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众家兄弟兼点文复战况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13, 1999 08:49:40: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04, 1999 18:53:02:

这几日山寨起火,烧得真是精彩,土匪们都叫老采不要擦黑板,
这理不错,真有几篇精彩骂论,当年骡兵王一封讨武明空的
徼文得流传至今也多愧武则天还有那几分气量,嘿嘿,还望老
采能收得几篇李熬似的骂书,真骂得精彩也不枉文复有此一段
高潮,但垃圾就免,此堆垃圾比俺当年一网骂的从水平到牛逼程度都无
可比,特别是钻出来的台湾特务,可能台湾多出变态,见他
们的逼逼爱死色情站点也多是宣淫乱轮之事,从大到李大嘴
乱了三纲不知何为国家,从小到这胎毒野种一脑袋乱伦变态淫乱
之事情,俺也不便多说。

当年关云长战樊城遇徐公明,俺最佩服就徐公明一句:“今日乃
国家之事,某不敢以私废公。”俺和这坛子各位朋友交情非浅,
同舟也得修百年缘分,俺就当遥敬诸位,语言有多得罪处,还是老
话一句,笑匪本笑匪,兄弟还是兄弟,如能有得如此心胸,俺也不枉交此
朋友。赶时髦套句文复时下流行的术语就是用屁股代替脑袋的人
会说,“国家关尔屁事情”国家乃自己的家,当然关有点良心的
中国人的事情,此乃生死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先说台湾,屁股当脑袋者言有三,台湾和中国政治异同,异同可
谈,谈而不通就打,列宁就言道过:战争是政治桌上的延续。
打不打笑匪窃以为在台不在共;二为经济不同,笑匪言到,经济
可发展可通融,不同才有势能才要沟通交流,打战也是种交流。
三言文化背景不同,笑匪又以为文化不通耐日本留下恶果,本
当根除之,现今台湾人还念念本省外省,可惜江南这个本省的
天道盟小勇给个外省的竹联帮用武力就解决掉了,这不同到桶
看来还是有先例的。再谈就更离奇,可能就是美国吹嘘的全民
公决后的人权,为什么米国不来个全世界公决,想到北美的举
个手,嘿嘿,所以此人权还是要看是什么人权才行。上面三段
是给屁股决定脑袋的人一个回答,俺再砍砍台湾海峡对俺中华
之重要影响,米国称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可见其狼子野心,
台湾对中国从地理位置来看犹如一齿,此齿一折,国无宁日,
来别说各位想到上海滩泡蜜吃美食。如此一看,台湾只要一独,
只能一字“打!”别无二法,除非想亡国灭户。台独有一语,
割让外蒙乃卖国,俺说对,此为国贼!可惜后一语胎毒未感发
:”许汝卖国就不许吾卖国。”外蒙以卖,今在卖台湾,
俺等还能容身,先杀尔辈卖国畜生,在讨会外蒙。当对台湾作
一定论,以后要谈到政论演兵就是。

再论国庆阅兵,俺说当年就那个称“十全老人”的王八蛋当把
木兰围猎放弃才有后面那个没头脑的老婆娘和混蛋咸疯去避暑
山庄躲追杀一事,围猎屁股决定脑袋的人会站出来说这是劳民
,为什么要叫这十万部队干这傻事情。米国每年的军事演习的
意义何再?这就是回答,如果真屁股把脑袋搞得昏昏然不知道
逻辑,看来是做鸡阿姨做多了,俺就给指点一二,其一,此次
国庆阅兵是主要给美国看,二给周边从小日本到匪驴兵看,
最后给台海看,当年柳亚夫的细柳营到吃五斤米饭拉十石弓的廉
颇想告诉别人的就这道理,千万别惹俺!不然美国国庆怎么
不把他们的爱滋病吸毒犯妓女都找到滑肾顿,就这道理,还不明白
俺就说一句,家丑不可外扬,杨白老过年还要给喜儿买跟红头绳。
你要说国庆就是党庆,这是中国历史传统,没听国改了年号还要\
庆祝前朝,不会屁股脑袋又说为什么不把它订在双十,
笑匪答:明年这时候没人会再能过上双十,其二,你这个问题就
象问为什么不把美国年改成英国女王生日或近点就圣诞节。
真是:一个傻子提出的问题十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

最后给众位兄弟一句:妖兄言他在恋恋从不说脏话,嘿嘿,看来
妖兄把俺好意邀你上山当文复试厕所垃圾坑了,如果这样俺看错
人,也当回众人。关于大江他要骂,那是他风格,是他特色,
昨天俺劝过俺兄弟,他就再也没犯戒,俺心领,当他是兄弟。
大江和新来这哥几个不同,你们几个学大江不免有点东施效颦,
何解:大江对民运台毒发轮也是如此骂,才上网可能没见过江兄
一身刀伤剑痕把,黑黑,没有大江惹边北美论坛的勇气就到
这里还是收敛一二,这里就东来兄说的,是俺哥几个玩玩嘴皮的
地方罢了,要打喊一上,就在隔壁东西南北见就是,最好免在
匪窝动刀兵。妖兄要俺再砸几块砖俺就不客气,只要你能象俺
江兄弟一样见所有女网客都说对滴多的话,以后你说什么都成,
俺也就象对大江一样敬重你。老板要俺评巴依之文,俺点四字:
不殉私情,此话是真,可惜那个自称天下美男,到处贴照片的万
人迷不解风情,误把巴依的引申就当真的,语文不好,鲁夜骂
梁实秋为乏走狗不是真骂梁是那种毛绒绒的动物,最煞风景就是
解释幽默,俺之好煞此风景。各位邀俺和中蛇打滴多,嘿嘿,
俺不好意思,何解:十个爷们轮战一妇人,俺没干过,以后也不会干,
自小只有吃软不吃硬的习惯;二滴多和俺也算有得交情,要俺
对各位兄弟这样,俺也下不了手,得笑匪本色如此。

最后对滴多说两句:解释下中蛇的话,妇人不能谈政是妇人目光,
再加点风花雪月就如隔夜的馊菜,没看见李熬的天下最肮脏就是
搞政治和玩女人,真要打台湾还能多谈手足多谈道理?没看见
郑伯克段,轻手足尚且如此,何况就更本有人不当你是手足,
说你是大陆人就两厘米,俺哥几个就想看看地图上的两厘米
和实际中的二百海里真不会有多大区别。二妇人不能当政,
自古从吕雉到武氏再到后面的老婆娘慈喜,没有一个有妇人之
仁的,当解释中蛇之二,所以还是少谈政治多聊闲话八。
最后还是尊你声滴姐。

得,俺也不能封了众淫之口,继续就是。

笑嘻嘻

所有跟贴:

对呀,妇人之见 - 笑傲江湖 (206 bytes) 10:14:41 10/05/99 (0)
国庆铺张的利弊 - ditto (2906 bytes) 21:24:50 10/04/99 (1)
这个问题就同拥桂拥唐一样 - 笑嘻嘻 (2142 bytes) 21:50:22 10/04/99 (0)
这样吧,我换个笔名跟你谈政治。^&^ - ditto (6882 bytes) 20:36:59 10/04/99 (7)
废话连篇! - 笑傲江湖 (130 bytes) 10:26:03 10/05/99 (0)
没人想听你谈政治 - 巴依 (1269 bytes) 21:29:48 10/04/99 (5)
巴依这话说得毒 - 敬亭 (671 bytes) 21:51:45 10/04/99 (1)
很毒吗? - 巴依 (68 bytes) 22:12:45 10/04/99 (0)
小女子有冤。:P - ditto (503 bytes) 21:47:17 10/04/99 (2)
骂了就是骂了 - 巴依 (703 bytes) 22:09:12 10/04/99 (1)
理解的 - ditto (740 bytes) 22:27:43 10/04/99 (0)
笑嘻嘻来得晚,也不痛快骂一场 - 荣老板 (202 bytes) 19:35:14 10/04/99 (3)
要不文复选你到恋恋去当党代表:) - 笑嘻嘻 (69 bytes) 19:45:55 10/04/99 (2)
你可不可以不到我那恋恋去搅 - 留香 (44 bytes) 20:03:02 10/04/99 (0)
笑嘻嘻果然是嘻嘻之人 - 荣老板 (78 bytes) 19:49:13 10/04/99 (0)
历吏! - 酒心 (607 bytes) 19:27:51 10/04/99 (1)
多嘴两句 - 笑嘻嘻 (433 bytes) 19:41:55 10/04/99 (0)
笑嘻嘻,你是孩子死了才来奶! - 好大爷 (221 bytes) 19:12:04 10/04/99 (0)

历吏!
送交者: 酒心 于 October 04, 1999 19:27:51:

回答: 回众家兄弟兼点文复战况 由 笑嘻嘻 于 October 04, 1999 18:53:02:

只说两句,笑兄写了这么多,可见功力不凡!

但是,当前勾践也象这样要去显的话,他能复国吗?

好象记得毛有这样一句话:穷则思变,越穷越要干
革命。关健是在“干”字上,而现在,我倒是觉得,
真正要中国硬的地方,你硬不起来,却象浪荡子弟
一样的去浮跨。

另外,楼下有朋友又说到“屁股决定脑袋”是自然科学
等问题,好象理解错了,我只是说,不管什么人,他总
要受某种意识形态的影响,这同样要反映到他的意识倾
向上,所以说,“屁股决定脑袋”,在社会科学里,是
客观存在的,也是必然的。在自然科学里,学术上的分
歧是探讨性(寻求自然规律),在社会科学里,学术分
歧是争论性的(谁也不服谁)。

多嘴两句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04, 1999 19:41:55:

回答: 历吏! 由 酒心 于 October 04, 1999 19:27:51:

酒兄是好久不见,嘿嘿,有空把那个网恋在贴一把,
俺哥几个好好边看边品一下还不错。

关于这问题俺就再谈两点,自古就有以民同乐,元宵重阳都有宵禁,
都有灯节,这也是百姓习俗,黑黑,想想中共能把这江山坐这
五十年,没有一庆也是不该,二该是现在下岗这么多,么真搞
不出点气氛还是把一国庆搞得凄风细雨鬼哭泣的,让老百姓
表决老百姓也不同意,这是对国不稳;黑黑,就你说的,多论
浪费口水,俺也是狗操心把毛掉光,上网就扯蛋来的,嘿嘿。

这样吧,我换个笔名跟你谈政治。^&^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04, 1999 20:36:59:

回答: 回众家兄弟兼点文复战况 由 笑嘻嘻 于 October 04, 1999 18:53:02:

这样吧,我换个笔名跟你谈政治。^&^

昨天给你回了半天的MAIL竟然没有发出去,俺的网景有了BUG。:(
笑嘻嘻你是属九十年代的人吧?怎么没有看到电缆宝宝的,这阶级斗争的
弦也绷得那么紧?大江开黄口可是在小皮来之前,连带了CG一起的,你说
是政治原因么?
如果是,反正贴子都还在,哪句是卖国了,请他拿出来看看,也给个说法。
如果大家都认为这该骂,那我也不好说什么的。

接下来谈谈政治吧。
我换了笔名,你们也不用客气了,有板砖就扔就是了。
先讲台海。
第一,打过海峡是下下策。
台海是战略要地当如徐州为兵家必争。这个不用讲。但打是下下策。我已经
说过了,这一声“打”很容易,但是这血迹要擦干不是很容易。整个中国会
成为怎样的境地,难讲。不要说刚刚中兴起来的经济可能会倒退,国内自身
的混乱也极有可能产生,那么中国百年来军阀割据的状况仍然有可能重现,
外国列强趁机掠夺的黑爪照样可以伸进来。
如果大家认为这是我的胡乱想象妖言惑众,那就免谈其他了。
第二,这“不战而胜”才是上上策。
君不见当年共党夺天下的时候也知道留个心眼不弄成一个烂摊。所以才有了
傅作义等人的“投诚”。
而今天的共产党,却把台湾弄成了一块粪坑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
李登灰的“两国论”怎样一步一步得逞,大家比我是清楚的。他固然可恨,
我们在外交策略上有失误么?我看还是有的吧?
国内有一帮人是天天喊打的,可是老李这一步一步也走了几年了吧?你喊归
喊,他走归走,而且非常示威地看着你。
你能拿他怎样呢?
打?!
这气似乎不能忍了,可是为什么还是忍了那么久呢?因为还是在争取这“不战
而胜”的机会。
这机会在前两天的地震中忽然灵念一闪了。说句不该说的话,俺当时听到新闻
就是一句:李灯灰的报应呵!过了一会才觉得这无辜的人毕竟是死了。俺这样
叫对他们不公平。但是在与文复一位网友的交谈中我也谈到:

(因为ICQ是倒过来的,所以要反过来看。)
9/22/99 11:17 PM ditto 就是啊,所以晚一天打仗,避免的希望就多一天

9/22/99 11:17 PM HAI 是啊,一打起来,就是杀戮。很惨,普通人,跟这些军国大事有
么关系啊,
可到时候,死得全是普通人,决策者根本就没有生命危险。

9/22/99 11:14 PM ditto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你以为台湾人不会象我们一样想?他们比我们还迷信。很多人一

也会想那是台独的报应不台独的人就会利用这一点。
这次大陆姿态高一些,两岸的敌意就小些,是好处,也许可以重

下来谈判。如果这样,岂不比开战起来两败俱伤的好?
昨天看电视,那些台湾的兵根本是学生仔嘛,还戴着眼镜‖打什
仗?!

9/22/99 11:12 PM HAI 你是说,现在台湾震了就能避免开战了?

9/22/99 11:10 PM ditto 我不好战
但是我觉得这样也许可以避免更加多的死亡
如果开战,会大大超过1500

9/22/99 11:08 PM HAI 小丫头,很好战的啊~~

9/22/99 11:07 PM ditto 呵呵
我也是这样讲的
我说人不报应天报应,就可惜没有震死李灯灰

9/22/99 11:06 PM HAI 宣布送钱了。
国内民众,普通老百姓,听到台湾地震的消息,绝大多数人的第

反应,居然是:搞台独的报应。
看看,民间的火药味有多年浓

9/22/99 11:04 PM ditto 有什么消息么?国内对台湾现在怎样?好象送钱去了?

我当时觉得这是策反的大好机会,但不知道怎么据说有个红十字会的混帐笨蛋竟然说了些不合
时宜的话,于是弄得反而关系更为僵化。白白失去了一次用1500换15000,150000,甚至更加
多条命的机会。

综观当今状况,这台湾是应该做大于说的时候。有些事情,做就做了,说是说不得的。这一点
李大嘴比老江有过而无不及。
台湾内部现在还有主统派,这些统派就是可以争取的力量。如果连他们也失去了,这仗就不得
不免了。
我以为在网上也是。正如楼下留香网友说的,网上在大陆网站玩的还大部分都是些中间偏左
的。
他们应该是可以争取来帮我们的力量。将来的台湾收来了,是一堆废墟几百里无人烟好呢,还
是如现在的北京上海基本保留城市设施好呢?
在这“保留”过程中,还有阶级敌人会破坏的,谁去管?还是要那些土生土长的左派站出来。
老地主,你别以为一个飞弹过去你家人还有命。你的打算是最好的,恐怕到时候你自己也会自
身难保的呢。
中国怕乱,所以禁了法轮功,所以对李的“两国论”至今没有实质性的还击。
这里有个两难的问题,
一难是怕分裂。这样就不得不打。
二难是怕不分裂。这样就要为不战而胜抢时间:一是大陆自己国力强盛,二是不能失去台湾
内部的主统派。(随着时间推移,从大陆去的老兵都归天了,出生在台湾的新一代听从的只有
台湾的教育,不可能再被争取了)

由此可见:
台湾问题以和平解决最为妥善。和平的办法是尽量争取人心同时增强力量。台湾毕竟是区区
小岛,如果让更多的台湾人知道“大中国”才是未来的出路,恐怕比现在拔了拳头对人家威胁
“你不投降就打”要好的多。台湾人对中共没有信心一是台湾的报纸宣传的,二是实在隔膜了
很久。我们不是也是到了周围开始有了穿金戴银的观光客出现的时候才知道台湾不是“生活在
水深火热之中”的么?如果我们都有机会用自身的素质和言行让台湾人觉得中国大陆的人还是
讲理性懂尊重的,相信大多数台湾人还是会有所感悟。退一万步讲,就算开战以后收复,那么
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还想飘扬的话,恐怕还是需要治理--相信久而久之,老百姓生活好起
来就会顺服。否则的话,就算一时统一了,谁能断定五十年以后又有人要分裂呢?香港用的是
“港人制港”,虽然董老大也是个乖乖鸟,但毕竟是一种说法。
老毛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他始终没有懂得这守江山靠的不是枪杆子。从唐贞观
之治到清康乾盛世,推行的都是仁政。而不是暴戾。
万不得已,那就是下下策要打!这“打”字可是说说简单做做困难。
还是我上面讲的要考虑到后果。俺也是在共产党手下做过几年“喉舌”的,自然有些领会文字
之间的奥秘。老江的每次讲话都是“保留权利”。什么时候实施这个权利呢?有没有忍让的界
限呢?都是不清楚的。既然不清楚,这仗就更加难打起来。因为自古开战要一个“理由”。
现在明摆着台湾一直以独立王国自称。咱们在美国更是深感其痛。TANWAN和MAINLAND CHINA
从来就是分开的。
如果这理由还不充分的化,那么要忍到什么时候才能释放权利?
这飞弹也好,阅兵也好。一次两次是可以的,三次四次就不灵了。这“狼来了”的故事大家
都听过吧?俺有个小朋友最好玩,她说,你们大陆要是打台湾我第一个回去!
我就说,我也上前线做从军记者。:)
可见一个小女生都没有被吓倒,要吓倒老百姓恐怕很难。能不能吓倒李灯灰呢?事实证明也
未必,射了飞弹可以求美国大爷保护,航母开走了又尾巴翘起来了。
依我看,如果真的要打,学学皇军“悄悄的进村”。:)
什么时候看到台湾人民在睡梦中被“一举统一”了那才是大大的好事。否则还是内战的范畴,
并不划算的。
这样的战略战力和战术,都不是有些人靠卖大力丸式的喊打可以做到的。用一句俗语:
RATHER DO THAN SAY!

暂时写到这里。下篇再讲国庆。
这里今天的贴子我粗粗看一下让我想起陈凯歌的“少年凯歌”。当年为了证明自己是“革命”
的,陈凯歌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把毛主席的像章别在了肉上;二是举起鞭子抽打了父亲!
文革的狂热就在于一句:亲不亲,阶级分。
依我看,这样的事情还会再来。
我是个俗人,虽然不会象少年凯歌那样极端,但喊两句口号表明立场还是可以的。:)
打倒李灯会,打倒台独分子,解放台湾,统一中国。。。
还要叫啥,俺都一一叫来?:)

劝我不要谈政治的朋友我心领了,上面是我的立场表述,不算什么真知灼见,你们有板砖也
尽管扔,还不清楚我的立场的尽管问。
虽然有些悲哀,但也不得不如此了。

没人想听你谈政治
送交者: 巴依 于 October 04, 1999 21:29:48:

回答: 这样吧,我换个笔名跟你谈政治。^&^ 由 ditto 于 October 04, 1999 20:36:59:

那在猫窝贴的那一大串,俺班上那个电脑不识
中文,只看见你的名字还几千比特。有什么苦
什么冤现在还可以说。

你觉得老爷的帖子过份了,老爷后来自己也觉
得有点过份。但是,这是你先对别人过份的,
老爷看了几帖全是你在骂重要讲话的,还和那
个骂脏话的台独勾结在一起,让人看了气不打
一处来。你要是坚持说为了意气和台独在一起,
那么老爷骂你一点也没冤枉你。

平时老爷对别人的不怀好意和冷嘲热讽都不太
放在身上,但是碰上台独及其同伙就绝然不同
了。老爷就是爱看别人骂台独,就是要打为台
独说话的人。你反对也好,骂老爷也好,这点
老爷是不会改的。当年老爷为一个粗话骂台独
而被华通封IP的印第人就和冷眼干过仗,同样
也和观泉干过仗,对你好几次插上来让老爷骂
不下去的事,老爷算忍让多次了。

如果不想卷入是非,今后你最好不要插入任何
台湾人和大陆人的是非之争,你不知道那样是
多么的招人恨。要是这样,老爷就给你道个歉。

反过来,你真的自以为是,和台独讲义气,反
过来向同胞‘讲理’,那么今后再有误伤也怪
不到老爷了,大不了老爷豁出这几年混网的名
声,也一定要骂个痛快的。

借CG和许多人的话说,在这里不谈政治,你
的政治观点大家很清楚,要不敬亭也不会把
你划为黑五类和他自己一拨了。老爷的观点
也很清楚,你尽可以加上极左或文革遗毒之
类,问题是在文复,老爷不希望极左分子和
黑五类再起冲突了。所以,今后别人和台独
吵架,希望你别挡道。

小女子有冤。:P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04, 1999 21:47:17:

回答: 没人想听你谈政治 由 巴依 于 October 04, 1999 21:29:48:

我什么时候挡过骂“台独”的道?这重要讲话有没有上来先骂:
你这个臭台独,然后再接后面的话?
我都跟红尘说明不要阶级斗争那么紧张了,他还跑来做无理头?
在这之前我跟过小皮什么贴子么?
真正岂有此理!
要不是看在老爷你是疾恶如仇的份上,俺昨天也不用那么写贴子了。
你当我真的分不清好坏,看不出人的用心?!
我谈完政治是为了要讨个公道。有人骂了人不敢承认原因,跟老爷
你比起来,嘿嘿。谁是朝政治论点来的,谁是朝人生攻击来的,俺
眼里一点砂子都没有。^&^
这谦你不用道,我根本没要怪罪的意思。

骂了就是骂了
送交者: 巴依 于 October 04, 1999 22:09:12:

回答: 小女子有冤。:P 由 ditto 于 October 04, 1999 21:47:17:

老爷也不否认,而且话也说清楚,今后你要是
不再为台独一两句假仁假义的话去讲义气,那
么老爷道歉。要是你觉得受人滴水之恩就涌泉
相报,那你就去死吧,老爷也绝不手软。

你去看看也来的帖子,人家的冤可比你大吧?
你是文复十八般兵器上名列第一?的人,让人
觉得帮台独打自己同胞,还有众土匪碍于面子
无人作声,这样欺负新来的有没有道义?老爷
扯破脸也是一定要站出来的。

星期五在猫窝贴图贴到一点多,确实没有好好
看你们吵什么。但是你那个什么小皮,却一眼
就能看出是来挑拨的,其间不是没人劝你,可
你坚持要和那种杂碎混作一堆,那么有人用再
脏再恶毒的话骂你都不奇怪了。还是那句话,
你不知道你扮演的角色是多么遭人恨。

若有定力,不妨看看也来等人给老爷的回帖,
人家的悲愤你能理解吗?

理解的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04, 1999 22:27:43:

回答: 骂了就是骂了 由 巴依 于 October 04, 1999 22:09:12:

我有要求伸冤么?要求他们不准骂我么?
说明我分得很清。
重要讲话要是死了不能说话这里有他的兄弟站出来
说一声他到底为什么要骂我?!
要是他是为了骂台独,我们彼此都属于误伤,如果
是别的,嘿嘿
就因为有人妄图用“台独”的幌子来搅混一坛子水,
所以现在大家都以为我是咎由自取了。
我对小皮说的话你也看见了吧?你要是聪明人就该
明白我的意思。容易背叛敌人的人也容易背叛同志。
至少我看到的小皮的贴子是帮我骂男坐地炮。没宣扬
什么台独嘛。过激的地方说坦克压人,洪水什么的我
也看见有人骂地震报应了。这都是打架。
小皮要是在就吭一声,他到底是不是台独。这要不是,
岂不连我一起冤枉进?
又不是中了真正挑起这场灾祸的元凶的奸计?
老爷有空,贴子是要一点一点看的,旁观者的有些分
析也是要用脑袋去想的。
好了,晚安啦。

巴依这话说得毒
送交者: 敬亭 于 October 04, 1999 21:51:45:

回答: 没人想听你谈政治 由 巴依 于 October 04, 1999 21:29:48:

“你的政治观点大家很清楚,要不敬亭也不会把
你划为黑五类和他自己一拨了。”

这么说俺果然是黑五类,还连带着DITTO一起拉下了水?:(

俺是接受红墙师姐的训,至少一周绝对不在这里谈政治,
可这里怎么忽然变成台海大战的分战场了?

皮尔盖之和重要讲话那几天把文复搞得乌压压的一片粪,
俺根本就没看细。奇怪的是俺记得重要讲话和皮尔盖子
一起被采购员正法的,怎么重要讲话连骨头都没了,皮
尔盖子还能上来?

这皮什么时侯成了台独,什么时侯有连DITTO一起卷了进
去,俺更是搞不清楚。无论如何,俺觉得巴依对网上女
性这么说话,怎么也说不过去。巴依我觉得怎么着还是
在理之人,对男的说话在这么糙那好说,对女的这么着
就太有失风度了。

您不爱听就当俺没说,要骂也成。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