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梨酒(六)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RD 于 October 13, 2000 02:30:57:

樊梨酒(六)

题记:当无可面对的时候,面对的是过去。

我来到他们所在的BBS,看到一篇题为《木》的文章,署名岱儿,她在聊天室
看到木的网名,便虚构了这篇文章。他们只有几次简短的对话。读完那篇文章,
我仿佛看见木站在我的面前。最震动我的是文章的结局,木开了们,拉着门把
对岱儿说:“她怀孕了。”

是巧合吗?腹中又是一阵绞痛,我回到床上,脑子里晃动的全是碎片,泪水浸
开了。一时觉得心里都是痛,伏在于铭身上哭了起来。他拍着我象拍着婴儿。
做完流产手术后,我对护士说,能让我看一眼吗?那个护士看了我一眼,疑顿
了一下,医生点点头。护士把它冲去血水,我看到了碎片。

“我等你身体复原再走。”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等她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还回来吗?”
“回来。。。”
“你现在就走吧,我等你。”

于铭也说不下去了。我不怪他离开,那个为他自杀的女孩曾经在群架中替他
挡了至命的一刀。于铭就这样离开了我的生活。他说这几天,有一首歌总在
他脑子里回荡:“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们曾一起度过最艰难的学生日子,住在一间极破的木头房里,度过了一个个
调试程序的深夜。在我的破车罢工的时候,他接送我去打工。周末,我们会在
超级市场手拉手地迈着情侣步,挑一些便宜的蔬菜。虽然是艰苦的日子,却
充满了希望。

于铭为我擦干泪水,说:“现在你也找到工作了,我也放心了。我去还一段缘。
别哭了,这样我来生会有很多痣的。”
“为什么?”
“痣是你前生死的时时,你的爱人在你身上撒下的眼泪。你上一世的老公
肯定很爱你”
他这么一说,我到觉得身上的痣很可爱了。原先总觉得美中不足,想去用激光
消除。

--待续


俺家 (樊梨酒(一到五))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