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江湖奇人奇事录 ----- 与名老中医浦辅周之奇遇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大江 于 October 30, 1999 14:13:12:


送交者: 大江 于 October 23, 1999 09:11:56:


早两天中。SR指责本人帖中时而牵涉有名之人有摆谱之嫌,
其实本人多数时候乃是信笔写来, 并未作此之想也。
偶而提及一二人士, 又大多语焉不详, 现在既然中。SR
提醒在先, 本人就不妨把当年浪迹江湖之时得遇之不平
常之人和事略书几笔, 也可以让大众在茶余饭后有点机
会得知些平时或许见不得听不到的事情。只是由于本人这
写的都大体是真人真事, 如果这里有人刚好知得此人而
本人因时间久了记忆有误, 那就恭请明确指正, 本人感
激不尽也。 这些帖子某些时候之后, 我有空或许会加以
砍削弄去报章卖钱, 欲共享稿费者亦望来MAIL明告也。


==================================================

现代江湖奇人奇事录 ----- 与名老中医浦辅周之奇遇

==================================================

浦辅周, 四川某地人者, 家中几代中医, 少时即博览
群书, 施惠于乡人, 略长因国家多故, 离家四处游
学行医而技益精进。

新中国成立后, 浦以其出众医术而任职于北京中医研究
院, 进而兼职某军医院,并于一代名相周公恩来多相往
来而后有一段时期就专职看护周公, 使辅周之名得以实
至。工余著有”浦辅周医案“一书流传于世。 本人之得
以和那样的人物有所联系并进而因之弄出很多的事情来亦
和那书有很大的关系也。

话说那时本人虽是年少, 或因缘分有济, 于中医一道乃
大下苦功,在该医案未出版而私下流传之时, 自认于歧黄
之道,已略有心得, 平日和师父师兄弟等人游行东南数省
问难施治于江湖之上少有挫折,于是更增自信。唯每日忙
乱之余, 思及大丈夫之志, 应在雄飞济世以所学增益大众
之福乐为上, 岂能朝朝暮暮唧唧于钱财身外之物哉? 然
当时之时世,火德星微, 城狐社鼠猖行于庙堂之上, 草莽
之士, 只能潜伏以待时, 无可造乱以抗天。而内心实时
时忧闷不已。话说在阅完浦氏之医案之后, 发现其中的确
真知卓见很是不少, 而其文笔亦很是秀美流畅,和那时
喊打喊杀的文风是完完全全的不同, 只是里面也很
有几处似是不当, 和平日的实践很是不合, 于是就提笔致
信于浦(那时只知浦在中医研究院, 不知其它)一是说很佩
服云云, 二是有所请教, 三是直指某几处不确不当。 寄
出之后, 突然想到他那种人物必是锦衣玉食之人, 哪会理
睬我们那样的奔忙于江湖之中求一日三餐之温饱之人,何况
那种人物多的是代刀之人, 也不见得就真的如何有本事。 于
是就懒得再去费神。没想到大概是信发出去的二三个月之后
在我落脚的那个某省某县某公社某大队某生产小队,
本人竟收到老先生的亲手毛笔字回信。 信中言词极是诚恳,
毫无“大医,御医”的架子, 读来令人很是感动。更有意
思的是信中说什么阅我信后觉得本人”。。。。至少对历代
中医经典很是熟悉,。。。。。并应有至少三十年以上之诊
疗经验。。。, 极愿定时于京中一会。。。。。”等等。该
信同时附上我第一次去信的八分钱邮资以及回他这信的另外
八分钱邮票。。。。。。。。。。

大概又过了半年, 其中有好些周折, 于是本人只身奉师命
进京面会浦老先生, 于京中住了两个礼拜, 在他的身边
确实得益不少, 同时也见了好几位在京的所谓有名的人物
和因倒霉落难而有实学的人士。在离京之前, 得有一夜之空,
觉得这要走了, 以后何时再见面不可知, 心中之事总有放
不下的感觉, 于是就直告浦老先生, 浦老先生说“你下次
见我是怕很难了, 但我有几位弟子, 其中的高医生你有事
可以联络。 ”。 同时又说你推迟几天离京罢, 我很乐意
带你去见一位病人。。。。。。并告知我一些应略加注意
的事项等等。

三天之后, 浦老先生, 高医生和我和另外的几位人员一
起去了某军医院, 进门后, 其余的几位留在外面, 浦老先生
和我就直抵病房, 但见病人躺靠在帘子内的枕头上, 外面看不太清里面,
浦老先生以很明白的意思提出了我的心事, 希望听听他的
意见, 只见一两分钟后, 帘后一手伸出一笔, 往门外指了指,
又往门内指了指,再伸出四只手指晃了一下, 往下一按。
然后再无动静。 浦老先生于是附耳对我说“行了, 我们出
去罢”。 我当时觉得很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点都
不明白嘛。。。。

两天后, 我离开北京, 浦老先生说“那位病人对你说的那些
事你日后都会灵验, 你年纪轻, 日后好自为之, 细节你到
家后就晓得的。”。。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 我对比国家的变化和我的经历, 果然
象浦老先生后来信里说的到了时候的都应验了, 没到时候的
也心里有了些数。所以很是快乐, 只是浦老先生和那位病人虽是
我心中极为敬佩的人物, 但都不能亲眼看到这些,只有那位高
医生, 或许还能象浦老先生说的日后再联络欢谈呢。


注:

伸四指后往下一按者, 指那时的四十年后本人镇守东南为
国家效力为人民尽劳也。


--------------------------------------------------------------------------------


所有跟贴:

奇在哪里? - 燕赤侠 (0 bytes) 14:53:47 10/23/99 (1)
改名叫“我见过的名人系列”是不是跟内容更合拍。:-) - 燕赤侠 (0 bytes) 15:02:31 10/23/99 (0)
靠, 刚贴错行了 - 插一腿 (189 bytes) 13:18:09 10/23/99 (4)
噢, 忘了说了, 真对不起。。。 - 大江 (59 bytes) 14:25:14 10/23/99 (2)
你丫真他妈的牛逼,12岁就能老腔老调地和名医切磋,牛啊,你这个牛逼筒子! - 新通讯员 (0 bytes) 18:03:56 10/23/99 (1)
没什么的, 只是你没见过而已。 - 大江 (175 bytes) 19:20:59 10/23/99 (0)
插兄的确高明。。。。 - 大江 (28 bytes) 14:20:09 10/23/99 (0)
嘿嘿,妈的。真要有那么一天但愿你别倒鸦片。 - 一老中。SR (48 bytes) 10:06:22 10/23/99 (1)
中。SR兄说好本人很是高兴。。。。 - 大江 (66 bytes) 14:21:55 10/23/99 (0)
指点大江的高淫别是李大师的师傅吧 - 流寇 (0 bytes) 09:58:19 10/23/99 (0)
老实交代:你是人是神?不要跟我说你是半仙。 - finger (228 bytes) 09:47:25 10/23/99 (2)
finger兄我那已经说得很TNND明白了嘛 - 大江 (49 bytes) 14:23:16 10/23/99 (0)
猜猜看 - 插一腿 (185 bytes) 13:15:15 10/23/99 (0)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