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绝响--作者:ChineseGhost先生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CableGuy 于 November 29, 1998 18:38:52:

转贴:绝响--作者:ChineseGhost先生

--------------------------------------------------------------------------------


Advertising Info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

送交者: CableGuy 于 November 28, 1998 20:10:35:

绝 响
======

看来这个世界,确是已经越来越残忍,并越来越不愿给真正
的美丽,留有生存的空间了。

当半个月前在深深的哀婉中,一字字地写下怀念我们早逝的
清纯而美丽的清仪小妹妹的文字的时候,我是怎么也不会想
到,几乎就在同时,在中国南部的另一个地方,另一个才华
横溢而充满活力的年轻的生命之星,正从幽溟的夜空中划天
而过,直向寂冷而黯漠不见底的深渊中,飞坠而去。

莎丽在长廊里的出现,记得不过两三个月。第一次的进来,
记得是说了一句“嘿,我是莎丽,你们的新朋友”,下面便
是一首铿锵有力的诗篇,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因为她的名,
无疑是个女性的名字;然而她的诗,却实实不象是一个年轻
女子所作。此后记得她也并不太多和人对往,只是隔日便有
绝好的诗作出来。于是便渐渐的有了往来,一是出于对女性
何以有此等血光之笔感到惊奇,一也是觉得她的才华,实在
并不多见。而况在现如今四处弥漫了糜烂的文字、人们甘于
沉浸于失去了内质的放浪形骸的时候,见到她那些虽感到带
有了过多悲烈而愤懑的诗篇,总觉得有一股令人振奋而又直
刺我的久已沉沦的心灵之中的力量。然而一直不清楚的,是
现在这个时候既非南宋的半壁,也非清末的乱世,低迷而失
却了灵魂的所谓洒脱放达,虽然确实是一日日的成了骚人墨
客的时尚的主流,我却总觉得还并未到了再出现一个李清照,
或是另一个秋女侠的时候。她的文字,又何以总现出那么多
的血光之气呢?记得一次她又作了一首英气十足的诗作,作
为应和赠于我,我却终于憋不住,便向她提了那个疑问。但
她却一直并没有回答。这个迷,在今天才算有了个彻底的、
然而却是实在无奈而令人忧伤的解法。

北大百年校庆,莎丽是作为深圳观礼代表团一员返回母校造
访的。记得她走之前,我们大家都给她送行,并希望她回来
一定好好写写。不久,她确是回来现了几面,然而那个文章,
她却终于没有写出来。而我因为学业的繁忙,也渐渐的把这
些都忘却了。然而一个月之后,她却莫名其妙的写了一首《
夜空的礼物》发了出来,并添了个奇怪的副标题,“送给望
天的杞人”。开头两句便是:

“小时候听姐姐讲,当天际出现流星时许愿是会应验的。
今天莎丽就做一颗陨落的小石,希望能引发出......”

为什么要作陨落的小石?那一串点点,又代表了什么?...

读这样的文字,总是要让人闪过一丝不祥之感。然而她从来
显得那么的英姿勃发,那么的生机勃勃,便如一个拥有了高
超剑术的女侠,而且她的年纪,也是小的很,我想总不至于...

后来便再也不见她的文字了。而再获得她的消息时,她竟然
已在天国的那一边了!而她的那首《夜空的礼物》,终于也
成了她的绝响,写给孤寂的暗夜的绝响。莫非那个时候,她
便已经有所察觉了么?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在她写那些壮美的诗篇的时候,她正在
病床上和死神进行怎样殊死的搏斗。她得的是风心病,一种
很难医治、而又会使人极端痛苦的疾病。她的诗篇便是在那
个时候写出来的。难怪我总在里面看到血光之气,因为那是
她用她心脏里流淌过的一滴滴精血一句句、一字字、一笔笔
写就的!她是在用她的生命的最后的余光,来写就她的生命
的绝响的!

那是怎样的诗篇呢?那分明是一篇篇的脉动而不屈的心在跳
动么!她的遭受了病痛的煎熬和病毒的侵袭的心,不是比许
多的膘肥健壮但却空有了躯壳的心,跳动的更加有力,更加
伟烈么!

我早已经知晓,真的生命和真的美,已经在这个时代越来越
要遭到封堵、嘲讽甚至扼杀了。或许上苍不忍心见到她继续
遭受那样的折磨,于是让她飞到一个能给她安宁与快乐的地
界去?但我知道不管怎样,我终于又一次亲见了一颗尚未发
尽光辉的流星,正从对着我的窗外的冷漠的夜空中,向溟溟
而不可穷尽的天际里,飞逝而去。。。

“ 我掠过河汉中央,
这是流星的广场;
我牵引着桑丝,
编织梦幻中的牛郎。

天上的星星,
飘入了凡间的梦萦;
杞林树上的红子,
幻化作昼星的辉映。

。。。
 
你奉献甘蜜的金瓜,
缠以枸杞的枝丫;
千万片浓密的细叶,
掩不住那夺目的光华。
 
我密密的飞纱,
机枢舞踏着嚓嚓;
东天的晨曦,
将织就欢乐的朝霞。
 
我不再彷徨,
在太虚中翻翔;
我抛下一只飞梭,
想探定你心底的珍藏......”
 
( 莎丽,九八年六月四日巳初)

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我已经没什么话好说的了。

---
谨以此文献给久违的然而却也已成永诀了的朋友。

ChineseGhost
久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凌晨


--------------------------------------------------------------------------------


Make more money with your website, click here

所有跟贴:

ChineseGhost=CG=CableGuy? - 春后 (0 bytes) 00:46:53 11/29/98 (0)
CG,好文字。谢谢你的INFORMATIVE MEMORIAL POST - 一老中。SR (0 bytes) 23:56:52 11/28/98 (5)
这样吧 - CC (42 bytes) 12:34:34 11/29/98 (0)
老中兄客气,情之所致乃至于此--- - CG (603 bytes) 00:24:32 11/29/98 (3)
有无美可言本身就是天大的问题, 感慨什麽? 那不是无病呻呤麽? - 大江 (0 bytes) 10:52:43 11/29/98 (0)
CG,洒家理解你的心情。 - 一老中。SR (40 bytes) 00:37:25 11/29/98 (1)
傻日啊,你这畜牲也懂得美? - ??? (3 bytes) 12:32:07 11/29/98 (0)
纠错-- - CG (247 bytes) 21:07:41 11/28/98 (0)
为什么跑题? - CableGuy (348 bytes) 20:29:36 11/28/98 (1)
谢谢CableGuy, 另外-- - CG (422 bytes) 20:49:21 11/28/98 (0)


--------------------------------------------------------------------------------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