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过,我看过,我征服过”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一老中。SR 于 November 26, 1998 15:07:50:

“我来过,我看过,我征服过”

网友谈到成功,说到:活过,爱过,写过等等类似的话,
不仅使洒家想起了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的名言“我
来过,我看过,我征服过”(VENI,VIDI,VICI)。

洒家很同意网友的看法:成功是自己心理的感觉。这种
心理感觉并不是不变的。洒家插队时,小青年们成天在
唱“想从前,白胖的脸,如今瘦得多可怜。离别了妈妈,
失去了自由,不安心来到青年点”,那时侯的目标就是
能早日回城,成功者,凯歌回城也。

可突然,啊,恢复了高考,成分不良的弟兄也可以上大
学,突然之间,成功的标准从进一国营企业而非大集体
当工人立码变成“我要读书”了。于是乎,急时抱佛脚,
突击、突击、突击,虽然把“夫夷以近,则游者众”翻
译成“姐夫和小姨子套近乎,被游街示众”,把四大发
明说成是“赤脚医生、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
学解放军”,可众弟兄们还是呼啦啦大部分成了大学生。

记得当时大院里的牛鬼蛇神子女是整个一个颠倒乾坤,
纷纷进了大学,最不济也整个大专、中专上上,可红火
十年的领导阶级就比较惨点,几乎是没有谁家祖坟上冒
青烟的。

嘿嘿,乌啦!VENI,VIDI,VICI!这是成功的感觉,带
有出口恶气的味道。他妈的,哥儿们,快打二斤壹(YAO1)
三零,整五毛钱的狗宝咸菜,来一段“三十年湖东,四
十年湖西”我彭霸天、胡汉三又回来了!

背着小铺盖卷儿,洒家沉醉在“未来的科学家、工程师、
祖国的栋梁”花香中,开始了“我的大学”,可这书似乎
是不太好读,刚入校时是上课听得明明白白, 下课是忘得干
干净净;稍久,就更“油”了,上课睡得糊里糊涂,下课
玩得不亦乐乎,考试考得是马尾串豆腐。

差哪儿呢?洒家的书包里装的也是书啊。嘿嘿,原来,
洒家觉得上了大学,就是老儿子娶媳妇----大事完毕,
该歇歇了,既然如此LAZY,何必STUDY,娶个娇娇的
LADY,生个胖胖的BOBY,此生足矣。

且慢,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听说还有研究生一说,洒家
的哥儿们唱得好“我找对象,困难重重,谈了八个一个也
没成,要问那姑娘她为什么不答应,她说我不是研究生”

得,考吧,人生能有几次博,哥儿们拚了!可惜考也是心
不在“肝”,洒家的政治课竟然只有30来分,别人收到的
都是录取通知书,洒家竟然收到的是不录取通知书,他奶
奶的,高尔基说了“你耍洒家那?”。

失败的痛苦真是难受么?嘿嘿,非也,洒家心里暗暗高兴
呢,虽然洒家也来了,洒家也看了,洒家却没征服了,
但终于给自己找了个最合适的理由,可以下贼船喽。

搏击书海倦肌体,无志少年敛拳心。有人说“心底无私
天地宽”,洒家说,心地无事天地宽。开舞东华门,
“砌墙”西厢房,脱我学生袍,着我奇异装,当窗修长
鬓,对主牌摸黄。。。真是痛快淋漓,这种成功的感觉
神仙也不一定感受得到啊,要玩点深沉的,或讲点境界
这叫作“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在洒家在酒、舞、牌、球中
乐此不彼时。突然有一天,洒家的两个弟兄突然犯了神
经病,在85年的夏天,一个骑了台除了铃不响,其它到
处都响的“废”鸽车,另一个骑了台自称是没人要,实
际是偷来的凤凰,口哼侠客行,实施狎客行,横跨半
个中国,一路风尘仆仆竟直捣高家庄马家河子。。。

当时洒家在单位和几个弟兄学五十四号文件,因洒家对
文件理解不深,正被罚钻桌子反思。他两个到了。。。
这哥儿俩,晒得红仆仆的脸蛋儿就象得了美丽的肺结核
的青藏高原的阿木六,还跟洒家吹呢:“咱买烧鸡的标准
是,把鸡和咱的胳膊一比,颜色不够深的不要”。
“我来过,我看过,我征服过”,洒家深受他们那份
成功的得意之感染

说来也巧,洒家的另外两个同学也趁机来高马一带来凑
热闹。老朋友相见,自然不外乎就着酒胡侃乱吹一气
。。。可是经过这几个小兔崽子的分析研究,他们一致
诊断出洒家得乐玩舞丧志、醉生梦死病。他奶奶的,洒
家玩得乐着呢,竟然说洒家不务正业。不过,洒家也确
实受到了震动:这几个都在高校或还在读书或教书的弟兄
互相之间谈的话,洒家有点听不太明白咧。

在这几个小子的“帮助教育”下,洒家作出了历史性的
决定:重上海盗船!

洒家的的牌友、舞友、球友加酒友二狗子一看洒家不再
王二小放牛----不往好草赶了,顿感寂默,一咬牙一跺脚:
豁出去了,哥儿们也陪你考!

这回洒家玩的是真格的,二狗子也真是够意思,陪着洒家
参加各科补习班不提。。。转眼考完,临介发榜,二狗子
有路子,托他二姨孙二娘的老公去打探成绩。临行前,
二狗子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二姨父,你主要是去探探
SR的成绩,我的你稍带着就行了。如果你看到我的哪科
成绩是一位数字,请相信你的眼睛和判卷老师的能力,可
千万别骂骂咧咧地去找人家核对啊”。

成绩来了,洒家各科及格,二狗子有一门,嘿嘿,操他大
爷的,这地邪还真是怕叨咕,12分。

洒家不知道如何讲成功,但洒家确实敢说:朋友,是洒
家的自豪,也是洒家的财富!如能得友遍及五洲四海,
洒家谓之乃做人成功。

郑板桥曾叹到:
“名利竟如何?
岁月蹉跎。
几番风雨几晴和,
愁水愁风愁不尽
总是南柯。”
看来板桥兄是把目标定得太高了。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网上的朋友大部分大概
都体会过这类成功的舒服。嘿嘿,别不好意思,没结婚
也一样进洞进房赏花挂蜡。凯撒说了“我来过,我看过,
我征服过”。

80年代中期开始,“出国、出国、出国”热浪滚滚,洒家
的哥儿们姐儿们的一个个开始撒丫子往国外溜哒。嗯?
洒家扳着手指头一数,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木头六,都他妈
的出国了。一个班几十个人,竟然小鸡不撒尿,各走各的
道儿,剜门子敲窗户,公费自费,公派自费,留学探亲,
劳务嫁人,东洋西洋,南洋香港,到头来没剩几个看家了。

出国是新的成功。“二姨”“急”了,衣“服”“脱”
了。洒家在青年妇女杂志社当编辑的哥儿们大白熊也去托福,
嘿嘿,回头一看作文才2分,气得大骂鬼子不识他文字,
好歹也当六七年编辑了。但不论如何,砸锅卖铁,大家统统
留洋地干活。于是,零丁洋上不伶仃,转眼之间,各国高校
的GRADUATE SCHOOL里老中的队伍
日益壮大。

洒家也拎着小铺盖卷儿随波逐流而去。一下码头就发现,
他妈的,二十年后,洒家又到农村了,这回是心甘情愿
的洋插队。好咧,哥儿们有在广阔天地练出的底子,灰
菜苦麻子大饼子高粱米仔儿都比划过,岂惧天天啃鸡腿
乎?

于是乎,洒家是来了,洒家是看了,洒家征服了么?
洒家觉得征服了。洒家成功了么?在没有发现下一个目标
之前,没有什么不成功的感觉。当然也没有什么“我中了”
了的喜悦。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生活绝不是天天罗曼蒂
克。武侠小说好多人爱看,所谓侠者,无外乎仗义疏财,
视功名如粪土,却又有经天纬地之才的武林豪杰。这样
的男侠女侠受人喜爱,他们成功了么?恐怕也是悲的时
侯多,乐的时侯少。

无忧无求是成功,“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
也是成功。嘿嘿,要想有“钱”途,还要仕途,可就不
是那么简单的了。走钢丝刺激,那成功的喜悦大大地好,
但首先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块
料。

北方的冬天,路面上常常是冰雪交融,镜子面一样的亮,
有时是非常的滑,嘿嘿,敢不敢在上边骑飞车耍龙?骑
车上去遛遛就知道了。胆小的根本就不敢骑,光胆大的
会被摔散架,只有剑胆琴心者才会驾驭自如。

这种“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成功并非人人可尝。这种
“VENI,VIDI,VICI”,是要有那么几把刷子的人才
敢去说的。

嘿嘿,象洒家这类懒惰的人,天天都几乎是沉浸在成功
的幸福泡沫中。何必成天感叹“逝我去者,昨日之日不
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天天如此,是不
是活得太累?

除了哪天洒家被谁从后边踢了一脚,睁开眼睛发现再不
有点动作,就要赶不上火车了,洒家可能才会再来点劲
头,否则就在梦里唱着“我来了,我看过,我征服过”
没啥不好。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