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红墙 于 October 21, 1999 10:58:39:

送交者: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周末闲来无事,翻到旧东西,还被自己写的故事感动了一点。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红墙

要说起来,中国对同性之间的感情还是满宽容的。当然了,
也许这种“宽容”是和新中国之后的高温灭菌有关。大多数人
根本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东西,也想象不出两位同性之间在一
起会做些什么。人们看到一男一女在一起就会风言风语,而对
搂肩搭背招摇过市的男男和女女没有丁点的反应。如果不是十
分的疯狂的话,北京故事里的陈捍东和蓝宇对外完全是哥哥和
弟弟的关系,最多加上“干哥哥”“干弟弟”。这种“干”亲
关系可以好到住在一起。但是,人们不能知道住在一起做什么,
一旦知道的话,两人不想死也得被唾沫星子淹得摸不到南北。
中国人大概最讨厌“性爱”,而“情爱”则可以接受。

看了很逼真的北京故事,让我想起另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都
还活着,还在一起过日子。她们没有象捍东和蓝宇那么轰轰烈
烈,她们平平淡淡。在她们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后,我们不得不
说:也许平平淡淡才是真。

故事发生在上海。两个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同时分配到上海某
家大医院。不知是先结识了彼此才成了室友还是成了室友才相
识。总之,大家能记得的就是同吃同住同上班的一对女友。偶
尔拉手是肯定的,但在人前从没有含情脉脉也没有热烈的亲吻
或难解难分的搂抱。证据是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人家两个很好
呗,好到你不能在一个面前说另外一个的坏话。这很自然不是,
好朋友铁姐们都这样嘛。

谁没有过同性好朋友呢?至少我是有过的手拉手的女友。

总之,很正常的一对铁姐们。而且一铁十几年。两个都从抢手
货成了次品,青春的红晕已经不可避免地挂上了岁月的风尘。
只是两人仍然时不时地手拉手去上班去逛街。现在猜想,私底
下大家还是嘀咕过的:神经病,好好的女孩儿家不出嫁。但大
家很快就原谅了:两个人住一间房,不给领导找麻烦,有什么
不好呢?两个找男朋友都太挑剔,活该一对!最难过的该是两
人的父母了。但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太“怪”,老嫌人家男
同志什么脸太白,胳臂太粗,吃饭时筷子乱动,走路时东看西
望。这都是哪儿哪儿?他们还感激对方的女儿,与自己的女儿
做伴。否则,我们的女儿不是更可怜?

六十年代,上海有支援兄弟省份这么一说。其中的一位女医生
很不幸地被发配到不太远的安徽。当然,党的任务不得不接受。
泪水相别这一出一定要上演了。这中间肯定有故事,我不能细
细道来。闲话少说:另一位女医生主动请缨要求是到同一个地
方。大家瞠目结舌:上海呀!这可是人人想留人人想进的大上
海呀!你这一走恐怕一辈子就甭想回来了!想嫁回来都难了!
当然,组织上一听特高兴。另外的几位男士的太太一起闹到院
部,要死要活就是不要男的离开上海。于是,这位女医生被树
立成“典型”“标兵”,如愿以偿地去了她的她去的地方。

仍旧一房一屋檐,仍旧不婚不嫁。然而年近四十的她们不免心
里惶惶然,下班回来屋子空空几乎没有事做。这中间怕也是有
很长的故事的,按下不表。且说她们最终共同领养了一个男孩。
话说回来,领养孩子也有情可原的,老姑娘了,想嫁也嫁不出
去了。不领养个孩子,老了怎么办?

其实,到这个时节,我仍不能确定她们是真还是假同性恋,也
许还是两个要好的女友,因了什么原因,你没出嫁她没有嫁人。
两个人决定做伴过一生,领养个孩子养老。有啥可嘀咕罗嗦翻
白眼儿说闲话的?

男孩大了,上学了。他说:我妈,我爸。大家笑,问:谁是妈,
谁是爸?他很平静地说:她是妈,她是爸。

故事讲到这里就快结束了。如今这男孩子已经三十多,已经成
家有老婆有孩子。他们一家常常回去看妈看“姨妈”,到底不
是爸。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同性恋,SO WHAT?三四十年都过去了,
说难听点,她们都是入土半截的人了,有什么可批可斗可嘲笑
可责备的?就是一些闲人说些闲话,她们淡淡地笑过,对望一
眼就走开去。她们已经很少手拉手了。但她们一起上班,后来
一起退休再后来又一起回聘,她们一起做饭一起看电视一起上
街一起聊聊儿子小时的趣事孙子现在的调皮。老来伴老来伴,
真是伴了。

恋不恋不重要了。余下的是几十年岁月沉淀下的情,浓淡自知。

所有跟贴:

看到一篇国内对男同性恋者及其家庭调查的报道 - 施雨 (190 bytes) 12:38:18
10/10/99 (0)
这问题到迷国就更复杂化了 - 笑嘻嘻 (592 bytes) 09:52:02 10/10/99 (2)
是呀!咱也是深受其害... - 采购员 (60 bytes) 10:35:45 10/10/99 (1)
笨蛋,把女友的女友也抢过来不就解决了? - 一老中。SR (78 bytes) 10:49:04
10/10/99 (0)
婚前好友 - ditto (9353 bytes) 09:45:15 10/10/99 (16)
地多啊。。。 - finger (140 bytes) 09:55:05 10/10/99 (6)
寂寞女儿心 - ditto (384 bytes) 10:08:53 10/10/99 (4)
滴滴,你也是“感情比较丰富的”,不要不打自招乐^Q^ - 施雨 (0 bytes)
12:47:12 10/10/99 (2)
呵呵,坦白从严,抗拒更严。:D - ditto (137 bytes) 13:59:38
10/10/99 (1)
饶乐俺八,雨JJ一把老骨头经不住啊。。。 - 施雨 (59 bytes)
15:58:47 10/10/99 (0)
还要龙阳之好,听起来就更好听多了:)嘿嘿 - 笑嘻嘻 (0 bytes) 10:11:34
10/10/99 (0)
这篇文章就隐射了指头的用途:) - 笑嘻嘻 (0 bytes) 09:57:05 10/10/99 (0)
隔一下行,上面有乱码 - ditto (9403 bytes) 09:50:54 10/10/99 (8)
打个物理名词:) - 笑嘻嘻 (25 bytes) 09:53:57 10/10/99 (7)
笑嘻嘻,你一早起来意淫哪?:D - ditto (51 bytes) 10:11:30 10/10/99
(4)
俺是给你当话外音 - 笑嘻嘻 (150 bytes) 10:14:26 10/10/99 (3)
俺记得亦凡有个同志版,谁给笑嘻嘻指条路?:) - ditto (0 bytes)
10:19:04 10/10/99 (2)
没意思,俺还去过 - 笑嘻嘻 (318 bytes) 10:24:31 10/10/99
(1)
各位再见:) - 笑嘻嘻 (0 bytes) 10:31:50 10/10/99 (0)
反射? - finger (0 bytes) 09:59:06 10/10/99 (1)
这个老师要好好学习拉:双缝干涉 - 笑嘻嘻 (88 bytes) 10:03:48
10/10/99 (0)
女的一般比较隐蔽,一下还看不出,但有这方面的倾向的比较多 - 采购员 (404 bytes)
09:14:21 10/10/99 (0)
是不是很多东方女性都有同性恋倾向? - 施雨 (190 bytes) 07:05:05 10/10/99 (6)
说句不客气的,如果你丈夫是Bi,你怎么想? - CableGuy (48 bytes) 07:11:00
10/10/99 (5)
很简单啊,接受得了就过,接受不了就白。 - 施雨 (0 bytes) 07:17:48
10/10/99 (4)
如果我的老婆...(是假设,现在还没有) - 采购员 (62 bytes) 09:21:05
10/10/99 (2)
老采啊, 怎这样没志气? - 插一腿 (99 bytes) 10:46:07 10/10/99 (1)
你看你看,插兄的理论才是正宗土匪指导思想。 - 一老中。SR (0
bytes) 10:52:13 10/10/99 (0)
说得也是。这年头Bi太多了,只不定身边有多少呢。 - CableGuy (26
bytes) 07:24:07 10/10/99 (0)

是不是很多东方女性都有同性恋倾向?
送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07:05:05:

回答: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由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大概小时候被灌输太多男女“爱爱”不清的观点,一直喜欢与同
性交往,觉得安全。

爱上同性,爱上异性,还是两性都爱应该都很无可非议,只要
爱上值得爱的。你说呢?

所以我写了“妇产科大夫”。

如果我的老婆...(是假设,现在还没有)
送交者: 采购员 于 October 10, 1999 09:21:05:

回答: 很简单啊,接受得了就过,接受不了就白。 由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07:17:48:

只要不把人从床上拉走,可以眼开眼闭...
不然,也得争个你死我活.

女的一般比较隐蔽,一下还看不出,但有这方面的倾向的比较

送交者: 采购员 于 October 10, 1999 09:14:21:

回答: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由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可能缘于女生与生俱来的依赖性?

男的独立性较强,比较在乎个体的生存空间(潜意识中)
出现这种情况的机会较少(但随着男性女性化的趋势形
势已开始发生变化)
男的容易招人注目,比方说,北京的西单公园?
上海的南京东路电力大厦前的阅报栏...

友情与恋情,区分的标志应是有无性行为,
肉体与精神是不可分的.

动物有没有这样的事?
这种令人作呕的事,发生在人身上是否也是进化的成果?
或者仅仅是一种病态的精神障碍?

婚前好友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09:45:15:

回答: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由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也翻一个“老古董”出来。这“都市畸恋”还剩一个“无性恋”。
以前是对“性爱”嗤之以鼻,现在时代似乎“进步”了,对精神
恋爱则要“奇怪”了。:D
真是河东河西,三十年都不到。
“出嫁”其实不完全是个同性恋的故事----或者改个名字叫“
婚前好友”。以前人家写的是异性的,这次我写的是同性的。
如此而已。

出嫁


“依,你记得收了那套《回声》去,得空的时候可以听的。”
歆荻一边在理着音响架上的那些碟片,一边头也不抬地说。
厚沉的窗帘隔断了一切。外面喧闹的都市这会子已经慢慢蒸发了,也是死一样的静。屋里的灯
光暗暗的--那只床头灯被歆荻用红色的绢帕遮了一圈,白色的墙壁上便悠悠泛着红光。两个
女孩子在慢慢打点着东西,各自怀着自己的心事。
“依,你开心点。明天要做新娘了呢。哪里有年这么样的,嘴都可以挂油瓶了。”歆荻一边回
头看坐在床沿上的依韫,想打趣逗她笑,一边顺手拿过一个塑胶袋,将那套《回声》装了进
去。
依韫还是在那里无声无息。歆荻也就只好缄默下来。自己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理着碟片。
这是一间十来平米的卧室,简简单单的,到处都透着女人的气息。很大的一张床,占了三分之
一的空间。床头的墙上挂着一把很大的红色的折扇,平铺开来,温暖着整个房间。书架上零零
散散摆着各色的书,有一些是管理的书,有一些是外文资料,还有一些闲书:小说,诗集,时
装,菜谱什么的,竟然还有一些名车杂志。可以看出主人的生活很随意,随意得有些漫无边
际。屋里几乎没有家具,连椅子也没有。地毯很厚,可以随处坐下来。除了床,最显眼的是那
套音响,把个轻飘飘的屋子,刹时弄的“沉重”起来。女人的护肤品和保健药在床头柜上堆
着,隐隐约约已经染了一些灰尘,大概是好久都没有动了。床上并排放着两个大枕头,白色的
一片,竟然有些个刺眼。房间里这会儿静得只听见钟摆的声音和微微的呼吸。空气虽不至于凝
固得冻结,可是隔得那么近,也只有心跳的声音了。
“荻,我会逃走的。”老半天没有出声的依韫此刻终于慢吞吞又很坚决地吐了这一句出来。
“傻丫头,胡说什么呀。”歆荻住了手,还是背对着,说:“你不可以这样不负责任的。”
“可是--”依韫住了口,没有再往下。即使微弱的灯光下,也可以看出她是个美人胎子,那
种古典瘦削的美:细长的眼睛叫人联想起桃花。她的鼻子小小巧巧的,有一种秀气却倔强的挺
拔。偏偏这样细致的一张脸,却张了两片性感而丰润的唇。玉一样白的牙齿笑起来会随意摆布
你的感官。无怪乎见着她的男人或者女人,都会同她开玩笑,叫它作:吻唇。因着这吻唇,依
韫本来玲珑的模样现在却装进了几分“现代”同“不羁”。
歆荻转过身来,看住依韫:她已经很久不敢看这张脸了。自两个月前得知她的婚期,歆荻就在
努力告诫自己去“忘记”。其实也是已经好久没有见着了。甚至是不打电话的。歆荻算计着他
们也该准备婚房和嫁妆了,努力不去想象可能的情形。于是整天把自己埋在文件堆里。新年开
始,公司的业务是忙得叫人又欣喜又头痛。要是以往,她的心是守不住在办公桌上的。可是现
在知道空荡荡的家里不会再有人等了,呼机上也净是客户的留言。间或有一两个男生来问好或
者约了去哪里消遣。可是心里总是恹恹的,落在半空中放不下来。今天是依韫打了电话来公
司,说明天就是婚礼了,想回来看看,理一些东西。歆荻明明知道那是借口,心里,嘴上都没
有办法拒绝。
酒柜里的酒还是依韫临走的时候添满的。她其实没说要走。她的东西也都还在。可是屋里不再
有喧闹,不再有饭菜的飘香了。这原本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她们各自占领一间,后来
就渐渐移了那间做客房了。她们常常有朋友来作客,来了就要赖着不走。两个女孩都是好脾
气,总是细细致致地替人家准备卧具。有天那间屋子里竟然横七竖八地躺了四个大男人:头天
晚上玩飞镖,赌酒喝,两瓶君度就转眼没了。
她们也不说什么,笑笑替那些男人收拾残局。她们的生活里,男人是雨后的云彩,可以偶尔为
之,那种美丽的感觉却是转瞬即失的。
“那个男人--”她们常常都不约而同说起这个词,然后不约而同地笑。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男
人,那一定是苍白寂寞的;可是这个世界如果只有男人,也是无趣极了的。“这个世界”。她
们彼此明白,那是属于她们的一个“古堡”,向来只有探险者,没有占领者。常常坐在那里一
边吃零食一边就说:“他昨天又叫速递公司送花来了。”语气平静里带着一点得意。“你小心
着,转眼就被人俘虏了去了。”另一个便打趣。
“不要!”说“不要”的那个就巴巴跑上来,在另一个的手臂上又揉又搓:“都说了不分开
了。”另一个就笑:“不分开,不分开。看以后变成两个丑老太婆谁要?!”“不要就不要
。”于是又笑:“我要就好。”两个人一起说,一起就开心得笑成一团。其实彼此心里都是明
白的,这笑声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的。只是她们都不屑去想,一起有意无意拖延着这种“可能”
的到来。这种鸵鸟政策,在漫天的沙漠里,还是很奏效的。

歆荻推了一张碟片进去,是《回声》的一辑。以前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们常常就躺在被窝里一
辑一辑地听过去。一边听,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彼此都觉得这样的生活是过得很安祥
了。白天纷纷扰扰的世界里,可以扮演的角色这会子都卸了妆,清汤挂面的,好爽心。想着以
后再听不到“回声”了,歆荻觉得黯黯的。她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不能让自己的失落感
来影响到依韫。“你终究是男人的。”常常看着依韫漂亮的叫人怔慑的脸,歆荻就忍不住说。
“你也是。”依韫调皮地回一句。然后大家就都不响了,觉得无趣。以后就尽量避开那个话题
不讲。

“以后自己看了的书要记得放回书架。东西煮在煤气上别自己跑开了--”歆荻蹲下身子开始
帮依韫理箱子。“要做人家老婆了呢,是大人了。男人面前,不要太任性了。他们不喜欢的
。”她尽量装着轻松的样子,鼻子却老是跟她作对似的。
“不要!”依韫又是一句。
“随你。小龚是好人呢,本本分分的,也能赚钱给你过好日子。迭种男人不嫁,侬不要忒'寿
头'(傻瓜)喔。”她故意说了一句上海话,想叫依韫开心。自己的眼泪却在眼眶里打着转。
“荻,你说,'不要走'。”依韫小声得几乎是自言自语。
“说傻话呢。不要走,留在这里做什么?明天的婚礼那么多人巴巴地等着呢,你想要杀了他们
阿?”
“不要,就是不要!”依韫竟然疯了一样得叫起来:“我不要离开你---”
“我不要离开你--”她一直在嘴里重复着这几个字:“我不要离开你的--。”
歆荻被她叫的心痛开来,竟然是狠不下来了。其实以往每一个失眠的夜晚,她都想跳起来抓
∫黎刮剩何裁矗裁此祷安凰慊埃课裁匆肟靠墒撬靼祝馐侵站康难≡瘛F叫亩
郏绻亲约合扔龅叫」ㄕ庋跫糜忠恍囊灰獾哪腥耍约阂材驯2欢〉摹?吹饺思仪
W藕⒆拥氖郑彩窍勰降摹<堑糜幸淮危锹饭愠〈蟮溃抢镉懈龊⒆釉谝∫“诎诘胤
欧珞荩投砸黎顾担骸耙溃院笪颐且踩チ煲桓霰幢龋颐且蛔笠挥仪W潘欧珞荨!毕肷
桓龊⒆哟蟾攀桥说奶煨园桑3T诎胍剐牙纯醇焖囊黎梗拖耄恢雷约嚎赡芪
岢侄嗑谩1暇褂惺焙颍惚艿男氖抢鄣摹
“依,你乖乖的。不要说傻话了。这里一直都是你的家的。即使你去了,不开心,也记得回
来。钥匙你自己留着。那间客房我改天出租给人--一个人空荡荡的,晚上有点怕。”歆荻苦
笑了一下,继续说:“我们都是俗人呢,哪里逃得过的?谁不是在分分秒秒算计着幸福呢?我
懂的。”
歆荻慢吞吞地说,心里是知道的,这一别,恐怕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依韫睁大眼睛,桃花滴水,晶莹剔透着。歆荻抬起头,正好四目对住,竟痴痴地都说不出话
来。
她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纤细的指尖相互交错着,又慢慢收紧了。彼此都觉得痛楚,大口
大口地呵出凉气。
“依。”歆荻懊恼自己两个月来苦苦筑成的防线竟然顷刻就要被粉碎了。“不要走,依,求
你,留下来。”她大口大口吸着气,终于是没有发出声来。
“依,不早了,把这些东西理了,我帮你叫辆车回家。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什么都会重新开
始的。”她抬起头,脸上挂着笑,凄楚而迷人。
依韫的手还在那里握着。迷迷蒙蒙一脸一身,叫人忍不住想抱她,吻她。歆荻克制着自己没有
动半寸,慢慢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勉强再笑一笑:
“好好爱他,好男人不多的。”
“爱的。”依韫的手还留在半空中,却舍不得收回去。“我知道,这点爱,做其他恐怕不够,
可是结婚,却是足够了。”
歆荻听得呆呆的,不敢去接茬。
“荻,我知道自己不够勇敢的。你样样都好,我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我不能输掉的。”依韫
涨红了脸,努力往下说。“可是这世界上的事,天老早就安排好了。天是存了心思要折磨我们
的。否则它怎么就让我们都是女人?偏偏都是女人才好,才教我懂得了你的心思。我的心思,
这世上,也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懂得了。你懂,却偏偏又不说。就这样欺负我,你存心-
-”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任性地跑过去抱住了她的身体。
眼泪慢慢滴落下来。歆荻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这动一动,自己就会化去了。她的身体僵硬着,
冰冷着,听不见这空气里的声息。那么多孤单的夜里,她都没有为自己哭泣,一支烟,一杯
酒,咬咬牙就过去了。可是现在这样生生地要面对,痛楚得她无法自已。
“依,我是爱你的。”她依然是一动不动:“爱你,才让你去的。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让你心
里的爱倾覆了去的,恐怕是没有一个男人了。可是明明你又是需要男人的。这些个矛盾,我也
是知道一点的。”歆荻长长舒了一口气,继续道:“不让你去,是我自私。可是让你去,我还
是自私了。怎样做,都是爱你,可是却还是自私到要你自己去选择。其实你怎么选,我都是会
不安的,这还是自私。自私到不肯负一点点责任。如果我开口请你留下来,你错过了这场婚
姻,你心里还是会怨我的。我知道我们就不会再是从前了。而我欠了你,我怎么保证自己就一
定还得起?!倒不如由着你去了,看起来算是你负了我,我倒是心安理得了。于我,是不是更
加自私?”
依韫听着不敢出气,从背后抱住歆荻双肩的手慢慢松了开来。歆荻趁机站了起来,依韫也跟着
站了起来。
“依,”她的嘴努了努,却再也说不下去了。便一把紧紧抱过了她来。她们紧紧相拥着,唯恐
这一分开,就象尘土一样,碎在空气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屋子里的音乐缓缓流动在她们中间。她们依然抱着,这时开始随着音乐慢慢晃动。歆荻轻轻抚
摸着依韫的长发,凑着她的耳根小声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跳舞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
“我要是男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依韫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着,梦梦悠悠的竟然不知身在
何处。
“依,我答应过你的。我都不会忘记的。”柔情的慢板里,她呵气如蓝:“四十岁的时候我们
还是会这样,慢慢地抱着跳舞---。”
“要是那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小女人,我们就一道喝一杯下午茶,说说怎样好好'相夫教子
'。要是我们不能够好好去爱,就试试是不是还可以回到过去。让你的贝比叫我妈咪,我们一
左一右牵着他放风筝---”
依韫轻轻地将头靠在歆荻的肩头,闭着眼,任凭泪水一点点滑落下来,双手紧紧抱住她的腰,
怕这转瞬间就是隔世了。
“依,你不要担心我的。”歆荻腾出一只手来,用指尖轻轻替她拭去眼角的泪。“志豪说他在
找房子。我想请他搬过来,陪我一段时间。等你稳定下来,我也看看,是不是可以和志豪搬到
一起---”
“其实我们终究还是逃不过男人的包围的。不过好在也习惯了。你说的对呢:这点爱,用来嫁
一个好男人,足够了---。”
音乐还在继续。她还在抱着她,慢慢晃着,慢慢呓语--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地多啊。。。
送交者: finger 于 October 10, 1999 09:55:05:

回答: 婚前好友 由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09:45:15:

我怀疑50%的女人有这种情结,剩下的50%受这种情结的影响。

这2天你怎么不交张老3了?也不和历史课代表聊天?

老师很关心你的呐,差点贴寻人启示。

寂寞女儿心
送交者: ditto 于 October 10, 1999 10:08:53:

回答: 地多啊。。。 由 finger 于 October 10, 1999 09:55:05:

呵呵,以前讨论“蓝宇”的时候,说过同性恋有两种,一种是
“心理”,一种是“生理”。女生之间前者多些。一方面中国
女孩的确有一种怕“被男人欺负”的情结,另一方面情感需要
发泄。可能这样的都归属于BI,或者根本什么也不是。
自古诗人音乐家画家多同性恋,我猜想是从事这样职业的人情
感比较丰富。莎士比亚,屈原都被网人们考证过有“断袖”之
癖呢。^&^

俺周末只能得空上来一会儿。呵呵

这问题到迷国就更复杂化了
送交者: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09:52:02:

回答: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由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象开剥说的这年月都玩个BI的花样,没这玩意还不太新鲜了,
不过采蛙言之有理,不是那个服波娃就说过女人的同性恋倾向
是以生具来的,没看见美眉们没事情就喜欢两个两个的去散步,
^O^探讨到同性恋问题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问题,象红老师
说的:)从这俩同性恋的根子本身还是有传种育苗的欲望,
就是没办法实行这个理想,只好依靠外来的提供,当然这种提供
的方法无论如何其实在浅意识中是为二女不为接受的,
这也是不已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要拿天敬亭真搞出用两颗
卵子提出另个卵子的神马“滴恩哀”:)再搞点生长素
嘿嘿^O^不用外物的力量也能让没无卵鸟人当爸爸妈妈,
嘿嘿,借题发挥!借题发挥!不当数地。

是呀!咱也是深受其害...
送交者: 采购员 于 October 10, 1999 10:35:45:

回答: 这问题到迷国就更复杂化了 由 笑嘻嘻 于 October 10, 1999 09:52:02:

宝贵的约会时间被女友的女友抢去了,
这滋味不知是酸还是苦...

看到一篇国内对男同性恋者及其家庭调查的报道
交者: 施雨 于 October 10, 1999 12:38:18:

回答: 同性之间的情与爱 由 红墙 于 October 10, 1999 06:23:37:

这些男同性恋者都有妻子,子女。
在调查中有个共同的现象是:
男人都表示对婚姻很无奈,作丈夫很痛苦。
女人都表示对婚姻很满意,丈夫温顺,并且从不多看女人一眼!
一辈子不犯生活作风问题。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