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雪山庄(三)


Please visit our sponsors.
Advertising Info

论坛文摘主页

送交者: 妞子 于 December 01, 1998 08:46:49:

送交者: 妞子 于 November 30, 1998 20:54:59:

女子的美,在于她的态,而这态是由她的内心操纵着的。心里的思思念念,
透过眼神,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展现出来,便有了五彩纷呈的变幻多端的女
子的态。因了女子的态,使这平淡的乏味的世界,兀地添了许多的美好。练霓裳
是颦儿的师妹,但平日两个人是很少讲话的。虽然不说什么,但颦儿在心里是时
时地留意着的,遇着了总要一眼一眼地看她。look kat时,颦儿会读到她作的一
首首诗词。久了,颦儿便读懂了那心思,也体会到了她的美,那是秋日之境泊湖,
沉静,肃雅,透着微微的寒意。“我若是男儿,只怕会爱上这位小师妹了。”颦
儿漫无边际地想,随后又在心里暗暗地笑自己的痴。
   铁雪的女弟子中,最为娇憨刁顽的当属凝馨了。除冷月,小月之外,其余
的都应是颦儿的师妹的。但是,凝馨死活不愿承认颦儿是她的师姐。大概在凝馨
的心里,天然地就将颦儿当做师妹看了。“凝馨,你若不信,可以look piner
的。”那凝馨就果真地跑了来look piner。凝馨很容易生气的,她自己编了“凝
馨被气死了”的semote,遇了不顺心的事儿就会敲出来。一次不知发生了啥事,
竟将凝馨气死了十余次,怎么劝都劝不住的。这一次look piner之后,凝馨又气
愤了,她先是“口吐白沫,昏了过去”,随后就咬牙切齿地高呼:“打倒颦儿!”
以泄心头之恨。其实呢,不该怪凝馨的,颦儿这个师姐当得的确不称职。武功就
那么极缓慢地往上长着;那些秘密呢,一问三不知;手里也没几个钱,不能给师
妹们任何帮助。颦儿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对自己恨恨的,觉得自己象那个扶不起
来的阿斗。但凝馨似乎是认了颦儿这个师姐,只是此后遇了她,总要look piner,
看她的武功长进得怎么样了,然后总是极失望地说:“颦儿你没救了”。有时还
会象师姐般地训她:“就会闲聊,不知道练功!”颦儿被说得羞红了脸,低了头,
有点儿无地自容的感觉。但既便是这样,颦儿仍是极盼着见到凝馨的。喜欢看她
无遮无掩的喜怒哀乐。能够无拘无束地舒展自己,尽情地挥洒自己的女孩,多么 的好。
   铁雪的女弟子还有冷月、小月、白力、小林黛羽。冷月在“一起走过的日
子”里提到的铁雪的希望--南泉,颦儿一直没见到过。想来必是个冰雪般聪颖的
人儿,有这么美的名字。
   与颦儿同期拜在铁雪门下的男弟子,有屈刚、高飞、古风、乐天愁云、夏
侯公子及魔刀。但现在除了大师兄屈刚,其余的都纷纷地离去了。让颦儿难以忘
怀的,是师兄古风。
   古风给师妹颦儿的见面礼是二十几两碎银。那时是风云三初期,大家都很
柔弱,挣钱极不容易,二十多两银子对颦儿来讲是笔极大的财富。然而古风却带
了愧疚道:“师妹,我现在还很穷,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就这点银子吧。”说
罢还红了脸。古风的确是个好师兄,时时地给颦儿些钱,间或还给颦儿一斤山猪
肉什么的。从铁雪山庄学艺归来,古风飞快地回到风云城了,颦儿还在后面慢腾
腾地往回挪呢。他会提醒颦儿:“路过沉香镇时留点儿神,那里有土匪。”
   然而,古风对风云三渐渐地有些失望了。一日,颦儿正在凤求凰买包子,
古风login进来。他并没有急着去做quest或task,而是和颦儿说起话来。他说他
怀念风云二。他是在清华玩的风云二,那里的玩家互相帮助,还经常在一起谈天
说地,他很想念他们;他说风云三增加了task,但似乎不是个好主意,而且这里
的人不喜欢聊天,都在忙着练功,抢task……颦儿听着,点着头。但她的心思却
有些游移,没有专注地与古风讲话。那时的颦儿,正着魔般地迷恋着风云,她确
是盼着自己的经验和潜能快快地长上去的。她没有古风那样的感受,因此,不知
道该跟他说什么,只想着快去打NPC,做quest。哪知那一次别后,颦儿竟再没见
过古风的身影。这么好的师兄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没有挥一挥手,没有道一
声再见;这样的一份情谊就这么说断就断了,仿佛那弹得好好的安详的古筝曲子,
突然地弦就断了,可那幽幽的调子却分明地还在耳边响着。颦儿的心里空落落的。
   对于大师兄屈刚,颦儿是敬重的。能够与这位名震风云的人物同拜在铁雪
门下,成为他的师妹,颦儿感觉很是荣幸。然而,因了对他的敬仰罢,颦儿在他
面前竟变得拘谨起来,不敢有些许的造次。但是,当屈刚在教堂发呆时,颦儿却
要不时地偷窥,看看他的武功到什么程度了。在颦儿的心中,屈刚代表着铁雪,
是铁雪山庄的一面旗帜。
   铁雪的男弟子纷纷地离开了,屈刚感到了那份孤独罢,他将自己的
nickname改成了“独孤客”。当颦儿走进铁雪山庄,看到孤伶伶的屈刚,心中不
禁怅然。小桥流水依旧,梅海竹林依旧,然而那些熟悉的身影和笑脸,却不知哪 里去了。
   “可怜的铁雪。”屈刚叹道。
   “是的,可怜的铁雪。”颦儿喃喃道:“小月自杀了,冷月也不经常来 了……”
   屈刚点了点头,两个人沉默着。曾经的热闹繁华,若过眼云烟般地飘散了。
寂寞的铁雪山庄里,两个落寞的人相对无言。
   “噢,我前阵子碰见了一个新师弟,叫萧别离。”颦儿觉得告诉屈刚这个
消息,会给他带来些许的慰藉。
   屈刚听罢,立刻在chat上寻找萧别离,但那时他恰好不在线上。又说了会
子话,最后,颦儿小心翼翼地问:“你也会离开铁雪吗?”
   “不,不会的,”屈刚摇着头很快地回答,“我永远不会叛师的。”这简
单的话似乎给颦儿的心注了些力和坚定,“我也不会离开铁雪的,”颦儿说,
“尽管我不是一个好玩家,永远也成不了高手。”
   铁雪败落了,然而屈刚还在,他为铁雪竖起了一面旗帜。只有无悔的英雄,
才能执了一种信念,守了那份寂寞,在令人断肠的如血的残阳里,孤独地站立。
风吹着旗帜,发出猎猎的响声,那是回荡在天地间的,辽远的,英雄的歌




论坛文摘主页