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à¹âÖÐ]国 殇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史都培 于 June 09, 2001 08:58:45:

[Óà¹âÖÐ]国 殇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史都培 于 June 03, 2001 18:45:19:


第一次见你,也就是最後的一次
孩子,是在大漩涡的中心
全世界不敢相信的眼神
都被卷进去滚动的焦点
最逼真的梦魇,当历史
一下子脱去面具,就在那一瞬
你转过脸来,表情悲伤而愤怒
激昂的乱发随风飘舞
露出缠头的白巾黑字
笔势痛快是触目的标语
密匝匝起伏的钢盔阵里
你是唯一赤裸的头颅
傲然举向盲目的铁器
你的嘴剧动地张著
最後一句话正要喊出
但广场太大了,人声太杂
金属与骨骼撞击的清脆
履带压榨青春的彻底
子弹穿梭胸肋的尖锐
当喉截断你沸血的惊呼

天安门已陷落,女神像已推倒
一撮老头子很不喜欢
她高扬火把的那种手势
当她的洁白坠地解体
碎了,孩子们仰慕的心情
八十岁与二十岁的对话里
谁的雄辩比机枪更流利?
什麽回答比坦克更具体?
而无论你接不接受,孩子
同伴们早已一排排躺下

你究竟现在在哪里呢,此刻?
在履带的齿缝或是子弹的靶口?
在刺刀的血漕或是火葬的灰堆?
或是垂死在血污的病床
听达姆弹的碎片扎扎
咬你的关节和神经?或是你
在地下辗转地逃亡
或是已被捕,戴著手铐
低著头,不是为惭愧
弯著腰,不是为没有脊椎
你是谣言里的那个问号
伤亡估计里四舍五入的
那个零头,你被噎的呼吼
像恐怖片停格的镜头
一遍遍祟著我的梦魇

河殇之後是国殇
所有的天空都为你下半旗
所有的眼泪都为你落下
所有的拳头都为你举起
凡未死的都为你戴纱
为何,五月正编著神话
孩子们都静静地坐著
要向空洞的饥肠打听
理想国遥远的消息
在等待奇迹的广场上
一对情人拥抱成婚礼
梦想生下民主的幼婴
而六月一翻脸,把童话翻了过去
天安门一变脸变了地狱门
为何,今年的秋天提早降临?
这季节最英勇最敏感的孩子
一夜之间被戮於白霜
还留下多少给凛凛的寒气
等待肃杀的秋後算帐?
今年的暑假,妈妈啊
有几个孩子回的了家呢?
如果你伤了,年轻的生命
历史的伤口愿早日收口
好结一朵壮丽的红疤
如果你死了,好孩子
这首诗就算一炷香火
插在你不知有无的坟上



论坛文摘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