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足球缘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June 15, 1998 07:06:09:


要说我平生认识的第一个“名人”,其实和“足球”
太有关系,那就是现在鼎鼎大名的国家队和上海申花队
的队长,范志毅。
不知道我的“足球缘”是不是从这里结下的?:)
认识范志毅的时候,他是我们“隔壁班里的男孩”。人
人都知道,“那个踢足球的小毅。”
彼时我们都是小学两年级的学生,有一段时间也在一个
运动队训练。我记得小毅的外公是少体校的教练,所以
很早就转学走了。其实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培养出不少
好球员,象前国脚王刚和柳海光,都算我的学长了。
我们学校出球员,恐怕还和学校有一个诺大的操场有关。
在寸土如金的上海,一个拥有300米环形跑道的学校是不多
的。所以中间可以容纳一个小小的足球场。 记得还是刚刚
“开放”那阵,我们学校就接待过日本什么省的少年足球
队。记得那天范志毅是被急招回学校的,印象里这是最后
一次看到他了。
我小的时候“皮得拆天”,下课的时候,就混在男孩堆里
瞎玩。所以男孩子的那些游戏我几乎没有不会的。:p
包括也曾经,上场踢过足球。说来不好意思,常常只是被人
充数做后卫,还做过守门员。最最“风光”的一次,我做了
班级比赛的“裁判”。判错了球,男孩子们来争,我就把哨
子一吹:你们再不听,好,我不做了,你们自己踢吧。
结果“比赛”继续,那时候大家都小,玩得开心最重要。我
小小“动用职权”,纷纷给予“点球”机会,比赛结果告平,
大家皆大欢喜。难不得我那么小就懂得“重在参与”?!现
在回想,自己简直就是“神童”一个。:p
中国足球“疯”起来是那个夏季的世界杯外围赛。中国队战胜
了科威特。那时候女排已经成了“世界冠军”,我们就等着
容志行和左树声他们也“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那个晚上,全国都被烧起来一样 大哥回来说他们学校的同学
一直游行到徐家汇,撕了被单在操场上烧,还砸了所有的热水
瓶。一个国家的热情,就在一夜间被一支球队点燃了。
可是,从此中国足球也进入了另一个阴影--当赛场的舞弊公
然出现的时候,把我们本来可以“冲出”的梦想就一直延伸到
了今天--整整十数年过去了,我们的临门一脚还是不行。当
我们输给了新西兰的时候,所有狂热的心变成了一坛死水。这
个恶梦,不知道哪天可以醒来?!
那个世界杯,后来还是转播了--没有中国队,我们就为别人
加油吧。那时候我最迷的是意大利队。最喜欢左夫,还有金童
罗西。
球迷们永远是最可爱的。就算输了,对足球的希望还是在的。
我们家的第一代“球迷”是我老爸,他据说以前踢过中锋。不
过他的态度一向是平和,输输赢赢,都看得很淡。
大哥是我们家的“职业球员”。他高中的时候就是校队的,大
学里差点被转到体育系。后来也一直在踢球。他去做中学老师
的一段时间,还带了一支足球队参加新民晚报的比赛。
大哥的“球经”多多。只要看球,就都是他的声音,他从小到
大,一直订阅的报纸就一张:足球报。
在大哥的影响下,我们家第二“球迷”就是我老妈了。老妈的
“迷”,完全是情绪型,而不是战术型。老妈最常讲的一句话
就是:裁判帮他们的!她说,你看,明明禁区犯规,为什么不
罚十二码?明明越位了嘛,为什么不吹?老妈始终情绪激昂,
爱憎分明。她的另一个著名理论就是:中国足球对应该人人
学会气功。:)因为“这样就不会被外国人踢伤了--他们要
过来,我们就发功,把他们弹得远远的。”我至今还记得我妈
说这话时认真的样子,我在一边都不敢笑,连忙说,是的是的。
我前年回去,发现家里又出现了一个“老球迷”,那就是我的
外婆。那时申花队正大大走红,外婆因为和徐根宝教练的母亲
是五十年的老姐妹了,于是亲戚朋友,亲戚的朋友,朋友的亲
戚就辗转托来一些签名的请求。老外婆乐得合不拢嘴,说:我
现在也是“追星族”了呀。:)

所有跟贴:

Thanks. - Fanzhiyi (76 bytes) 21:08:39 6/14/98 (0)
认识范志毅? 牛B! - 皮得拆天 (0 bytes) 17:55:46 6/14/98 (0)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