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谣中的爱情火辣辣ZT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finger 于 December 13, 2000 16:49:13:

歌谣里传唱的爱情纯厚、率直、火热、忠贞,烧
酒一般叫人一“吟”即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歌谣真正是
空前绝后的艺术哩!歌谣里的爱情健康得很,只是它的勇
敢、大胆叫世人心惊脸热、不好意思罢了。不信,吼一段酣
畅淋漓的陕北“酸曲儿”,准会有人大喊一声:“真棒!”

“哥是天上一条龙,妹是地上花一丛。龙不翻身不下
雨,雨不洒花花不红。”

这首流传于大江南北的民歌,巧借比喻,将自然现象与
情爱愉悦“水乳交融”,有声有色地唱出了男女之“大
礼”,又不伤大雅,这是很优美的歌谣!

特别是陕北民歌,爆烈烈的令人咋舌,火辣辣的惹人心
跳。

“只要和妹妹搭对对,铡刀剁头也不后悔!”听听,爱
得有多真;“眼睛仁仁想你哩,看见人家当成你!”看看,
恋得有多深;“阳世上跟你交朋友,阴曹地府咱俩配夫妻;
一碗凉水一张纸,谁坏良心谁先死!”一腔痴心何等忠烈。
这就是生生不息的歌谣、彻头彻尾的爱情。崖畔上一位不识
字的妹子盼着走西口的哥哥,心怀爱情,口吐莲花:“夜夜
听见马蹄子响,扫炕铺毡换衣裳。听见哥哥唱着来,热身子
扑在冰窗台。听见哥哥脚步响,一舌头舔烂两块窗……”

滚烫的语言,不加任何修饰,这就是爱的华章!

正如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所言:“粗服不掩国
色。”歌谣中的爱情天长地久,足以让满腹经纶的爱情诗人
汗颜不已。在歌谣面前,纯美艳亮的名诗都将变得苍白。

“骑上毛驴狗咬腿,半夜里来了你这个勾命鬼。搂住亲
人亲上个嘴,肚子里的疙瘩化成了水……”

尽管当代诗人使出浑身解数,极尽缠绵悱恻之能事,终
归不及民歌来得轻巧、大方:“一碗谷子两碗米,面对面睡
觉还想你!”语言纯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对爱情的吟唱
达到了极致。

的确,歌谣中的爱情火辣辣的,叫你我羞于启齿,却永
远也不会忘记。(白麟 文)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