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浪漫还是累赘?--你到底要什么样的老婆?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ditto(转贴) 于 October 31, 1998 00:11:15:

很多已婚男人嫌自己的老婆“不够浪漫”:不喜欢
如胶似漆,不喜欢呢哝细语--
“最好我们可以一起怎样怎样怎样”,“她就是太多把
时间给孩子了”。这些抱怨我们常常听见--可是如果
你拥有一个擅长于“人盯人战术”的太太,那么她的“
温柔”,是你的福分还是你的累赘?
转贴一篇文章:

女“作”家的男人会变成什么

李大伟

  女人谈起丈夫,总免不了一个懒字;男人谈起
妻子,最
痛苦一个“作”字。现在市面上干脆直呼:“作”
家。

  有位朋友很感慨地说:“好女人是艳阳天,永
远让你阳
光灿烂,让你昂首阔步,情不自禁地唱起‘走在
缁嶂饕逍
福的大道上,巴扎咳!’”;坏女人是雷雨天,再
大的伞也
躲不了落汤鸡的结局;“作”女人呢,不前不后,
是黄梅天,
湿淋淋潮乎乎,永远走不出的雨区,足以弄得男人
七荤八素。
说罢,这位朋友仰天一口酒,尽在不言中。

  真正的作家现在成了“坐”家,坐在家里写啊
写。这里
的“作”家专指小心眼的胡作。就是自己不高兴,
也不让你
高兴,见你高兴自己更不高兴,非治你败兴不可。
反正天天
搞点小插曲。

  比如“作家”晚上洗衣服,丈夫就必须站在一
旁观礼,
不准看电视,否则就嚷嚷“我心里不平衡”;洗完
一起看电
视吧,丈夫爱看新闻片、纪实片,“作”家偏要看
叽里呱啦
泪涟涟的港台片;丈夫一气之下再买一台自己看,
因为世界
杯即将开始,“作”家偏要凑在一旁,改看泳装式
的时装表
演。非要夫妻成天合二为一,决不片刻一分为二;
丈夫要去
旅游,她非得跟去,说是夫妻不分离才有感情;丈
夫出来参
加男人酒会,她又坚持全程作陪,弄得一桌男人不
能畅所欲
言。时不时偎依郎君,展现恩爱妩媚,羞得男人们
“王顾左
右而言它”,有一种坐在K房里的感觉。回家后,
这位朋友哭
丧着脸求求“作”家:侬勿要像条鼻涕虫,天天粘
着我,让
我做做人好吗?“作”家“哇”地海啸决堤,山洪
暴发,这
回不是绵绵梅雨,你越拉她越要找刀寻死,觅绳上
吊,又是
撕衣服又是抓头发,急得丈夫直搓手原地打转:
“咳!咳!”

  “作”家的丈夫不敢谈单位里的女同事、电影
女明星、
电视女主持、流行女歌手。“作”家的丈夫必须沉
默是金,
必须虚伪,必须无是非,必须无廉耻,必须是面粉
团,必须
是无血性的受气包,必须做乌龟,不缩头时也缩
头,必须做
男人最不愿做的事:陪“作”家看时装表演,仅限
电视里的;
陪“作”家逛商店,陪“作”家跑娘家,这叫“新
三陪”。
还必须奉行胡适所说的“三从四德”:“太太出门
要跟从/
太太命令要听从/太太说错要盲从;太太化妆要等
得/太太
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花钱要舍得
。”

  这位朋友曾在酒会上,起身拱拳向大家讨教驯
妻偏方,
我快人快语:“爱她,忘掉她的缺点;恨她,忘掉
她的优点。”
他骂我圆滑,没有提供一面倒的选择。“作”家往
往是恩威
并施、好坏搭卖,优缺点粘在一层皮的正反面,剥
也剥不开。

  “作”家若是坏女人倒也好,一刀两断,雷雨
之后必是
晴天。最怕绵绵细雨,欲罢不能、终日不断、滴水
穿石。多
少男人,当年纵论天下诗酒豪侠,老来木讷,近似
痴呆,仿
佛永远在低头沉思,就像一尊罗丹名雕———思想
者:整日
托腮无语,这是常年水磨功修炼的。“娶一个坏女
人的丈夫
会成为哲学家”,这是苏格拉第切肤之痛的箴言。
“娶一位
‘作’家的男人会变成思想者”,退一档,这是我
说的。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