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假日 (5)---说在水边的话 (完)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雨儿儿 于 December 06, 2000 09:54:45:

送交者: 雨儿儿 于 November 30, 2000 11:41:39:

罗马假日(5)----说在水边的话

2000年8月8日/星期二
我最后一次确认了机票和座舱,就要到回家的时候了,明天。往往一想到
回家,都是欢欣雀跃的,只是这次不同。
房间散落了一地的衣物,书桌上胡乱地堆着几天的杂物。坐在向窗的木椅
上发呆,不知道同样凌乱的心可以寄放到哪里。

窗外,是一条艳晴的街。
再走走吧,试着开始习惯你将不在的日子。

“这不是土地,而是一际天空”
她是一个家园,在这里,你不会冷,也不会怕。
“你是彼得,在你这块磐石上,我将建立起我的教会”
从此,基督是罗马的---但丁。

从森严的高墙进入,是著名的梵蒂冈博物馆。这里堪称是世界上最古老
的博物馆,设在庞大的梵蒂冈宫中。馆中展出了历时历代教皇的收藏,
包括壁画、雕刻、模型等。叶风曾经说,一定要看到[拉奥孔]。
特洛伊战争中,拉奥孔警告城民,不要让特洛伊木马进城。于是,
阿波罗为了帮助希腊人,派两条海蛇勒死了他和他的儿子。这个故事
是他曾经讲给我听的。另一座[奥古斯都像]是一座理想化的英雄形象。
他左手仗剑,右手高举指向前方,身材魁梧,甲胄上的图案寓意着
罗马将统治全球。喜欢拉斐尔的画,全是因为他的宁静和秀美,透明的
金黄色又带着些许幻想,些许欢畅。鲜明的人物和深邃的人文思想。

沿着参观通道一直走下去,来到了肃穆的西斯廷礼拜堂(Cappela Sistina)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到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她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神就用
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了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巨幅的顶画[创世纪]只能是出自于米开朗基罗之手。即使是淡雅的颜色,
也丝毫掩盖不了它的辉宏的气势。全画511平方米,横盖整个礼拜堂的顶壁。
共有9个画面。最生动的一幕便是[创造亚当]耶和华按自己的形象创造亚当,
两个平行伸展的手臂,上帝的指尖和亚当的灵魂般地相对,也许还没有
碰到,但神的生命和力量便交给了亚当。亚当似乎刚刚苏醒,体态健魄,
一瞬间,充满了生机。

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却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大教堂的圆顶的竖轴垂直
而下,正指向圣徒彼得的圣骨。
巨大的廊柱围成椭圆形的大广场,朝圣的教徒来自世界各方,唱同一种
声音,有同一种心愿。无数的十字架点缀在排队进入教堂的人群里。
空灵、圣洁的歌声响在广场上空,感动着每一颗灵魂。

走过城里唯一的一条长街,便已出了国。所到之处是圣天使堡。
椭圆的古堡建筑是古代罗马皇帝哈德良的陵墓。台伯河的桥上有
8个不同形态的天使像,手里拿的是当年耶稣硎刑时使用过的不同
刑具。头向蓝天。

“那人说,你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你舍得我的去么?这一天,我的心情很低落,罗马的太阳再招摇,也
照不亮暗淡的一点情思;罗马的天空再湛蓝,也抹布去纤灰的一丝离愁。
和我在一起吧,哪怕还剩一点点时间,也要和我在一起。
我想一下子就到你的身边。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安静地对他说。声音
很轻,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
雨儿,让我看见你。

沿着古老的城墙走动,我们原是壁沿上的两颗石块,靠得如此近。
在婆娑的树影中,我们或是枝头中的两盏叶片,在微风中轻舞。
让你牵起我的手,倚在你颠簸的肩头,晴朗的石块上,投下两粒细长的影。

庄重的铁花门,华美的宫殿,这里留着那尊冰清玉洁的‘波丽娜。博盖塞’
雕像。
“拿破仑的妹妹波丽娜年轻貌美,新寡不久,从兄之命,改嫁给博盖塞
家族的卡米洛亲王,博盖塞家族当时是意大利显赫的贵族世家。。。”
是最后一次给我讲罗马的故事么?
细软的床榻上,侧卧着尊贵的博盖塞夫人。半裸的雕像体态优美,极富
质感。大理石纯净如水,光洁的肌肤仿佛透明起来。左手里握着那个
爱神刚刚送给她的金苹果。柔美如波的眼睛望向不知何处的远方。
只是,我的心情落在她的双眼上,也变得哀婉忧伤起来。

静谧的园子里,树上结着青涩的果。清盈的泉水,媳笑的孩童拥有他们
永远不会变的笑脸。 、、、、、、、、
去哪里吃饭?叶风在问我
‘最后的晚餐’是么?我挤不出半 点笑容。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低头沉默,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执眼相望。
我想起一个地方。
我也是。
几乎是同时说出了那个名字---许愿泉。

轻菲的酒在剔透的玻璃杯里,染红了脸颊,染红了唇尖,染红了当空的俏月。
染得我没有了颜色。
泉边的人群,狭长的街巷,闪亮的灯火,天空中流动的都是快乐的气体。
怕得我不敢呼吸。
走到这里,就是在这里么,让你“撞”见了我。

我傻乎乎地问:“可以再见面么?”
“不知道”
“什么时候你还回北京呢?”
“什么时候你还回罗马呢?”
他双手捧起我的脸,眼角有滚动的泪,一定也被他看见了。
叶风抚着我的脸颊和头发。
月亮的光在他的脸上,他的闪动的眼睛,他的直挺的鼻粱,他的缺少轮廓线的嘴唇。
我们在一点点地靠近,身边有清澈的水声。
唇在我的额头,唇在我的眼睛,唇在我的面颊,唇在我的耳边。

“记得那天许愿的时候你从我手里拿走了几个硬币么?
一个的,是么。
听说过许愿泉的秘密么
抛进一个硬币,代表一定可以再回到罗马;
抛进两个硬币,代表一定可以找到心爱的情人。”

你呢,你曾经抛了几个硬币呢?我急切地问。
“两个”

(完)

后记:回到北京的时候,洗了几十卷照片,有一组就是在大角斗场的那一阵快门。
里面的一张居然有叶风的侧影,蓝天下吹乱的头发。那天,我们刚刚认识。

2000年11月
于548#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