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假日 (3) ---晴空里的街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雨儿儿 于 December 06, 2000 09:46:44:

送交者: 雨儿儿 于 November 29, 2000 11:24:48:

罗马假日(3)---晴空里的街

2000年8月6日/星期日

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和醒来的第一件事一定是给叶风打电话。这样的事情
来得很突然,很不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到来的,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在卡拉卡拉的瓦砾中“幻想可以延伸”,夏夜晚风中那幅种着红花的
庭院,或者是下雨时润湿的玫瑰。。。还是一开始在许愿泉边拉着他的
手就跑。
我不知道。很多问题的出现是找不到答案的。
我只知道他的声音现在就在我的耳边,很近。习惯地又把话筒往耳边
贴了贴,生怕露掉他说的哪个字。
今天想去哪?
去教堂吧,我想去梵蒂冈听教皇做弥撒。
嗯,但人会很多的,而且,有另一个地方---跳市,也是每周日才有,想去么?
想起了塞纳河畔那些铁皮箱子里退色的图片和盖着年久邮戳的明信片,
想起了柏林大学门口的过期杂志和发黄的旧书。我知道跳市对我的诱惑会
更大些的。
好吧,咱们去跳市,那里有画和书么?
你说呢?当然有,而且比你想的东西要多得多呢。

他的大鼻孔的车又停在古墙的城门口。我穿水粉色的连衣群飘到他的车前。
用了玫瑰的香水。淡紫色的香味沁在他的车里。我们又见了,
是么。我低下头摆弄我的背包,不肯看他的眼睛。
波尔泰塞门市场(Mercato di Porta Portese)在台伯河畔,沿着河沿有
两公里长。没到的时候,就看见沿街杂乱地停了无数的车,知道人一定
少不了。隔了好几条街才找到了一个车位。连过街桥的桥洞里都码着地摊,
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市场里有两条主通道,通道两边是搭着红色蓬顶的商贩。
意大利的玻璃、非洲的木雕、印第安人的银饰、尼泊尔的宝石。。。真真假假
地混杂一气,穿行其中的人更是摩肩接踵的壮观。叶风嘱咐我把背包跨在一侧
可以看得见的地方,随即拉起我的一只手,就深深浅浅地挤到市场里。人群
接着人群,摊位连着摊位,有点象过年时北京的庙会或广州的花街,加上两边
一些摊位的叫卖声,在街道的缝隙中试探着前行,有些象在打仗的架式。叶风
索性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两人并作一列,前行。
他说,过了这一段就好了。果真,过去之后,是地摊,都是些旧货和手工艺品,
引起了我的兴趣。
在旧货里挑拣,我说我有“淘金”情节。其实,更确切地说,我喜欢找它们
那些过时的美丽和岁月的印痕,看得更近了,你或许可以找到一段情殇的故事,
就在暗淡的锈点和脱落的颜色里。
我始终认为,只要是美的,就一定经得起岁月的沉淀。
在一个画摊前面,我的目光落在一幅木画上,临摹的是米开朗基罗的[天使],
这幅画曾是我的最爱,虽然画面上只是局部,只有那个托着腮的小家伙和
另一个飞在空中,展着翅膀。颜料在木板上暗淡了许多,木面上的纹路已经
开始粗糙,有的地方可以看出有干断的细小裂纹。可是,小家伙们那一脸的
纯真,翩飞的翅膀,轻浮的云朵还是许许动人,我不断地把画拿起放下。
叶风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喜爱之情,帮我跟物主交涉,我于是欢天喜地地把今天
的第一个收获放到背包里。
再走一走,是一个专卖象骨雕刻的摊位。大大小小,朴实的牙色,造型丰富。
我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看到了一把启信的铜刀,刀把是一组花叶的骨雕。
启信刀躺在叶风宽大的手掌里,细腻的曲线,复折的花纹,带着你走回一个
久远的年代,似乎是有木窗的房,房里有华丽的木雕镜,镜中是雷丝花边的
裙皱。。。用这把刀的手一定是纤细的。叶风在说。我点了点头。他帮我问价钱,
居然要150千里拉,讨价还价了半天,也要100千。这个价钱。我狠了狠心,
还是没有舍得,把刀从叶风的手里,拿下来,放回到地面的绿绒布上。
太贵了,算了。不是所有的好东西都要拥有的,能看到,就很好了。我轻描
淡写地说,其实心里还是惦记着那把刀,有些惋惜。
我拉着叶风继续走,他喜欢上了一柄刀,又是刀。是一把非洲的木雕刀,非洲
特有的黑木,木质十分坚硬。他说,这把刀的刀形很独特。我没说话,对男孩子
喜欢的东西,我似乎有点一窍不通。我对非洲文化一直都很好奇,正好也挑了
一个面具,就通通买了下来。把那柄刀放在叶风的手里,我送你的,看见刀的
时候,想起我吧。
叶风点了头,眼睛上的睫毛垂下,重重地眨了下眼睛---知道的。
我们又看到了丝绒的布料,水晶的花瓶,百岁的老钱,碳铅的图片。。。
从市场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在头顶,张扬着热焰的神采,我俩额头已经晒得
有些发烫,我的手在他的掌心里潮乎乎的,好象在出汗。

在市场附近的街边,我们做下来休息。天太热,我没什么食欲午餐。就一盘
一盘地要了许多菠萝,叶风也一起陪着我吃。他忽地想起什么似的,要我坐在
这里等他,千万别乱跑。放心吧。我在太阳下面一盘一盘地吃菠萝。他回来的
时候,手里似乎有个纸包。我没有多问,看着他吃午餐,我一杯一杯地不断喝水,
天好热。

他的车又开始带着我们往城里走。
西班牙广场的高台阶上永远都坐满了人,似乎坐在这里沐浴地中海的阳光
已经成了一种风情,不论你来自何方,去向哪里,一定要停下来,坐一坐。
西班牙广场是热烈的,和她的名字一样。不光只因为随处可见的鲜艳的杜鹃,
还有琳琅满目的店铺、笑语中的时尚男女。叶风说,这里的杜鹃花很闻名,
每年4、5月间都要有杜鹃节,那个时候,花一排排地摆在高台阶上,象是
铺展下来的红色地毯,火红的,很绚丽。广场中心还有那个诗情的破船喷泉,
水从船舷两头流下,接一小捧,放在嘴边,很甜。店铺林立是西班牙广场的
另一处风情所在,名牌的,不名牌的,大大小小挤满了狭窄的街巷。
坐在台阶上,我头靠着叶风的肩膀,阳光疯狂地撒了一身,午后的空气中
加杂了些许水气,吹在脸上,很舒服,很享受。

从西班牙广场到人民广场只有短短的百来米的一条石板路。叶风问我是走,
还是坐车。
这么短距离,还坐车,坐什么车。
马车。
真没看见,广场附近聚集了好几辆马车,黑驹亮鬃,车座装扮华丽,有中世纪
的华贵气质。
那,咱们坐车吧。
真真的宝马雕车,在石板路上,马蹄轻蹋,“哒、哒”做响,阔大的车轮
滚滚转动,沐风而行。古街的店牌在眼前一一闪过,路上有两边房屋长长的
斜影,好象在久远的梦靥里穿行。
不多时,就到了人民广场,广场上是两个造型相同的教堂,一左一右地并立。
其中的一个出自拉斐尔的设计。叶风说,这是为了镇住作祟的鬼魂。原来暴君
尼禄的骨灰就埋在山下的核桃树林里。

几近傍晚的时候,我们到了万神殿(Pantheon)。因为是2千年前的建筑,灰色
的石料看起来庄重、朴素。在基督教一统天下以前,罗马盛行许多神教,当时
殿中恭奉的有朱庇特、阿波罗等神,故而称之为万神殿。堪称一绝的是万神殿
的建筑结构。神殿整体为圆顶建筑,并且把希腊的柱式结构和罗马的拱券创造性
地结合在一起,正门又采用了列柱式门廊。多种建筑风格巧妙地交错,又不失
整体风范,正是他的卓越之处。作为王室陵寝,殿内古朴、肃穆,光线暗淡。
在一个圣母像下,有束束灵秀、丽斓的花枝。叶风说,这个就是拉斐尔的墓。
简单,朴实。
其他几尊雕塑下,沉睡的是意大利的两位皇帝和皇后。
出到广场上,日以向西。广场中心独特的埃及方尖碑下是又一处快乐的喷泉。
四周环绕的是大大小小的咖啡店。我和叶风拣了个座位,向心而坐。风中是
艺人拨动的琴弦,唱着热情的西班牙民歌。偶尔有淘气的鸽子飞过头顶。

回到酒店,夜已袭上天空。在大门口,叶风从车里取出他中午拎回来的那个
纸包,交给我。
打开看来,月色下,是那柄精致的骨雕铜刀。
我低着头,抚着刀柄,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冲破嘴唇。
可以看得见,有位美丽的女孩用它开启了一封封的情信,那个时候,她一定是快乐的。
叶风的声音在耳边慢慢道来。
是天上的星星么,古墙上有片片点点的光影。乱着我的心。
(待续)


所有跟贴: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 兔毛柔 (118 bytes) 14:03:16 11/29/00 (3)
我闪 - 雨儿儿 (115 bytes) 14:17:39 11/29/00 (2)
我闪我闪 - 兔毛柔 (180 bytes) 14:26:29 11/29/00 (1)
别,别 - 雨儿儿 (182 bytes) 14:32:44 11/29/00 (0)
还是很让人感动的 - 小小玩笑 (313 bytes) 12:52:42 11/29/00 (1)
就剩两天了,再坚持坚持 - 雨儿儿 (74 bytes) 13:43:01 11/29/00 (0)
是不是太小资乐,没人敢捧? - 一乐也 (215 bytes) 12:25:10 11/29/00 (2)
今儿给补上 - 雨儿儿 (62 bytes) 13:46:10 11/29/00 (0)
批评得不错, - 小小玩笑 (334 bytes) 13:07:43 11/29/00 (0)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