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草集----第五章,尖端(八首),第六章,夜(八首。未完成)。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YINGWU 于 December 20, 2000 13:42:08:

送交者: YINGWU 于 December 17, 2000 06:14:52:

南海子

浅草集----第五章,尖端(八首),第六章,夜(八首。未完成)。


第五章 尖端 (八首)


之一。雪花


那暗淡的白天
被雪光照亮
雪片呼吸着
飘在铁管之上

天空是一条
高速公路
雪花奔驰着飞舞
温暖在他小小的
身子上

大的那片巨如手掌
还有一群连接成串
雪下面是暖色的人们
在隔着玻璃遥望
雪花砸落无声
覆盖了厚重的热量


之二。冰田


残存的荷梗
被冰田凝固
一个冻死的蚱蜢
灰黄着挂在上面

孩子们滑行
游戏 又
嘻笑着逃离
这个寒冷如刀之地

青年背着画夹
伸出红红的手
田那边是他的小屋
他流浪在冰田边

可是流浪是他的命
灵魂和呼吸
他不知能不能活
要是没有冰田
     X 的心情  &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6   ? ? ? ? ? 2   


之三。针尖

针的尖端
有多大面积
心的触角
就有多么锐利

这已经是
超越了逻辑
可是孩子
还要什么? 你

之四。绵远

这小路
引我们到何方
我看不到他的端
是因为他有了弯

春去了又来
路直后亦弯
一种流动 绵绵

时光 曼曼
我们切割她
要她为我们停留
给我们提供
放置目光的裂端

之五。界限

真实和谎言
到底有没有界线

我们看见
太阳陨落
星河落寞
还有另一群我们
在银河和时间的
那一边

可是那已经是从前

如果都看不见
我们自己
那么我们看见的那些
是什么

界线?

虚构的世界
似乎比真实更真实
真实的世界
却悬挂于虚构的杠杆

之六。悬崖


让听觉在枕头上凝结
听到什么了吗
孩子

把眼睛闭上看周围
看到你自己了吗
孩子

你的自己是不是
在膨胀
你的身体是不是
在消亡

你是不是恐惧?

孩子的悬崖
教他从里面站起
摇摇欲坠

孩子啊
你看见的是太阳和天
你触着的是空气和力
你放开的是 不是你的你
你走进的是未知的
另一个你

脚步那边就是你的你

这就是恐惧的魅力

之七。

沸腾

能沸腾的
岂止是水和山
沸腾的同意词
又岂止是疼痛
和烧灼

在这个高原
沸腾已经成为了
符号
里面的所指
却不知所终

空气 这轻浮之物
今日让它成为
沉重
因为有些-某种-
被人们需要
只有阻碍
才能黏结那个所要
在飞扬的腾沸中


之八。

青铜

一种铸造
和着文字
偃着月亮
诉说着洪荒

伟大和懦弱
在决斗中完美
被整合

讽刺和纪念
在终级后显圣
是绿锈

斜阳消尽
鹃啼山林
一拍牙板
饮樽伴青缸


第六章 夜 (八首)

之一。凝结

遥远的石磨盘
吱吱嘎嘎地叫着
红公鸡的冠子苍白
它的金红的羽毛
被半凝结的血块
黏结*

那种深沉的期待
竟然被它化为
血腥的表白
人们的脸色映着
柴火
清楚而又无奈


[注释:

指东南沿海地区常见的为远在他乡侨居的儿子娶亲
的习俗,一只公鸡被当成他与新人举行仪式。

之二。回旋

冥海
翻着狂涛

孤凤
奋起哀号

甲子
气运盈回

春泥
笑对彤昊

之三。夜之咏

夜已深沉
是何处侵来推门声
急急望到红纱边去
却原来是风敲竹篱

风 那写天的笔
挥洒出行行秋鸿
在新鲜的雪中远行
如春梦无痕的巧音

漫长的夜
深沉出羽毛的黑色
深沉中却极光缕缕
哀愁原来有如深沉

愁绝之后的笛声
料理了蹙眉夜人
几壶清白的洞天酒
把卧龙的故事沟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所有跟贴:

时光 曼曼--漫漫?漫漫?满满? - idear[职称:大才子] (242 bytes) 06:35:38 12/17/00 (0)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