挪 动 , 他 顺 手 牵 过 她 的 自 行 车 , 她
不 得 不 跟 上 。 好 历 害 , 这 一 手 , 过 渡 轻 松 自 然 。 她 在 盘 算 用 什
么 理 由 搪 塞 , 第 一 次 约 会 , 不 能 答 应
得 太 清 爽 。 一 则 , 女 孩 子 应 该 有 适 当 的 矜 持 。 二 来 , 面 对 面 地
用 餐 与 面 对 面 地 跳 舞 意 旨 不 同 , 后 者
是 随 机 的 , 前 者 是 有 目 的 的 。 第 三 , 她 还 不 想 这 么 快 就 步 上 舞
台 , 各 就 各 位 , 入 角 入 戏 。 因 为 有 些
感 觉 得 细 细 体 味 , 有 些 地 方 得 放 慢 脚 步 , 步 子 迈 得 太 快 了 , 人
生 的 一 些 景 致 就 会 被 忽 略 被 错 过 , 而
错 过 的 就 将 永 远 错 过 了 无 法 回 头 。 人 生 是 不 归 路 , 爱 情 也 是 。

    “ 去 嘛 。 ” 没 料 想 他 会 用 这 种 语 气 , 一 半 撒 娇 一 半 耍 赖 。
她 的 母 性 被 唤 醒 了 , 心 一 软 就 点 头 了
。 去 就 去 , 任 何 事 都 有 第 一 次 , 不 是 吗 ? 奢 侈 一 回 亦 不 算 过 份
。 两 个 人 并 肩 骑 在 马 路 上 , 她 偷 偷 地
察 言 观 色 , 他 笑 容 俊 朗 , 喜 形 于 色 。 这 样 的 男 人 不 会 有 太 深 的
城 府 , 不 至 于 太 危 险 吧 ? 她 不 是 工 于
心 计 是 在 保 护 自 己 , 难 得 的 聪 明 和 理 智 , 也 是 她 不 易 动 心 的 理
由 。

    这 是 一 家 情 调 很 好 的 西 餐 厅 , 以 前 她 们 一 群 女 孩 子 来 过 几
次 , 每 次 来 她 都 会 想 , 哪 天 谈 恋 爱 了
一 定 得 来 这 里 , 浪 漫 的 氛 围 比 较 容 易 滋 长 爱 情 , 即 使 爱 情 没 有
结 果 , 回 味 起 来 也 不 失 色 。 他 的 选 择
令 她 满 意 。 他 们 的 座 位 临 窗 , 可 以 俯 视 十 字 街 头 及 立 交 桥 的 全
景 。 周 末 的 正 午 , 人 潮 熙 熙 攘 攘 , 川
流 不 息 , 看 累 了 只 好 回 头 面 对 着 他 。 第 一 次 和 男 人 单 独 约 会 ,
她 不 知 该 怎 么 办 , 心 里 直 发 虚 。 说 什
么 话 , 怎 样 举 止 , 用 哪 种 表 情 她 一 概 不 知 。 面 前 的 男 人 这 样 陌
生 , 甚 至 不 知 如 何 称 呼 , 她 发 现 自 己
的 胆 量 还 真 不 小 。 她 希 望 他 能 开 口 说 话 , 回 答 问 题 总 是 比 较 容
易 一 些 。 可 他 不 言 不 语 盯 着 她 一 直 看
, 看 到 她 脸 红 气 促 心 发 慌 。 终 于 菜 谱 送 上 来 , 她 长 长 地 吐 了 一
口 气 。 点 一 盘 红 肠 色 拉 一 杯 桔 子 水 ,
然 后 瞥 他 一 眼 。 “ 一 样 的 来 一 份 。 ” 他 根 本 没 翻 过 菜 谱 , 也 没
想 移 开 视 线 。 她 不 想 再 作 无 声 的 较 量
了 。

    “ 怎 么 知 道 我 的 名 字 ? ” 她 问 。 其 实 知 道 她 的 名 字 不 奇 怪
, 不 知 的 反 而 少 见 。

    “ 没 想 到 你 名 声 这 么 大 , 是 我 孤 陋 寡 闻 。 ” 他 自 嘲 。 看 来
昨 晚 他 作 了 一 些 功 课 。

    “ 你 叫 什 么 ? ” 她 不 想 用 “ 尊 姓 大 名 ” , 很 假 又 生 分 。

    “ 肖 遥 。 ” 很 奇 怪 的 父 母 。 给 男 孩 子 起 名 , 一 般 父 母 会 用
强 、 健 、 刚 、 伟 、 聪 、 杰 什 么 的 。 肖
遥 , 好 大 胆 好 潇 洒 好 自 在 , 没 有 使 命 感 没 有 压 力 。 然 而 , 是 不
是 有 些 轻 浮 ?

    “ 有 什 么 不 对 ? ” 她 沉 吟 着 , 他 不 得 要 领 。

    “ 哦 , 不 。 很 好 的 名 字 , 只 是 没 料 到 而 已 。 ” 她 微 笑 。 仍
然 在 想 : 怎 样 的 一 对 父 母 , 怎 样 的 一
个 他 呢 ?

    “ 白 帆 也 很 好 听 , 不 过 更 象 一 朵 白 莲 。 昨 夜 你 的 白 衣 白 裙
子 很 好 看 。 ” 他 静 静 地 说 , 无 声 地 笑
。 他 好 像 不 习 惯 笑 出 声 , 她 比 较 欣 赏 会 放 声 大 笑 的 男 孩 。 不 过
他 的 笑 含 蓄 , 多 情 , 引 人 入 胜 , 有 致
命 的 吸 引 力 , 她 不 自 知 陷 下 去 而 无 力 自 拔 了 。

    “ 我 父 母 姐 姐 都 是 学 医 的 , 当 年 一 心 想 读 医 学 院 , 无 奈 成
绩 不 够 , 只 好 去 师 大 生 物 系 。 ” 他 娓
娓 道 来 , 语 气 难 掩 遗 憾 。 “ 后 来 分 配 到 县 城 , 再 考 研 究 生 回 来
。 ” 他 说 了 一 个 县 城 的 名 字 , 令 她 吃
了 一 惊 , 那 个 县 城 在 本 省 的 最 西 北 角 , 象 西 伯 利 亚 , 贫 脊 , 荒
凉 , 还 是 一 个 闻 名 遐 迩 的 监 狱 所 在 地

    “ 分 配 到 那 边 , 一 定 是 你 不 用 功 , 荡 掉 好 多 门 功 课 , 对 不
对 ? ” 她 忍 不 住 取 笑 他 。 漂 亮 的 男 孩
多 数 不 用 功 , 说 不 定 他 只 是 一 只 绣 花 枕 头 , 金 玉 其 外 败 絮 其 中
。 她 有 一 些 失 望 , 那 吸 引 力 瞬 间 也 少
了 许 多 。 外 型 再 出 色 的 男 孩 , 若 胸 无 点 墨 也 是 不 名 一 文 。 她 自
己 一 个 女 流 之 辈 , 都 不 敢 疏 于 功 课 ,
孜 孜 以 求 力 争 上 游 。

    “ 不 是 功 课 的 原 因 , 以 后 我 会 告 诉 你 。 ” 他 脸 上 的 肌 肉 抽
了 一 下 , 低 下 头 去 。 就 在 他 一 低 头 的
当 儿 , 她 捕 捉 到 他 眼 里 的 悲 哀 , 象 涌 潮 一 下 子 就 漫 过 了 他 的 瞳
仁 。 她 从 来 都 没 有 见 过 这 样 深 的 悲 哀
, 看 了 揪 心 。 她 后 悔 自 己 的 冒 昧 伤 害 了 他 。

    “ 对 不 起 , 我 不 该 伤 害 你 。 ” 她 也 低 头 。

    “ 不 , 不 是 你 的 错 。 ” 他 急 切 地 说 : “ 你 是 个 好 女 孩 , 我
怕 , 怕 我 们 有 缘 相 识 , 却 无 缘 相 守 。
” 他 动 人 的 双 眼 湿 润 了 。 她 不 敢 与 他 对 望 , 男 人 伤 心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面 对 的 事 。 况 且 他 们 几 乎 还 算 陌
生 人 , 萍 水 相 逢 交 浅 言 深 , 受 不 住 。

    “ 别 这 么 说 , 将 来 的 事 谁 知 道 ? ” 她 有 些 胆 怯 , 他 的 情 绪
反 应 激 烈 , 直 觉 告 诉 她 , 他 一 定 有 故
事 , 他 象 一 本 书 摆 在 她 面 前 , 垂 手 可 得 , 想 翻 就 可 以 翻 开 。 可
是 , 如 果 不 是 一 本 好 书 , 不 翻 也 罢 。

    才 回 宿 舍 , 就 有 人 逼 供 : “ 白 帆 , 刚 才 和 谁 一 起 了 ? 坦 白
交 代 ! ” 几 双 眼 睛 在 左 右 闪 着 贪 婪 的
光 。 这 还 有 没 有 隐 私 权 啦 , 姐 妹 们 的 好 奇 心 泛 滥 成 灾 。

    “ 气 质 轩 昂 , 满 英 俊 的 。 ”

    “ 远 远 望 去 , 差 半 个 头 大 约 十 二 公 分 , 正 般 配 。 ”

    “ 后 来 居 上 喽 ! ” 她 知 道 她 们 是 无 底 洞 , 干 脆 来 个 一 问 三
不 知 。

    “ 听 说 那 个 人 名 声 不 好 呢 。 ” 无 风 不 起 浪 。 她 一 听 , 心 凉
了 半 截 , 果 然 不 出 所 料 ! 如 今 哪 里 还
有 好 男 人 垂 手 而 得 ?

    夜 色 深 浓 , 月 很 圆 , 又 到 十 五 了 。 姑 娘 们 人 约 黄 昏 后 , 早
早 凤 离 巢 。 她 , 又 形 单 影 只 。 冷 不 防
屋 里 的 扬 声 器 响 起 , 吓 了 她 一 跳 。 “ 白 帆 在 吗 ? 有 人 找 。 ” 谁
呢 ? 她 在 女 生 楼 门 口 的 空 地 上 东 南 西
北 转 了 一 圈 , 没 人 。 谁 恶 作 剧 吧 ? 正 想 往 回 走 , 有 人 叫 她 :
白 帆 , 是 我 。 ” 一 个 高 高 的 身 影 从 路
灯 的 阴 影 里 闪 了 出 来 , 是 肖 遥 。

    “ 又 是 你 。 ” 不 到 二 十 四 小 时 见 三 次 面 , 她 有 些 不 耐 。 下
午 的 传 闻 搅 得 她 心 乱 如 麻 , 她 需 要 时
间 好 好 理 一 理 。 此 刻 , 她 还 没 有 作 好 见 他 的 准 备 。

    “ 你 , 不 想 见 我 ? ” 他 怯 怯 又 戚 戚 , 她 不 敢 看 他 。 自 己 的
话 太 露 骨 了 , 她 的 口 气 软 了 下 来 。

    “ 有 事 ? ” 她 望 着 清 风 中 的 冷 月 , 说 不 出 的 惘 然 和 惆 怅 。

    “ 想 你 。 ” 他 低 着 头 低 着 声 , 盯 住 自 己 脚 尖 。 她 不 知 说 什
么 才 好 , 两 个 人 杵 在 明 煌 煌 的 路 灯 下
仰 天 瞰 地 也 不 是 个 事 儿 。 那 就 随 便 走 走 吧 , 她 转 身 踏 向 女 生 楼
边 上 的 一 条 羊 肠 小 道 , 他 跟 在 后 面 。
小 路 蜿 延 , 尽 头 是 一 片 树 林 。 除 了 沙 沙 的 脚 步 声 , 他 们 谁 也 不
言 语 。 在 小 路 尽 头 她 犹 豫 了 一 下 , 最
后 还 是 走 进 树 林 子 里 去 。

    “ 我 想 告 诉 你 , 一 些 过 去 事 。 ” 他 艰 难 地 咽 着 口 水 , 说 不
下 去 。

    “ 过 去 的 罗 曼 司 ? ” 她 猜 人 家 说 他 名 声 不 好 , 大 概 是 有 不
少 女 朋 友 的 原 故 。

    “ 你 , 你 都 听 说 了 ? ” 他 大 惊 失 色 。

    “ 我 想 听 你 自 己 说 。 ”

    他 抖 着 嗓 音 , 哽 噎 了 好 己 回 才 把 自 己 故 事 断 断 续 续 说 出 来
: 毕 业 前 夕 , 他 不 小 心 让 女 友 怀 孕 ,
孕 事 不 巧 又 败 露 。 校 方 要 把 两 人 发 配 边 县 , 为 保 护 女 友 他 把 责
任 都 揽 到 自 己 身 上 , 一 离 校 女 友 就 作
了 人 工 流 产 同 时 和 他 分 手 了 。

    原 来 他 竟 是 这 样 为 人 师 表 , 误 人 子 弟 , 害 人 害 己 的 。 她 的
心 裂 成 无 数 碎 片 , 多 年 来 才 动 一 次 心
就 粉 身 碎 骨 。 泪 水 不 停 地 流 , 话 一 句 都 说 不 出 来 。 轻 风 撩 起 她
的 秀 发 长 裙 , 她 一 动 不 动 , 象 一 座 汉
白 玉 雕 塑 。 他 看 到 她 的 泪 珠 不 停 地 掉 下 来 , 心 痛 莫 名 。 三 年 来
他 不 敢 回 首 往 事 , 不 敢 轻 言 爱 字 。 昨
夜 初 相 遇 , 让 他 爱 火 重 燃 , 这 样 一 个 女 子 , 他 自 知 配 不 上 。 但
他 不 甘 心 , 不 试 一 试 他 会 后 悔 一 辈 子

    她 的 泪 给 了 他 鼓 励 , 他 不 顾 一 切 地 拥 她 入 怀 想 吻 去 那 醉 人
的 泪 。

    “ 不 ! ” 他 温 热 的 鼻 息 让 她 如 梦 方 醒 , 她 奋 力 挣 脱 他 的 怀
抱 , 炽 热 的 吻 已 落 在 腮 边 。

    “ 你 , 你 , 你 无 耻 。 ” 她 不 能 接 受 他 的 强 吻 , 更 不 能 接 受
他 不 名 誉 的 过 去 。

    “ 白 帆 , 我 是 真 心 爱 你 ! ” 他 恨 不 得 把 心 掏 出 来 给 她 看 。
但 她 已 经 不 相 信 他 的 爱 是 纯 洁 的 。 还
敢 这 么 轻 狂 这 么 草 率 , 历 史 总 是 一 再 重 演 ! 她 不 屑 作 那 样 的 女
主 角 。

    “ 你 的 爱 对 我 没 有 意 义 ! ” 说 的 时 候 她 真 的 相 信 这 句 话

    “ 白 帆 ! ” 其 实 他 早 知 道 会 有 这 样 的 结 局 , 但 还 是 不 堪 这
绝 望 , 象 灭 顶 一 般 恐 惧 的 无 望 。

    “ 以 后 不 要 再 来 找 我 了 。 ” 所 有 的 理 智 瞬 间 都 回 来 了 , 感
情 是 最 靠 不 住 的 。

    “ 我 没 有 你 想 象 的 那 么 坏 , 白 帆 。 ” 他 真 的 不 要 失 去 她 。

    “ 没 有 人 会 相 信 你 。 ”

    “ 不 试 试 怎 么 知 道 ? ”

    “ 我 不 爱 你 , 没 那 个 义 务 。 ” 她 说 完 掉 头 就 跑 。 把 他 丢 在
那 儿 徘 徊 到 天 明 。

( 3 )

    实 习 的 时 候 他 来 找 过 她 , 她 不 见 。 其 实 最 初 的 愤 怒 过 后 ,
她 发 现 自 己 并 不 恨 他 。 大 概 没 有 爱 吧
, 也 无 所 谓 恨 。 她 想 他 不 过 是 自 己 生 命 长 河 中 一 朵 无 意 的 小 浪
花 而 已 , 风 平 浪 静 之 后 就 无 波 无 痕 了

    后 来 她 找 了 一 个 男 朋 友 , 是 本 院 的 内 科 医 生 , 为 人 稳 重 ,
外 表 忠 厚 , 身 家 清 白 , 这 样 的 男 人 可
以 放 心 地 去 爱 了 ! 他 们 象 天 下 所 有 的 情 侣 那 样 爱 着 , 起 码 表 面
上 是 这 样 的 , 她 也 希 望 自 己 可 以 毫 无
保 留 地 爱 他 嫁 给 他 。 然 而 , 日 子 从 墙 上 一 页 一 页 地 被 撕 去 , 她
却 无 法 让 自 己 爱 上 他 , 作 了 无 数 次 努
力 都 宣 告 失 败 。 开 始 还 以 为 是 相 处 的 时 光 不 多 , 就 答 应 了 先 同
居 , 再 论 婚 嫁 , 甚 至 还 去 拍 了 婚 纱 照
。 她 努 力 说 服 自 己 : 男 友 是 个 难 得 的 好 人 , 对 事 业 兢 兢 业 业 ,
对 自 己 关 怀 备 至 。 但 她 从 没 有 心 动 的
感 觉 。 爱 , 多 奇 怪 ? 令 你 心 动 的 仅 需 一 个 眼 神 , 一 个 动 作 , 乃
至 一 句 话 就 够 梦 牵 魂 萦 。 而 堆 砌 着 无
数 优 点 的 好 人 亦 不 过 是 好 人 而 已 。 甚 至 在 男 友 的 床 上 , 她 都 无
法 摆 脱 肖 遥 那 双 悲 哀 忧 郁 的 眼 睛 , 那
眼 里 有 无 情 的 责 备 和 嘲 讽 , 似 一 把 钢 针 深 深 地 扎 入 她 的 心 房 ,
那 刺 痛 那 滴 血 只 有 她 自 己 明 白 。

    经 历 了 一 次 不 成 功 的 恋 爱 , 她 终 于 明 白 他 年 少 时 的 错 误 其
实 不 算 什 么 。 相 爱 着 的 人 灵 肉 结 合 ,
总 是 美 好 而 纯 洁 的 , 那 怕 以 后 分 手 , 没 有 爱 的 肉 体 关 系 才 令 人
不 齿 。 当 年 说 他 害 人 害 己 , 如 今 自 己
不 也 在 害 人 害 己 ? 当 年 嫌 弃 他 不 名 誉 , 如 今 自 己 究 竟 又 有 多 名
誉 ? 偶 然 瞥 见 镜 中 的 自 己 , 眼 神 空 洞
面 容 憔 悴 , 丑 陋 不 堪 象 个 女 巫 , 想 来 现 在 的 自 己 真 还 不 如 当 初
的 他 来 得 磊 落 光 明 ! 怎 敢 回 头 ? 未 回
首 已 是 百 年 身 ! 午 夜 梦 回 , 泪 比 夜 长 。 再 后 来 男 友 离 她 而 去 并
和 一 个 护 士 结 了 婚 。 人 家 都 说 男 友 是
负 心 人 , 只 有 她 最 清 楚 真 正 负 心 的 人 是 她 自 己 , 她 的 心 里 一 直
藏 着 另 外 一 个 男 人 。 当 初 没 有 给 他 机
会 , 也 没 有 给 自 己 机 会 , 如 今 悔 恨 神 伤 又 有 何 用 ? 是 天 意 吧 !
不 是 没 有 想 过 要 回 头 , 可 是 回 头 还 能
找 到 来 时 路 么 ? 他 会 不 会 记 恨 自 己 当 初 的 无 情 ? 会 不 会 嘲 笑 自
己 现 在 的 丑 陋 ? 若 得 来 的 不 外 是 伤 痛
和 耻 辱 , 不 如 不 要 。 她 知 道 自 己 不 能 再 爱 时 , 毅 然 关 上 了 心 扉

    人 家 说 , 当 上 帝 关 上 一 扇 窗 时 , 又 会 为 你 打 开 另 一 扇 窗 。
她 从 美 国 领 馆 拿 到 签 证 时 相 信 了 这 句
话 。 她 没 去 中 国 留 学 生 都 爱 去 的 东 部 或 西 岸 , 而 是 选 择 了 南 方
一 所 名 不 见 经 传 的 大 学 。 远 离 黄 皮 肤
黑 眼 睛 能 否 就 远 离 甚 至 忘 却 那 段 情 ?

    留 学 生 活 单 调 乏 味 但 安 宁 。 离 开 伤 心 地 , 她 清 心 寡 欲 , 希
望 可 以 忘 却 从 前 种 种 。 没 料 到 越 是 中
国 人 稀 少 的 地 方 越 是 聚 会 频 繁 , 并 且 呼 朋 唤 友 每 次 都 得 如 数 到
齐 , 否 则 会 有 人 登 门 拜 访 嘘 寒 问 暖 。
她 已 经 推 掉 好 几 回 也 被 关 怀 好 几 回 了 。 来 美 的 第 一 个 圣 诞 去 一
位 朋 友 的 朋 友 家 里 过 , 没 想 到 中 国 学
生 还 不 少 。

    “ 白 帆 , 来 , 我 给 你 介 绍 一 个 你 的 同 乡 。 ” 热 情 的 主 人 拉
着 她 的 手 往 人 群 里 挤 “ 说 不 定 是 他 乡
遇 故 知 噢 , 不 能 错 过 。 ”

    “ 这 是 白 帆 , 这 是 肖 遥 。 ” 被 介 绍 的 两 人 都 呆 若 木 鸡 , 世
界 真 小 。

    “ 怎 么 , 还 真 认 识 ? ” 主 人 乐 不 可 支 。

    “ 是 校 友 。 ” 他 反 应 比 她 快 。 她 愣 着 不 知 身 在 何 处 , 今 夕
何 夕 。

    “ 那 亲 上 加 亲 喽 , 哈 哈 哈 。 ” 主 人 开 怀 大 笑 , “ 难 得 难 得
, 这 就 叫 天 涯 何 处 不 相 逢 。 ”

    整 个 晚 上 他 们 都 在 诚 心 诚 意 地 对 着 别 人 笑 , 笑 到 肌 肉 酸 痛
打 抖 却 不 敢 对 望 一 眼 。 晚 宴 结 束 后 他
被 主 人 安 排 送 她 回 住 处 。 面 对 面 坐 在 狭 窄 的 厅 里 , 彼 此 听 得 到
对 方 的 心 跳 和 呼 吸 。 说 什 么 呢 ? 客 套
话 太 假 , 说 当 年 太 伤 感 , 说 别 后 种 种 又 太 唐 突 。 沉 默 是 唯 一 交
流 的 方 式 。 有 些 东 西 在 沉 默 中 沉 淀 消
化 , 有 些 东 西 在 沉 默 中 滋 长 升 华 。

    “ 喝 茶 ? ” 她 问 。

    “ 好 。 ” 他 答 。

    一 壶 茶 喝 完 她 又 问 : “ 饿 不 饿 ? ” 他 摇 头 。

    “ 喝 咖 啡 ? ” 她 再 问 。

    “ 好 。 ” 她 起 身 去 煮 咖 啡 , 然 后 准 备 端 出 去 。 看 着 浓 浓 的
咖 啡 倾 入 杯 子 她 忍 不 住 反 胃 作 呕 , 茶
已 经 喝 饱 了 咖 啡 怎 么 办 ? 正 愣 神 发 现 他 站 立 身 边 , 心 一 紧 手 发
颤 咖 啡 泼 在 她 手 上 。 他 移 去 咖 啡 , 握
着 她 的 手 送 到 唇 边 。 他 的 吻 很 烫 一 如 当 年 那 一 个 , 烙 在 腮 边 永
远 都 抹 不 去 。 她 开 始 抽 泣 : “ 那 以 后
, 发 生 过 一 些 事 , 我 已 经 不 是 当 初 的 我 了 。 你 , 明 白 我 的 话 么
? ”

    他 瞳 仁 里 的 忧 郁 渐 渐 散 去 , 她 看 见 里 面 自 己 的 影 子 愈 加 清
晰 。

    “ 当 初 的 你 不 要 我 。 不 管 发 生 过 什 么 事 , 你 依 然 是 我 心 中
的 你 。 白 帆 , 还 以 为 此 生 与 你 无 缘 了
, 才 跑 到 这 个 鸟 不 生 蛋 的 地 方 。 上 帝 并 没 有 抛 弃 我 ! ” 一 收 手
她 就 紧 贴 到 他 的 胸 前 , 然 后 他 把 头 深
深 地 埋 下 去 。 那 强 壮 的 手 臂 箍 得 她 生 痛 , 那 吻 缠 绵 热 烈 叫 她 透
不 过 气 来 , 在 他 怀 里 她 觉 得 自 己 炽 热
酥 软 要 融 化 掉 了 。 长 久 以 来 压 在 彼 此 心 头 的 阴 霾 一 扫 而 空 。 什
么 是 缘 ? 这 就 是 吧 , 她 想 。 缘 份 到 了
躲 都 躲 不 开 , 纵 然 是 逃 到 天 涯 海 角 。

辈分
送交者: yu_jian 于 October 04, 1999 15:54:17:

回答: 写得很美! 由 施雨 于 October 04, 1999 11:15:56:

什么爱情啦,乱了辈分!:)俺不写小说。这一篇,除了人名外,每一个细
节都是真事。不想写成小说,以免失去历史感。那谁问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住
处让给青青。俺那时住集体宿舍,四个人一间。待遇还不如实验室嘛。

你这一篇,以前倒没读过,因为俺不大上国风。就是去,多只是看看客房及
刘擎、嚎总的理论文章。好男孩儿跟好女孩儿一样,去得都很快。:)说起
偷欢,倒想起那次去山区工厂出差。给我们做饭的,是个大专生,帅小伙子。
一个二十二三的女孩儿总跟他在一起。听人说,那小伙子是结过婚的。跟那
女孩儿一起,被老婆叫一帮人当场捉到,剥光了衣服游街。山里人观念保守,
为此提起那女孩儿总是指指点点的。那小伙子也就被罚进炊事班了。那女孩
儿很秀气,善解人意。最后他们是不是走到一起,我也不知道。他俩不大跟
人说话,跟我聊得不少。

捉奸一族,以居委会老太太的热情最高。大约是因为自己没赶上这等好事,
看见别人,特别有气吧。大学里的捉奸党,大抵也是老太太心理。还有的,
就是监守自盗。

我知道你写的是散文。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04, 1999 16:47:39:

回答: 辈分 由 yu_jian 于 October 04, 1999 15:54:17:

从时间上算,我们可能都算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
我八三到八八读医大,八九年来美。
那个时代的学生与七十年代或九十年代的都有明显的不同。
和九十年代的大学生,甚至中学生聊起来真的让我很吃惊,
他们的观念与我们当年的完全不同了!
现在国内好象大家都很想得开,没有哪么多无聊的捉奸党了。
对别人的风流韵事也没有哪种惊人的热情。

记得读医大时同室的一个女孩说过一个伤心的故事。
她的中学语文老师婚姻不幸福,得不到妻子的重视,却得到自己
班上一个女学生的爱。。。后来被好事者告到他的妻子那边,
他的妻子盛怒之下告到法院,通过调查,那个女生失身的日子是
在她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周,最终那个语文老师被判死刑。

行刑那天全班学生都跟在刑车后哭泣,他的确是好老师啊!
师母一路哭喊:“我只是想吓一吓他,没有要他死啊!
你们还我丈夫。。。”
那个女生没来,她在那天自杀了。在遗嘱上她只写几个字:
“为什么我没有把那个日子说到十八岁以后!”
具说那位语文老师一直到死都很平静,就是不说一个字。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