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藩与正朔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蛮人 于 October 28, 2000 01:51:59:

宗藩与正朔


送交者: 蛮人 于 October 20, 2000 16:49:08:

宗藩与正朔


中国漫长的历史如果说存在过什么“外交关系”的话,那不过
是各样形式的宗藩关系:中国作为宗主国与周边之藩属国之间
的关系。这个庞大的Tribute系统思维方式,应该说到今天,仍
然还残存于一些人的脑袋里,因此经常就表现为对外交中的问
题神经过敏。这些应该说都是很不正常的。

---

明初立国时和高丽(那时大概还成为高勾丽?)的关系之振荡,
当然是很正常的了。这里面不但有高丽对新王朝实力、即新王朝
能否站稳脚跟而不被复辟的顾虑,同时也和所谓奉正朔有关。元
在初建国时虽然遭遇大量抵抗,但到了元顺帝时,毕竟已经经过
了八十余年的耕耘(如果从世祖算起。若从太祖北方立国算起,
则还要长大概五十年左右),在其间的极为高压而残酷的压迫下,
旧宋遗民力量已经消亡殆尽,因此元王朝业基本渐渐被接纳为正
统,周边更业已多奉元之正朔。而况,元顺帝虽然能力不足了些,
却总还不算是个亡国之君。其三十余年之在位其间,也出过脱脱
之类的颇有才能的相,而末期的元相廓括帖木尔,更是极具才华
(他好象其实是个汉人血统?),后期在大都左近的防守反击,
业是让诸如徐达胡大海(?)等吃了不少苦头的。只可惜记得是
遭受排挤,死不得其所。

元顺帝被逐出大漠后,相当时期内远在滇境的大理国仍要奉它的
正朔,而不管明之军事恫吓,甚至还要费尽功夫去送贡品。如此,
则至少在精神上,业就不是十分难理解明初高丽的反复了。三十年
河东三十年河西,又三百年当明祚已尽,只剩下一个不象男人虚
有其表的永历帝、也是在滇境内苟延残喘奄奄一息,嚣张至极之
清兵已纵横中国之时,朝鲜国却依然不顾满清的武力压迫,千里
迢迢的将贡品挑到西南丛林中去。这,又岂只是单单用实力能
解释的清的呢?

明太祖在将元顺帝赶出大都逐回大漠时,曾让宋濂等人起草了个
檄文,说是元朝气数已尽,天命归明。给元顺帝的谥号“顺”,
即起“顺天应命”之意。却不料三百年后,自己的子孙也要被人
追赶,只是这回是逃入了步足难行的西南丛林,逃到了缅甸。而
且永历帝也不如元顺帝走运:他最后是被人家给卖了,而且是让
自己曾经的臣子冲冠一怒的吴三桂压了回来、并最终勒死,不得
善终。然而他们两也有共同点:元顺帝有一雄才大略之廓扩帖木
尔而不能用,小南明业曾出现过诸如史可法瞿式耜这样的忠贞能
干之臣却不能尽其材。如此则其之亡也,真也是天命所归了。

CG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