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老王 于 October 26, 2000 02:20:15: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送交者: 老王 于 October 19, 2000 21:56:24: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周末着实出了点力气.星期六和几个朋友打了三多小时网球,星期天又去给
朋友的朋友帮忙搬家.发现自己是有点年龄了.几个不熟的年青朋友却连连说,
看不出你文绉绉的样子,玩体育,干体力活真真一个内行.言语之中,很有点假
如到你这个年龄也能如此那该多好的羡慕之情.喝着啤酒,还可以宽容地微笑自
得一下.回来家,冲完澡,自己心里清楚到底不年青了.当时没有了力气跟他们
吹,心说,你们以为吃苦那么容易.

  其实,小时候虽然不能说家境优裕,但也基本上是饭来张口吧.三年自然灾
害时候,记得黑面包,长山药,也是吃的饱的.所谓体力劳动,都是学校的劳动
课.春天去拾粪,秋天去农村帮着割麦子,那是浪漫的事情.蓝天,白云,红旗,
歌声,金黄的麦田,解渴的绿豆汤,老师的表扬,墙上的集体奖状.那是为了避
免养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资产阶级恶习.而文化大革命的翻天覆地,才真正
让我体验了劳其筋骨的含义.

  文革被扫地出门后,全家的生计成了问题.吃,穿,烧,样样缺.第一件学
会的劳动,是拣煤渣.买一个藤条筐子,我们那里称'箩头'.找来四号铅丝编
一个六叉的扒手,天蒙蒙亮,就跟弟弟一起爬起来.机关锅炉房外面早有数十个
大大小小的孩子在等待.倒煤渣的车一出现,大家一涌而上,冲,撞,推,挤,
一手护着自己,一手拼命地划拉煤渣到自己脚下.有时候钩子互相缠绕,干脆双
手齐下.蒸汽烟雾之中,一阵骚乱过后,每个孩子身子底下或大或小一堆煤渣.
然后大家开始精心实施拉网扫荡,把大大小小的煤核扒到筐里.我和弟弟每天两
筐,用一跟杠子东倒西歪地抬回来.冬天的鼻涕都是黑黑的一道.

  那时候过年也是没有新衣服穿的.能穿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就很体面了.
小孩子费鞋,费裤子膝盖,和衣服袖子的肘部.就学会了钉鞋,补衣服.那种胶
皮黄球鞋,大拇指总是先透出来.找一块翻毛软皮,用纳鞋底子的长锥子开钩,
穿针引线,一只鞋也补个大半天.鞋帮子磨毛了,用硬布包起来,密密的针脚缝
起来.手上常是伤痕累累.母亲顾不上一堆孩子,自己的裤子膝盖上整整齐齐的
长方补丁,屁股上两块椭圆形,针脚细密整齐,出得门来,也是颇为自豪的.我
的一个儿时邻居朋友,更学的一手打毛衣的本领,远近周围的女孩子都要来看他
的功夫.真是环境造人.

  文革期间曾有毛主席号召'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全民运动.打地道
的本领,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大院以居委会领导打,学校打,社会上打.在大
院的一个中间地带,先打一个斜坑道,然后平面直进.我们那里是黄土高原,那
种红粘土,比较适合打地道.但一般的民间地道,都不够一人高,要弯腰行进.
所以,打起来比较麻烦.双膝跪地,在狭小的空间,抡起特制的小宽面镐头,先
从接近地面的地方,一镐一镐打一个深约一尺的长方形前进形壁龛,然后猛力刨
上面的悬土,连搬带翘,目的是让它大块大块地剥下,以取事半功倍之效.然后
等后面的人把粘土块运出去,再仰起头来,细细地修三角形的坑顶部.再开始下
一轮.一个轮回,数个小时.完工后要好久才能伸展腿部.晚上把厚厚黄泥的裤
子搭在被子上取暖.当时14,5岁的样子,俨然是大院里的地道专家.

  跟粘土打交道还有两件事.一是在烧砖窑上学烧砖.记得当时是为了挣几毛
工钱和吃顿饱饭.开始没有技术,推车拉土,到搬模子打下手,进步到架模子塌
砖坯.在一块平整坚硬的工地上,撒细灰垫底,将带榫口的模子合起来,记得是
一模子四块砖,将特殊方法调制的细泥一块块摔进模子,然后用一个细铁弦的弓
贴着模子口划过,用手圈推,就把多余的泥圈起来.然后抱起模子到一个专门的
地方,扣下来,缓慢提起模子,砖胚就摆在那里.晾个几天,搬到砖窑里烧.活
不是特别重,但蹲下,起来,一天下来,腰都折了.另一件跟粘土打交道的活,
是打土坯.当地农村盖房子的主要原料是粘土打成的土坯.要选细腻的土质,干
湿适当.一般打起来是三个人配合.一个人蹲地下,负责合模子,另一个人用大
铁锨装三铁锨土,然后一个人双脚立于模子上,用一个横把的石头杵,双手提起
齐眉,然后猛力甩腕砸下.一般是先左一下,右一下,将旁边打住了,然后重力
对准中间,从前到后三杵砸实.双脚还要配合处理越出边框的浮土.打的好的,
动作明快,轻重有序,轻声重声错落,双脚左擦右抹,很是赏心悦目.然后下来,
蹲地下的人将模子打开,啪啪两声敲击,模子上的粘土脱落干净,一块土坯就成
了.不是吹,当时我去给房东打了一次,就开始砸杵,老乡们赞不绝口呢:)

  武斗最厉害的时候,红字号占领了城市,联字号跑到了农村.说是要搞农村
包围城市,最后武装夺权政权.全城的人都跟着逃到了农村.住在母亲学校一个
老师家里.全家两进院子,老祖母九十高龄,数代同堂.一个孙子进京当了干部,
房子多年做为全家的库房.给我们一家六口人腾出来,一个大土炕.晚上大家扒
在被窝里,点着油灯逮老鼠.用一个短棍子支起一块木板,用绳子牵着棍子,木
板下撒点棒子面什么的,一会老鼠就出来吃,大家就悄悄争吵要几只才拉绳子.
一般有个五六只就忍不住了,一声拉,压了大石头的木板应声而落,几声惨叫.
总要困的睁不开眼,才罢休.最好玩是在锅台旁边的脏水桶上,铺两张对起来的
纸,上面放两粒玉米.老鼠从锅台上爬到水桶上方,一串就跳向玉米,没想到是
个陷井,扑通就掉脏水桶里.起来把纸铺好,再来过.早上出来院子,门口的水
沟里满是死耗子.那两年,跟着院里二蛋打野兔,掏麻雀,荡秋千之余,学会了
很多农活.锄苗,割麦,打场等.从种到收,应该说基本都拿得起.后来到工厂
曾跟师傅去他家里帮农活,惊讶我那里学来的板实技艺.我最怕推碾子磨面.头
晕.

  后来回城后中学重新开学,跟着体育老师去供电局水泥厂做水泥电线杆子,
挣钱给球队买衣服.跟着大哥去火车站装卸煤炭,一人一把巨大的铁锨,车厢开
一帮,数人一组,铁锨翻飞,一口气将一车皮煤翻下来.那时候练出的本事,给
家里,邻居卸煤,四吨的卡车,一人一锨一口气,那是毫不含糊.去粮食局扛麻
包,两百斤的口袋,背上斜扛,走不足一尺宽的木板,晃晃悠悠直上粮仓,松口
耸肩,将麦子倒入仓内,那是我干过最吃力的活.还有给附近工厂拉平板车,甚
至掏过大粪.北方掏大粪的粪车上,是一个大椭圆桶,上面一个沉重的厚木盖子.
寒冬凌晨漆黑的时候,常被掏粪工大木锤的敲击声惊醒,就知道掏完粪天该亮了.
北方的茅坑很深,茅坑外墙边中间有一个四方口,专门让掏粪的.一般是先用长
粪勺捞干稠的粪便上来,最后打起粪水,一筒筒举起来倒进粪车里.头一次没有
经验,太满了点,盖上盖子,大木锤一锤子下去,听声音就知道坏了,还没来得
及反应,粪水四溅,披头盖脸,好不狼狈.那个粪桶的盖子,可是和脑袋平齐的
呀.

  后来进了工厂,当了22块人民币的合同工.麻布工作服,翻毛皮鞋,工人
阶级地干活了.当时两百17,8岁的青工,我算运气不错,分到维修车间当车
工.没进过工厂的朋友大概不知道,维修工是好工种.维修电工,维修钳工,维
修车工,都是真正的技术工种.头一天上班站车床,给师傅拉铁屑,就靠着车床
打了瞌睡.给师傅臭骂一通,赶下来打盹.在自行车厂数年,先后开过大大小小
各种型号的车床,刨床,磨床,镗床...手上伤痕无数,几次死里逃生,能够
囫囵出得来,那是万幸.一个朋友被冲床压掉两个手指,一个哥们被工件砸碎了
大脚趾,一个好友被飞起的电刨子割掉了鼻子...想起来,真是祖上有德吧.
最危险的一次,转盘镗床的大工件忘了锁紧,脑袋伸到工件和镗床头之间对刀口,
右手伸到后面推动进刀,刚刚缩回头来,成吨的大工件被刀头带动猛地转过来,
从我鼻子尖闪过,重重地撞击在镗床车头上,几乎将我的脑袋挤成肉饼.那是一
个八月十五的前一天,晚上回家的月色如水,骑车走在回家路上的高粱地小路上,
才恐惧的腿都软了.

  在工厂的时候,还经历一件那个时代的特殊事情,民兵拉练.三八大盖扛上,
绝对的野战军标准的背包,军用水壶,子弹带,柳条帽.战备最紧张的那两年,
经常拉练.印象最深的一次,历时半个月,行程数千里.太行山上,黄土高原,
野营,打靶,军事演习.一次半夜长途奔袭一百二十里!尝知老前辈打江山之不
易:)民兵队里打靶最好的,往往是女孩子.一个小不点胖女孩,打马克辛重机
枪点射,三弹弹弹红心十环.教练说是因为性格沉稳,眼力特好.还有一个厂里
的美女,怕晒黑了皮肤,戴一大口罩跑了半个月.回来一看,四四方方一块白,
好久无法见人.半个月拉练,也还不算厉害.那年老邓初次复出,大搞抓革命促
生产,厂里口号是大战百天不出工房!车床旁边弄两个打水泥预制板用的草袋子,
累了就上去躺躺,一天三餐食堂送来,高汤,炒土豆,窝窝头,烧饼,馒头,一
个车床几个人轮流,直干的昏天黑地,耳朵也聋了,脑子也麻了,眼睛见不得光.
身上的工作服被机油浸了个透.那个乱七八糟的年代.

  当然,在工厂也学了不少技艺.最学本事的,是干私活.先后流行过做台灯,
煤油炉子等.各种各样的台灯杆,那是充分体现工人阶级的智慧创造性呀.我做
过一个煤油炉子的底座.不是用铁皮圈起焊接而成的,而是用一整块钢料,在车
床上挖空成型的!当时很牛B了一阵.我做的不锈钢手动压面条机,那几个不同
规格的辊子,多年后都是左右邻居的保留借用工具.大哥当时练武,我给他精心
做了红樱枪头,九节钢鞭.最得意的,是一把弹簧钢的宝剑.从兵工厂的哥们那
里弄来两条弹簧钢片.两个人冒领了各种型号的砂轮,锉刀,跟开精密磨床的哥
们要了车床钥匙.星期天晚上偷偷在工房里,全身包的严严的,戴上防护镜,整
整磨掉了数个砂轮,硬是磨出两把宝剑胚子.又在精密磨床上细密地加工成型,
开刃.做好后,宝剑可以弯曲很大度数,放开嗡嗡地震动.用力甩入地下,宝剑
直入青砖,颤抖不止.当然,自行车厂少不了自行车的事.自己那辆妈妈给的三
枪女式车,除了架子,几乎被我重新做了一遍.那是从下料,加工,热处理,都
是要自己亲自做的.

  在工厂的几年体力上最苦.一天三班倒,定量吃不饱,没有油水.一天三两
细粮白面.过年食堂改善生活,一毛五一份过油肉,那是最好的了.那时候有一
个'对象',最大的好处是能粗粮吃个饱.把细粮都留给对象了.没对象的,饿
急了,三五成群去女工宿舍溜弯,三言五语没话找话,眼睛都贼溜溜盯着火炉子
上的窝窝头.尴尬无话,起身要走,将出的门来,里面噗嗤笑成一团,一个清脆
声音说,算了,拿走吧!大家哄地转身回来一人一个,抓起烤的焦黄的大窝窝头
挤出门去,里边笑声没落,就下肚了.秋天的时候,上晚班,就到厂外的农田里
偷玉米,红薯,跑到热处理车间的炉子上烤,满厂区都是香味.休息在家的,就
用铁皮水壶装红薯,接一跟塑料管子在汽暖的暖气口上,用热气骨碌骨碌地著红
薯.厂锅炉房就会发现汽压下降,伙同保卫科偷偷到宿舍楼门口听.听到里头有
动静,就敲门而入.那就白干了.搞不好还要写检查.再胆大的,就是上后山的
果园偷苹果.偷苹果还有一件奇事,有机会再讲:)

  说起我的生活,不能不说搬家.这半辈子搬过多少次家,估计算不清了.文
革开始,扫地出门住大通屋,那时一辆平板车,被子衣物几个纸箱子,也就够了.
文革武斗搬家,也是一辆高高堆起的板车,我驾辕,姐姐,弟弟,妹妹推车,妈
妈推自行车,逃荒似的.大哥当时被困城里出不来,妈妈日日担心不过,最后咬
牙让我单身去探望.我背了一袋子给大哥的干粮,鞋子衣物,一个人进城.越接
近城里,越人烟稀少,城里几乎是空的.到处是弹痕,断壁.据说大哥在他们的
中学里,那是大哥常常带我去玩的地方,我很熟悉.学校也正好在红字号的城里
据点旁边,每天和城外炮声隆隆.我走到学校门口,大门外用沙袋垒起,门上,
墙上都是枪眼.恐惧的都麻木了.一步一步蹭到门前,鼓起勇气从枪眼里探望,
里面荒芜人烟,喊了两声,好像全城都听到我的声音似的.天已不早,没敢停留.
回来已经天黑,母亲站在院子外的小桥上张望,看见我回来,都没有问大哥的消
息,就把我紧紧地拉回家来,看著我吃了两大碗杂面条,给我打水,热毛巾洗脸.
我知道她担了两条心.

  文革后,一直在学校教书,慢慢手上老茧消退,伤痕平复,体力劳动机会少
了,但早年学下的劳动技艺,却没有忘记.偶尔露露峥嵘,也还架子在.来美后
的'劳动',就是餐馆端盘子了.不过,那真算不了什么.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
生活体验.今生最大的梦想之一,便是有一个小庄园,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工房,
摆满了各色工具,闲暇打打家具,练练刀工,种点蔬菜粮食,只为享受劳动创造
的乐趣.离开工厂这么些年了,回忆起轰鸣的高大厂房,那特殊的机油味道,还
是会心跳.体力劳动的乐趣,对于现在的网络生活,研究人的心理的职业,似乎
是越来越远了.一个人的生活,竟然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变.不过对我来说,艺多
不压身,我喜欢粗细劳作,动手动脑,皆为乐趣.

  上天降不降大任,倒无所谓.

所有跟贴:

good article. - shuguang (0 bytes) 20:31:17 10/20/00 (0)
wasted life - douzi (121 bytes) 17:26:48 10/20/00 (0)
老王,你是山西的吗?俺家离黄崖洞20公里! - mike5 (0 bytes) 14:48:06 10/20/00 (0)
真羡慕你们的青春岁月,相比之下,我们的太苍白了。 - 纤纤格格 (0 bytes) 13:15:27 10/20/00 (1)
俺还羡慕你呢 - 思齐 (111 bytes) 16:27:17 10/20/00 (0)
颇有共鸣。 - 甄上瘾 (4 bytes) 12:41:03 10/20/00 (0)
看乐2遍。。。 - 蒙吃蒙喝 (47 bytes) 10:06:48 10/20/00 (0)
好文章。一点脂肪都没有。 - yu_jian (48 bytes) 07:30:47 10/20/00 (6)
长木匠,短铁匠 - 老王 (20 bytes) 09:46:11 10/20/00 (0)
问题是以前做过没有, 。。。。 - 空谈家 (227 bytes) 07:41:41 10/20/00 (4)
笑话 - yu_jian (54 bytes) 08:54:38 10/20/00 (1)
哈哈哈, 那一定被老师罚站了嘛。。。。 - 空谈家 (61 bytes) 08:58:42 10/20/00 (0)
喂煨,大江让你给他看房子 - man_out_door (15 bytes) 08:17:26 10/20/00 (1)
所谓看房子就是。。。 - 空谈家 (142 bytes) 08:25:20 10/20/00 (0)
你说的那种”土坯“, 南方叫土砖, 来美国后还真没见到似的。。 - 空谈家 (0 bytes) 06:45:03 10/20/00 (0)
筋骨或劳,其心也乐。 - 想破头 (9 bytes) 06:22:40 10/20/00 (0)
TMD, 老王这丁点屁事竟也敢说什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 空谈家 (89 bytes) 06:15:21 10/20/00 (0)
是啊,我业觉得年岁不饶人了:-( - 蛮人 (101 bytes) 06:00:27 10/20/00 (1)
you lai jin la? - douzi (38 bytes) 17:28:59 10/20/00 (0)
祝老王梦想早日成真 - man_out_door (19 bytes) 05:19:36 10/20/00 (0)
写的好!班主,赶紧颗粒归仓。 - finger (0 bytes) 23:29:23 10/19/00 (16)
那你说老王下的这个蛋有几个黄儿? - PHPig (0 bytes) 23:34:42 10/19/00 (1)
老王这个蛋下的怪,没有蛋白,都是黄,到底是妇产科混出来的。 - finger (0 bytes) 23:37:25 10/19/00 (0)
嗯?你小子不是连女同学的踏红工作都不管了而粉饰江湖郎中去了么? - 一老中。SR (0 bytes) 23:32:43 10/19/00 (13)
地多的玉照不知被谁贴读书去了 - finger (0 bytes) 23:42:09 10/19/00 (8)
嗯,很好,非常地朦胧美 - Alicia (0 bytes) 03:52:27 10/20/00 (2)
俺有张地多不朦胧的写真。 - finger (0 bytes) 05:29:22 10/20/00 (1)
别光说,拿来看看 - Alicia (0 bytes) 18:04:50 10/20/00 (0)
嗯?那真是DITTO的照片。怎么似乎是昏痧呢? - 一老中。SR (0 bytes) 23:50:34 10/19/00 (0)
见了梦中情人有何感想? - 网上飞 (0 bytes) 23:44:35 10/19/00 (1)
我这里还存有地多另外的生活照。 - finger (0 bytes) 23:55:33 10/19/00 (0)
我看见那个ditto_的贴第一反应就是:你怎么下了这么一个蛋? :-) - PHPig (0 bytes) 23:44:18 10/19/00 (1)
得,踏青,踏红,踏黄都有典了 - 一老中。SR (0 bytes) 23:48:03 10/19/00 (0)
我想今晚这儿很多人都上电影院看电影去了 - 网上飞 (39 bytes) 23:36:25 10/19/00 (3)
什么不好看,喜欢看女人生孩子,你也不怕yang2 wei3啦?^&^ - 纤纤格格 (0 bytes) 00:15:13 10/20/00 (2)
呵呵,精P,王妃这回可栽了,赶紧删吧。 - 铁岭 (0 bytes) 05:00:57 10/20/00 (0)
Oops... - trader (61 bytes) 01:00:12 10/20/00 (0)
写得好!共鸣半晌,给老王呱叽呱叽 - 一老中。SR (0 bytes) 22:48:22 10/19/00 (5)
溜马看多了,也学着溜一小圈:) - 老王 (0 bytes) 23:04:05 10/19/00 (4)
要说车工这事 - 一老中。SR (120 bytes) 23:10:57 10/19/00 (3)
红旗渠 - 老王 (148 bytes) 23:15:09 10/19/00 (2)
走墙头,踩毛道,颤扁担,盖鞭稍(SHAO4) - 一老中。SR (74 bytes) 23:20:44 10/19/00 (1)
马鞭子打鸟 - 老王 (145 bytes) 23:24:24 10/19/00 (0)
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了,美国有地方 - 网上飞 (304 bytes) 22:46:45 10/19/00 (34)
高汤就是在开水里放点儿葱花酱油制成的汤。别说,那时还真觉得香。 - 老狐狸 (0 bytes) 23:16:16 10/19/00 (7)
哈哈,又来一老东西 - 老王 (270 bytes) 23:21:35 10/19/00 (6)
喂喂 - 一老中。SR (40 bytes) 23:22:59 10/19/00 (5)
哪里有馒头 - 老王 (199 bytes) 23:27:30 10/19/00 (4)
不假,山西的女子自行车队是很有名 - 一老中。SR (32 bytes) 23:30:26 10/19/00 (3)
俺的教练就是山西自行车队的,国家一级。 - 板头 (0 bytes) 01:25:24 10/20/00 (2)
你赛车?刮目相看么。:-) - PHPig (0 bytes) 01:29:46 10/20/00 (1)
扯哪儿去了,俺是跑步,跑长跑。 - 板头 (0 bytes) 01:38:44 10/20/00 (0)
高马一带 - 一老中。SR (60 bytes) 23:07:33 10/19/00 (7)
六七年俺也在上海 - 板头 (142 bytes) 01:47:18 10/20/00 (0)
八三一与主义兵 - 老狐狸 (125 bytes) 00:07:55 10/20/00 (0)
你那房子,提篮桥花园坊,问问滴多吧,我手头里没地图 - 网上飞 (0 bytes) 23:28:58 10/19/00 (4)
哈哈 - 一老中。SR (38 bytes) 23:34:15 10/19/00 (3)
不是,wsf有提篮桥情结,老是惦记那里…… - PHPig (0 bytes) 23:36:10 10/19/00 (2)
你别小看,那是远东第一大监狱,里面全是打蜡地板 - 网上飞 (36 bytes) 23:38:42 10/19/00 (1)
我就说么,看着你也不简单…… - PHPig (100 bytes) 23:42:18 10/19/00 (0)
武斗? - 老王 (987 bytes) 23:03:02 10/19/00 (1)
哇!你的童年真幸福----相对某些方面而言 - 网上飞 (0 bytes) 23:31:33 10/19/00 (0)
关于武斗 - PHPig (146 bytes) 22:54:17 10/19/00 (15)
你们那里真野蛮,上海工人用机械化冷兵器战斗,很可惜是内斗 - 网上飞 (41 bytes) 22:59:04 10/19/00 (0)
毛主席说了 - 一老中。SR (14 bytes) 22:57:47 10/19/00 (13)
那得问7 :-))) - PHPig (0 bytes) 22:58:32 10/19/00 (12)
猪娃,你是要挑起文斗还是武斗? - 藏红花 (0 bytes) 23:35:43 10/19/00 (11)
对,地瓜,扁它!让它成为文复山上一扁猪 - 一老中。SR (0 bytes) 23:45:31 10/19/00 (8)
扁?你问他现在搁开水里,他还觉的出啥来吗? - 藏红花 (0 bytes) 23:50:37 10/19/00 (7)
哎哎哎,错了! - PHPig (74 bytes) 23:53:10 10/19/00 (0)
他自然觉得:烫,但大家看着:白!! - 一老中。SR (0 bytes) 23:52:07 10/19/00 (5)
还没洗脸呢…… - PHPig (0 bytes) 23:54:37 10/19/00 (4)
说的是另外一端 - 一老中。SR (0 bytes) 23:56:34 10/19/00 (3)
哈哈哈哈,土豆该削皮了,整他个成一样白 - 藏红花 (0 bytes) 00:03:08 10/20/00 (1)
下锅之前泡在水里…… - PHPig (65 bytes) 00:08:57 10/20/00 (0)
都一样 - PHPig (188 bytes) 23:59:34 10/19/00 (0)
看你想怎么斗----我代他耍耍流氓,呵呵 - 网上飞 (0 bytes) 23:41:03 10/19/00 (0)
我不敢说,你们俩甩开了斗吧 - PHPig (47 bytes) 23:40:52 10/19/00 (0)
世态十年看烂熟 家山万里梦依稀 - 野兽 (37 bytes) 22:37:14 10/19/00 (0)
箩头? - PHPig (97 bytes) 22:02:38 10/19/00 (1)
嗯? - 老王 (41 bytes) 22:06:50 10/19/00 (0)

武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老王 于 October 19, 2000 23:03:02:

回答: 你的梦只能在美国实现了,美国有地方 由 网上飞 于 October 19, 2000 22:46:45:

嘿嘿,从长矛大刀,到火箭炮.我们那里是老区,当年的黄崖洞
兵工厂就在上党.淮海,惠丰,清华三大兵工厂,还是两派.那
个打.

最早的街头武斗,柳条帽,钢筋棍.后来围攻据点,手榴弹,冲
锋枪还有居民远远看热闹.后来,规模大了,大家就都跑了.我
的邻居有一个炮兵退休团长,一听打炮,就来精神,一炮过后,
什么炮,距离多远,马上报.一次,听到一个及里骨碌的炮弹声,
楞半晌,说,TMD这是什么玩艺?后来,武斗完了,参观战利
品,才发现是土炮,没膛线,炮弹出来乱翻跟头,所以声音不对.
老家伙后来听到卡秋莎的声音,沉了脸,说,这TM真要命了.

当时珍宝岛的那个苏联坦克打不烂,拉回来后,把材料运到我们
那里的清华兵工厂,造出四零火箭筒,打上去不爆炸,高温贴着
往里钻,一尺厚的钢板照透.据说也用武斗上了.

我只玩过手榴弹,半自动,打过一枪五四手枪,差点没把枪扔掉:)

制止武斗时候,我们还在农村,正好在路边.整整一天,村里不
让出门,家家爬在墙头看军车过.一辆车上一杆红旗,一挺机枪,
整整过了大半天.军队进城后,收缴武器弹药还死了一些人.现
在应该还在烈士陵园.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