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观罢 ZT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 于 November 30, 2000 01:06:58:

《花样年华》观罢

凤凰儿 发言于:11-15 01:00
           《花样年华》

    她与他比邻而居。
    她先生与他太太以公干的名义偷欢。
    余下二人渐生情愫。
    最终他离开,她继续维系她的婚姻。

    三言两语可以道尽的故事,《花样年华》用去一个半钟头。随处可见铺陈的细节暗
示,人物场景被一再精简。
    家、公司、餐厅卡座、计程车、旅馆房间、有栏杆的窗户、檐下滴着雨、狭长阴暗
的楼梯,高领裹身旗袍与白衬衣领带反复相遇。
    那对偷欢的情人始终没有出现,他们籍声音、背影和邻人的问询存在着。四下不相
干的人一直喧闹:煮饭、打麻将、搬迁、赌博、论人是非......

    总是这样,麻木的人生活比较快乐。
    敏感的人呢?
    他们悲伤,他们一言不发。
    他们被命运推到一起,他们共同守着爱侣背叛的秘密。
    身边统共只有这么一个懂得心事的人,不免走的近了些。有闲言碎语传出来,女人
倔强的说:“我们不一样,我们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感觉。”
    男人沉默良久,慢慢的说:“已经有了。”
    继而他微笑建议:“你就说先生回来了,要我不再找你。”
    她一遍一遍喃喃重复着,忽然撑不住,伏在他肩头抽泣起来。是为他们各自的遭遇,
还是为这场叫人惶恐的感情?
    他抱着她。
    这是他们剧中唯一一次拥抱。

    某天,他们隔着一堵墙,怔怔听无线电里传出的《花样年华》:花样的年华,月样的
精神......
    才知道这是一首如此凄凉的歌。

    说说那些打动我的细节吧。
    电话:
    在剧中非常重要,它兀自响个不停,然后被迅速、被犹疑、被悄悄或反复转叫着接
起。最特别的情节有两处:
    他打来电话:“是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没有回答。
    他离开。她呆坐在旅馆的房间里,泪水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她对着空气轻轻的答:
“是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肯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三年后,新加坡。
    他被叫来听电话:“喂?”随意的口吻。片刻之后,他渐渐低下声音“喂。”此时
已经猜到是谁了吧。
    她在听筒那端不出声,只轻轻的呼吸着。

    绣花拖鞋:
    她曾穿了在他家里看小说,为避人耳目躲了两日,特意换了高跟鞋出来。那双鞋--
--一直被他带去新加坡,被她看见,拈起久久注视。
    是他们记忆中甜蜜的时光吧。

    树洞:
    他说---
    从前人有了秘密放在心里,就去找一个树洞说出来,埋上树洞时,秘密就交付出去
了。
    如此含蓄内敛,表面波澜不惊的古典爱情。

  帷幔:
    旅馆房间的门口,是长长的走廊,垂着红色的帷幔。
    他打电话要她来,她披了件红色的外套急急赶来,通过回旋的楼梯跑上去,倚着栏
杆大口喘息。暗红帷幕如潮水般的起伏,是暗示她此时辗转的心事吧?

  音乐:
    有许多音乐在剧中穿插,印象最深的是华尔兹舞曲。
    每次他们独处或静静相对时响起,暗示那些若即若离、似拒还迎、暧昧不明的微妙
情绪。
   外表还是安静的,但那些音乐催促着、泄露着秘密。

  镜子:
    她从未展颜过,最多客气疏离的微笑。
    只有一次,摄象机正对着镜子。她捧着他的小说展读,读到有趣的章节一头笑、一
头念,一头招呼他来看。
    自镜里看过去,那些短暂的欢喜是如此模糊和虚幻。
    镜花水月而已。

  重逢:
    其实,他们是有过重逢的。
    五年后的一天,她因事回到旧地。和房东太太寒暄着,起身看向窗外,状若随意的
问隔壁现在住了什么人。她语调寻常的说着话,泪水慢慢涌了出来。
    也许是同时,他正在隔壁找人。他也问起墙那边的情况,也久久凝望着。
    令人心碎的是,他们不知道曾经如此接近。

  结局:
    有许多次,我都认为这个片子应该完了。
    比如那首曲子《花样年华》响起的时候;
    比如他拿着话筒,迟疑的说“喂”的时候;
    比如她看着窗外,泪水涌出来的时候。
    但王家卫是这样安排的:他在异国说出秘密,掩好树洞离开;她在家轻快的招呼孩
子出去。
    谁说凡事都要有结果?有时无疾而终是最可能的结局。
    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花样年华。

http://www2.rongshu.com/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